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怨恨心、依赖心等人心 证实大法

更新: 2020年03月1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三月七日】

从根上修去怨恨心、抱怨心

在我生命深处有一种根深蒂固的物质,那就是一颗很强的怨恨心。我在家中排行最小,从小哥哥姐姐说我什么或让我做什么,我都言听计从,但心里总是不平衡。有时就欺负比自己小或弱的人,强迫他们按照我的意愿做事,心里便有一种愉悦感,但过后善良的本性都会让我后悔不已。

修炼后,我尽量的按大法的要求修正自己的思想,但这种物质时不时的还会返出来,而且有时还很强烈。如果孩子把床铺弄乱,我就烦心,马上跟上句:“你这孩子真不让人省心,说你多少遍了还这样。”看到丈夫做事没有按我的意愿,马上气得不行:“你这个人真倔,认准的事九头牛也拉不回来。”特别对婆婆同修更甚。吃饭时,我生怕婆婆把食物掉到地上,踩得到处都是,于是就左一遍右一遍的叮咛:“妈,您吃饭时靠桌前点,以免吃的东西掉到地上。”可婆婆好像没听见似的,照样我行我素。我给她打扫卫生的时候,心里这个不平啊,有时不自觉的叨叨:“说过多少遍了,还这样。真是谁不打扫谁不知道累。”

有一天,女儿突然对我说:“我看你简直就是洁癖,尤其我奶奶吃饭的时候,你两只眼盯着,生怕给你弄地上,你不觉的太过分了吗?我们全家人就你一人做事好,我们都不好!?”女儿的话像一记重锤敲醒了我。是啊,我是一个修炼的人,怎么老往外看,老向外找啊!总抱怨别人不按照自己意愿做事,修炼二十多年了,怎么还这样?这不和常人一样了吗?找到了,去掉它。我便立掌发正念,求师父加持我把抱怨这个不好的物质从根上去掉。

再吃饭时,我强制自己不去看婆婆是否掉饭粒,偶尔看到时就想婆婆已是将八十多岁的人了,平日里把自己房间打扫干干净净,还为我们全家干些力所能及的活,学法认真不落字,五套功法天天坚持,三件事不甘落后,多看她好处。床铺弄脏了,我默默的整理好,丈夫独自干事时我不再指挥他。平日里,当我一想发火时,我马上就能意识到:“这不是我,我不要它。”主意识就能排除它,并且立即向内找,自己是否也有类似的“毛病”。不知不觉中,我发现我这颗抱怨心越来越弱了。不过有时还会上来,不长时间,又给我来了一次考验。

在同修配合中 修去怨 诚恳道歉

去年七二零是大法蒙冤被迫害二十周年,我们同修分组出去挂真相条幅,让世人明白迫害真相。我和W同修以及一对夫妻同修一组。这对夫妻同修负责开车并发正念,我和W同修负责悬挂条幅及粘贴真相标语。我们按照事先制定好的路线开车前往。在人流量大的地方、显眼的位置我们就停下,悬挂条幅,因为是交通要道,所以车辆川流不息,有的地方太高,悬挂条幅十分困难,有时一个条幅要上抛十几次。我们发着正念,在师父加持下,基本都能悬挂上。每当看到鲜亮的条幅在空中熠熠生辉,我们都会双手合十,谢谢师父的加持。

由于我们和这对夫妻同修是头一次配合悬挂条幅,没能及时沟通,再加上司机同修是新学员,对证实法的事没有什么经验,所以我们配合的不是很默契。有时我们挂好条幅就往前走,因为满道都有乘凉的人,结果我们走出很远,也不见车来,我们只好停下,等了十几分钟,还不见车影,W同修说:“怎么还没跟上来呢?我回去找找吧。”我立即说:“你在这等着,我回去找。”说完我就往后走,心里想着可不能动埋怨心,不能让旧势力钻我们的空子。正想着,一抬头看见同修妻子正在到处找我们。会合后,发现就剩两个条幅了,我们决定找一个最佳位置,好让众生都能看到真相条幅得救。我们选定在一个村头要道,去城里的车辆都在这经过。我和W同修下车,让司机同修把车开到前边等我们。

谁知选定的这个地方不太好悬挂,同修扔了十多次,也没扔上,我说:“再扔不上,就不在这儿悬挂了,我们再选一个地方。”结果同修使劲一扔,上去了,我们正想歇口气,抬头一看,条幅被另一根电线挂住了,卷在上面,抻不开。同修很难受,说:“姐,咱不能让它卷着,得把它挑下来重挂。”于是我俩想找一根木棍用,结果找了一阵子也没找着。我对同修说:“算了吧,时间不早了,明天我们拿工具来,再把它挑下来吧。”我们俩便往前走,看到我们的车就停在前方不远的地方。

