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九年长春地区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综述

更新: 2020年02月0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二月九日】(明慧网通讯员综合报道)据明慧资料不完全统计,二零一九年一~十二月,长春地区法轮功学员遭长春市政法委、610特务组织迫害,造成至少有张援援、宋兆恒、刘建英被迫害致死,46人被非法判刑或开庭(含前期迫害26人);232人被绑架迫害,其中5人是外地法轮功学员在长春时被迫害,至少有146人已回家。此外长春地区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九年被骚扰迫害60人次。

一、遭迫害致死案例三人

1、长春市法轮功学员张援援遭迫害含冤离世

张援援,女,年龄不详,坚持修炼法轮功,二零零三年三月二日,曾被当地派出所绑架,非法关押到拘留所遭迫害,二零零三年三月十七日被强行转到劳教所迫害,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一九年四月,长春清和街派出所所长王吉昊指使警察孟赛等人绑架张援援,并多次实施非法抄家等迫害,均因张援援血压过高(分别为230mmHg、280mmHg),被拘留所和第四看守所拒收,但是清和街派出所警察仍然继续骚扰,将张援援强行构陷到朝阳区检察院和法院。

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四日早七点左右,长春清和街派出所警察蒋来带着两个协警,又到张援援家,再次抢走张援援的一本《转法轮》,把张援援再次绑架到长春朝阳区检察院迫害。六月三十日,警察孟赛给张援援的儿子打电话,叫他七月一日带他妈去朝阳区法院,被张援援的儿子拒绝。七月一日下午,法院给张援援的儿子打电话,称让他去法院接他妈,四点钟左右,把他妈接回家,儿子还没有来得及问他妈早晨怎么去的法院,他妈已从床上摔到地上,起不来了,话也不会说,后得知是清和街派出所警察绑架所为。

张援援的儿子就给法院打电话,问法院人员对他妈做了什么?早晨他上班走时,他妈还好好的,怎么现在变成这样了?法院的一个女的说:那你给送医院哪。张援援的儿子说:我们没有钱,你们得负责呀!法院说:找派出所,不归我们管了。张援援的儿子又给派出所孟赛打电话,孟说:找法院,我们送到法院,就不归我们管了。就这样,法院和派出所互相推诿。

最后,张援援的儿子又给派出所打电话说:我妈这样,你们得给叫120送医院,好好一个大活人,一天不到,给整成这样了。你们叫我们交五千元“保证金”,是干什么用的?孟称:是“保证”叫你妈随叫随到,然后,就把电话撂了。无奈之下,张援援的丈夫和儿子赶紧把张援援送医院,抢救无效,于七月三日上午九点多,张援援含冤离世。

2、退休女教师宋兆恒在看守所被迫害致死

榆树市76岁的退休女教师宋兆恒,只因在大街上善意的告诉周围的人们法轮大法好的真相,被榆树市610国保大队绑架到榆树市看守所非法关押四个多月,并被非法庭审,于二零一九年一月十四日,在榆树市看守所被迫害致死。

据悉,榆树市副市长兼公安局长俞申从二零一八年一月上任以来,在“610”操控下,公安局国保大队、各派出所警察疯狂抓人,检察院、法院勾结非法起诉、庭审、枉判,连超过70岁在街上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也有被绑架的和被非法拘留的。

宋兆恒老太太,中学退休教师,修炼真、善、忍,做好人。她因修炼大法,身板硬朗,身体状况很好。面对中共“自焚、自杀”等栽赃陷害法轮功,以及二十年来的非法迫害,宋兆恒老人不辞辛苦地每天在大街上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的真相。

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七日,宋兆恒和同是76岁的法轮功学员刘淑岩在大街讲真相时,被榆树市610国保大队绑架。经非法审讯后晚上六点,两位老人被非法关押到榆树市看守所遭迫害。二零一八年九月,构陷宋兆恒老人的迫害“案卷”移交到榆树市法院遭迫害。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六日,宋兆恒被非法庭审。二零一九年一月十四日,宋兆恒被非法提审,非法提审期间,榆树市法官软硬兼施,利用她女儿逼迫她转化,甚至制造压力,扬言称不转化就判你九年。宋兆恒坚持信仰真、善、忍没有错,拒绝“转化”签字。当天宋兆恒回到监室后不久,便含冤离世。

