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罗马的三次大瘟疫

更新: 2020年03月1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二月二日】

一、尼禄迫害基督徒,招瘟疫丧己命

公元54年,17岁的尼禄继任古罗马元首,他不仅枉杀大臣,还杀了生母、兄弟和两任妻子。公元64年,尼禄为扩建皇宫,火烧罗马城,把皇宫和阻碍皇宫扩建的、难以拆迁的居民房都烧掉了,然后嫁祸于基督徒,把基督教描绘成反社会的迷信邪教,煽动罗马民众加入迫害。大批基督徒被杀、被投入斗兽场,在罗马人的呼喊声中,被猛兽撕裂⋯⋯尼禄还命令把基督徒与干草捆在一起、排绑在花园中,作为夜间游园会的火炬。

图3:[法] 杰洛姆(Jean-Leon Gerome,1824-1904),《基督殉道者最后的祈祷》(公有领域)
图3:[法] 杰洛姆(Jean-Leon Gerome,1824-1904),《基督殉道者最后的祈祷》(公有领域)

名画《基督殉道者最后的祈祷》描述了罗马帝国残酷镇压基督教徒的情景:竞技场周围的柱子上,左边是遭受火刑的基督徒,右边是钉死在十字架上的基督徒,中间是一群即将被喂狮子的基督徒。

听信谎言参与迫害基督徒的古罗马人,很快遭到了报应。第二年爆发瘟疫(后人有学者认为是重症疟疾)。又三年后,罗马城暴动,尼禄在逃亡中自杀。

继任的罗马元首们仍然延续尼禄迫害基督徒的暴政,不相信迫害正教会给国家、给人民、给自己招来灾祸,更不相信上天的警告,因此基督教一直被定为非法,那场时松时紧的迫害持续了近三百年。

二、“安东尼瘟疫”

其间,公元161年,奥勒留·安东尼(Marcus Aurelius Antoninus)成为罗马皇帝。他在位期间,要在全国铲除基督教徒,他下令把基督徒的家产判给告发者,利诱全国人告密。政府用种种酷刑,强迫基督徒放弃信仰,不放弃就被斩首或扔進斗兽场被猛兽撕碎,还让人观摩取乐。

166年,一场大瘟疫降临了,史称“安东尼瘟疫”,该任罗马皇帝的名字永远和瘟疫绑在了一起。

当时的罗马人民听信谎言、追随迫害,得到了一时之乐,可是,随后的安东尼瘟疫肆虐16年。史书上的记载触目惊心:“因无人埋葬而在街道上开裂、腐烂的尸体——腹部肿胀,大张着的嘴里如洪流般喷出阵阵脓水,眼睛通红,手则朝上高举。尸体重叠着尸体,在角落里、街道上、庭院的门廊里以及教堂里腐烂。在海上的薄雾里,有船只因其罪恶的船员,遭到上帝愤怒的袭击而变成了漂浮在浪涛之上的坟墓。四野满是变白了的挺立着的谷物,根本无人收割贮藏,大群快要变成野生动物的绵羊、山羊、牛及猪,这些牲畜已然忘却了曾经放牧他们的人的声音……”[1]

横跨亚、欧、非三大洲的古罗马帝国的黄金时代,和数千万人的生命,断送在迫害正教的安东尼手中。安东尼本人与他的副手维鲁斯和许多追随他们迫害基督徒的人们同样,丧命于瘟疫手中。

三、德休斯的迫害与大瘟疫

公元249年,德休斯(Decius)即位,为转移危机,他发起对基督徒的空前迫害。他以法律的形式规定人人都必须去拜祭罗马的神像和罗马帝王像,没有得到官方的祭拜证明的人就会被处死。因为基督教的教义不承认也不能祭拜别的神,大批基督徒为了信仰坚贞不屈,被处死。

次年,瘟疫降临。德修斯即位两年即战死,而瘟疫猖獗了近二十年,夺去2500万人的生命。在高峰期,罗马城每天死5000人,军队战斗力大减。270年,继任的克劳狄二世也被瘟疫吞噬。

四、为何大量罗马人改信基督教?

