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行不再是冤家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三月十二日】一九九七年七月我开始修炼大法。我在本地开了一家小吃店。这家小吃店就成了我最初的修炼环境。店里每天都有让我提高心性的事情,有的过的好,有的过的不好,最不能忍的就是我的邻居,他们是卖烤饼的俩口子。

做买卖就是寸土寸金,没有多余的地方。一开始他们就占我门口的地方,占了一点,我心想自己是修炼人,占就占吧,不影响我生意就行了。他们见我不吭声,就得寸進尺,气的我真想和他们干一场。

回家学法,师父的法一下就点醒了我:“忍是提高心性的关键。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1]

有一天,他家又加一样东西卖,本身地方就小,又占了我门口的地方,我觉的真是忍到极限了。气恨翻上来时我就背这段法,翻上来时我就背这段法,最后我还是忍住了,没有和他家干仗。后来邻居和我说:“我做了这么多年买卖,没有遇到过你这样的好邻居。”

转眼到了一九九九年的七月二十日,中共发动了对法轮功和法轮功弟子的迫害,同修们都去省委上访,我想:这么好的功法,教人做好人,从本质上改变人,为什么不让炼呢?我也去,一连去了三天。

十一月,我放下常人中的名利情,放下生死,和几位同修一起去了北京,为法轮功上访、请愿。在天安门广场被警察拦住送到了驻京办事处。我和同修一起讲法轮功是教人做好人的功法,还有炼功后好多医院治不了的病都好了,工作人员都很赞同。

二零零二年十月,我被中共恶人绑架,被非法逼供十八天,让我说出另外两个同修的下落。当时形势很邪恶,在那次迫害当中,短时间内就有三位同修被迫害致死。我当时就有一念:“大不了就是死,我也不能说出别人。”每天都在这一念上选择。十八天我几乎没吃什么饭,身体已经很弱了。最后来了一个区公安局副局长问我对法轮功的态度,我说了一句:“法轮大法好!”后来他们把我送到了当地的洗脑班。那时我一个弱女子,能顶住那么大的邪恶,是因为师父在看护我,替我承受了巨大的魔难。

为了生活,我找了一个推销产品的工作。起初,我到店面推销经常遇到冷眼,一开始接受不了。心想:“我也是当过老板的人,现在干这个行当。”心里不平、委屈。这不是面子心吗?又想到自己是修炼人,还要救人,不能有这些心,不能跟人计较这些。比起救人这件事情来说,这些事都太渺小了。

于是我放下这些心,不管他们买不买我的产品,我都让他们了解大法的真相,希望他们能得救。有的人熟悉了,我就给他们讲大法好,劝他们三退。有一家店三个老板都做了三退,后来他们得了福报。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认识了一些同行。记的有一个同行第一次见到他时,他就说了一句:“同行是冤家。”我说:“不一定。”见过几次后我帮他做了三退,后来我们成了好朋友,他帮过我几次大忙,帮过大法弟子救人的项目。后来他得了福报。生了一个儿子。

还有一个同行,这人写的一手好字,心高气傲,谁也瞧不起。我在他这里直接或间接的吃过亏,我不和他计较这些,给他讲真相、劝三退,让他得救。有一次见到他时跟他说三退的事,他说:“我早就想打退党电话了,我看过《九评》。”我说:“那我帮你起个化名退了吧!”他说:“好!”

还有好多事例就不一一列举了,我接触的同行中,百分之九十我都帮他们做了三退。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何为忍〉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