3、德惠市妇女刘建英被迫害致死

吉林省德惠市法轮功学员刘建英,二零一九年三月左右被非法判刑两年半,劫持到吉林省女子监狱继续非法关押迫害,于十二月三十日被迫害离世,年仅57岁。遗体次日被火化。

刘建英二零一八年七月十五日在公园遭德惠市国保特务毛春生的迫害,毛自称自己是法轮功学员,找同修换真相币,法轮功学员刘建英拿真相币却遭德惠市国保大队警察娄兴岩等绑架,并被非法抄家,后被非法转刑拘,非法关押于德惠市看守所。期间身体出现异常状态,进食很少,身体消瘦,四肢无力,曾于德惠市民心医院就医。家中八十岁的母亲无人照顾,整日以泪洗面,家属曾多次要求保外就医遭拒。当时刘建英的状况就不好,吃不下东西,人很消瘦。后来,家属、德惠市看守所所长及德惠市公安局副局长去德惠市检察院、德惠市法院,协商保外就医,未果。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刘建英遭德惠市法院非法庭审。刘建英的身体极度虚弱,不能站立,中共不法之徒仍未放人,休庭了之。二零一九年三月左右,法院在没有通知家属的情况下,对刘建英非法判刑两年半,关押到吉林省女子监狱。刘建英因坚持信仰无罪,遭警察野蛮灌食。

刘建英生命垂危,身体虚弱的不能出来接见家属,监狱只得经过层层审批破例让家属进监区接见,试图用“亲情感化”。家属再次要求保外就医,再次遭拒。刘建英已瘦得不成样子,生活不能自理,靠人照顾。

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刘建英的家属在吉林大学第二医院见到了被非法关押中的刘建英,她已奄奄一息,并且掉了两颗牙,狱警声称是走路不稳摔掉的。由于长时间进食少,刘建英肠子都粘连到一起,医院已经下了病危通知书,家属在准备后事,但吉林省女子监狱仍不放人。刘建英于十二月三十日被迫害离世,遗体次日在长春殡仪馆被火化。

二、遭非法判刑或面临非法开庭案例46人(含前期迫害)

1、北京法轮功学员侯爽在长春市被绑架 第三次被非法判刑

侯爽老人,当年由长春市五中保送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毕业后在北京航天部研究飞机做高级工程师。因修炼法轮功曾经在北京女子监狱二零零五年被非法判刑三年,当年60多岁。二零一零年又被非法判刑四年,二零一四年出狱。

侯爽老人从北京回到长春老家,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六日发给警察一本真相小册子,被长春市宽城区北京大街派出所绑架,因血压高被取保候审,扣押身份证和交二千元取保候审保证金。

二零一九年六月十四日宽城区检察院通知侯爽为自己作辩护,侯爽老人对宽城区检察院办案人员讲真相,检察院人员当面答应下一周到宽城区法院“无罪释放”。可六月二十日到法院时,法院不再提释放的事,反而要求家人其弟弟做担保,非法监视居住。期间,侯爽搬离租住处,法院传不到人,就网上非法通缉。

八月二十八日侯爽在照顾生活不能自理,不能言语表达的弟妹时,遭北京大街派出所警察再次绑架。据悉,警察定位疑是侯爽去绑架。一周后,侯爽被宽城区法院非法判四年,侯爽不服判决,上诉,要求无罪释放。十月二十五日长春市中级法院来俩人核实情况。侯爽现被非法关押在长春市中心医院公安疗区的病监大队遭迫害。

2、长春市法轮功女学员王艺霖被非法开庭

长春市法轮功女学员王艺霖因讲真相被绑架,已遭非法起诉到法院。长春市朝阳区检察院张潇荒唐构陷:所谓的宣传品“证据”的数目,竟然从三(三个U盘),变成了一万(被核算成一万分钟的音频时长);女儿成了指证她母亲的所谓“证人”, 起诉书中有所谓的“长春市公安局国保支队的认定意见书”,法院办案人为曲栋。

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日,王艺霖在南湖公园给人讲法轮功真相,被南湖派出所非法抓捕。被非法行政拘留十五天后,被长春市公安局朝阳分局非法刑事拘留,五月十七日被朝阳分局以所谓的“破坏法律实施罪”非法逮捕。七月十一日,长春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将构陷案移送到长春市朝阳区检察院,仅仅三天后,即七月十四日,检察院就下了起诉书。

