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目前同修被骚扰想到的

更新时间: 2020年09月02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九月一日】半年来,我地出现同修大面积被骚扰的情况。面对邪恶的骚扰,同修有的不知所措,各种心也反映出来,有的坚定修炼,不为所动,也有彷徨的、妥协的、消沉的,还有主动配合迫害者的,有的被罚款等等。

下面,我举几个真实的同修对来骚扰的人员讲真相的例子,以破除邪恶的骚扰。

1、面对社区、派出所突闯,A同修是怎样对待的

A因修大法被中共迫害,刚出狱几个月。一天早上,当地片警和两个女人(没说哪儿的)来找A,同修A没多想,就让他们進屋。他们问:“你还炼不炼法轮功了?”同修A说:“炼。我们这些人没有打、砸、抢、偷的,更没有坑、蒙、拐、骗的,也没有吃、喝、嫖、赌的,都是修炼真、善、忍的好人。可是我们却被非法关到劳教所、监狱往死里整,天理不容!现在那些迫害法轮功的高官如周永康、薄熙来等都以反腐的形式遭报应了。”片警说:“不要和邻居其他人说,现在国家政策这样好。”同修A说: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前,大街小巷都有炼法轮功的,当时人大委员长乔石做了一次对法轮功的全面调查,得出的结论是法轮功于人于国家于民族有百利而无一害。江泽民出于嫉妒变态的心理,发动了这场毫无理性的镇压。这时片警抢话不让同修说下去,同修说:“你们总得让我们说话吧?”同修就又讲“天安门自焚”是骗局,是江泽民利用手中的权力制造的弥天大谎,欺骗世人,制造仇恨,你们都被蒙骗了,不要被欺骗。当同修给他们讲三退时,他们急急忙忙打声招呼就走了,字也不签了。

有一天,同修A一个人在家,有人敲门,开门一看,来了十多个人,三辆车,同修看这架势就明白了,突如其来,怎么办?那就是证实法,维护法,在法上否定它。但说是说呀,可同修就觉的自己腿发软发颤,这时同修加强自己的正念,有师在、有法在,怕啥?!这时同修认出来他们是市政法委、区政法委的,还有片警和社区人员。市政法委的人说:“我们来看看你。”同修回答道:“你知道吗?真善忍是宇宙根本大法,法轮大法是正法,谁反对、随便下定论都将在宇宙正法中被解体淘汰。”头脑中打出师父的法:“宇宙中的生命都在从新摆放位置,人不配考验这个法,神也不配,谁动谁是罪”[1]当同修说完这段法时,就看市政法委的那个人的眼睛显现出害怕的眼神,很明显是另外空间的邪恶解体了。那人问同修说:“你是不是做好准备了?”同修没吱声,区政法委的人开始对大法师父不敬,同修发出一念:“清除他背后的一切邪恶”,人这边也要正他,同修对他说:“你不要这样说,这样说对你真的不好,人对宇宙大法犯罪能好吗?”同修说完就看这个人在地上转了两圈,开门出去了,一会儿把市政法委的人叫出去。过了一会儿,市政法委的人,区政法委的人進来对同修说:“我们来看看你,你也挺好的,我们回去了。”同修说:“地里有菜,给你们拿点回去吃”。他们说:“不用了”。就这样,他们都走了。

从同修A这两个例子来看,我们遇到突如其来的这样事情时,千万别把它当作迫害,因为师父根本不承认这场强加的迫害,大法弟子也不承认。同修A在关键时刻想到的是怎样证实法、维护法,在法上否定它,否定旧势力利用的迫害法,迫害大法弟子其实是在淘汰迫害人本身。这时同修A就抓住这好机会,不让众生对大法师父、对大法犯罪,就是讲真相救人。当同修法理清了,这时法就起到救人的作用了,同修在法上做事,也就没有怕的因素了。大法的威力就展现出来了,所以就有惊无险,解体了邪恶的阴谋。

2、既然派出所把我请来了,这个环境我就该说了算,我就要做主导。

五月十三日早上,一个老同修刚出单元,就被五个警察绑架了,然后他们上楼抄家,只翻到一本《转法轮》,警察要進供着师父法像的房间,同修的老伴(同修)听到后喊:“你们抓我干什么?”她就把供师父法像的房间锁上了。当警察让她把门打开时,她正念很足的说:“那屋你们不能進,我不能给你们开。”

