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亲情 做好三件事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三月十一日】今年我六十七岁了,得法至今修炼已有二十一年,我从一个文盲到如今能通读大法书籍,现在背《转法轮》已经背到第七讲;过去我一身疾病,瘫痪在床,对生活绝望,如今身体健康,每天走在讲真相救人的路上,讲真相救人使我幸福!每天都沐浴在师父的法光里,是师父造就了我。

丈夫二零零五年因病去世,生活的重担压在我肩上,我一人四处打工,整日不停的干,先后为两个儿子娶了媳妇、为家里还债,终于在二零零七年,我把欠的债都还完了,但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却没跟上,我心里急呀!

在我地年轻人“啃老”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而且很多老年人也心甘情愿对自己很节俭,为子女贴钱出力,形成了不正的风气。学师父的法,我明白大法弟子要“截窒世下流”[1],要用大法的标准做人,不能随着社会风气走。我的生命是师父给的,我要听师父的话,师父法里讲:“哪个是你儿女,两眼一闭谁也不认识谁,你欠下的业照样还。人在迷中,就放不下这个东西。”[2]师父为弟子承受巨难、消业不是让我过常人生活的,是为真修的弟子做的,师父的洪恩我无以为报,只有听师父话,做好三件事。

我不能再被打工干扰的没时间学法、做三件事了,跟两个儿子说:“我已经帮你们娶了媳妇、还了债,我的任务完成了,你们的事我不管了,我不打工了,我要好好学法做好三件事。”我每天上午出去转转,遇到有缘的就讲真相劝退几个,下午在家学法。虽然我的退休收入微薄,省吃俭用的钱也舍不得给儿子们,对资料点用钱却很慷慨。我放下了亲情,师父却让孩子们得了福报,孩子们靠自己挣的钱买了房、买了车,房子也由小的换了大的。

新环境中挂门把救人

二零零八年,小儿子在省城一高档小区买了房子,添了孙子。儿子和媳妇要工作,小孙子没人带,有困难。我想到师父要求我们:修炼人在哪里都要做个好人,对家人也要善,家里也需要做好,体谅他们的困难,就跟小儿子住一块,帮忙带孙子。

我们住的小区很大,有一千多户。每个区域的院大门设有门禁卡,每个单元门也有门禁卡。每户居民的门禁卡只能开自家区域和单元门。我只有乘孙子睡着了,学一会儿法,白天抱孙子出去玩,时不时留意看哪个小区、哪个楼、哪个单元门没有门禁可以進去,然后带着孙子在居民家门把上挂真相。

二零一四年的一天,我出去面对面发新年晚会光碟,遇到一个路人,寒暄几句后,给他光碟,他不要。当时我心里有点不稳,就向前走去买西瓜,这个人也去买西瓜,我走他也走,我思量着:“他好像是住我们小区的”。我已经快走到我住的17区了,回过头,看见这人站在小区保卫室门那里。“不行,我得绕道走,不能让他知道我住哪里”,一边走一边发正念求师父保护。第二天我又拎着小包出去买菜,这次就不敢带真相资料了,发现小区保安在盯着我,但没有动。在这样的情况下,有两个礼拜我都没有出去讲真相发资料了。

静下心想想,不行,不能被邪恶干扰了,我还得去发真相。这样,W同修又给我送来一百份资料,在带孙子那几年里,一直是W同修和我单线联系,供给我资料。我决定不在自己小区里发,在别处发。那时,我讲真相主要是以挂门把为主。一般在清晨发完六点钟正念后,去发真相资料。因为晚上要哄孙子睡觉,儿子媳妇工作忙,下班回家很晚,我不方便出来,大清早发,不会碰到人,而且居民上班,开门可以看到门上的资料。每次发资料,我手里拿一个褐色袋子,心想要有人问我是干什么的,就说是出来捡垃圾的,其实从来没有人问过我。

雷阵雨中 发资料

三月的一天清晨,天还很凉。我发完正念,把几十本资料扎在身上,外面套一件宽松外套。蹑手蹑脚走出家门,下了楼,一出单元门。随即听到小区监控室保安步话机传来的声音:“1103出来了。”另一个保安:“哦。”我不动心,心想:“师父在保护我,保安喊错了,他喊的是我隔壁家门牌。再说,我又不在你这个小区发,我去别的小区发。”

