担负起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责任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五月五日】师父谆谆告诫弟子:“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1]

坚持学法、背法 坚定正念

一九九六年,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每天坚持学法,自从师父《在长春辅导员法会讲法》发表,我就开始背《转法轮》。后来每天背一讲,坚持到现在。

背法中,感到整个身心被清洗了一样,越背越爱背,越背越能悟到法理,越觉的大法的超常和美妙,心性也在不断的升华,正因为心中有法,才使弟子在这二十年的正法修炼中,跟师父一步步的走到今天。

前些年,在邪恶疯狂的迫害和铺天盖地的谎言欺骗中,只有靠学法、背法,才使我走过了一个个的魔难。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党开始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我早上带着儿子(同修)到炼功点集体炼功,当时,整个炼功点已经被警察、警车包围了,但是,同修们都依然不动,第二套功法(头顶抱轮),我睁眼看了一下儿子,他也在头顶抱轮,我从同修之间的空隙中看到,一个警察瞅着他笑,可他依然站在那儿炼功,好象什么都没看见似的。

二十二日,为了给大法说句公道话,我们二十多名大法弟子商量好,要到省政府上访,雇了一辆大客车,一切准备就绪了,可是晚上心里犯难了,问丈夫(同修),孩子怎么办?明天带不带他去,丈夫说:带着吧,放家里没人照顾,他也是师父的小弟子。我说那要是警察开枪打我们怎么办?我们是挡还是不挡?他又那么小,只有六岁。丈夫想了好一会儿,最后说咱还是不挡吧,把他交给师父,师父会保护他的,这样我们达成了共识。可我还是有点害怕,睡不着觉,心想,算了吧,啥也不想了,起来打坐,刚坐下就定下来了,感觉自己的身体无比巨大,而且还在不断的加大,我当时害怕了,喊师父快让我下来吧,下来了,也出定了。那时学法不深,没悟到是师父点悟弟子去掉怕心。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就出发了,路过炼功点,看见同修还照样集体炼功呢。周围又多了一些警察和警车。我们走到半路时,就被警察拦住,问干什么的,司机说是旅游的,这时坐在我腿上的儿子跷着脚往下看,对着警察笑,警察隔着玻璃往上看,正好看见孩子了,因为小孩单纯,没有观念,也不害怕,这个警察挥了一下手,说:是旅游的,还带着小孩,可以走了。我们心里都知道,是师父在保护我们呢!从此,我们走上了一条维护大法,反迫害、救度众生的正法修炼之路。

给被关在看守所的同修送《转法轮》

本地有一位同修被绑架,关押在外地看守所,她给狱警讲明白了真相,狱警给我打电话,说同修要学法,叫我给她送大法书,当时我有些害怕,但想到同修是多么渴望能看到法,就决定给她送《转法轮》,我与几位同修配合,心里请师父加持,一路背法:“大法不离身 心存真善忍 世间大罗汉 神鬼惧十分”[2]。

会见同修时,我们三位同修進去的,给她买了一些吃的,与她交谈了一会儿。当时有警察在屋里看着,对面二层楼上有多个警察看着,我与另一位同修在会见快结束时,把准备好的大法书装在同修的身上。往外走时,被对面楼上的警察发现,他喊:那人给她身上藏什么东西了?同修跟我说:“可能被发现了。”我说:“没事,有师父在,我们发正念。”在师父的保护下,我们堂堂正正的走出了看守所。

回来时,心里有些后怕,还没稳下来,惊心动魄的一幕又发生在眼前。我们刚走出看守所不远处,一辆警车停在路边,四、五个警察在路边站着,好象是冲我们来的,当时容不得多想,同修说怎么办?是冲过去吗?我点了一下头,对,我们是做最神圣的事,大法弟子在哪儿都得学法,谁也不配挡着。同修会意,一踩油门,车穿了过去。看似不可逾越的关,在师父的大法给予弟子的正念中消失遁形了。

在冤狱中学法 证实大法

营救同修的过程中,认识了外地一位同修,他打开明慧网给我看,当我看到师父坐在山中时,看到大法弟子被迫害的情况时,看到同修在大法中的正念正行,我泪流不止,心里默默的跟师父说:我也要上明慧网,跟上正法進程。

后来我建立了家庭资料点,当时因为人心的障碍,觉的不懂技术,心里不稳,每天上网时提心吊胆的,心里怦怦的跳,怕被人看见,怕被网警监控了,怕心招来了迫害。

二零零八年,奥运期间,我被绑架,关押在看守所,狱警逼我写保证、背监规,我不配合,狱警拿来手铐,要把我铐在窗户栏杆上,当时我没有了怕,我是大法弟子,按真、善、忍做好人,没有罪,不是犯人,不能背,大法弟子只能背师父的法。

狱警看没被吓唬住,就说要找所长,我说:好啊!我正要找所长谈呢!请你把所长找来。所长来了,我告诉所长,监规我不能背,我没有罪,真、善、忍没有错。所长说:你回去吧,我又回到铺板上,坐着背师父的法,那个狱警无趣的走了。

