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修心与讲真相的一点体会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八日】师父说:“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1]。这段法启悟我写出这篇交流稿。

一、救人要紧

今年疫情封城、封村时,我们几个同修一直坚持做着师父交给我们要做的三件事。

我们几个同修在这突如其来的疫情中,我们的想法是一致的:救人要紧。他们封村,我们不進村,在道上贴真相标语。过程中,我们也在观察人们的行动,何去何从。后来发现人们都在想办法出去运动,只是不想惊动村口的检查人员,都从矮墙,或者小窄口出来。有的在田间,有的在离村很远的大道上活动。我们就步行到田间、大道,和他们交谈,遇到的多数人都做了三退。当然,也有极个别的不退。不退,我们就告诉他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希望他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二、打开老者的心结

后来解封了。有一次,去集市上给一个等着理发的老者讲真相。我问他是党员吗,他说是。我说:“有人给你讲三退保平安了吗?”他说讲了。我问他:“退了吗?”他说:“没退。”我问:“为什么?”他说:“有两个女的(法轮功学员),叫李洪志师父,他又不是神佛,为什么叫他师父?”我一听前边两位同修没有打开他的心结。我想,他那个年纪,从出生到现在,一直在邪党的无神论思想灌输下,能说出神佛两个字,说明他还没有灭掉神传文化的本性,还是有善根的。

然后,我就给他解答:你看这不是明摆着吗?上学的学生为什么叫教课的老师叫老师呢,是因为他教给孩子们知识了是吧?他嗯(意思是他赞同我说的)。我继续接着说:“所以就叫他老师,是吧。你刚才说为什么叫师父?师父给我们传了宇宙的法理。你说,孩子们在学校学了知识,能叫老师,给我们传宇宙大法的,就不能叫师父吗?同样道理,是吧?”

我跟他说的过程中,看他的表情在变。我讲完后,问他听明白没有?他又赞同的“嗯”了一声。我问:“你退呗?”他笑着说:“退。”我就给他起个化名退出了邪党组织。

三、老人接资料

有一天,在路上碰见一个七十出头的老头,我想给他真相期刊。同修说,这老头胡说八道,别给他了。我说:他一定要。我就径直向他走去。

我走到他跟前,对他说:给你一本书看看吧。他张口就说,这上边尽骂共产(邪)党,人家共产党这么好。我为了缓解他的情绪,就说:我骂共产党了吗?他说没骂。我说:给你书看,一个是叫你多知道点事,再一个也是为了保你个平安。

他伸手接过真相期刊,又说了一句:这上边骂共产党。他的表情就不象他本人在说,而是被控制的。我说:共产党杀人不让人说话,谁一说,就是在骂它。那薄熙来是共产党吗?我话没说完,他马上骑着三轮车,笑着无言以对,手举着真相期刊,一溜烟走了。

四、挂条幅 修心去执

从开始挂条幅,我和同修都说,救人的方式挺多,(因为这次的条幅用料不一样)这个条幅挺好,这“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是预防疫情的最好办法,我就去挂。

前两天往树上抛的时候,基本都能挂上去,后来无意中闪过一念:我这年纪(因为我快七十岁了),还跟着挂这?只是一瞬间,那旧势力就钻空子了。当时腰就不舒服,但是我也没怎么在意。

第二天严重了,我也没跟同修说,照常出去挂。我自语道:我这是怎么了?同修说:你不能都百发百中,一次挂不上,你就说这话。我马上说,我是在说我哩。同修大概也意识到了我有什么想法,就再没说什么。其实那个时候,我才警觉自己有了意识不到的问题。

第三天,我还照常出去,都是一路发着正念,挂着条幅,条幅挂上了,挂的还不错,心里也美滋滋的,可是腰疼更加剧了。我就说了一句腰疼,没想到老同修说了一句常人话,她说:“你那是累的。”就一句“累”,我心里感到很震惊。

晚上躺在床上,怎么也不能入睡,翻来覆去想,她这句话为什么对我有这么大的震撼。这时,师父的法出现在我脑中:“关关都得闯 处处都是魔”[2]。想起了前两天闪过的那一念,那不是动了常人心吗,所以魔才会乘虚而入。

想到这,离晚上十二点发正念还有十分钟,我立刻坐起来,开始清理自己空间场,然后针对邪恶生命说: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我的一切都是大法师父说了算。你们打算用你们的理来强加于大法弟子,那你们想错了。我的命都是大法师父给的,就把你们彻底销毁。第二天早晨,还是这样发的正念。腰再也不疼了。

谢谢师父慈悲救度!谢谢同修们的帮助。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理性》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