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信念师父 走正路 走出魔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二月二十六日】在大法修炼中已走过了二十四个春秋。二零零五年,我被绑架后遭非法判刑,身陷囹圄,失去自由。在魔窟里,在魔难中,怎么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怎么走正路?

认识自己

在看守所,我静下心来思考,怎么会这样?在这里,作为大法弟子,也要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可是,失去自由,没有大法书,如何做好呢?学法,只能靠背诵自己平时能背下来了的法,回忆师父的讲法;发正念,这个随时随地都可以做,能打手印时,就打手印发正念,不能打手印时,就集中念力清理自己不好的思想观念,发出强大的正念铲除邪恶因素;讲真相,那能讲多少讲多少,能讲到什么成度就讲到什么成度,还要开创讲真相环境救人。

这其中最苦恼的是没有大法书,不能系统的学法。那时我心里非常渴望能有大法书啊。我非常后悔当初没有听师父的话,没有早些把大法背下来,记在脑子里走哪带哪。这是我过去不重视学法造成的。这是我犯的大错,我真后悔!好在头脑里还记住了一些法,我每天就反复的回忆、背诵这些法,增强我的正念。

随着时间的推移,慈悲的师父让我回忆起更多的法,我开始反观自己。我认识到,我被关進看守所,这不是师父的安排,而是旧势力的邪恶迫害。这场迫害,师父是不承认的,作为弟子的我也不能承认。可事实上,我已经在看守所里了,已经在被迫害中,还要面临被非法判刑。怎么破除这个迫害呢?

我记起了师父讲的法。师父说:“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1]。我悟到,是我的修炼出了问题,有很多人心执著长期没去掉,被邪恶因素钻了空子,招来了迫害。把人心执著找到了,修掉清除了,这个迫害就没有了。

那我有哪些人心执著呢?我开始找不足。在师父的点悟下,我采用了一个办法:以回忆《转法轮》为主线,每天回忆,回忆一部份法,停下来,对照自己,看看师父要我修去什么人心、执著、观念?再用时间倒流的方式,回忆从被绑架的那天起,我做了什么?说了什么?想了什么?全面系统的回忆,不放过一思一念,用师父的法对照,我说的、做的、想的符合不符合法,不符合的,修掉它们。我就是这样不断的回忆《转法轮》,不断的回忆过去的所思所为所言,不断用大法对照,不断的找到自己的不足,不断的修掉它们。

当我把《转法轮》回忆完一遍后,师父让我回忆起《导航》中的法。师父说:“特别是在魔难初期的时候差异很大,有的人被震住了,有的人在思考:李洪志是个什么样的人?有的人在想这个法正不正?针对人的所有心来了一个全面的考验。”[2]“所以那个时候我们很多人都在想:我学的这个法对不对、正不正?李洪志是个什么样的人?这个造谣中伤的邪恶势力,它说的对不对?这些问题每个学员都思考,或多或少你们都在思考,这也是给你们一个思考的机会。不是错。”[3]我也思考了这些问题,心中有了答案,从心底升起了对师父对大法的无限敬意,对师父对大法的信念更加坚定,跟随师父走正路的决心更大。

我继续回忆,直到我这次在人间出生当人开始记事的时候,做了什么?说了什么?想了什么?尤其是色欲心,不断的修掉。当我踏踏实实走完这一遍回忆的时候,我惊奇的发现:我第一次真的认识了我自己,包括我的脾气、秉性、特性,对我自己有了清醒的认识;我学会向内找了;我更加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了。

值得强调的是,找到人心执著后,如何修掉?当时只知道正念清除它们。后来才从《转法轮》中的“主意识要强”[4]一段法中悟到,这些人心执著根本就不是我,把它们和主元神分开,从心里不承认这些人心执著是我,并主动加以排斥,抑制,灭掉,这些人心执著就被慈悲的师父给拿掉了。从这里,我深深的体会到师父讲的法:“修在自己,功在师父。”[4]

这段过程,全部是在思想中完成的,别人看不出来我做了什么,但我非常清醒的知道,这段时间是非常可喜的。本来,身陷囹圄是坏事,可是师父“将计就计”,把坏事变成了好事,锤炼了我,让我能够“在法上认识法”[5]。

说来惭愧,过去我只知道去做洪法和讲真相的事,不知道在法上修。我对法轮大法有了更深的认识:师父传了真、善、忍宇宙大法;师父说:“功修有路心为径 大法无边苦作舟”[6]。我深深的感受到大法的玄妙无比。我从心底更加敬佩师父,更加感恩师父,更加坚信师父和大法。我对法轮大法的修炼充满信心。

慈悲劝“三退”

在监狱,我先被关在入监队,我被分配在接收新来犯人的那个班。这个班只有我一个大法弟子。我知道,这是一个不断接触不同的世人的一个窗口,为我讲真相救人提供了有利的条件,我要好好的珍惜和利用。

开始的时候,邪党狱警用一个班的犯人监视我,不准我说话,不准我有笔和纸。不让说话,怎么讲真相救人?不行!我得想办法打开局面。我抓紧时间背法、发正念,清除阻碍我讲真相救人的邪恶生命与因素。我观察到,这个班的班长负责安排监视我的事项,并向狱警汇报信息。俗话说“擒贼先擒王”,解决这个班长的问题很关键。