这样警察把他俩带到派出所,过程中老同修家的车库和放东西的地方都被翻的底朝上,当抄到放东西的房间时,一个警察气急败坏的,指着老同修骂道:“我们来晚了,都被你给转移了,我真想揍你一顿!”老同修说:“你敢?你是警察就这个素质啊!”那个警察就低下头骂骂咧咧的,把俩老同修带到派出所。

他俩都没有害怕,被分别关着。男同修首先发出一念:解体整个派出所另外空间里的一切破坏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把这里的所有警察都从中共恶党邪灵的控制中解脱出来。发出这一强大的正念后,老同修的慈悲心就出来了,心态也放的很正,思绪平稳下来,对警察的怨和恨,也荡然无存,只感到这些警察在迷中被邪党控制着在干坏事,太可怜了,得救他们。凡是能跟老同修接触的人,他都耐心的跟他们讲大法的美好,给他们被救度的机会。做笔录的警察问老同修:“你还炼法轮功吗?”老同修当时不想让这些警察对大法与大法弟子再犯罪。就说:“这是我个人的权利。在一九九九年之前,国家给大法师父颁奖,又给法轮功颁奖,又给极好的宣传。怎么江泽民突然一夜之间就给法轮功定了个罪呢?你们不感觉奇怪吗?你们应该用自己的大脑想想吧?法轮功提倡真、善、忍,做好人,多少人修炼法轮功道德提升,变好了。”老同修就这样利用环境讲大法对社会,对家庭的好处,有的警察默默的听着,有的听几句就走了,都不吱声,就这样讲了一天真相。最后记录的警察说:“老爷子,你说完了,就给这上面签个字吧?”老同修说:“这个字我不能给你签呀,我要给你们签了字,那就等于你们也在参与迫害我们了,参与对大法犯罪,将来要遭报的,我为了你也不能签这个字呀。”他说:“那就算了吧。”就拿着找所长汇报去了。

所长过来说:“老爷子,你要炼就在家炼吧,我不管,但是两会期间你别出事。”老同修说:我现在出事了吗?你们一帮人给我绑来的!什么理由都没有,你们总得说出个借口吧,这样做,你们不怕以后被追责吗?”所长当着几个警察的面,下不来台,只好说:“你别说了,你别说了。”这时已经晚上了,他们就让两位老同修回家了。

3、从九九年中共迫害以来,从没有经历过突然上门面对邪党部门的同修是如何面对的。

有个同修修炼二十多年从没有经历过这样那样的邪恶场面,二零二零年六月的一天,同修的丈夫在外地打电话说片警给他打电话了,要同修的电话,给他了,片警说要去家一趟。

听到后,同修心跳的很厉害,恐惧心、怕心都上来了。自从实名诉江后,也有过片警打电话,骚扰过她丈夫,都被同修的正念解体了。这次突然感觉另外空间的邪恶压得同修都喘不过来气了,她赶紧坐下来发正念,解体另外空间迫害大法弟子及众生的黑手烂鬼、恶党邪灵。就这样她心里也稳不下来。儿子过来说:妈妈快把你的书都放起来吧!当时同修没有反对,但总觉的这不是正念,心里也知道自己的状态有点不对劲,可就是正念不起来,又没有经历过这样的突如其来的干扰,也就顺从儿子的做法了。

过几天,片警给同修打电话,同修接了,片警问同修是叫什么什么名吗?片警谎称核实一下户口,门楼号,楼是自己家的吗?同修回答是,片警说好了。

这以后,因为害怕,同修连陌生人电话都不敢接了,过了几天来个电话是大连的区号,同修以为是自己的亲属,就接了,一接是个陌生人,说是新来的片警,互相问了姓名,同修借故说听不清就挂机了。实际因为怕,没正念电话里没敢讲真相,匆匆就挂机了。

