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佳木斯于春兰被中共迫害离世(图)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三月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佳木斯市郊区法轮功学员于春兰,因不放弃信仰法轮大法,多次被佳木斯市郊区英俊派出所骚扰、非法抄家,家人多次被公安不法人员勒索钱财累计一万五千多元,五次被绑架并非法关押在拘留所、看守所里遭受酷刑及非人的对待。迫害中,于春兰和她的亲人承受了精神、物质的双重压力,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一日,于春兰含冤离世,终年六十九岁。

'于春兰'
于春兰

于春兰,女,生于一九五零年六月二十六日,佳木斯市纺织厂退休职工,家住佳木斯市郊区云环社区。一九九七年,有幸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后多种疾病消失,无病一身轻,身心变化很大。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于春兰屡遭迫害。

二零零零年九月末,于春兰在其他法轮功学员家时,被佳木斯英俊派出所两个警察(其中一个姓安的警察)劫持到派出所。警察非法抄家,抢走大法书、师父法像。于春兰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二十多天,家人被恶党不法人员勒索了一千六百元钱 。

二零零一年七月末,很多法轮功学员的电话被监听,警察从电话中监听到于春兰在其他法轮功学员家学师父新经文,闯到法轮功学员家,把于春兰等七位法轮功学员劫持到英俊派出所,于春兰家被非法抄家,被非法关进看守所。佳木斯市“六一零”的恶人陈万有勒索了家属三千元,才放于春兰回家。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于春兰和两位法轮功学员到北京天安门打条幅,要求还大法师父清白。在天安门广场,于春兰举起了“法轮大法好”的条幅,恶警将于春兰绑架到北京站前派出所。警察见问不出姓名,就把她关进一个大屋子里。

这个屋子里已经关了十多个人,都是不同地区来北京的,凭着对师父对大法的坚信走到一起,互相鼓励,谁也不说名字。大约到了半夜十点半多钟,来了一批荷枪实弹的武警,把她们一个个劫持到车里,汽车跑了好几个小时后(不知道什么地方, 可能是郊区),武警把她们一个个隔离开,好几个武警对付一名法轮功学员。

法轮功学员不说姓名,也不配合的,就拉到外面挨冻。有人被浇了凉水冻,当时数九寒天棉衣棉裤都冻成冰了,惨不忍睹。便衣警察不让于春兰睡觉,不让她闭眼睛,轮班酷刑折磨她。于春兰被迫做九十度大弯腰、“开飞机”、两个胳膊背铐着去“上大挂”,警察还多次用手往后拽手铐,那疼痛的滋味无法形容。

几天后,于春兰被折磨得迷迷糊糊,当她说出姓名、户籍地后,被关进北京的看守所。在看守所里,每天都有人看着于春兰,不许炼功,发现炼功就挨打,晚上只能睡在冰凉的水泥地上。非法关押二十多天后,于春兰被送回本地。当时,于春兰女儿要生小孩,没人照顾,家属无奈,又被英俊派出所警察郭维山等人勒索伙食费、车费等五千多元,不给家属收据。

二零零七年五月,于春兰和一位法轮功学员往树上挂 “法轮大法好”、“退出邪党、团、队保平安”等条幅时,被英俊派出所警察杜风等人绑架,七个警察(便衣)围住那位法轮功学员拳打脚踢。那位法轮功学员的头部被打的多处大包,腰也被踢坏了。

后来,英俊派出所非法抄家,于春兰被非法关进了看守所。看守所是“人间地狱”,强迫法轮功学员做奴工,每天规定每人完成一千多个牙签,往牙签上粘花,出口,完不成任务,就体罚,不让睡觉。于春兰在佳木斯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八天后回到家中,家属被邪党不法人员勒索四千元钱。

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二日,英俊派出所三个警察到法轮功学员于春兰家,在于春兰不在家的情况下非法抄家,抢走大法磁带、《明慧周刊》和真相资料等私人物品。

二零一五年七月三十日晚上七点多,英俊派出所的片警杜风等六、七个警察来于春兰家敲门,企图绑架于春兰。于春兰碰巧有事不在家,警察没敲开门,就到楼上蹲坑等她,于春兰办完事后回家,刚要拿钥匙开门,警察听到声音后,一拥而入闯进屋内。于春兰问他们是否有搜查证,并拒绝去派出所。有个警察给所长打电话,所长谎称晚上九点半之前,保证让于春兰回家。

于春兰被骗到长青派出所后,有个自称姓史的年轻警察问于春兰为什么起诉江泽民,于春兰给他讲了江泽民的罪行以及怎样利用手中权力迫害好人等。这个警察不听,不让于春兰讲真相,让她签字,如果不签字就不放人。僵持到大约晚上十点多钟,警察杜风又骗于春兰去医院检查身体,承诺检查完就回家。从医院出来,直接将于春兰拉到市拘留所,在拘留所里,两个警察办理了非法拘留十五天的手续,于春兰反抗时,被两个膀大腰圆的人揪住胳膊推了进去。于春兰在拘留所里绝食三天后,回到家中。

在长达二十年的迫害中,于春兰的家人承受了巨大的精神压力,年迈的婆婆(现已去世)一听说警察就害怕,一看见警车就哆嗦。特别是因“诉江”,于春兰被警察绑架,于春兰的丈夫不堪重负,当场掌掴于春兰一个嘴巴。于春兰夫妇都是老实本份的人,多次经历警察骚扰绑架,于春兰的丈夫又是害怕又是担心,由于惊吓过度,他生一股急火,之后身体状况急转直下,开始是浑身无力的状态,去医院检查后,确诊是肝癌,然后他身体出现严重的腹水症状,从发病到去世不足一年。

婆婆的去世对于春兰打击巨大,这些年她屡遭迫害,现如今老伴又被邪党恐吓患病去世,双重打击之下,她的身体每况愈下,在老伴离世一年后,于春兰于二零一九年二月十一日在家中离开了人世。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