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劫》中的大疫之劫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二月二日】中国大陆2013年10月25日在中国及北美首映的电影《大明劫》,同年11月3日,在第九届中美电影节上荣获最佳影片奖。影片讲述了明朝末年瘟疫流行,明军队失去战斗力,将军孙传庭临危受命,起兵中起用民间郎中吴有性(字又可),吴又可在军中和民间治病,帮人解除瘟疫的历史故事。

这个电影好似与当前的大瘟疫、下一次大瘟疫相关。

电影展现的历史故事是真实的,吴又可确有其人。1642年的明末大瘟疫中,山东、河北、江浙一带,染病的非常多,甚至十室九空,幸存者,也死去了多位亲人。吴又可治疫救人,提出“疠气”致病的瘟疫说,后来著成《瘟疫论》一书。他治疗瘟疫(隔离、服用他配置的中药“达原饮”)很有效。在2003年非典时期,有人用达原饮做辅助治疗,也有一定的疗效。

《大明劫》给人留下很多耐人寻味的启示。

一、为什么明末大瘟疫指向大明,而远离清军?

这段历史很令人困惑,明末的大瘟疫好像和清军有约定,只感染明朝的人,明军兵力、战斗力大减,李自成的义军得瘟疫的,也不太多。清军则全然无碍,清军中八旗兵中的汉军,也没事;除了骑兵还有步兵,也没事;投降清军的明朝军队,也没事了;清军和吴三桂等人的汉军一路打到南方,他们还没事。是瘟疫被吴又可医治的那么彻底?还是瘟疫自我消退的彻底?还是清军的时运那么好?

二 、“达原饮”真有奇效么?真在非典(萨斯)中发挥了作用?

达原饮有一定疗效,但科学发展到现在,人间其实还没有治疗病毒的特效药,连治疗感冒的特效药都没有——杀死体外的病毒容易,如果杀死体内的病毒,就连活体细胞一起杀掉了。所有针对病毒的药都是普适药,靠调节人的免疫能力、靠人自己抗病。为什么吃完感冒药会犯困呢?那药就是让人犯困,多睡觉,好提高免疫力。免疫力高于你身体上的病毒的活力,人会康复。

达原饮作为中药,除了调节免疫力,还有疏通脏腑等作用,所以比一般的纯提高免疫力的西药要好,但是对于瘟神要定向杀死的人,它就没有作用了。

既然是这样,吴又可为什么能迅速治愈瘟疫呢?

三、平瘟绝招,在“诀”不在药。

吴又可治愈瘟疫的绝招在他的药引子,药只是辅助的调理。有那个药引子,达原饮就能变成灭瘟的特效奇药;没有它,达原饮就是普通药而已。但是人们从来都是把中药的药引子当辅助,中国古代绝技的承传都讲究“口传心授、不立文字”,所以估计因为类似这些原因,吴又可写《瘟疫论》时没有把那个药引子写下来。

如果你能遇到民间高人、世外高人,或者去找修到一定境界的修炼人,问起那个药引子,他们会告诉你:吴是道家一门修行的人,行医就是他的修行,那个药引子是他们那一法门的一句口诀,或者叫“真言”。只要诚心念诵,念诵“口诀”以后喝药,医者那一门的护法神就会看见、给这个病患授记。这个授记是一道符令,瘟疫就会躲开此人;已经瘟难的,会把毒力从他身上撤走。人就会逐渐康复。

其实,基督徒在大瘟疫中,走上街头向瘟病者传福音,也与此类似。病者听到了基督徒讲述的真相,心里破除了罗马政府灌输给他们的诬陷基督徒的谎言、真心接受了福音,就会得到基督徒那一门的神的授记。有了这个授记,瘟病再重也会好。人都是很现实的,作为异教徒的古罗马人,没有这些治病神迹的显现,他们又怎能放弃从小到大根深蒂固信奉的本土神、转而皈依基督教呢?

上图:君士坦丁的军队的凯乐符,Windows XP系统名称的灵感,即来源于这个符号。(公有领域)
上图:君士坦丁的军队的凯乐符,Windows XP系统名称的灵感,即来源于这个符号。(公有领域)

还有一个生动的“授记”实例。图中的凯乐符号(Chi-Rho),这是基督教的神给君士坦丁军队的授记。君士坦丁的军队举起这个神符,就会连战连捷、以少胜多,得以最终统一了四分五裂的大罗马帝国。为什么赐给君士坦丁?因为他有为基督教平反的使命。

有人可能会问:吴又可的口诀是啥?公开出来,加上达原饮,武汉瘟疫不就有特效药了?并非如此。

所有的授记,离开了那个时代特定的人与事,就都没用了。人间不同的地域,由不同的神轮流值守,该谁管,谁的授记才有效。时过境迁,那个授记就失效了。武汉肺炎瘟疫,是末法末劫的大难,末法末劫是任何宗教都无能为力的时候,求什么过去的神、佛都没有用了,一切希望都归于全世界各民族传说中期盼的救世主了——中国文化把他叫做圣人。

诸葛亮的大预言《马前课》中讲:“拯患救难,是为圣人。”圣人拯救末劫的大难,也对应当今的阶段,什么人才能留下来呢?历史也已铺垫了答案。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