突然W同修兴奋喊起来:“姐,这里有木棍。”我顺眼望去,看到路边一个废弃的小屋外堆着一堆树枝,W同修已经跑过去抽出一根木棍,我也找到一根比较长的,我们又折了回去,此时也不管路口那群乘凉的人了,心里只想快点把横幅整理好。W同修又找来一根布条接好两根木棍,终于把横幅挑了下来,我们又选了一个好的位置把条幅从新挂好,看着展开的条幅我们笑了。

我们俩急急忙忙赶到停车的位置,这时发现车不见了。夫妻同修到哪去了呢?我们向前又走了一段距离,仍不见车影。W同修说:“要不我们再回到原地等吧,万一他们找不着咱们怎么办?”我们又回到原地等了很长时间,也不见车来。没办法,我们又继续往前走,这时,路上的车越来越少,再往前走就進入大山了,路两边全是深沟、树林,我对W同修说:“不能往前走了,在这荒郊野外,打车都不好打,人家司机也不敢停车,我们还是回去向有路灯的地方走吧!”

我的心里有些急了,同修到底去了哪里?心里求师父:“师父,帮帮我们吧,让我们的车快回来吧,让我们快回家吧!”正在这时,从远处驶来一辆出租车,我急忙招手,车停下来了,车上还拉着一位乘客,司机说:“幸好我拉着一个客人,否则在这深山野外又是深更半夜,你拦车我也不敢停。”我内心知道是师父帮了我们。

一回到城里,我们马上赶到司机同修家,担心同修出什么事,见他家里亮着灯,我知道他们回来了,但是敲门没人开,这怎么办?我想到S同修跟他们联系比较密切,于是我们又跑到S同修家,S同修丈夫说她刚出去。我想:“不好,同修是不是认为我们出什么事了?去我家找人去了?”由于前一段时间警察对我跟踪骚扰,给我丈夫造成巨大心理压力,在怕心的作用下,他看我看的很紧,不愿让我再做证实法的事。今晚这事要让他知道,不知又把他吓成什么样呢,说不定又要到处找我了。于是我和W同修骑着电动车急忙向家里赶,刚到我家附近,老远就看见我大姑姐同修开着车正准备出去。我连忙大声喊住了她,一问才知道,还真让我猜对了!司机同修的妻子和S同修在车里看见我们,马上露出了惊喜的笑容。这时我的怨恨、委屈的心立刻上来了,我连珠炮似的对司机同修的妻子吼了起来:“你们把我俩扔下,跑哪里去了?害得我们整晚到处找你们,幸好有个出租车把我们捎回来,否则我俩就在荒郊野外呆一宿了。”

女同修解释说:“我们听到你大声的喊‘不要!不要!’我们仔细的听了听,确认是你的声音,以为你喊那么大的声音是提醒我们赶快离开。我们以为你们出什么事了,便离开了,刚启动车,后面就有一辆车跟踪而至,我们快它也快,我们慢它也慢,最后我们到一个小区内,才把它甩开。找到S同修说这事,正准备换辆车前去营救,你们回来了。”

我听后哭笑不得,我们冲在前面挂横幅不害怕,你们在后面开个车发个正念,一听到点动静就吓得先跑了?而且又一次惊动了我的家人!我的心愤愤不平,气得不行,说话的语气也非常的生硬,怨恨心、抱怨心又冲破了理智的束缚,一股脑地倾向同修。这时大姑姐同修拦住说:“行了,别在大道上说了。你赶紧回家看看你丈夫吧,别让他担心了。”我一听赶紧往家跑,到家一看家里已熄灯了。当我進屋打开灯时,发现丈夫正躲在窗帘后面向外看,见我回来了,便厉声呵斥到:“你今晚又出什么事了?你整天让我为你提心吊胆,这日子没法过了。”我忙安慰说:“没事的,我今晚去办事,出现了一些误会。其实什么事都没有,你放心睡觉去吧,我有师父保护,不会有事的。”丈夫叹了口气,睡觉去了。

