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根本执着 走好证实法的路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三月十六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当时年纪比较小,还在上初中。看了两遍《转法轮》之后就觉的很好,决定坚持修炼下去。

高中之后开始住校,平时的学法时间比较少,也没有炼功,只有在周末回家时才学法炼功。在日常的学习生活中,基本上能按照修炼人的心性标准来要求自己,尤其是能按照修炼人的标准向内找,找到自己心性上的不足和在学习上的不足。有的时候上课讲完几个知识点,完成作业的时候就感到其中有个知识点理解的不太扎实,做题时容易卡壳或出错,这时我就会重点理解下这些相关的知识和方法,补足漏洞。章节复习的时候,会看看自己对于这部份知识的理解是否全面,尤其是否掌握了各个知识点之间的联系,形成知识网络,从任何一个知识点出发都能够使相关的内容融会贯通。当时就是通过不断的向内找,找到自己学习上的问题。

我慢慢悟到这个过程其实就是心性提升带来的层次提升,在高一层次上认识到的知识更高。用低标准来衡量,可能觉的自己对这个知识理解的已经很充分了,但是用更高的标准来衡量,还能找到这一层次的问题,还能在更高的层次理解这个知识和方法,最终能圆容的理解这些知识,背后是因为能圆容理解法理而达到的状态。

另外一方面对心性的考验反应在给同学解答问题上。当时老师留的作业通常比较多,有些问题会比较难。晚自习时很多同学就会陆续的来问我问题,导致我自己的作业往往写不完。那时同学之间在学习上竞争比较激烈,甚至有些班还形成了不给别人解答问题的风气,怕别人在学习上超过自己。我当时没有这么想,觉的还是要尽量的帮助同学,要为善,不应该斤斤计较的考虑自己的利益,所以就来者不拒,什么时候来问问题我都耐心解答。

在解答问题中发现,在给别人讲明白的过程中,自己对这个问题的理解也越来越深刻,能够从整体、局部等不同角度来建立联系,也在应用自己对这部份知识的理解,同时沟通中逐渐能够清晰的意识到同学的思维卡在哪里,能够理解别人的思想过程。这样解答问题就不是只顺着自己的思路讲,还要看怎么方便对方理解,顺着他的思路来解决问题效果更好。当时我只认识到了这一层,没有更多的从修炼的角度来悟。

后来悟到:在这过程中不但要修出善心,还要修去私心,师父讲过:“我还要告诉你们,其实你们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为我为私的基础上的,你们今后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别人,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所以你们今后做什么说什么也得为别人,以至为后人着想啊!为大法的永世不变着想啊!”[1]私心去掉一些之后,层次就提升上来一点,也就更能理解别人、宽容别人,才能生出慈悲心来。如果总是站在自己的角度,把自己的标准强加给别人,表面上也是为别人好,但这和真正的善待别人还是差了很多。

一九九九年读高中刚刚放暑假,第一次参加每天的集体学法。刚刚学法两天,“七·二零”突然到来,第三天大家就得知大法被迫害,很多同修交流了自己的想法,如何用正念看待这个问题。于是七月二十二日我去北京上访。现在回顾这段过程,真是感谢师父细致的安排,如果没有前几天的集体学法、没有看到其他同修怎么用正念看待这个问题,我可能认识不到那么高,不一定能下决心去北京证实法。

我想到师父讲的:“你们不改变常人那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你们就退不掉人的表面这层壳,就无法圆满”[2]。在那个时候如果没有学法修炼的基础,不能够坚定对师父和大法的正信,可能都达不到走出来证实法的标准。

去北京当天,我心情比较平静,没有去想是否会影响到自己的升学和前途,没有这方面的想法,就是觉的应该走出去。后来和很多同修一起被带到了一个礼堂,同修就一起齐声背师父的经文,那响亮的声音带着巨大的能量响彻整个礼堂,自己的正念也越来越强,就像师父后来讲到的“九九年“七二零”以前的弟子都给推到位了。”[3]到了下午,我们被要求观看电视上播放的新闻通知——中共邪党开始了镇压迫害。看完之后到傍晚大家就回家了。那几天,真是感觉天地变色,胸中像被压了一块大石头似的,有种胸闷的感觉,只有在静下心来学法时呼吸才顺畅了一些。真是像师父讲的:“当时我给你们形容过,一草一木都被另外空间邪恶的生命附着体,你走路那树枝都会抽你脸,那个草都会绊倒你,空气中都充满了邪恶”[4]。

在那个假期中,我意识到修炼的严肃,考验的严峻,明白只有多学法、多同化法才能做好,所以就抓紧时间坚持学法炼功,同时安排好学习计划,系统的梳理各科的知识,找到自己的不足再有针对性的加强训练,这样紧张有序的过完了那年的暑假。