王艺霖是普通公民,非常善良、正直。她原来患有脑部三叉神经痛,折磨她两年时间,疼起来直想撞墙,吃药、打针都不好使,炼了法轮功后这个病就消失了,身体健康。她为人正直,上班时从不贪占公家便宜。她原来脾气不好,经常和家人发脾气,但是炼了法轮功后,她不断地要求自己按照真、善、忍去做,变得大度、宽容。她对父母非常尽孝,母亲患癌症卧病在床两年,她按照法轮功师父要求的,处处为人着想,不劳累自己的弟妹们,基本都是自己一个人伺候母亲,直到她母亲去世,被家族誉为大孝子。她对弟妹怀着仁爱之心,对长辈敬重有加,逢年过节都要带着弟妹去看望长辈。她和邻居相处融洽,邻居年迈,亲人过世,她主动拿钱安抚。王艺霖心地善良,尽其所能的帮助别人。

她给人讲的是真话,没做任何危害别人、危害社会的事情,只是告诉人法轮功是好的。她不求名、不求利,在当前法轮功被打压的情况下,还冒着被抓被害的风险给人讲真相,她为了什么?是为了让人能知道真相,从而获得身心健康,是为了让人向善,从而能拥有美好的未来,是为了国家、社会更好。

3、长春市法轮功学员黄金侠被枉判四年 保外就医

长春市法轮功学员黄金侠二零一九年七月十七日在农安县伏龙泉慈善老年公寓,被伏龙泉派出所非法抓捕。

那天雨下的很大,吃过午饭不久,四、五个小伙子,强行把她劫持到派出所,并非法抄走大法书、录音机、护身符和仅有的一千一百元钱等。在派出所,强行把她锁在铁椅子上迫害一宿。

第二天,他们上班了,黄金侠说要吃东西。后来有人买来两个面包,一瓶水。曹姓警察开始非法审她,照相、按手印等。黄金侠向他们要被抢走的钱,说不能白吃你们的,把钱还给我,我给你们饭钱。警察说一会儿法院来接你一起给。

晚上十点钟左右,经开法院和分局的人来了。他们说:你现在这样,谁也不要你,跟我们回去吧。经开法院连夜把黄金侠带回法院,之后不到一小时,就急忙“开庭”,非法判黄金侠四年。

因身体原因,到市军大医院取来病历。又把黄金侠送到病监关了九天,之后在市法医、深圳街派出所、昆山社区人员的监护下,在虹桥宾馆关了一周,最后定下了保外就医,要求黄金侠每天要到街道司法所签字、按手印、不定期学习等,必须使用联通卡手机,要求二十四小时开机。三个月需检查身体一次,费用自理;还要签五书,参加洗脑班,黄金侠拒绝。

这期间,黄金侠向法院提出警察抢钱的事。法院方面也打电话与警方沟通。黄金侠的女儿去了伏龙泉派出所,结果伏龙泉派出所警察骗称钱被农安国保拿走,黄的女儿又到农安国保,这些人说钱没拿,让她去派出所要。黄的女儿又找到法院,法院再和派出所沟通没有结果。女儿向法院要了派出所的电话,并多次和他们沟通,最后终于把被他们抢走的钱要回来。

4、长春市法轮功学员邵静枝被非法判刑三年半

长春市宽城区法轮功学员邵静枝于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十八日被非法远程开庭,并于十二月二十五日被非法判刑三年半,邵静芝已上诉。

邵静枝二零一九年六月六日在长春火车站候车大厅被警察扣留,警察并对她搜身和翻包,将五本大法新经文翻出,然后将邵静枝送长春市苇子沟拘留所非法拘留十天。

二零一九年七月十九日早八点左右,邵静枝在家中被宽城区国保大队崔永年、何伟与兰家派出所潘某等多个警察绑架和非法抄家,抄走的个人物品大概有:个人电脑、大法书籍、大法挂件、《明慧周刊》等,之后将邵静枝劫持到长春市第四看守所非法关押。

据悉,邵静枝工作的牙科诊所被宽城区国安(国保)的不法人员盯上一段时间了,因有许多法轮功学员都到那里看牙镶牙。崔永年和何伟是长春市宽城区国保大队的恶警,多年来一直被谎言蒙蔽利用和驱使,多次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

