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眉善目的老年法轮功学员面对警察

更新时间: 2020年12月06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五日】二零二零年七月下旬的一天,我去同修家,刚進门不到十分钟,七、八个警察破门而入。其中一个人大声吼叫:“别动!警察!”他嘴里喊着“警察”,却没有出示警察证、搜查证等任何执法证件。这阵势,真好象是他们在破获一起什么“大案要案”。可是,屋里只有我们几位修炼真、善、忍的六、七十岁、慈眉善目的法轮功学员。他们举着手机、摄像机,对着我们拍照。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情况,我求师父加持我的正念,所以没感到害怕。我一边阻止他们拍照和乱翻东西,一边劝他们:“不要这样做,我们都是好人……”而他们根本听不進去。

警察把我们劫持到公安局,分别非法审讯。我默默背诵师父的诗词:“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 修炼人 装着法 发正念 烂鬼炸 神在世 证实法”[1]。我心里坦坦然然,没有一丝害怕。

一个警察命令我坐在铁椅子上。我说:“不行,那不是我坐的,我没犯法。”警察说:“你必须坐在那。”我说:“我没犯法,我坚决不坐铁椅子!”这个警察表情狰狞,把胳膊一挥说:“给我上!”四、五个穿着特警黑衣的彪形大汉,七手八脚就把我按住,并拼死把我往那铁椅子上塞。这时,我用尽平生最大的力气呼喊:“师父救我!师父救我!师父救我!”第三声话音未落,他们戛然停下了手。之后,他们拿来一把普通的椅子让我坐下。

后来,一屋子的警察都走光了,只有我一个人坐在审讯室里。我心里对师父说:“师父,弟子明白,您就在我身边。”我感恩师父解体了警察背后的邪恶因素。我大脑几乎是空的,什么都不想,我坚信接下来的每一步,我都要按师父的安排走。

过了一会儿,一个领导模样、着便装的人進来了。他问我叫什么、姓什么,试图开始非法审讯。我没跟着他的问话走,而是直视他的眼睛,告诉他法轮大法弟子没犯法,迫害法轮功没有法律依据等。我想進一步讲给他公安部、民政部认定的十四个邪教组织中,根本没有法轮功;中华人民共和国新闻出版署署长柳斌杰签署的五十号令(废除法轮功书籍的出版禁令),我的话还没说完,这个领导模样的人扭头就走了。

大约十几分钟后,又来了两个警察。一个警察一上来就威胁我说:“好好配合我们,否则你孩子的工作可能都保不住,你孙子可能因此而没学上。”我跟警察说:“修炼法轮功不违法,你们把我抓到这里来,没有法律依据、是违法的。”警察说:“别给我讲法律!”我说:“公安局里不讲法律,哪里讲法律?”这个警察抬高嗓门说:“我就是法律!你告我去吧!”我说:“善恶有报,迫害好人,当心遭报啊!”他说:“我不怕!”

早前,我曾多次在各种场合听说过中共执法人员的此类狂言。这一次,我亲眼看到了中共治下所谓“人民警察”的可悲样子。他们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不出示任何法律文件,肆无忌惮的、对没有任何过错的合法公民進行大抓捕。来世间做人一场,却扮演着如此可悲的角色,这些警察真是很可怜。

警察问我:“为什么炼法轮功?”我给他们讲:“修大法之前,我疾病缠身,经常请病假,住医院一住就是几个月,在单位报销医药费都是几百、几千的。修大法二十五年来,没花过一分钱的医药费。时时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工作兢兢业业,连续被单位评为先進工作者。而且退休后,单位返聘我,又继续工作了十多年。

你们都看到了,而今我这奔七十岁的人,头发还是黑黑的、身轻体健。而且我们修炼法轮大法的人个个都是这样,不求名、不求利,处处做好人。我们身体健康、家庭和睦,我们是社会最稳定积极的因素。学做好人,何罪之有啊?”