我先从自己做起,注意在生活细节上修心、修善。吃饭时,监狱浪费饭菜的现象非常严重,我就很珍惜粮食,有什么菜,吃什么菜,每次吃干净,不浪费饭菜。一次,一个犯人患了急性胰腺炎住院,回来后,我把我仅有的一个梨子给了他,他很感激。我的一举一动都被他们看在眼里。他们从我身上感受到我确实是个好人,很愿意接近我,班长也是。

晚上,班长也许是为了消磨时间,跟我聊天。我就用心跟他说话。先说一些历史上的传统故事,启发他的善念,再谈当下的社会乱象,谈识别“真假”的方法,借此以“天安门自焚”为例,如何辨别自焚是假的。他静静的听,班上的犯人也在静静的听。最后,谈到我为什么修炼法轮功,修炼有什么好处。班长听明白了,知道法轮功是好的,我是被冤枉的。我知道他入过少先队、共青团,很恨共产邪党。后来,在只有我和他两个人的情况下,我劝他退出少先队、共青团组织。他同意了,选择了未来。

班长明白真相后,我能说话了,也能有笔和纸了。我就利用一切机会,尤其是单独相处的短暂时间,给其余人讲真相。有时班长知道了,也不吱声。往往当我把班里的某个人劝退后,这个人就被调到其它班去了。就这样,我关在这个班九个多月时间,劝退了很多人。

在这样特殊的环境里讲真相劝“三退”真的不容易。这些人自我保护的意识和戒备心特别强,很恨共产邪党,也很怕共产邪党。当我抓住单独相处的机会,揭露共产邪党的邪恶时,会在他们心里产生共鸣。当知道三退对自己有什么好处时,也都愿意退。我发现讲三退这部份真相比较容易,讲法轮功真相比较难些,因为他们怕遭受迫害。我知道每个人都非常关注自己的身体健康,我就抓住这一点讲自己的亲身经历——修炼法轮功能快速强身健体。大多数人对此很感兴趣,但不敢学。我就告诉他们,有一个非常简单易做的方法,能达到这样的效果——在心里诚心诚意的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会有福报。很多人都愿意念。

在这样特殊的环境里讲真相劝三退,随时抓住机会真的是很关键。慈悲的师父经常促成这样的宝贵机会。如果优柔寡断,怕这怕那,救人的机会就稍纵即逝,有的人甚至只有一次这样的机会。

坚信师父就在身边,理性、果断、冷静、智慧去做,就能成功劝“三退”。

用法律反迫害

由于平时没重视了解邪党的法律,这方面几乎是个空白。被邪党非法判刑后,当狱警说我违法犯罪了,要我低头认罪,我知道自己没有违法更没犯罪,却讲不出个道道来。一天,在师父的慈悲点悟下,我心中萌生了想研究研究邪党法律的念头。

一次,狱警教导员找我谈话,说找个律师跟我交流交流。我同意了,但律师没来。不过,恰好班里一个犯人跟我是老乡,他有《刑法》、《刑事诉讼法》,愿意借给我看。我就系统的看了看,才知道就是用邪党的法律自己也没有违法,更没犯罪。我就信心满满的拿起笔和纸,写了《“610”到底是怎么回事?》一文,紧扣法律条文,有理有据,论证“610”是非法机构,“610”迫害法轮功是真正的违法犯罪。用抄文纸装订成册,并亲自交给狱警。很快,这篇文章在狱警间传看,说写的真好。后来,我们的环境由严酷变的宽松多了。有的狱警公开对犯人们说,法轮功将来会被平反的。

接着,我就继续学习法律,为自己写《申诉状》,也是紧扣法律条文,有理有据,申诉自己没有违法犯罪。用抄文纸装订成册,并亲自交给狱警,请他们转交给相关单位领导。狱警们开会时,传看了我的这份申诉状。

到了期满出狱前几天,狱警找我谈话。说我直接回家,不用去洗脑班了。按照邪党的邪恶规定,在监狱里没“转化”的大法弟子,当期满出狱时,要直接劫持到省洗脑班继续洗脑“转化”,我以为我自己也是这样。

当狱警告诉我直接回家时,我说要到洗脑班去,狱警非常不解的问我说,别人非常不想去洗脑班,你为什么偏要去呢?直接回家不好吗?我说,我被骗的次数太多了,我不敢相信你。再说,我知道洗脑班的人(指“犹大”)错在哪里,我要去告诉他们,叫他们不要再这样做害自己的事。狱警说,既然这样,你更不能去。狱警教导员说,我很想送你去洗脑班,但他们不愿意收你。于是在期满出狱那天,我直接被接回家。

我想,我之所以能直接回家,是因为那时我忘记了洗脑班的邪恶,没想自己,只是想着要制止洗脑班里的“犹大”继续做迫害大法的大恶事,心性是为他的,不执我的,我那时的心性符合了大法在那一层次对我的要求,师父就把我送回家了。我深深的体会到了师父的无量慈悲。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别哀〉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导航》〈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导航》〈北美大湖区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5]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6]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法轮大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