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人屡遭迫害 四川女教师遭多年冤狱折磨离世

更新时间: 2020年03月19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三月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四川绵阳市年仅46岁的未婚女音乐教师张燕,坚持修炼法轮大法“真善忍”,二十年来累遭绑架、非法劳教、判刑、解除公职等种种迫害,被非法拘禁2208天,于2020年2月11日含冤离世。张燕特爱笑,虽然遭受牢狱残忍迫害,但出狱后和她接触的人丝毫都感觉不到。

张燕与父亲张述富、母亲陈家柱和哥哥张春宝都修炼法轮功,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全家人多次为法轮功讨公道去北京上访,被绵阳市中共人员作为重点迫害,绵阳市“610”办公室、绵阳市防邪办、涪城区国保大队、高新区公安分局、高新区公安局国保大队、高新区普明派出所、高新区综治办、社区长期骚扰、跟踪、监视、监控、恐吓、威胁、多次非法抄家,一家人都遭多次非法关押、兄妹俩蒙受15年冤狱等,全家被迫过着长期流离失所的生活,父亲张述富在2015年10月含冤离世。

张燕,1974年2月28日生,毕业于绵阳市绵阳师范大学音乐系,在绵阳市第十一中学(唐讯镇中学)当音乐教师,1998年6月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前患有咽喉炎、鼻炎、痔疮、风湿、坐骨神经痛、头晕、神经衰弱等多种顽固疾病,久治不愈,有的病医院也检查不出来,但就是身体难受。修炼法轮功后,所有的疾病很快不药而愈,一身轻松。张燕按照法轮功要求的“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好人,认真努力,不计报酬,主动课外辅导学生,并拒绝招生学校的高额回扣,使学生在比赛中获奖并考入理想的专业学校,赢得学生及家长的好评、支持与尊重。

一、遭劳教迫害

2000年7月22日,张燕去北京天安门广场炼法轮功,被广场便衣非法抓捕到广场派出所,后转至北京怀柔县看守所,又被绵阳市国保大队奉波等人绑架到绵阳驻京办。原单位绵阳市第十一中学校长米文宝和绵阳市涪城区塘汛镇派出所警察陈忠将她接回塘汛派出所。涪城区公安局通过单位领导,强行要她支付接送费8500元人民币(相当于她近三年的工资)。绵阳市涪城区国保大队队长申小明对她辱骂、威胁,塘汛派出所陈所长将她送进绵阳市拘留所,非法拘禁时间共17天。

2000年10月26日,张燕和母亲陈家柱再次去北京天安门广场炼法轮功,被辗转关押到四川省驻京办,绵阳驻京办;绵阳梓潼县看守所、绵阳市第二看守所,遭绵阳市国保大队警察奉波、绵阳市涪城区国保大队队长张新生、警察蒋田、高新区国保大队警察王勇等人非法审讯,非法劳教她1年,在绵阳市梓潼县看守所,张燕被强迫叠做鞭炮用的报纸及鞭炮盒钻孔,在绵阳市看守所被强迫做鞭炮。绵阳市高新区公安局国保大队勒索支付接送费5930.80元人民币,在她母亲的退休工资中扣除。

张燕被劫持到四川省楠木寺女子劳教所非法关押迫害。2001年,张燕被非法拘禁在劳教所五中队,因为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长期被关在寝室内罚站,吃喝拉撒全在一间屋;不准洗漱,不准与亲人接见、写信,甚至被剥夺说话的权利。“天安门自焚”伪案发生后,五中队干事周某(女)亲自安排吸毒劳教人员对法轮功学员加大迫害力度,不仅面壁罚站十几个小时,更要求双手上举贴墙,此酷刑称作“飞起每天”,导致张燕右手手指及关节弯曲、严重变形,手指无法伸直。张燕被强迫选猪毛、糊药口袋等。

在劳教所八中队,张燕仍然每天被罚站十几个小时及强制学习洗脑,队长李麒负有直接责任。在七中队,队长张小芳除体罚、洗脑外,长期不准法轮功学员洗漱、洗澡、洗衣服。因卫生条件极差,张燕身上长了许多疥疮。后来警察身上也开始长疥疮,她们很害怕,才允许法轮功学员正常洗漱。张燕被强行带到医院,被强行验血,两三天时间扣除500元人民币,但未见任何好转。之后所有的法轮功学员都被强制体检,但其她的劳教人员都不做体检,也未说明对法轮功学员体检的原因。在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被非法关押期间,她父母送来的一大包衣物,但她一样都没有收到。