在假期结束摸底考试中,我以优异的成绩获得年级第一。有些同学知道我是法轮功修炼人,但是老师和学校都不知道。当时我还没有悟到要主动的向同学和老师讲清真相,只是在有同学主动问我相关问题时解释一下。这方面做得还是很不足。

在个人修炼中,我坚持周末回家学法炼功。即便是在高三相对比较紧张的学习中,我也相信大法的智慧和力量,不断的同化法,用大法弟子的标准来要求自己的学习生活,在向内找中找到自己的不足,在无私的帮助别人中自己也在不知不觉的提高。开始读高中的时候我还比较偏科,理科的学习成绩比较好,但是文科成绩拖着我的后腿。

在这几年的修炼中,在心性考验、过关中,有过的不好的时候,也有能按照大法弟子的标准要求自己的时候。随着不断的同化法,学习成绩也不断提高,没有偏科的问题了,在各科知识的掌握上也很扎实了,高考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很好的大学。

在读本科的前几年,我仍然能够坚持学法,但是炼功开始变少了。师父的新经文争取能背下来,看明慧上同修的交流文章增强了不少正念,逐渐重视了讲清真相的意义,开始有意识的向宿舍同学讲真相。平时会刻录些真相光盘,将真相材料和光盘在大学宿舍中发放,希望有缘人能够看到真相,能够选择未来。

研究生毕业后开始工作,工作几年后决定自己创业开办公司。从研究生毕业到自己创业的前几年中,开始对修炼越来越放松,慢慢的学法越来越少,受到常人执着和观念的影响越来越大,在常人中随波逐流开始往下滑。有些时候能够知道自己应该按照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但是一遇到诱惑还是没有抵御住,甚至做出些不符合修炼人标准、给大法抹黑的事。学法少,自己的力量就不足,感觉很难改变自己下滑的状态。回顾这段过程,我发现自己有几方面问题没有意识到,没有修上来,走了很多年的弯路。

第一个问题就是求安逸这个根本执着。师父讲过:“带着执著而学法不是真修。但可以在修炼中渐渐认识自己的根本执著,去掉它,从而达到修炼人的标准。那么什么是根本的执著哪?人在世间养成了许多观念,以至被观念带动着,追求着向往的东西”[5]。但是在当时学这段法时总感觉是在说别人,不是说自己,因为觉的自己不是想要治病而走入大法修炼的,所以就没有深入挖掘自己很多执着的根源。回过头来看,自身存在的很多执着,包括对自己放松,都是由于自身存在着求安逸的根本执着,执着于舒服的那种感受。这里面追求有身体的安逸:炼功之后不得病了,一身轻松很好,但双盘怕疼不能坚持;早起发正念很困不能坚持。色欲心的干扰很难突破。更多的还有追求心理和精神上的舒适:面对利益不用争了,自己正好能够落得清闲;学法有时忽视了对法理的理解,只是感觉沉浸在学法时心理上的那种状态很好;面对自己的执着和过错,还会找借口让自己心安理得,这样造成了学法不深入,对符合自己求安逸之心的部份印象很深刻。更严重的是,对于修炼的根本目地得道圆满,没有坚定的正念。这就使得对大法的很多理解流于表面,没有根本上按照圆满的标准来理解修炼并在行动上按此标准要求自己,在很多问题上知道修炼人的标准却做不到,时间长了层次不升反降,正念就越来越弱,越来越不重视学法,也就越来越难走回精進的状态。

后来在师父点化和同修交流中猛醒,才意识到自己在修炼的基点上有这么大的问题。师父讲过:“如果你们到现在还不清楚正法弟子是什么,就不能在当前的魔难中走出来,就会被人世的求安逸之心带动而邪悟。”[6]我悟到这求安逸之心是旧宇宙生命为我为私的体现,这个私在底层次上会表现为情,执着于自己身体和心理的感受都是情。执着于情自己的境界就没法提高,私心不去慈悲心也不会生出来,救度众生中就可能表现为懈怠、抱怨别人、怕麻烦等等,这些都使自己没法调动自身修好那部份的能量,讲真相中也就没有那么大的力量。

我悟到:师父既然讲了不清楚正法弟子的意义,就会被求安逸之心带动,我就反复的学习和背诵《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什么是大法弟子》,这样逐渐的明白了大法弟子承担的历史责任和使命,明白了这特殊历史时期的意义。大法弟子就应该修去为我为私的执着,遵照师父的安排去唤醒世人。站在助师正法和救度众生的基点上看待自己的修炼,为私的求安逸之心就相对的变小了,就能够逐渐的抑制和修去它。在修去求安逸之心这方面我现在做的还有很多不足,在修炼中还要不断提高。