后来这个狱警对我的态度变了,主动跟我打招呼,有一个贩毒的犯人,每天不吃饭,又哭又闹的,所长过来告诉我们几个大法弟子,你们给她讲讲真善忍。监舍里的人基本上都听明白了真相,做了三退。

在邪恶黑窝里,就更觉的法的珍贵、学法的重要,我心里求师父,让同修把师父的新经文送進来。真是心想事成,一连几天,我做梦看到师父经文了,当时还没悟到是师父点化。有一天,监舍的号长把我抱住,小声告诉我:你们师父的法送進来了。她当时是哭着说的,也许是害怕,或是惊奇,因为监舍里有摄像头。她把师父的经文拿给我。后来知道是家属送衣物时带進来的,在此,弟子谢谢师父慈悲,也再一次见证了大法的伟大与无所不能。

从此,我们的学法小组在看守所里成立了,当时有三名同修,晚上犯人看电视,我们就集体学法,我和同修轮着念《二零零八年纽约讲法》,我下功夫把这篇经文完整的背了下来,印在脑子里。

我被冤判三年,送到了辽宁沈阳女子监狱,在这里,我看清了邪党的恶毒与无耻,他们把我关在一个只有几平米的仓库里,两个包夹看着,不让我与任何人说话,只让看、听邪党的污蔑与谎言,逼写保证,背监规,晚上不让洗漱,不让睡觉,打骂、侮辱,近五个月的时间,被囚在这儿,他们想尽一切办法折磨我。当时觉的自己几乎窒息了,承受到了极限。心里曾产生过死的念头,但是在那一刻,无望中想到师父,我清醒了。我不能死,我必须活着出去,我的命是师父给的,一切都属于大法。只有师父珍惜弟子,我的正念又起来了,振作起来,不能再消极承受,要反迫害。

不让说话,我就唱歌,唱《得度》、《梦醒》,用歌声讲真相,有不少犯人听哭了,还让我给他们写歌词,教他们学唱,有的明白真相后,做了三退,还暗中帮大法弟子做正事。

可是包夹不让唱,监狱利用她们迫害大法弟子,以减刑来诱惑她们,包夹是个杀人犯,有一天,她指着我的鼻子问我:你怕不怕我,我可是杀人進来的,不怕再杀一个,我盯着她的眼睛,发正念,她把手放下了。

又一天,包夹让我干活,给我下达任务,我告诉她,我不会干的,好人不应该被迫害、被关在监狱。她开始骂我,要打我,我问她凭什么这样迫害好人,她说,政府监狱就是要把好人改造成坏人,把你们法轮功学员转化成说谎、骂人、不讲道德的人。我站起来就走,去找小队长,我问队长,你们每天逼大法弟子转化,就是要把修真善忍的好人变成坏人吗?有这样的政府吗?队长问是谁说的,我说包夹说的,而且一直在欺侮我。队长说:你别听她瞎说,她是什么人啊!简直就是人渣,你们怎么能和她们比?我接触很多法轮功(学员),你们都是好人,其实,我们心里都佩服那些坚定的法轮功(弟子)。我问:那你为什么还逼大法弟子转化,还安排包夹迫害我们?她说没办法,也不想这样,从她的眼神中,看到了她内心的苦楚与无奈!那一刻,让我看到了一个生命是多么的可怜啊!内心也消去了很多对这些警察的怨恨。

我开始要给她们讲真相了,一天早上,三小队的队长喊我,让我签字,到六一零做心理咨询,我不签,她火了,说你必须签,不签就送小号,我当时正视她的眼睛,告诉他,法轮功我炼定了,真善忍我信定了,这时小队长把手里的本夹子摔在地上,指我名字说,从今以后,我再也不转化你了。转身走了。我明白了,“一正压百邪”[3]。是邪恶因素怕我们,而不是我们怕邪恶因素。

有一位同修被冤判了十五年,这位同修遭受了很多的酷刑折磨,队长安排包夹看着她,不让她与人说话,也不让家属见她,还挑拨她丈夫与她离婚,不给她存钱,买日用品都没钱,我看了心里很不好受。有一天她坐在我身边,我就给她背师父的法,给她唱大法弟子的歌,她很开心,脸上有了笑容,可是被包夹给告状了,等科长回来就开会(科长叫郑秋菊),要把我关小号,我心想我有师父,谁说的也不算。

第二天,郑把我叫到办公室,问我这几天都干啥了?我说啥都干了,她说:你与某某说话了吗?我说:说了挺多。都说啥了?说法轮功了吗?当然了,说的都是法轮功,真善忍。你咋说的?我告诉她,我给同修背法,背《做人》,还唱歌了,唱《梦醒》。她说,那你给我说一遍呗,我就给她背,又给她唱歌,她听后,这说的多好,歌也好听,以后你就经常跟我说呗!我说可以,只要你愿意听。包夹还等着队长收拾我呢,一看我乐呵呵的回来了。