站在单元门口我停住了,发现天上正在下小雨,没带伞。回不回去拿伞呢?算了,不去打搅家人睡觉。我稳住心,边走边发正念求师尊加持保护。走了上十栋房子距离的路,雨“哗”的一下子下大了。我把一尺来长的袋子遮住头,沿楼房墙边继续前行。“轰”“轰”伴着阵阵春雷的霹雳,雨越下越大,雨水“哗哗”在我身边倾泻而下,地上一会儿积满了没脚深的积水。我心里正念不停,進了没有门禁的小区单元楼,上到最顶层,边发正念边从上往下一层一层发。发完真相资料回到一楼单元门口,发现刚才还霹雳的雷雨瞬间停住了,太阳出来了。心里顿觉好亮堂,再一摸身上,哎呀!身上居然全是干的!只是脚在水里踩,鞋子湿了。身上一点也没有湿!内心非常激动!充满了对师父的无限感激!无法用言语表达内心感受。

师父太慈悲了,师父真的是时时刻刻一秒都没离开,一直在保护弟子。我把这神奇的事告诉身边同修,鼓励同修们加紧讲真相多救人呐!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从这以后,我正念足了,知道要精進,要多救人。不能辜负了师父的慈悲,虽然我住的小区看管严密,但这里的众生也需要明白真相,需要被救度。在师尊的鼓励下,我内心发出了要救自己小区众生的愿望。

我有了“超级”门卡

我住的小区每个区域的院大门、每栋楼的单元门需要刷卡才能進,去别的单元楼,需要等到有人刷卡开门,只要有人進门我就跟着進去,让别人先按楼层,我再按其他楼层,这样虽发了一些资料,但很不方便。我想,我的卡要是也能刷其他楼门单元就好了。

儿媳妇嫌我们住的房子窄了,要换大房子,我们从17区搬到了19区。我去物业办19区的门卡,物业说你在这站一下,把我的卡在他们办公电脑上处理了一下,递给我说:“好了。”

第一天我还没悟到,过了一天,我从幼儿园接孙子回家,从原来住的17区往新搬的19区走,路过18区时,一个念头打在脑子里:“把我的卡刷一下。”我试着把卡在18区院门一刷:“哇!”居然开了!我真激动!進去开单元门一刷,又开了!太神奇了!拿着卡再试试其他单元门,一刷又开了!再刷其他区,其他单元门“哇!”一个个门都开了!真是太神奇了!我太激动了!太感谢师父了!真的是师父讲的:“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你有这个愿望就可以了。而真正做这件事情,是师父给做的,你根本就做不了。”[2]

我的卡在我们小区的每一个区域、每一个单元门都可以刷开,我的卡比保安的卡还要好,南片保安的卡只能刷南片,北片保安的卡只能刷北片,而我的卡南北都可以刷开。师父的慈悲看护激励着我,要我多救人!这是师父在做啊!我只是跑跑腿,都是师父在做啊!我只要有了救人的愿望,师父就帮我达到了,我怎么还不去救人呢?

每天下午四点多,是各家接孩子们放学回家的时候,楼道里没有人。我每天选在这个时候進单元门挂真相资料册子,等我挂完,接孩子回来的大人小孩就可以看到门上的真相了,再过会儿,下了班的人到家门口,也可以看到真相。一层楼有四家,我就一层挂两家,斜对门挂,是为了考虑世人的心理,尽可能不让别家看见,屋主可以看见,确保世人能接受真相。

我特意买一只红色记号笔,每做一单元楼,我用笔在铁门上画个圈做个记号,下次别发重了,把上次没发的住家补上。第二天清早,我再去昨天发的单元楼去看有没有丢弃的。大法资料珍贵,不能浪费。世人大多都接受了资料,丢弃的很少。

有时发资料会在电梯里遇到人,等他们先按楼层我再按,想办法错开。一次邪恶干扰,我被关在电梯里出不来,后来我干脆不上电梯,就爬楼梯(爬楼可以避开电梯里的摄像头)。二十六层高的楼,我就爬上去,边爬边发正念,师父加持我,我轻飘飘往高处上,抓住楼梯转角把手,一转就上一层,再一转又上一层,非常轻松,一会就爬到顶楼,一点也不觉的累。从上到下,边发正念边挂资料。

那段日子里,我每天下午四点多爬楼挂资料,第二天清晨去看有没有被遗弃的,天天如此。到了二零一六年,我就不挂了,因为已经挂完了。我们小区南、北片一千多户,我都发到了。

这一年孙子也大了,我可以脱开身去参加集体学法了。二零一六年以前,我是一人在家学法,W同修每周给我送真相资料。有了集体学法比学比修的环境,我進步很快,和同修配合走入了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发资料的洪流中。