第二个问题是对科学观念的根本执着。就像师父讲的:“有人觉的大法符合自己的科学观念”[5]。我从小就比较喜欢了解自然界的未解之谜和史前文明,所以刚接触大法时很喜欢看有关史前文明、对气功师的测定、测谎仪实验等内容,觉的这些现象是科学中都承认的,但是现在科学不能做出很好的解释。随着在常人中对科学的学习和应用,头脑中灌進来的科学观念也越来越多,在学法中遇到和常人中的科学理论不同的法理时,心里会产生困惑,就觉的常人中的理论已经可以将一些现象解释的很清楚了。更深层的,自己心里会把大法和常人中的科学理论都视为对世界、宇宙的一种解释,觉的大法能解释到更深层次,是更高的科学,而没有认识到大法是宇宙存在和运行的根本,而不是一种解释。

常人中的科学不讲道德,这也障碍了我对德的理解。平时自己的思考过程中也会用科学中的概率思维来分析问题,用优化的思维来考虑自身的利益,这都使我很多时候是站在常人层次中、陷在事情当中去解决问题,而没有从修炼提高心性的角度向内找。这个障碍还体现在师父更新了《论语》之后,自己很长时间都不愿意去学去背。真的静下心来学法,反复背诵《论语》之后,逐渐的发现了自己存在的这方面根本执着,明白了大法是宇宙的根本,而科学只是人类在低层空间局部的认识,都是在迷中的认识,道德而非技术应该是人类发展的基础。

认识并去掉这个根本执着,主要还是靠信师信法,同时和其他同修交流中也会指出问题。在境界没有提升上去之前,对于科学观念这个问题的认识可能没有那么深刻,这时就应该先坚定信师信法的正念,按照师父讲的法理去思考这个问题,按照大法的标准去做。真的做到了,层次提高上来了,才能更清楚的理解法理背后的内涵。

第三个问题是对实修的理解。师父讲过:“只要看大法你就在变,只要看大法你就在提高”[7]。学这段法时我就片面的理解为修炼主要就体现在学法上了,自己就认为只要头脑多装進法自然就能做好了,觉的现在有执着没有做好的地方没有关系,以后不知不觉的就会做好了,可能就像睡醒一觉之后有些执着心就没了。

基于这样的认识,我在过去修炼中比较喜欢学法而不怎么炼功。学法和背法中却主要是理解表面的意思,并没怎么用来指导自己的修炼。在面对去执著心的考验时,我知道这是自己的执着心放不下,但不是要求自己先忍过去,而是希望自己对相关法理完全明白了之后再做好,当前做不好也没关系。

各方面的表现都体现出我没有理解实修的内涵。把学法就当成了实修,而没有理解实修就是要用正念看待遇到的问题、按照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用大法的法理来破除执着和观念的过程。不实修,不主动改变自己,这些执着心怎么会凭空消失呢?认识到在实修上存在问题后,我从双盘开始要求自己,之前双盘都没有达到一小时,现在就要下决心突破,在忍的过程中更加深了对德和业力、忍和舍的理解。慢慢的我就能够在工作和生活中遇到的事情中向内找,从心性上找到问题,尽快改变自己同化法。我悟到:遇到的所有事情都有提高心性、证实法的因素,在每一个环节上扎扎实实的做好才是在修炼的道路上精進。

在认识到个人修炼存在的诸多问题后,我重新审视自己当前的状态,意识到开公司首先要肩负起救度众生的责任。无论是公司的员工,还是和其他机构合作接触到的人,都是讲清真相的对象。我会在交流中,从对方关心的话题谈起,让对方认识到中共邪党的邪恶和大法被迫害的真相。如果对方有观念上的障碍也尽量的破除,举些恰当的例子,再有针对性的讲些道理。有时一次没有讲到位,也不要失望,下一次有机会继续深入讲。明白真相才是众生得救的希望。

在公司的运营中,也要不断提升所有员工的道德水平,这也会使员工更容易接受真相。在每一次公司遇到新情况、涉及到不同的业务选择时,我都利用这个机会和员工强调一下其它的公司可能会怎么做,我们公司会怎么做,我们公司之所以这么选择是因为我们会把道德标准放在第一位。这样时间长了,每一位员工都能感受到我们公司的与众不同,能够坚持正确的做法,而不被行业不正的风气带动。

如果员工都从心底认同公司的做法,认同正确的道德观,员工也是在提高,为接受真相和以后的得法奠定基础。每个人都在道德上不断提高,在业务上精益求精,公司由这样一群人组成,自然就能够发展好,而且过程中能够扭转行业不正的风气,归正整个行业,这样才能起到证实法、救度众生的作用。

需要做好的地方还有很多。我把自己修炼的过程总结出来,是希望能够让有类似问题的同修引以为鉴,同时感谢师父的慈悲苦度!感谢在我走了很长的弯路后师父仍然点化我,给我机会让我修回去。

以上只是我修炼过程中的认识,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无漏〉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警言〉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走向圆满〉
[6]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7]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溶于法中〉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