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跟头找到证实自我的心

更新时间: 2020年12月04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四日】我是一九九六年七月份得法的大法弟子,今年七十八岁。和千万个得法的大法弟子一样,一上来师父就把我的身体净化了,原来折磨我大半辈子的类风湿、气管炎、腰肌劳损、晕车等多种疾病,炼功不到两个月就全好了。这使我笃信大法。逢人便告诉人家法轮功真好。《转法轮》书中李洪志师父讲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我一定要修炼到底。

今年八月一日上午我从自家的晒台上把一袋五十斤的大米搬到客厅里来。因为凉台太阳大,客厅比较阴凉,在放下大米的时候,身体一下失去了平衡,连人带米一下摔在了地上,痛的我在地上无法起来。当时第一反应就是:没事,我是大法弟子,我有师父管,求师父救我。

疼痛使衣服全被汗水浸透了,虽然痛,但我心里非常清醒、冷静,没有通知家里人,因我是一个人居住。大法弟子在过巨关巨难时不能依靠不修炼的家人,只能依靠师父,依靠大法。于是我忍痛首先试一试能不能盘腿,把心一横,一下就把腿搬上来了,心里那种踏实感就无法形容了。我就真真切切的感受到师父就在我身边保护着我。

我忍痛移到了床上,开始听师父讲法录音,但到了四个整点得起床发正念。起来可是个极其痛苦的过程,几乎要花三十到四十分钟的时间才能下床。整天整晚痛的无法入睡,到了晚上我就整晚的听《忆师恩》。就这样我白天就听师父讲法,晚上就听《忆师恩》。

整整三天我不能進食,后来慢慢的能吃一点东西,我就在需要时叫儿女们送来,我没叫他们就让他们一定别来。

就这样我每天炼功,学法,发正念。我整整的听了三十个晚上的《忆师恩》,沐浴在师父的佛恩浩荡之中,听着听着无形中就忘记了身体上的痛苦。在听《忆师恩》的过程中我看到了邪党文化对我们大陆人的毒害。大陆的学员在师父那样强的慈悲场中,还有的学员表现出对师父不尊重,而台湾的学员就和他们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台湾的学员对师父表现出很尊敬,让人看了真舒服。师父在整个传法传功过程中,都是在用言传与身教度化着弟子,师父是多么的慈悲,多么的宽容,多么的为众生能得法不惜自己的承受与付出。想想我们今天在救度众生中却忽视了这一点,没有设身处地的去为对方着想。

回过头来再找找我这次被旧势力钻空子迫害的原因。回想自己在正法修炼中走过的路,三件事也一直在做,大大小小也过了不少关,有过的好的,也有在法上没悟到过的不好的。通过这次摔跤,向内找,找到自己有很强的证实自我的心,每每自己在法上悟到了一丁点儿法理,或过了一次关,就在同修中宣扬显示、炫耀自己,时间长了,误导了同修,使得同修误认为我修的好,遇到矛盾都爱找我交流,我也大言不惭的告诉同修应该怎么做,怎么做,更严重的使个别学法不深的同修对我产生了依赖心。我自己也觉的这种状态很危险,但迟迟从法上悟不上来,不知道怎样才能改变这种状态,这次一个跟头摔醒了。

通过一个月的静心学法,听《忆师恩》,现在我从法理上明白了“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师父看到弟子有一颗真修的心,就让弟子明白了这一层的法理。当然其它的人心我还有,这里只是针对这次摔跤问题而找的。弟子感恩师尊的慈悲保护,把坏事变好事。在今后不多的时间里,我一定做好三件事,多救人!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