我回到房间躺在床上,心情久久不能平静,脑子里尽是对司机同修夫妻的不满和抱怨,下次再也不找这样的同修配合了,这怎么能行?一遇事自己先跑了,更不用说修出先他后我、无私无我的正觉了,我脑子里全是同修的不足。突然我警觉了,我还是个修炼人吗?为什么让我碰到这样的事呢?我想啊想啊。最后我找到了:师父就是借此事暴露我那颗还未修净的怨恨、抱怨心。那好,今天我就彻底把你连根拔除,不能让你成为我修炼路上的绊脚石,更不能让你离间我和同修的互相信任从而削弱证实大法的事。我便起身盘坐立掌发正念,直至感觉这种不好的物质从我身上去掉。

想想这对夫妻同修,能在现在这种邪恶的压力下走出来证实大法,实在不易,他们都是体制内的公职人员,压力比一般的同修都要大,今晚这事他们受到假相的惊吓已经够他们承受了,我不应该再那样跟同修说话。不行,明天我得去跟他们道歉。

第二天我去了夫妻同修家,果然他们都因为昨晚的事非常内疚自责。我们通过真诚交流互相向内找,抛开事件本身,通过这件事找到了自己不好的执着心、观念,真正的提高了上来。我真诚的对他俩说:“以后这样的事我还来找你们配合,我们是一个坚不可摧的整体。”

机缘成熟 丈夫走入大法修炼

丈夫为人厚道,是大家公认的好人。由于中共对大法弟子的残酷迫害,他迟迟没有走進大法修炼。他亲眼见证了我身边的几个好姐妹被中共迫害的流离失所,有的被好几次关進监狱,他怕得不行。去年五月份,丈夫经常肚子疼,他让我陪他到医院去检查检查。医生让去做胃镜,排队过程中,我跟排队的人讲真相。有个四十多岁的妇女对做胃镜很害怕的样子,我告诉她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能减轻痛苦。

这时丈夫做完胃镜出来了,整个脸色苍白,医生把丈夫支出去缴费,单独叫我進去,问我是他什么人,我说是他妻子。医生指着片子严肃的对我说:“他的胃溃疡很厉害,根据以往经验,我怀疑这不是好东西,你做好思想准备,等化验结果出来再做结论。”医生的话把我震懵了,瞬间一个失去丈夫的阴影笼罩着我。

丈夫是家里的顶梁柱,全家只依靠他挣钱维持生活。家里上有八十多岁的老娘,下有两个未成年的孩子,我个人为了照顾老人、孩子,同时也为了多做点证实法的事,把自己以前的工作也辞掉了。接着一个声音打到我脑中:“你比某某(失去丈夫的一个同修)更惨,她有退休金,你什么也没有,再去找工作谋生吧!”马上我意识到这是旧势力的干扰,我知道我不能这样,刚刚明白真相的众生就在我身边,他们就会被旧势力又拉回原来的状态,再想明白真相得救就更难。我有了正念,表情放松了下来。我走出医生办公室,给大姑姐同修打了个电话,把情况说了一下,大姑姐只淡淡的说了一句:“回来再说吧。”

回家后,大姑姐严厉指责我,不该给她打电话承认这事,并说:“这是假相,别当真,你的正念哪去了?发生这件事都赶紧找找自己吧!是什么执着心能让旧势力抓住把柄迫害自己的亲人。”

同修的话提醒了我,我回想和丈夫走过的二十六年生活,丈夫对我关心疼爱,大事小事不用我操心,干完外边的活,回家还抢着做饭打扫卫生,生怕累着我。我知道我们是上世结得善缘,也很珍惜,由此我也加重了对丈夫的情,对他的依赖心很强。我经常做梦,梦见丈夫和我在一起清理房间里黑乎乎的脏东西,我悟到他是一个应该得法的生命,只是由于我的自私索取,一直阻挡着他走進大法中来。我在心底说:“师父,我错了,我一定改,我要像个修炼人的样子,请师父给我机会吧。”

过了几天,医院打电话让去拿化验报告,丈夫不敢去,我只好一人前往,当时心也不稳,不知结果怎样,真想找个同修陪我一起去,但又不能。我一路发着正念到了医院,主治医师告诉我从化验结果看是良性的,但根据以往经验,怕以后会病变,建议最好做个小手术。我一听是良性的,悬着的心放了下来,就对这个医生讲真相,说自己以前胃疼,比丈夫厉害多了,学大法后好了,二十多年了再没吃过一片药、打过一支针,丈夫知道大法好,但是被中共吓得不敢炼,只好求助医院。医生惊奇的问:“你现在还炼?”“炼!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炼?”我坚定的说。我看他也是一个被中共毒害的生命,我就给他讲歌唱家关贵敏因病走入大法修炼的事,他一听忙说:“我是医生,只是根据病情向你提供治疗方案。”