5、长春法轮功学员郑炜东、周秀芝、杜和被非法判刑四年半和三年零两个月

二零一八年十月十日,吉林省以省、市、区联署的名义,发了一个“打黑除恶”的公告,随后,在十月十二日,由长春市公安局国保联合各区国保、辖区派出所直接对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及不修炼的家属实施绑架的迫害行动。六人遭非法判刑迫害。

郑炜东二零一八年十月十二日在家楼下被长春南关区自强街派出所绑架,一部电脑、六部手机和三个U盘被抄走。非法行政拘留十五天之后,十月二十七日被劫持到长春市第三看守所刑事拘留,十一月三十日被南关区检察院非法批捕(检察官周晓枫)。之后所谓案件被转到长春市朝阳区检察院。

二零一九年五月十四日,郑炜东被长春市朝阳区检察院以所谓的“利用×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非法起诉,于二零一九年六月十四日被非法开庭。郑炜东于二零一九年十月三十日被再次开庭,并被诬判四年半,非法罚款一万元。审判长:王亚南;审判员:姜辉、李鹏;书记员:王晶。郑炜东现已上诉。

周秀芝,女,在汽车厂居住。于二零一九年十月三十日被非法庭审,非法判刑三年零两个月。

二零一八年十月十二日,周秀芝和她的丈夫王恩国一起被长春汽车产业经济技术开发区公安局国保大队、安庆路派出所警察绑架,被非法关押在苇子沟十五天后,周秀芝和王恩国被汽车厂分局国保警察劫走。家里有两个孩子(一个是上中学的女孩),无经济来源。周秀芝于二零一九年六月十四日早上六点半被非法开庭,周秀芝请的做无罪辩护的律师没有出庭,法官只让她自己辩护,周秀芝再次强调无罪。开庭只持续了十分钟,法官就急不可耐地休了庭。

长春市法轮功学员杜和二零一八年十月十二日被非法绑架,于二零一九年六月十四日遭长春市朝阳区法院非法庭审,一直没有判决,现在全身长疥疮被送医,办案法官姜辉。十月二十九日,律师会见杜河时,杜河血压仍然是180/190,此时所谓的案卷已到检察院,检察官是夏维萧。律师到绿园区检察院递交相关材料。十二月六日,律师再次见到杜河时,穿病号服,血压始终在170/180,在看守所几乎每天上午、下午各量一次,现在每天晚上睡不着觉。狱医也说随时有危险。后来获悉,杜和却已被非法判刑两年六个月。

6、梅河口法轮功学员史兴家、长春法轮功学员赵秋悦及不知名的学员被非法判刑

史兴家,男,梅河口法轮功学员,一九五二年出生,曾经是通化市梅河口造纸厂厂长,为人热情,愿意帮助身边的朋友,所以大家都称呼他为“史大哥”。他因修炼法轮功,经历了劳教所和四平市石岭监狱的残酷迫害近九年多,依然坚定对法轮功的信仰。史兴家被非法通缉,流离失所来到长春。二零一八年十月十一日下午在长春市朝阳区富豪花园小区的租房内,被朝阳分局和宽平大路派出所警察绑架到长春市第二看守所,家中电脑、手机、大法书被抄走。一个多月后史兴家被长春市朝阳区检察院批捕,检察长是周海峰。

史兴家被绑架到长春市第二看守所后,身体极度虚弱,出现吐血、胃痛,一米七多的身高,体重瘦到了一百一十斤,之后被送到长春市二零八医院检查,胃部萎缩性胃炎、十二指肠溃疡,医生给他开药治疗,他坚持炼功就能好,在之后的几个月内他身体一点点在炼功中恢复正常,体重也恢复到一百四十斤左右,看守所的在押人员也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和美好。期间,法院人员曾到看守所告知史兴家,只要他写不炼法轮功保证书,就可以放他回家。被史兴家坚决拒绝。

赵秋悦,女,家住南关区,是古筝老师。于二零一九年十月三十日被非法庭审,没有宣判。赵秋悦于二零一八年十月十二日,被南关区分局国保和南岭派出所绑架,并被南关区检察院非法批捕,现被关押在长春市第四看守所。

还有一位女学员,年岁较大,不知道姓名,也于二零一九年十月三十日被非法庭审,没有宣判。

7、长春市64岁李晶被非法判十年

李晶老家在通化市辉南县朝阳镇,在长春市经开区福临家园小区租房。在中共对法轮功持续至今近二十年的迫害中,她曾于二零零零年被绑架、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三年再次被绑架、非法劳教两年,家中丈夫与儿子相继离世,只有老家辉南县的老母亲,已是86岁高龄。

