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乐山嘉州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情况

更新: 2020年12月3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三十日】四川省乐山监狱位于乐山市沙湾区,始建于1951年6月,1996年5月更名为“四川省乐山监狱”。2014年7月31日乐山监狱和嘉州监狱正式整合,监狱占地约120亩,奴役服刑人员,主要从事以制衣、电子线圈为主要类型的劳务加工产业。嘉州监狱是四川地区关押男性法轮功学员主要地方。

法轮功学员在狱中经历从精神到肉体上残酷折磨,被强迫写“保证书、认罪书、悔过书、决裂书”所谓的“四书”,监狱警察对法轮功学员肆意打骂、面壁罚站、罚蹲罚坐、剥夺睡眠、整天不许说话、不许有任何动作活动等等各种酷刑和体罚。有些警察为了获得中共邪党奖金,丧失了作为人应有的道德,造谣侮辱师父及大法,肆意迫害法轮功学员,采取高压措施迫使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

嘉州监狱特有的折磨手段有“开摩托车”、“吃秒饭”、约束带捆绑、暴晒等。

所谓“秒饭”就是一级严管犯人早上只有两口米汤喝,中午、晚上规定十五秒吃完一顿饭,据吃过秒饭的人说,为了赶时间饭到嘴里根本来不及咀嚼就往下咽。一般关押者吃秒饭的时间为三天到十五天不等,法轮功修炼者可无限延期直到放弃信仰。

“开摩托车”实际就是给你脸上喷辣椒水然后头戴摩托车头盔,鼻子、喉咙呛得很难受,接着就会发生剧烈咳嗽,头在密闭空间里呼吸都变得困难。把人手脚用约束带捆绑住扔在太阳下暴晒不给水喝。

中共酷刑示意图:约束带捆绑
中共酷刑示意图:约束带捆绑

还有“婴儿饭”,也就是克扣粮食,不让你吃饱也不让你饿死,这期间不准买食品,杜绝生活外补。

一、非法压榨劳动力牟取暴利

监狱利用廉价劳动资源为其挣钱,他们与沿海的一些城市的某公司签订生产合同。如某种产品的很多道工序都由某监狱承包,因为有源源不断的劳动力,据悉他们一个车间(即一个监区)一年都赚钱两、三百万。劳作时间长达一天十二小时,甚至十分钟午饭时间也是在自己的工作平台下面吃。工作任务繁重,劳工们敢怒不敢言,完不成就会被处罚,轻者下班后在一个特定的地点站立,收监时(即关监门)还要到监室里罚站至晚上十点,甚至派专人监管,这叫“反省”或者在操场进行各种队列行走。一个星期只有半天(四个小时)的假,基本上没有休息时间,每天上下班要用仪器检查身体,防止带有违禁品。

在监狱,法轮功学员更是遭特管(不准学法炼功),不准许互相之间交谈,住宿不住同一监室,工作时也不能很近。

二、个人迫害经历

在我刚入狱时,第二天就和同修接触上了,由于刚去生活用品都是几位同修给我取的,还送我一些食品,大家无微不至的照顾,使我在这冰冷的高墙下感受温暖。八月份的某个星期日,我和一位同修坐在一起交谈各自修炼情况,被恶人举报,第二天监狱就将那位同修“严管”,原订购的食品不准他吃,只能将两百元的东西送人。由于被迫吃“婴儿饭”,同修身体受到很大伤害,消瘦了许多,那位同修当时65岁,我因年龄大于他没被罚,该同修之前也曾遭受几个月“严管”。当时我很难过,我出狱时同修才被解除“严管”,历时52天。同修九九年曾到北京证实过法。我俩在一个车间,平时借着一走一过的机会还是能说上几句。在他遭受严管迫害时,我对他说:“是某某举报了他”,同修淡然的说:“我没有考虑是哪个人做的,这对我是好事……”这就是大法徒的胸襟,即使身处逆境也会善待他人。

