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两位二哥

更新时间: 2020年12月10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七日】我六十年代出生在黑龙江省,是农民。丈夫是外省来的,也是农民。象戏剧一般,在我的人生中,让我遇到了两个一样的二哥:一个是我的亲二哥,一个是我丈夫的二哥。两个二哥都受邪党文化毒害甚深,都极端自私、暴力、六亲不认,凡事只看眼前的利益。对两个二哥的贪婪所产生的怨恨心,时常翻出来折磨我。为此,我不知流了多少眼泪。

一九九六年我修炼法轮大法。通过学法,开启我的本性,才知道一切都是因缘所致。大法让我的心得到升华,化解了我心中多年的不平。是师父、是大法,让我学会了宽容,关心他人,才得以跨越这一道道坎,才使我在矛盾中得到提高。

一、二哥人性的转变,使我产生了怨恨

我家兄弟姊妹六个,我最小。二哥比我大七岁,没有我时,二哥最小。那年代,最小的孩子是家中的宝贝。我占了二哥的地位,我的童年,是象被众星捧月般长大,我享受着亲人们带给我的物质与精神上的幸福。尤其过年,每到年三十,我总能穿上一套漂亮的新衣服,这是我家年货的必备。这些都让二哥妒嫉不已,找没人的时候,会给我脸色与拳脚。记的那时家里常来客人,妈妈常跟客人说的一句话就是:“我们家最小的儿子和最小的女儿是前世的冤家,见面就打。”大家都表示无奈。

好景不长,我九岁的时候,父亲突发脑溢血去世。原来就多病的母亲,没有撑过几年,也病逝了。大姐比我大二十岁,是这里的乡村教师。大姐无私的放弃自己的幸福,来维持这个破碎的家。在大姐的努力下,哥哥姐姐们都相继成家了。二嫂父亲是大队邪党书记。二嫂是团支部书记,带有一身的邪党理论、斗争哲学,这逐渐影响了二哥。二哥对我们这个比较传统的家渐渐看不惯了,这是二哥人性的转折点,也是他一生悲哀的开始。

从此,家里战火连天。二哥觉的众姊妹们都对不起他,于是开始四处掠夺。大姐告诉他:“这个家维持到现在,没有外债,已经很好了。唯一的住房也给了你,你还想要什么?”这时,四十岁未婚的大姐在家休病假,工资只有27元,每月开支要给二哥10元。大哥三个孩子,大嫂常年有病,生活拮据。大哥受乡亲的推举看护米厂,米厂的工作也被二哥要去了。到别的姐姐家见什么都好,都想占为己有。二哥的贪婪与日俱增,一发不可收拾。

大姐伤心悔恨,一病不起,一生心血付之东流。大姐去世了,我无法和这贪得无厌、不顾他人死活的二哥生活在一起。二哥夫妻也容不下我,我离开了家。虽然身无分文,但心里是轻松的,我从此结束了看二哥脸色过日子的时代。

八十年代实行土地改革,我的地和二哥的地分在了一起。我结婚那年,过年时回来拜年,我和丈夫提着四合礼来二哥家拜年。当时二哥家已经是这里的首富了,约二百平米的大房子,一半住人一半开米厂,大大的院子,日子过的红火。来时我就想好要和二哥说:我的土地在你这里,你也种好几年了,不给钱,也该给点糊口的粮食吧,我吃什么呀?还没等我开口,二哥先说话了:“你知不知道来哥哥家是回娘家?娘家穷,都得护着娘家,不能从娘家拿东西。看你回娘家,也不知道选件体面的衣服,买的礼品也不够档次。看你活的也不象个样,啥光也借不上你的。”临走,二嫂把我送到大门口,对我说:“你别以为你的地在我家,你就能从这拿到什么。以后也不要来了,嫌你丢人。”从那以后,我没再去他家。总之是二嫂改变了二哥,是邪党书记教育的二嫂。