二零一八年三月十四日下午,李晶女士独自一人骑着电动车回家,进小区后就被长春市经开区分局与深圳街派出所警察绑架并抢走她家的房门钥匙,后到出租屋非法抄家,抢走惠普高速打印机四台、激光打印机一台、电脑笔记本一台,真相电话十六部、大法书籍两套、大法真相资料等。

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八日,李晶被经开区检察院非法批捕,五月二十五日被构陷到公诉科,公诉人陈亚平。十一月七日早晨六点,李晶被从长春市第四看守所带到经开区法院秘密非法庭审,此次庭审没有通知李晶家属,当庭坐满了公检法的人员。法官提到“邪教”时,李晶义正词严地说“法轮大法不是邪教”,之后就被警告不允许她说话,剥夺了她为自己辩护的基本权利。整个过程只持续了二十多分钟。

二零一九年四月二日,判决书下达到长春市第四看守所李晶手中,李晶不承认这非法的判决,撕毁了判决书。做好人没有错,让世人知道法轮大法好,真、善、忍普世的价值与法轮功真相,这些都没有罪,是那些绑架构陷她的人员在违法。二零一九年四月十三日律师见到李晶女士,并为她到长春市中级法院递交上诉书。

8、长春市法轮功学员王洪岩被中级法院非法维持原判 韩雪艳遭诬判 上诉竟被加刑

因收留刚在吉林女子监狱关押九年刑满释放的法轮功学员吕永珍老人,长春市法轮功学员王洪岩及母亲孙士英、姐姐王洪艳一家三口, 二零一七年三月六日晚被绑架,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八日早晨六多点,王洪岩被从长春第一看守所拉到朝阳法院,秘密非法庭审八分钟左右,没有通知家属和律师,二零一九年四月九日被朝阳区法院冤判两年六个月,罚金五千元,已被非法关押两年多。王洪岩依法上诉长春市中级法院, 二零一九年七月中旬被非法维持原判,过程中没开庭,没通知家属。

长春市法轮功学员韩雪艳二零一八年九月被宽城分局警察绑架,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一日被宽城区法院非法判刑一年半,上诉后竟被长春市中院改判三年半。二零一九年十一月末,被转长春女子监狱迫害。

9、榆树市法院诬判九名法轮功学员 包括85岁老人

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三日下午一点半,榆树市法院对五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69岁的张玉洁被冤判三年零两个月(没有法院判决书)并处非法勒索罚金五千元;50多岁的李秀娟被冤判一年,并处非法勒索罚金五千元;75岁的李庆霞,被冤判三年缓刑四年,并处勒索罚金一万元;刘淑岩被冤判二年六个月缓刑三年,勒索罚金不详;85岁的徐景超被冤判二年六个月缓刑三年,并处勒索罚金一万元。

张玉洁、李秀娟不服非法判决,已上诉。这次非法开庭前,李秀娟、张玉洁并未接到通知。此前,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六日早七时,张玉洁、李秀娟、宋兆恒、李庆霞、刘淑岩、徐景超(男)六名法轮功学员曾遭非法庭审。

二零一九年八月五日榆树市五棵树七十二岁的法轮功学员郭玉珍老太太,被德惠法院冤判三年,勒索罚金不详。

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三日,吉林省榆树市三名法轮功学员刘凤宝、丁丽杰、杨艳杰遭德惠市法院冤判,刘凤宝冤判三年六个月,勒索罚金不详。丁丽杰冤判四年六个月,勒索罚金不详。杨艳杰冤判二年缓刑两年,勒索罚金人民币一万元。

郭玉珍(女、72岁),于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在大街发明慧台历被五棵树镇派出所警察绑架,被非法拘留十五天。二零一九年一月十四日,被非法转押看守所迫害,十几天后被检察院非法批捕。

刘凤宝(男、60多岁),丁丽杰(女、四十多岁),杨艳杰(女、五十二岁),二零一九年一月七日晚七时许在挂“法轮大法好”标语时被正阳派出所警察跟踪、绑架。丁丽杰、杨艳杰遭到非法抄家,刘凤宝的电动车被扣留,真相资料被抢走。警察先将三人非法拘留十五天,但四、五天后转到看守所,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九日检察院对三人进行非法批捕。