回家后,我把丈夫的CT片给了不修炼的家人,让他找市医院工作的亲戚看看。这一看不要紧,他这个亲戚马上让第二天到市医院再做复查。丈夫第二天去了市医院,这次做检查遭的罪更大,丈夫几乎都要窒息了,全身大汗淋漓,而且在胃的上部发现了两个米粒大小的肉瘤。回来后,又等了几天去拿化验报告,临走时和我儿子商量好,如果需要手术就直接做,不能再拖了。这次是我大姑姐和我哥陪同丈夫去的医院,我和婆婆同修在家发正念,不许邪恶通过迫害我的家人干扰我证实法。

中午他们回来了,丈夫阴沉着脸。吃饭时,他一直低着头,偶然间看到婆婆关心的目光,他起身跑到卫生间,过了一会儿,他红着眼出来了。我知道这次检查结果更糟糕,医院要求必须手术,由于这两个小肉瘤长在胃上部,必须把胃基本切除,而且这个手术很大,以后不知怎样。陪同一块去的亲人做不了这个决定,只好回来商量再做处理。眼看无路可走了,我反而镇定了,我告诉丈夫:“现在只有大法能救你,你是应该得法了。”

在丈夫从市医院回来的当天下午,我家姊妹们聚集在三哥家,三哥打电话让我过去。他们害怕我承受不住这个打击,因为我从小到大都是在他们的呵护下走到现在,所以他们都认为我很弱,承受不了这么大的压力,他们都想帮我度过这个难关。我告诉他们:“我是修炼人,我有师父,谁也摧垮不了我的意志,我丈夫的情况你们也都知道,谁也救不了他,只有大法师父能救他。”他们没想到他们眼中的小妹会这么相信她的师父。三姐说:“看来有信仰就是不一样,使她变的这么坚强。”最后他们都表示支持丈夫修炼大法,三嫂还说:“如果他炼好了,我们也都炼法轮功。”这在以前是不可能的,因为公爹同修的病业离世,造成娘家人对大法有很大的误解,生怕我不给丈夫医治。回家的路上,我的泪止不住的流,心底发出强大的正念:“邪恶的旧势力,你休想击垮我,我是李洪志的弟子,谁也别想动了我,这除了给我提高心性以外,什么都不是,我也决不承认它。”

身边的同修知道后,纷纷伸出援手。有的帮助发正念,有的和我在法上交流,使我增强了闯关的信心。女儿正面临中考,丈夫不让我告诉她这事。由于女儿学习压力大,每晚暴躁不安,有时跟我大吵大嚷,状态很不好,尤其手机的诱惑、干扰,使她痛悔不已,过后又管不住自己还想玩。有时她还会说出一些厌世的话,让我整天不得安心。身边一个同修的孩子就是因中考压力过大,得了抑郁症,只好退学在家。丈夫身体让我担忧,女儿中考状态令我沮丧,我最亲近的俩人同时出现状况。我真感到了师父说的:“百苦一齐降 看其如何活”[1]。我默默的坚定一念:我有师父,我有大法,我只有放下对他们的情,我才会闯过这关难,让娘家亲人在我们家人身上见证大法的伟大美好。

在丈夫走進修炼的那天早晨,我叫醒了他,他洗漱完毕,我让他自己给师父上香,向师父虔诚的承认以前由于惧怕邪恶迫害,自己对师父对大法说的一些不敬的话,请师父原谅,从今天起好好修炼,跟师父回家。丈夫一一照做,然后和我们一起炼第五套功法。

我们学法小组的一个同修说,一次她正在为我家发生的事难过担心,师父用梦点悟她,梦中,我丈夫是一位演员,在一个很大的舞台上演出救人,所有的聚光灯都照在他身上,台下有一千五百多人在看演出。大姑姐是主导,我女儿第二个上场,在大姑姐的指导下表演。听后我明白我家的这台戏就是来救人的,伟大的师尊把一切不好的事都变成了好事。师父慈悲,在正法的最后,不想落下一个有缘的弟子啊!

几个月过去了,在师父的加持下,女儿成功的考入了我市一所重点高中。丈夫的身体恢复了健康,胖了十多斤,戒掉了二十多年的烟瘾,每天坚持和我们一起学法炼功。正是这个魔难,使我家每个修炼人的心性提高了,这件事成为促成丈夫走入修炼的契机,丈夫走入修炼得到福报,亲人们都见证了大法在我家展现的神迹,扭转了他们先前对大法的误解。

千言万语也表达不了我们全家对师父的感恩。弟子一定谨记师尊教诲救人不怠,实修中去掉执着,跟随师父圆满回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