二、我放下常人心,去看二哥

我一九九六年得法。这些年与二哥没有联系,和二哥的关系成为我修炼中的障碍。一九九九年,我被非法关進看守所。回来时,听姐姐们说:“你二哥恨你。”这些年,谁一提二哥,我这心里就堵的慌,心口堵一大块东西下不去,几天都不想吃饭。

我现在是修炼人,修炼人要按师父说的去做。我得看看二哥去。我买了四样高级礼品,刚好是中秋节,我买了名牌月饼,名牌白酒,去看二哥。二哥老了,身材更瘦小了,整日抽烟、喝酒、赌钱。四个孩子对他的行为都敢怒不敢言,敬而远之。二哥的脚面让石头砸了,一个多月还没好。这些年,其他姊妹也都不理他,没人看他,村里的乡亲们也远离了他。只有守着这大院孤独的借酒消愁。

当我看见二哥的那一刻,我没有气了,多年堵在心口的东西下去了,没有了,心一下敞亮了。我掏出二百元崭新的一元钱的真相币递给二哥,厚厚的两沓,二哥非常喜欢。二哥抱怨亲人们对他的关心少了。我说:“我如今修大法了,不会计较以前的得失,会常来看你的。”二哥皮笑肉不笑的样子,显然不相信我说的话。我接着说:“这是我师父让我来的,不修大法,我不会来的。”这回二哥笑着说:“这我信,也就你师父,没人能说得动你,咱家人都犟,我也想看你那书,听说一看那书脾气都能改。”我说:“不但脾气改了,还得福报呢。不象邪党的书,让人相信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打打杀杀的,把人活生生的变成了魔鬼,害人害己。”

二哥惭愧的低下了头,知道我在说他,他说:“我也不想这样,就是控制不住自己。我承认我这份家业是打出来的,是抢来的。现在看来,结局是悲惨的。亲人、朋友都离我远远的了,我走的路象是死胡同。看来还是你走的路对,看你不争不抢,也不比我过的差。”

我接着说:“你往死胡同里走,我要把你拽回来。”二哥笑了。我说:“真的,你要真心的退出团、队。”二嫂在一旁说:“我当年还是团书记呢。”我说;“就是这个共产邪灵害了你们,要退出来,和这个魔鬼决裂,消除你们扭曲、僵化的思想,要真心忏悔你们过去所犯的错。要常念九字真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才有好的未来。”

我很欣慰,我为二哥二嫂能站到大法的一边而高兴。

三、丈夫的二哥受党文化毒害,六亲不认

丈夫家是外省人。因丈夫的大伯父在黑龙江省某地担任大队邪党书记,二哥年轻时来投奔当官的大伯父。二哥跟在大伯父的屁股后面,耀武扬威。有人告诉我;“你二哥那时走路都横着走,腰里象别着扁担(形容人横,没人敢惹)。”進入八十年代,二哥已经家底殷实,小有名气。有固定的工作,在外面能承包些中、小防水工程。工程用人都是从老家调来的自家兄弟,他家姊妹七个,轮流来干活,最后都不欢而散。因为二哥光叫人干活,不给开支。为此众兄弟都和二哥反目成仇,结果也没人能从二哥那里拿到应得的那份工钱。

那年他弟弟来干活,经亲戚介绍,我们认识了。结婚时,我和丈夫只有一千多元钱。婆婆说:“这两年挣的钱,他二哥给攒着呢,留着结婚用。你回去向他二哥要。”我回来和他二哥要钱,二哥说:“你不能和我要钱,那是我们兄弟间的事,和你没关系。”丈夫又去要钱,二哥说:“你的钱我都邮寄给爸妈了。做儿子的要知道孝顺父母,就当是给父母的养老费了。”婆婆找二儿子理论,传统老实的婆婆,哪能说的过满身邪气的二儿子?儿子说:“妈妈你老了,跟不上社会形势,你都不知道现在骗子可多了。不能给他们钱,娶的媳妇要是骗子,那不人财两空了吗?”这钱他二哥最终也没往出拿。年迈的婆婆带着对二儿子的怨恨离世了。