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九日,郭玉珍、刘凤宝、丁丽杰、杨艳杰被转移到德惠市,遭德惠市法院非法庭审。刘凤宝当庭说:“修炼法轮功祛病健身,如果人人都炼法轮功,人人都身体健康没有病。”法院要为郭玉珍指定律师,郭玉珍说“不需要”,拒绝指派律师。杨艳杰家属到庭旁听。

刘凤宝曾六次被警察绑架,其中两次被绑架到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遭到严酷的精神、肉体迫害。郭玉珍、刘凤宝、丁丽杰、杨艳杰现被非法关押在德惠市看守所。

10、长春市杨丽华被非法判刑五年 残疾丈夫失去照顾

二零一八年三月七日,长春市多位法轮功学员同一天被长春市政法委、610、公安局及分局国保、派出所联合绑架。当天长春市绿园区金桂芝、法轮功学员纪国祥(男,五十岁 )、杨丽华、冷凤翎、韩雪艳、邵秀艳(50多岁)、谭凤英遭绑架并被非法抄家。

长春市法轮功学员杨丽华二零一八年三月七日早,被长春市公安局国保大队便衣警察入室绑架,被构陷到南关区检察院,二零一九年五月十日被非法判五年,勒索罚款一万元。

杨丽华,家住吉林省长春市南关区大经路,二零一八年三月七日早晨七点五十左右,杨丽华与一女伴准备下楼吃早饭,刚一开门,门外一个男子,中等个,比较瘦,着黑色便服,凶狠地说:“不许动,警察!”他推门进屋,四男一女一共五个穿便服的人进到了屋里。

警察劫走杨丽华家两部台式电脑、一个笔记本电脑、三部打印机,还有订书器等大小工具,以及纸张和几百元钱。他们还把法轮大法书和师父的法像搜走。法轮大法在中国完全合法,二零一一年三月当局也取消了对法轮大法书籍的出版限制,印制法轮大法书籍也完全合法。

二零一八年五月,杨丽华被构陷案从长春国保移交到南关区检察院。二零一九年五月十日,杨丽华被冤判五年,勒索罚款一万元。

同时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纪国祥被非法关押在苇子沟看守所,后来季国祥被诬判六年。长春法轮功学员冷凤翎女士,目前被非法关押在吉林省女子监狱,十二月十日家人去监狱会见,才得知她被非法判处刑期六年。长春市邵秀艳被法院非法判刑一年。韩雪艳被南关区民康路派出所绑架抄家,在长春市苇子沟拘留所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后回家。金桂芝后来因七十岁,后被放回家。经确认,法轮功学员谭凤英已被长春汽开区法院非法判刑四年,现她已被非法关押在吉林省女子监狱,至于什么时间被抓、被枉判的情况,家属完全没被告知。

三、遭绑架主要案例

(一)非法批捕并遭非法起诉案例

1、女儿国外寄钱养老 长春千根太、张星姬夫妇被绑架

长春市二道区朝鲜族法轮功学员千根泰、张星姬夫妇,二零一九年八月下旬在家被长春市二道区和顺街派出所绑架,因女儿在韩国打工、给父母寄钱养老,警察构陷他们所谓“勾结”国外法轮功势力提供资金制作资料。

千根太、张星姬夫妇早年曾在长春市二道区创办食品厂,本着诚信的原则经营工厂,产品特别受人喜欢,生意也做得红红火火,后因身患重病而修炼法轮功。修炼法轮功后,疾病痊愈,重获新生。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之后,很多法轮功学员进京上访,有的被迫害的流离失所,无家可归。千根太、张星姬夫妇遭多次非法骚扰,并遭绑架被非法劳教。

二零一五年,在亲戚的帮助下,女儿千美兰来到韩国打工。在异国他乡打工,每年会给父母邮寄点生活费,贴补家用。长春市警察曾多次在机场欲劫持千美兰,但都未成功。

二零一九年八月下旬,千根太、张星姬夫妇在家中被绑架。据悉,此次绑架警察以千根太、张星姬夫妇的女儿给她父母邮寄生活费为由,构陷千根太、张星姬夫妇勾结国际势力,据悉构陷案卷已到法院。如此流氓行径,也只有中共邪党能做出来。