六月十一号是个雨天,十点多钟,有人敲门,同修没加思索就把门打开了,進来的是社区主任和一个男士,说:“找你签个字,功法好就在家炼,没人管,签了字就把你的名字去掉了,以后就再也不找你了”。丈夫害怕就督促同修签字,同修坚决不签,丈夫就代替同修签。这时同修就动了气,就大声跟主任说:“你们这是对我这个好人的歧视,也就是骚扰,我按真善忍做好人,有错吗?好人不是越多越好吗?你们凭什么上我家来?这就是对我们的侮辱,你们一个电话就搅得鸡犬不宁,你们写的那个我不承认!”同修丈夫害怕就不让同修说,就把他们送走了。

过后,同修向内找,与同修交流知道自己的不足,当时没有善心,没有慈悲心,就是顶了。其实同修平时遇事挺稳重,做三件事很扎实,遇到这事后,更加实修,多学法,多发正念,背法,抄法,三件事不落。

一天下午讲完真相到家一看,小妹坐在沙发上,同修问她:“你这么忙,怎么跑到这来了?”小妹说:“是大姐夫打电话叫我来的,说派出所和社区要来找你,和片警照个像,签个字就行了。姐夫说你不会签,就叫我来替你签。”同修说:“那可不行,那是对大法犯罪!那会害了你。”小妹一看就哭了,说了一大堆让同修动心的话,如:什么什么我就你一个姐呀,你要有事我可咋办?我就你一个亲人,你都这么大岁数了,姐夫与你离婚了怎么办?等等。同修一下子就清醒了,冷静下来,对妹妹说:“你也知道大法好,真相你也知道,你放心,你说的这些都不会发生,绝不可能发生的,你回家吧。”妹妹说什么也不走,就要等他们来。同修说:“你在这我静不下来,不能很好的发正念,你回去帮姐,就念“法轮大法好”,求师父保护我,这样就是帮姐了,姐啥事都不会有的!”妹妹说:“真的吗?”同修说:“真的,你快走吧!”同时同修也让儿子念“法轮大法好”,求师父保护。

同修的妹妹刚走五、六分钟,她的丈夫就回来了,说:“主任刚才打电话,六点就到,要你和片警照个像,再签个字,你要不给他们签就让我替你签也行,同修一听说:“那可不行,你替签字就等于你在反对大法了,那可是要命的事。你千万不能签,你放心,我的事我自己做主。”丈夫一看同修不配合,说服不了,就拿亲情威胁她,还大骂她,拿儿子、家庭威胁她,同修就是不动心,过程中同修已经识破旧势力想利用她平时还没放下的亲情,瓦解她的意志。丈夫怎么说,软的硬的,恐吓,同修就是不动心,就是安慰丈夫,不会有事的,同修就劝丈夫走,说自己的事我自己能解决,你不用怕他们。丈夫不走,同修说:“你不走,我走。”丈夫说:“你要走就别回这个家!”同修看说不通,不能上旧势力的当。就回屋发正念了。大约五分钟后,社区和派出所的人就来了。他们一進来就问同修欢迎吗?同修说:“欢迎,進门就是客,坐下吧。”坐下后,同修想我必须主导,决不给他们说话的机会,同修主动先说:“主任啊,对不起,我先给你道个歉,上次你来,我实在不冷静没好好对你说话,对不起,请原谅。因为我是修真善忍的,有事应该在真善忍上交流,没有做好。”主任说:“看出来你很善良,不用道歉。”同修说:“你看真善忍多好啊 ,看起来你们也挺善良,作为生命,咱们得按真善忍做人吧?你看天地间有个理叫善恶有报啊,千万不能做坏事,你看薄熙来,周永康比你们官大不大?不也被抓入狱了吗?孙力军是个迫害大法的头子,不也下马了吗?”主任说:“今天派出所就是让你再给签个字。”同修说:“主任啊,这可不能做呀,你看大法真善忍是好的,将来会平反的,那我签了,不就害了你们吗?那就是你们对大法犯罪的证据,我不能害你们,是吧?也许你们现在不理解,将来你们会明白我是真心的,为你们好,千万不能做那种事啊。”他们看同修不配合起身就走了。

看起来整个过程,这个同修没说几句话。实际上,这是一场正邪大战。同修在正念中不断的向内找,不被亲情带动,信师信法,清除了邪恶,救度了众生。

在面对邪恶的干扰也好, 在面对邪恶最后的所谓疯狂也好,作为大法的修炼人,一定有我们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修炼中,需要更加精進,更加勇猛的前行。

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导航》〈北美大湖区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