由于长期遭受压力,二零二零年夏天我身体出现了一些不适状态,头昏严重,血压在二百上下,上下班时晃晃悠悠,同时又伴有脚肿,在车间我都是用一只手撑着头,狱医初诊后叫我去医院做全面检查,由于我坚决不去,就在检查单上签下“不吃药,后果自负”的字样。我和同修交流时,同修说那是假相,自己不断的向内找,并用师父的法开导我“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一个月时间症状消失了。

二零二零五月一位67岁的法轮功学员身体出现病症,每天还得做奴工,再严重也不让休息,生活状况很差。那位学员实在熬不过,扶着去了医院,刚两天人就走了……

在监狱警察是对法轮功学员视生命如草芥,一次在找我做转化时,监区长对我说:“你为什么不吃药?”我说:“我没病,吃什么药。 ”他说:“没病为什么血压高?”我说:“那都是假相。”他说:“你不吃药,死了就死了,你们这类的每年都有死的,我们也没负什么责的。”

三、其他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情况

鲁生礼,四川德阳法轮功学员,被警察入室绑架后诬判五年,勒索罚金五千元,随后被关入嘉州监狱,刚到黑窝被狱警强迫写“四书”、辱骂大法和师父,因不配合不转化,被恶警邵凌罚站,从早上七点一直站到晚上十点,连续三天因为长时间站立不能活动,脚手都肿起来了,强迫吃“秒饭”稍微慢一点就把饭给倒掉。

孙仁智转到嘉州监狱时,因不配合狱警要求穿囚服,被恶警邵凌用电棍电击、喷辣椒水。恶警问孙仁智出监狱回社会后的梦想,他大声说“放下一切跟师父回家”,孙仁智不写“四书”被恶警关到严管组折磨,炎炎夏日强行拖到在室外高温环境下暴晒。

示意图:烈日下暴晒折磨
示意图:烈日下暴晒折磨

古芝光不配合狱警邵凌、龚锦夫转化,一连几天都吃不上饭,还被戴上手铐脚镣罚站,喷辣椒水、不准睡觉等等,被狱警用各种非人手段进行折磨,在监狱一年多反迫害期间受到了包夹(张衡、李军、宋义)等人野蛮殴打。

中共酷刑示意图:电击
中共酷刑示意图:电击

八十一岁的魏永清多次遭受高压电击、喷辣椒水、长期被罚在太阳高温下盘坐,臀部都腐烂了;八监区王安能不背监规,恶警以违反监狱管理为由被罚“开摩托车”;梁均华、魏永清为了抵制迫害,他们不签写、不报告、不站队 、不背监规纪律、不配合转化被罚吃“秒饭”并进行严管。

目前在八监区被关押的人员还有张志刚诬判四年、邓道恒八年、文兴太七年、梁均华六年、左国成一年半。希望能联系到家人多去看看,随时了解情况,那里面如地狱一般,如有家人的关心,至少可以减轻迫害,让恶警有所收敛。

监狱要每个服刑人员自称罪犯,特别是到警察办公室或找警察说话时都得要称“罪犯”,我们称“服刑人员”,他们问我:“为什么不称罪犯?”我们就说:“我们没罪,不能叫罪犯。”他们也就不强调了。

在监狱的服刑人员中,绝大部份人都是仇恨共产邪党的,有的悄悄问我们,邪党什么时候垮?”也有很多服刑人员见我时都小声喊:“法轮大法好!”或喊:“真善忍好!”我说只要你记住,你会得到福报的。

主要参与迫害人员
何柯、邵凌(教导员)李育 李三才 龚锦夫 刘×× 熊荣(医生)  杨西林(教育科专管法轮功负责人与全省610各县、各市610都有联系)
(八监区)周隆全 高虎 盲(有点像盲,手写体看不清)请然 鱿强 陈子军 陈丹 张鲁 王彬
四川乐山市市中区 全福镇1号信箱614009
亲情会见0833-2349097(狱政管理科)
减刑假释0833-2349089(刑罚执行科)
亲情电话0833-2349081(教育改造科)
邮政汇款0833-2349085(生活卫生科)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