2、长春律师杜景义被非法构陷到法院迫害

杜景义,男,63岁,职业是一名律师,一九九六年学法轮大法,学法后身体的多种疾病全好,为人变的善良,愿意帮助他人。

二零一九年九月九日,居住在长春市绿园区的杜景义及妻子崔玉秋和女儿一家三人被绑架。早上六点多,杜景义出去买菜时,被警察绑架,长春市朝阳区公安分局伙同长春义和路派出所两辆警车,早上四点多,就在杜家门前蹲坑,杜的家钥匙被警察抢走后,警察非法开门入室,杜的女儿在洗手间被一个警察强行把手臂背后,四、五个警察抢走家里师父法像一张、大法书三百多本、五十多个小广播、现金十万多(现家人已要回五万)、真相小册子等物品。

上午九点多,两辆警车把三人非法带到长春义和路派出所,在派出所期间,杜被非法强行检查身体,妻子崔玉秋被强行拍照和滚手印。晚上十一点左右,杜的妻子和女儿被放回。现杜景义被非法关押在长春市第二看守所。杜景义因全身长疥被送医。杜景义已被构陷到长春市朝阳区法院,办案法官姜辉。家人去找姜辉无法进入法院大门,只能通过电话联系。

3、长春市法轮功学员毕铁成遭迫害材料已移交法院迫害

法轮功学员毕铁成于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日被绑架,非法关押四十八小时,送医院检查,身体不合格,放回。回家没几天,又被二道分局国保科、八里堡派出所再一次绑架。家人多方打听,才知道毕铁成被非法关押在长春市市医院,说是血压高,不让家属见。据悉,法轮功学员毕铁成已被非法批捕,所谓构陷案卷已经递交长春市二道区法院。

(二)非法批捕案例

长春地区15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批捕

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五日,吉林省四平、梨树警察非法抓捕长春地区法轮功学员30余名,现在仍然被非法关押在四平市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至少有15人。

其中,男性法轮功学员有:孟祥岐、孟凡军、王克民(家住吉林蛟河)、王东吉、韩建平、李长坤、江涛,谭秋成。女性法轮功学员:付贵华、于健莉、王凤芝(家住吉林蛟河)、崔桂贤(家住公主岭市大岭镇)、刘冬英(家住公主岭市范家屯镇农村)、张绍平(家住四平市)、周姓老太太。他们所有人被诬陷为一个案子,已被非法批捕迫害。

(三)非法刑拘案例

1、长春市法轮功学员张蔷等十人被非法关押在长春市第四看守所遭迫害

长春市绿园区法轮功学员潘永军、张蔷夫妇于二零一九年七月十九日被宽城区西三条派出所、宽城区公安分局绑架,至今已三个多月。据悉,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三日晚八时左右,长春市绿园区法轮功学员潘永军以取保候审形式回家。张蔷仍被非法关押在第四看守所遭迫害。

长春法轮功学员任岩,吉林经贸大学教师,于二零一九年大约七月末八月初在家被绑架,二零一九年八月五日被非法押送到长春公安局第四看守所。

长春市汽开区四十九岁的法轮功学员董艳华女士,十月十七日被西新派出所警察从家中绑架、非法抄家,十月二十五日被劫持到长春市第四看守所非法关押。老人、女儿受到惊吓。

十月二十九日,吉林省长春市法轮功学员赵淑宇被莲花山分局绑架,被直接送到长春市第四看守所非法关押。

长春市法轮功学员盛香梅、王英君因讲真相,遭长春南关区大数据监控中心举报被长春市南关区永吉街派出所绑架。王英君、盛香梅被非法关押在长春市第四看守所遭迫害。

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三日上午,吉林省长春市军星小区法轮功学员徐三等九人被绑架,70岁以上老年同修被放回,四人被非法拘留十天后三人被放回,徐三(女,54岁),在长春市苇子沟拘留所被拘留十天后被送到长春市第四看守所非法关押。

长春市法轮功学员李月英,于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日,遭宽城区派出所在大屯集市绑架,包里两千多元钱被抢劫,一千多元真相币,有五百不是真相币,李月英要求警察返还给家人做生活费,警察拒不返还,据悉,警察把家里的大法书和有关物品全部抢走,整整一箱。然后把李月英送去长春市苇子沟拘留所关押十五天。可十二月五日警察出尔反尔,拒不放人。现将李月英转送长春市第四看守所继续关押迫害。

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二日,长春市法轮功学员董丽娟、张立新、吕姓和刘姓四名法轮功学员在家中被二道分局绑架、抄家。据说,是她们在讲真相时,被便衣照相,几天后,警察拿着照片到家中绑架她们。被送到苇子沟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但仍被非法关押。