四、从心底里感谢两个二哥,是二哥们成就了我

再说我们夫妻俩,夜晚仰望星空,天地之大,没有我们的立足之地。这单纯的千里姻缘,竟然同病相怜,都被各自的二哥弄的没得什么好。我们租了一间不足十平米的房子,在这里落了户。当时是八十年代末,土地改革早已结束,我们没有得到土地。到一九九八年土地调整,我们才得到象征性的土地(没有土地,只有名册在政府档案里)。身为农民,在这个社会里我们的基本生活没有一点保障,在出租屋住了十几年。

得法后,随着心性的提高,经济条件有了很大的转变。有一天早上,我似睡非睡,看到了很清楚的景象:我来到丈夫二哥家,看见丈夫躲在小屋里,很害怕的样子。二哥高大的身材,高贵的样子,象个绅士,進门就喊:“又躲哪儿去了?你整天吃我、喝我,还这么作践我,整天在外面惹是生非。”丈夫吓的缩成一团。我呼一下坐起来,好久才缓过神来。原来二哥在那世给他收拾残局了,那个纨绔子弟欠二哥的太多了,欠人家的就得还。从那时起,我一点也不恨二哥了。我跪在师父法像前,感谢师父的点化。

时间飞快,转眼十几年过去了。我早已不再需要出去打工挣钱了,学法时间自然多了。这天同修们在一起学法。师父说:“你是个炼功人,你心性上来你功不就上来了吗?一举四得。你怎么不应该感谢人家?你心里真得好好谢谢人家的,确实是这样的。”[1]

我忽然想起来,我怎么没想到谢谢这两个二哥呢?从得法后第一遍看《转法轮》就会背这句法,总挂在嘴上,怎么没跟实际联系起来?我最应该感谢的就是这两个二哥,这一生他们为我消减了多少业力?没有他俩给我制造的魔难,可能我业力大,挡着我得不到法呢,我太应该谢谢两个二哥了。

从此,我每年过年都去看他们,丈夫不去,我自己去,平时也常打电话问寒问暖。丈夫说:“你老去看他干啥,有东西自己吃,给他吃太白瞎了。”我说:“二哥已步入老年,又落了脑血栓后遗症不能自理。年轻时掠夺的钱财也都让小三骗去了。两个孩子都遭遇几次婚姻的不幸,進入中年还都单身。儿子怨恨他把钱都给了小三,几年都不回家,音信皆无。二哥当年的威风已不复存在。当年全村最漂亮的大房子现在快成危房了,他还在那里住。我们就不要记恨他了,如今众兄弟们日子过的都很好,就数二哥家破落了,上天对他的惩罚已经够多了,二哥最终害了自己,我只看他可怜。”

听了我这一番话,丈夫同意和我一起去看他二哥了。我为丈夫能放下对二哥的恨,生出善心而高兴。二哥说话不清楚了,二嫂是他的翻译。二嫂说:“他老念叨你,说你看他走路不方便,左脚踩右脚,还穿个破皮鞋头子,你上街给他买了双北京布鞋。说你炼法轮功的,不记仇。”我说:“不必感谢我,记的念九字真言就行。”二嫂忙说:“记的、记的,天天念。不念早完了。”

今年初,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爆发,小区封闭,打电话问候二哥们。两个二哥接电话都说:“记得、记得,天天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两个二哥的结局一样,都孤独、凄凉、寂寞。我亲二哥老寒腿,每年秋天我都想着给他买一付毛皮护膝,很暖和的。近几年,二哥打电话对我的称呼都变了,一接电话就“老妹呀”,以前从来没有过,让我感受到善与慈悲的升华给他人和自己带来的幸福感。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