师父说:“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 修炼人 装着法 发正念 烂鬼炸 神在世 证实法”[4]。在法中,我明白了,这么多年来一直阻挡我助师正法的观念就是怕,怕名利情受伤害,怕死,怕吃苦,怕迫害,什么都怕。师父说的:“修炼就是修炼,修炼就是去掉执著、去掉人不好的行为与各种怕心,包括怕这怕那的人心。”[5]师父说:“怕心会使人干错事,怕心也会使人失掉机缘,怕心是人走向神的死关。”[5]

看透了怕的根源,也就看破了生死,觉的生与死已经与我无关了,我是大法弟子,就听师父的,让我们做什么,就去做,一切都变的很简单,师父说:“如果一个修炼者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恶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学员都能做到,邪恶就会自灭。你们已经知道相生相克的法理,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6]“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6]

不被常人心带动 坚持讲真相救众生

师父在九九年之前的讲法时就告诫弟子:“坚修大法心不动 提高层次是根本 考验面前见真性 功成圆满佛道神”[7]。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肩负着救度众生的使命,在邪恶谎言中被蒙骗的众生,头脑中装的都是对大法不好的思想,反对造就宇宙生命的大法,他们的未来很危险,大法弟子在被迫害中挽救众生。

为了让众生明白真相,选择美好的未来,我们不断的大量的向民众发放真相资料,遍及整个城市、乡村,给后来我们面对面讲真相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记的有一次,我们七、八个同修配合到邻县的空白区发资料,下午出发,走了好远的路,我们分成两组,做了一晚上,几个村子平铺了一遍,走了六、七个小时。那天我没准备周全,还穿了一双皮鞋,却一点也没觉的累,另一组同修走了七个多小时,当我们在预定地点汇合时,天已经亮了。“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8]。众生能得救,是我们最大的幸福。

随着师父正法進程的推進,我们开始面对面的向民众发资料,送台历,劝三退,我市有六个乡镇几乎没有大法弟子,那里的众生也应该听到真相,有俩位同修放下自我,在那儿租了个房子,历经半年多的时间,挨家挨户的把真相资料送到众生的家中,其间的困难与苦楚自不必去说。有时同修需要我们去配合,当然是无条件的全力以赴。

那一次,我们几位同修协调好了要过去,可是路很远,需要开两个小时的车,而且不记道,我找了三位认路的同修,都因各种原因去不了,我心里有些埋怨,但是那边已和同修约定了,不能不去。转念想,是自己的观念障碍,总认为自己不记道,依赖同修,没有完全的信师信法,找到了自己的不足,同修司机说:没有事,师父就在身边,我们是走在神的路上的大法徒。

当走到三十六道弯,过大岭时,天空乌云密布,电闪雷鸣,在山道上行驶,前面一片漆黑,司机只好打开车灯,慢慢的行進,不长时间,就下起了大雨,这是我们有生以来遇到的最大的雨,几乎就是从天上往下倒的一样,什么也看不见,又不能停。下坡时,车子一下放横了,几个同修都集中精力发正念,心里求师父,保护弟子。这时我大声的背师父的法:“疾风电掣上九霄 雷霆万钧比天高 横扫穹宇无尽处 败类异物一并消”[9]。

同修与我一起背,那一刻,我们完全被正念包围,真的是念在方外了,什么狂风暴雨都与我们无关,我们谁也不说话,但都知道彼此心里所想,当我们的心归于平静时,周围的环境也趋于平静,雨停了,天也晴了。在师父的指引下,我们按预定时间顺利到达目地地。大家配合把整个镇子的楼群全部做完,返回时同修都说:这一次经历永生难忘!

多少年来,邪党不断的制造恐怖环境,每到什么敏感日,就搞邪恶宣传,恐吓大法弟子,阻挡大法弟子救度众生,但是真修的大法弟子谁也没被吓倒,救度众生的脚步从来没有停,去年邪党搞什么扫黑除恶,传各乡、村开会,举报一个给多少钱,当时心理压力很大,知道救人不能停。晚上做梦,我们的车上了一个岭,车子是垂直立起来了,我当时害怕极了,喊:“师父,救我们!”一下子车就飞过来了。醒来时知道了是师父在点悟我们要逆流而上啊!

第二天,我们照常出去,到了一个村子,感觉很压抑,心里有些怕,我们发正念,求师父加持,后来场打开了,面对围过来很多人,认认真真的给他们讲真相,发期刊,这里的众生有救了,那天遇到一个村干部撵同修走,不让发,不让讲,说要举报,同修没被带动,用正念抑制住她,使她不对大法弟子做恶,以后还有希望得救。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威德〉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怕啥〉
[5]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走出死关〉
[6]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7]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见真性〉
[8]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正念正行〉
[9]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四》〈正念〉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