2、长春铁路系统派出所多次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

八月二十七日,吉林省长春市铁路检察院在同一天非法批捕三名女性老年法轮功学员。

吉林省长春市法轮功学员包亚芹在二零一九年七月十九日乘火车去亲属家,在长春火车站(刚上火车),铁路警察直奔她而去,查身份证、搜身、翻包。搜出真相币(一千多),被拘留十五天。期间一直追问她真相币哪来的,她始终没有说。十五天后放回家取保候审(让随叫随到)。大约在二十九日左右,包亚芹又被绑架。

长春法轮功学员周劲松,于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一日,在长春火车站乘车外出时,被长春铁路派出所警察绑架到长春市第四看守所迫害。

长春市法轮功学员王虹,女,六十五岁左右,二零一九年八月中旬,乘高铁去看望老人、亲属,火车上被铁路警察搜包,查出随身带的数字点播机等,被扣留、抄家,随后被取保候审。九月二十日左右,通知王虹去铁路检察院。王虹去后,再无消息。

余淑清,女,67岁,在长春市空港区居住。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一日,十一点多在长春火车站进入候车室,准备乘坐十一点四十五分的火车回家,在候车室被铁路警察绑架,余淑清晚上没有到家。有四个铁路警察到余淑清家非法抄家,把家里的书全部抢走。警察跟余淑清家人谈了两个小时,家属去长春皓月大路第四看守所看望过余淑清。

3、前期迫害案例追踪

长春市法轮功学员宫世云被非法关押十六个月

宫世云,女,68岁,家住长春市朝阳区。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九日,在红旗街公交站点讲真相时,被红旗街派出所绑架,送到长春第四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至今。宫世云是一位勤劳、纯朴、善良、老实巴交的老太太,就因为她告诉人们法轮功是佛法,是教人做好人,对祛病健身有奇效等,被无辜非法关押迫害。

长春市农安县周永杰遭绑架一年之久

周永杰,女,50岁左右,家住长春市农安县,常在长春市打工。二零一八年十月十二日被长春市朝阳区宽平派出所绑架到长春市第四看守所。当时具体在什么时间、地点绑架的都不知道。家人发现家里被翻得的乱七八糟,大法书籍都没了,电脑也没了,四处打听才知道在长春市第四看守所。后来,经亲友多方打听才知道是被长春市朝阳区宽平派出所在二零一八年十月十二日长春市大抓捕中被绑架的。

至今已经一年多了,家属仍然未见到周永杰本人,只是看守所不定期的让家属存钱或衣物,不知道她的任何消息,家人非常担心她的情况。

其他遭绑架迫害案例—外地学员:5人遭绑架

辽宁大连法轮功学员孙中立和家人准备到台湾,于二零一九年四月十七日回老家长春办理出入境手续后,当天返回途中,在高铁站安检时,因身份证被非法扣拘留半个月,已回家。

二零一九年六月末左右,伊通县五一乡北岭村法轮功学员齐艳杰,在长春市火车站乘车时,因其身份证信息,被火车站警察绑架、抄家、并被非法拘留十天。

辽宁省本溪市今年三十九岁的法轮功学员高昱东,被中共长期非法通缉迫害、流离失所长达十一年,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三日在吉林省长春市被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本溪市看守所。

吉林市左家镇法轮功学员王新民在长春市火车站乘车时,因其身份证信息,被绑架已回家。

十月一日在长春市被绑架的内蒙古通辽市边淑东于十月二十三日从通辽市看守所回家。

综上所述,二零一九年一~十二月,长春地区法轮功学员遭长春市政法委、610特务组织迫害导致至少有张援援、宋兆恒、刘建英被迫害致死,46人被非法判刑、232人(含外地法轮功学员五人)被绑架迫害。其中,长春市区遭绑架、非法判刑迫害案例严重。遭迫害的主要原因是法轮功学员讲真相和诉江,法轮功学员被大面积绑架是吉林省政法委610直接操控参与所致(其中包括铁路国保、派出所案例增多,以及铁路检察院的参与迫害)。

参与迫害的主要责任人是长春市政法委610及部分市区(县、市)公安局、国保、派出所、检察院、法院人员及四平市政法委、610和梨树县政法委、610以及吉林省政法委、610。

附:参与迫害的主要责任人及联系方式
下载(94KB)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