大瘟疫中,信仰多神的古罗马人无论怎么虔诚地向他们崇拜的太阳神等诸神祈祷,都无济于事。他们把患病的亲人拖到门外或者抛尸街头,唯恐被传染,而被罗马政府迫害的基督徒们却走上街头,照顾治疗病人,向他们传播福音、做祷告,或者帮助埋尸,为死者做一个相对体面的入葬仪式。

为什么基督徒们无惧瘟疫?因为他们知道:瘟疫与他们无关,他们的正信在保护他们。而民众是谎言的受害者,陷入极大的危险之中。基督徒们相信自己的善行能够击破谎言,自己所传播的福音能够拯救谎言受害者的灵魂。

古罗马人震撼于基督徒们至善的神性,同时也震撼于事实——如果基督徒也象他们一样在瘟疫面前大量死亡,和他们没什么两样,古罗马人会继续嘲弄这群人的迷信愚昧的。所以,这段历史背后的真相,就是瘟疫面前,基督徒的神奇的低死亡率——那时的圣徒,真能使瘟疫远离。从那时起,大量古罗马人开始改信基督教。

五、加列留斯促使迫害回光返照

戴克里先继位后,开始对基督徒还算宽容。但是303年前后,在其副手(女婿)加列留斯(Galerius)的蛊惑下,疯狂迫害基督徒。他们拆尽基督教堂,大肆焚毁基督教的经卷书籍,没收财产,在军队和政府中清除基督信徒,甚至囚禁、折磨,不放弃信仰就处死。

但是,此时正信已经深入人心,包括戴克里先的妻子和一些侍从都是基督徒。政府的谎言和强权不得人心,迫害多被暗中抵制。两年后,戴克里先因健康问题退位,继任的加列留斯把迫害推向高潮,但是加列留斯不久就得了怪病。

史学家记载:加列留斯遭受的病痛残酷的折磨,正如他的残酷统治一样,他的下体出现了感染化脓的症状,后来长出巨大的肿瘤,蛆虫从里至外吞食着他,他简直已经腐烂,而剧烈的痛苦也让他变得没了人样。医生们束手无策。有些医生在给他看病时因实在忍受不了恶臭而转过脸去呕吐。这下子可激怒了暴君,他把这些医生都杀了。到了最后,加列留斯的身体完全走了形,看上去就是一个大肿包。他的上身变得干巴巴的,皮包着骨头,而他的下身肿的就象一个布丁,双脚也变了形。

311年,加列留斯被惨烈的病痛折磨了一年之后,终于醒悟。他呼喊着上帝真心忏悔了。他在病床上发布诏书,在他的东罗马辖区内取消了对基督徒的禁令、停止了所有对基督徒的迫害,并皈依了基督教。几天后,加列留斯如释重负,轻松离世。

两年之后,313年,笃信基督教的君士坦丁和李锡尼(Licinianus)一起颁布了米兰敕令,给基督教平反。但这只是个人的功德和辉煌,无法抵偿古罗马帝国三百来年迫害基督教的罪恶。君士坦丁大帝之后,庞大的古罗马帝国分裂了,后来虽然又被热衷于基督教的皇帝狄奥多西短暂统一,但还是不可逆转地走上了分裂和灭亡之路。

古罗马政府持续迫害信仰、迫害修行者,得到了什么?三次大瘟疫,先后约6000万人死亡。而基督徒面临死亡还为无知的施害者祈祷,他们在艰难中崛起,走向世人普遍敬神信神的一个全盛时期。

历史的车轮在向前推动,现在的基督教已经和当年不一样了。在当下的神州,神的故乡,希望的路在哪里,这是值得我们都深思的问题。

[1] 叶金,《人类瘟疫报告:非常时刻的人类生存之战》,海峡文艺出版社页,2003年第一版。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