我努力给他们讲真相,尽量希望他们明白。我从“天安门自焚”伪案讲起,讲到共产党发动的历次政治运动迫害中国人,法轮功洪传全世界等等。

我感觉他们多少还是听進去了一些真相,气氛渐渐缓和下来。我告诉他们与邪恶为伍的危险,告诉他们可以枪口抬高一厘米等等。我不停的给他们讲真相。

他们劫持我去医院体检。我当时想:有师在、有法在,反正我就豁出去了,走到哪,就把真相讲到哪。

两个警察一左一右夹着我到了医院,医院里有不少候诊的人。在等待拍片时,他们让我坐在椅子上,我旁边坐着一个高个子警察。我环顾周围,远处有不少人,我故意大声跟这位警察说:“警察大兄弟,你好哇!我是炼法轮功的。你看我这奔七十岁的人了,被你的同行押到医院强迫体检,他们想害我啊!法轮功真是千古奇冤啊!‘天安门自焚’是假的。共产党是全世界最大的邪教,老天就要清算它了,入过党、团、队的人都得退出来,才能躲过大劫呀!你是党员吗?我帮你退了吧。”这个警察慌的不得了,他急忙摆手说:“小声点,小声点。”然后一溜小跑出了候诊大厅。

这个警察走了以后,在椅子对面又坐下三位候诊者,我给他们讲了法轮功真相,他们不象那个警察那么害怕,很愿意听。我还没讲几句,就轮到我做检查了,没能把大法真相讲完整,很是遗憾。

大概经过了三、四个诊室,每到一处,我都讲真相,哪怕是几分钟也要讲,至少让人们听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在当时的环境下,医务人员们虽然不敢说话,但他们大多投来同情的目光。

检查结果很快出来了,我一点毛病都没有。我跟在场的人讲:“其实早在高中毕业体检时,就查出过我有心脏病。随着年龄的增长,心脏病越来越重,全身疼痛、四肢无力,夜里睡觉经常胸闷被憋醒。发展到后来,就经常不能上班了。”非法押送我的那两个警察都在场。医生说:“这么大岁数,一点毛病没有的人,真是太少见了。”这就是法轮大法创造的奇迹。

这些警察受邪党毒害非常深,虽然知道大法弟子是好人,甚至一些人还读过大法书,但他们为了饭碗,仍然做着伤天害理的事。最后,他们还是不顾事实、不顾法律,不给我任何辩解的机会,在我没有签字的情况下,非法拘留我五天。

坚定修炼 警察出善心

我与一位同修被关在同一个监舍。监舍的四个墙角装了三个摄像头。除大约一米见方的厕所处之外,整个房间都在众目睽睽之下。我们相互鼓励,无视监控摄像,一刻不停的一起背法、发正念、诵读“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炼五套功法、切磋交流。同时互相配合,抓住一切机会讲真相救人。五天中,共三拨警察轮流值班,我们给十几个警察以及三名送饭的在押人员讲真相,劝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

这里的警察很凶,透过送饭的小窗口,我亲眼看到一个警察揪着一个小伙子,一边骂一边扇耳光。但听完真相的警察,对我们大法弟子却表现温和,他们不但不再敌视我们,有的还不时为我们送些热水、矿泉水、咸菜、鸡蛋等。

对大法弟子的关照,也是他们善良本性的复苏,也是在为自己选择未来。我告诉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善待大法一念,天赐洪福无限。

向内找 再精進

向内找,我还是有争斗心,说话强势,有证实自我的心,慈悲心不够。没有达到大法的标准,导致我被非法拘留。

因为自己没做好,才招致被警察绑架。我仔细梳理自己的修炼状态,三件事做的都不到位,特别是不重实修,安逸心、显示心、争斗心、求名的心以及疑心都有。特别是在一件事情上对同修产生了埋怨心,总想着同修的种种不是,没有及时向内找,提高自己,被旧势力钻了空子。

在失去自由的六天六夜里,我感到师父真的就在我身边。整个过程中,我的身体被强大的能量包容着。师父把魔难几乎都挡下了。我还感觉到师父为我净化身体,并消去很多业力。从拘留所出来后,感觉身体轻的都要飞起来。同修见到我说:脸色白里透红,年轻了好几岁似的。

当然,恶党邪恶黑窝绝对不是我们应该呆的地方,绝对不是师父的安排。在师父的加持下,整个过程中安然无恙。但事过之后的一段时间内,我出现过惊恐后怕的感觉。那个感觉就好象在没有任何防备下,毒蛇猛兽从天而降,从四面八方扑咬过来,在眼看就要被咬死的情况下,被师父巨大的手臂挡下,就是这个感觉。后来通过学法,这种感觉才得以平复。

所以,我们一定要修好自己,三件事都要做好,才不会招致麻烦。后来得知,本市同修们二十四小时接力发正念,形成的整体力量解体了邪恶。

叩谢恩师慈悲苦度,深刻的教训,弟子记下了。弟子今后一定要精進实修,走好最后的路,跟随师父直到正法结束,圆满回家。

不妥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怕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