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是着急来得救的

更新: 2020年12月3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三十日】我是一九九五开始修炼的老弟子,修炼的不很扎实,容易走极端。最近过多关注美国大选,经常观看自媒体,受到了某种程度的干扰,忽视了发本地正念,结果遭到邪党的所谓“清零”骚扰。

一天下午,忽然有人敲门,我从猫眼一看,是社区的两位女的,我很敏感,就没有开门。当晚九点多钟,突然一阵剧烈的敲门声,我没吱声。敲完后,我从阳台看到一位年轻男的走出去。接连敲了两天,其中又换了一个人。最后这几个敲门的聚在一起,被我从阳台上看到了。

这几天我没有出屋,一直在家里发正念,学法,向内找,否定迫害。整体回顾了从修炼以来自己的修炼状态,把不正的归正,找出了很多执着,去掉。

一开始,怕心很重,一听到敲门声,就心惊肉跳,发正念也静不下来,后来随着学法,发正念,心慢慢的静下来。第一念头是,不让他们来骚扰,对法犯罪,正念否定。后来敲门不停,就想,他们实在要来,那也许是来得救的。那就正面对待吧!

第二天,我打开门,准备去社区,看看找我什么事,一出门看到门上贴着“查煤气到访不到通知”,我去物业问,谁找我?管理人员说,没人找你,我又问社区,值班的说:你明天来吧,他们下班了。我以为没事了。

第三天又换了两个新面孔(女的)继续敲门,于是我就打开门,他们说他们是某某社区(我户口所在地)的,某某办事处的,我明白了,真是骚扰来的。

于是我乐呵呵的请他们進门,给他们倒水,拿水果,让他们坐下。随后又進来一个男的手里拿着手机好像要录像,我赶紧说:不要录!那两个女的(其中一个是社区副书记)也说,别录!于是他收起了手机,坐下,气氛很溶洽。

他们说明了来意:知道我修炼,不干涉,只是他们有任务,不得不来。要我配合他们完成工作。手里拿了一叠文件,还有几张纸。正说着,她的电话响了,是办事处的书记打来的,问我在家否?我接过电话说:“某书记好,我在家,你来吧。”他很高兴。我们继续谈话。我对他们说:“我们修炼法轮功是合法的。告诉他们公安部定的十四种邪教没有我们,而且新闻出版署把法轮功出版物的禁令也给废除了”。他们相对笑了笑说:“你看,他知道……”看来他们也知道。

接下来,我就给他们讲真相,我说,你们知道吗?政治局常委以及家属都修炼法轮功,就是江泽民一意孤行在迫害。目前让你们干这个事的也是江的爪牙、政法委、610等,你们可要站好队。然后告诉他们最近的孙立军等的下场就是如此。他们竖着耳朵听着,好像很吃惊。我接着说:你们知道吗,以前都是公安派出所干这个事,现在不干了,为什么?他们大概是知道这个真相了,不干了,所以才轮到你们。接着我给他们讲善恶有报的实例。

然后我问他们,你们知道这个武汉肺炎怎么来的吗?我先给他们讲罗马大瘟疫,告诉他们这个新冠病毒就是针对迫害法轮功的!念九字真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退出党团队就可避免。他们听得入了神,没人说话。

这时,社区书记、办事处书记陆续進来,他们都很认真的在听。我借机说,你们知道美国对党员和家属的制裁令吗?他们有点无奈的说:“知道。”我说,“我告诉你们怎么破解?”顿时他们屏住呼吸,静静的听我讲。我说:目前疫情这么紧张,我告诉你们怎么避免:把你们的党、团、队退了,我给你们做个证明,然后默念九字真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逢凶化吉,遇难呈祥。他们默默的点着头,没有一个反对,于是我分别给他们起了化名,他们内心的高兴不胜言表。

这时那个办事处的书记拿出那叠材料,跟我说:我知道你们是好人,我们不干涉你们修炼,你们也不违法,你就在今后不做违法事这个纸上签个字就行。我没吱声,他又说:你就在空白处签个字,我也没吱声,然后他说,你就在证明我来了这个纸上签个字也行……我拿起那沓纸,笑了笑说:“这些都是一样的!我如果签了任何一个字,对于我修炼来说,就是前功尽弃!于你们以及你们的家属,乃至九族,那就是万劫不复!”

他们面面相觑,不知说什么好。后来那个书记对他们说:你们先出去吧,就留一个小秘书。他们走后,她对我说:我知道你们佛法修炼,我不干涉,我只是为了完成任务,没办法,我替你签!我一把抢过那沓纸,把它撕了。我说:我不能害你们!他说:我不怕。我说你是不相信,你要是相信,你敢从我家窗户跳下去?!他不吱声了。想了想又很为难的说:对领导交代不了怎么办?我说:这好办,你把领导的电话给我,我找他们去!我不能眼看着他把你们推向深渊!听到这里,他立刻说,那我们走了!

我把他们送到楼下,看到车上还有两个人,也给他们三退了!一共退了六个人,其中一个书记听明白了。找个理由中途撤退了,不参与了。

最后我说,大老远来的,我请你们去饭店吃个饭。他们乐呵呵的说,不用了,我们是好朋友!

此时,我真切地感到,他们为什么这么急迫的找我,原来是要得救的啊!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