放下亲情 以修炼为重

修炼路上,时不时就会遇到干扰、有考验、有过关。

二零一七年,大儿媳怀了二胎。大儿子跟我商量:“又有了(指儿媳怀了孩子)怎么办?”(那意思是要我帮他继续带孩子)想到这几年为了体谅孩子们的困难,我先后为两个儿子带孙子,花了不少精力与时间,这些年虽然也在抽空救人,挤时间学法,但和精進同修比还很不够,也看到有的同修为了带孙子,把修炼也落下了。正法时间不等人,不能再浪费时间和精力了。

我说:“我也不管你生,也不叫你不生,你们的事你们当家。”儿子看我没有给他带孩子的意思,很不高兴,说了些难听的话,我很理直气壮反唇相讥。最后儿子看我态度坚决,说服不了我,很生气,冲我叫道:“滚!”我二话没说,马上收拾东西出了家门。

走出门一段距离,师父点化我:我藏在床头柜夹缝里的退休金还没拿。我心里一个劲的说:“谢谢师父啊!谢谢师父啊!”回头取了退休金,去了同修那里。

在和同修配合做三件事的同时,我也向内找自己:我对儿子说话也太急,还有争斗心,党文化的说话气势,要压倒对方,没有慈悲。

孩子生了以后,我找到孩子的外婆,跟她说:“你跟孩子们做做工作,过去我一身病痛瘫痪在床,不能下地。我是炼法轮功把身体炼好了,才能出去打工挣钱,供孩子们读书、还债,后来我一人挣钱帮助孩子结婚成家。我身体好了,分别帮两个儿子带孙子,帮他们做了十几年家务了,家里洗衣、做饭、清洁打扫,大孙子是我一手带到十一岁,都是我一人做了。现在又生了二胎,我不能再给他们带孩子了,做卫生、烧火做饭、买菜,你们忙不过来的,我可以担待一下。上午的时间我不能再耽误了,我要出去救人。你们如果阻拦我做大法的事,以后我身体不好了,谁能代替我?”

这样我和儿子、儿媳的关系也缓和了。这时,也是一个巧合(师父安排的),儿子没找到工作,就在家里带孩子。儿子、儿媳要我回去,我又搬回去了。小毛毛经常吵夜哭闹,儿子、儿媳轮番抱,怎么哄也没办法,还是一个劲的哭闹,儿子儿媳束手无策,我上前接过孩子抱着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会儿,孩子安静不哭了,每次都是这样,儿子儿媳信服了。通过这事看到了大法的神奇,相信了大法好!

以前我讲真相被非法关押过,儿子儿媳惧怕邪党,有时给我脸色看,他们要我只在家里炼功,反对我出去做大法的事,从这以后,不反对了。以前我是背着他们偷偷做,现在我常常大包的资料往家拿,一次,儿子看我拎个大包回来,说:“你买米回来了?”我说:“不是哟,是我的书(真相资料册子)。”一次因为下大雨,我没出去,在家学法。儿子主动关心我:“你今天没出去呀?”我常常大包资料往家拿,常常很晚回来,儿子也不干涉也不问了,现在他们也都理解我了。

在集体学法小组,认识了M同修。M同修曾参加过师父在广州讲法最后一期班。M很精進,我想这也是师父安排在我身边带动我精進的。因为那段时间,我和X同修出去面对面讲真相发《九评》被举报,被非法关押了十多天。回来后有一个星期讲真相的事我停滞了。M同修问我:“和我出去配合讲真相,你去不去?”我说:“去哟!”这样我又开始了救人。M上午要去做钟点工,在上下班路上,就找哪里有基建队;我一人上午半天出去劝退,下午我俩参加集体学法,晚上我俩配合去基建队面对面劝退、发真相册子,一晚劝退十七、八人。晚上到家很晚了,M同修还要上网登三退名单,我上午半天加晚上,一天劝退三十几人。那时我地正是城市建设搞得热火朝天的时候,到处是施工工地,在我们那一带的民工基建队,M同修和我都去过了。我俩每天带出去的大包真相资料都发完了,我们的真相册子民工很爱看,很受欢迎,有的还问:“你们还来不来呀?”

M同修对我说:“你看,你头发都变黑了。”我体会到师父法里讲的:“你的心性提高上来,你的身体就会发生一个大的变化;你的心性提高上来,你身体上的物质保证会出现变化。”[2]是呀!先前我有许多白发,这段时间法学得多了、执着心去的多了,正念强了,救人也多了,师父把我的头发变黑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普照〉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