张燕2001年10月26日出劳教回家,被非法羁押时间共366天。张燕被绵阳涪城区教委、唐讯镇中学辞退,失去教师公职。

二、被设圈套绑架、办洗脑班

2007年12月6日,张燕同父母亲一起去德阳监狱探望被非法关押的哥哥张春宝(因修炼法轮功被冤判8年)。德阳监狱监狱长刘远航、教育科科长吴跃山、狱政科陈科长、监狱派出所陈所长、接见室警察李红素(女)等人与绵阳市国保大队勾结,趁她父母去接见,将张燕骗到监狱门口。监狱派出所陈所长及监狱十多个警察将张燕父母包围,绵阳国保大队警察王勇、高新区国保大队警察胡庆阳、刘运麟(女)及另一名不知姓名的警察,未出示任何证件与抓捕手续的情况下,抢走张燕的手机,将她强行绑架到车上,戴手铐(背铐);开车到绵阳市高新区再换车,涪城区国保大队警察蒋田、马博等人将张燕绑架到绵阳市北川县看守所非法关押。

据悉,德阳监狱与绵阳公安局狼狈为奸陷害好人,绵阳警察怀疑是张燕上明慧网曝光了哥嫂被迫害的消息,设圈套绑架了来探望哥哥的张燕。

2007年12月26日,绵阳市防协办(原610成员)奉波带领绵阳市涪城区国保大队警察蒋田、马博、高新区国保大队警察胡庆阳把张燕从绵阳市北川县看守所带到北川县邮政宾馆刑讯逼供,连续三天三夜不让她睡觉。

2008年1月4日,张燕被非法关押到绵阳市林科所的隆盛生态园宾馆,由中共绵阳市委书记谭力决定给她一个人办洗脑班。绵阳市涪城区国保大队副政委高萍(女)主管此事,伙同奉波、高新区国保大队教导员齐勇、警察胡庆阳、马博、蒋田及高新区黄家祠社区妇女主任张有权、方向机厂社区工作人员邓红楠及其它社区工作人员、高新区综治办邱主任、蒋姓(女)工作人员、高新区管委会保安小黄等共14人对张燕进行了为期9天9夜的连续刑讯逼供。

三、遭五年冤狱折磨

张燕被辗转非法拘禁在绵阳三台县看守所、绵阳市看守所。在看守所被强制抽血一次。

2008年1月14日,四川绵阳市高新区国保大队队长刘世杰、警察王勇、胡庆阳、张燕母亲单位保卫科科长张蜀祥非法闯入张燕家中非法搜查。

2008年1月,绵阳市涪城区国保大队副政委高萍(女)、警察蒋田、马博及四川省绵阳市高新区国保大队警察胡庆阳,伙同德阳市国保支队副队长张某参与协调安排、德阳市中江县国保大队警察非法闯入张燕家在中江县药业公司的出租房,抢走法轮功书籍、护身符、电话本、一个电视卫星接收器,未出具物品清单。

2008年10月,张燕被绵阳涪城区法院非法判刑五年,被非法关押到四川省简阳女子监狱。2009年在监狱四监区2押室,管室警察陈红以张燕不转化就影响全寝室关押人员扣分、减刑为由,挑动全室人员仇视法轮功学员,安排多名包夹二十四小时监控张燕,经常辱骂、羞辱她,长期罚她做寝室卫生。陈红为了强迫张燕背《行为规范》,威胁说:“你再不背,就把你送到特警队去,让男警察来管理你。”

当时专管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警察顾倩,除对张燕安排洗脑、监控外,特地安排全寝室人员在她面前集体给法轮功创始人造谣、栽赃陷害。张燕被非法关押在四监区期间,父母给她送来的衣物等东西,被警察顾倩无理扣押,在她母亲的追问下,返还了一部份,还有一部份至今未归还。张燕白天被强制在服装车间做辅工,生产队长高利红配合迫害,罚她每天晚上站到一点钟。对张燕一个人单独加生产任务,完不成每天晚上罚站,结果所有服装成品史无前例的全被退回返工。
专管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队长张庆罚张燕每天抄《规范》,晚上只能睡2至4个小时,不抄就罚站通宵。因长期得不到正常休息,也不允许买任何食品,张燕的身体健康受到严重伤害,头晕、胸闷、呼吸困难,手脚肿胀、麻木、冰凉、痉挛,视力急剧下降,血压升高。

此外,张燕与所有关押人员一样被强制验血,其中两次血管抽样,另一次指尖刺血,明确说明是化验DNA,并填表登记个人详细信息,是否与活摘器官有关,请有关部门调查。

四、长期流离失所、含冤离世

受到长达五年的非人折磨,张燕的身心受到了很大的伤害,本来是灵巧的弹钢琴的手,从监狱回来后根本无法弹琴了……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初,五年冤狱结束仍然没有获得自由,绵阳市610警察把张燕从监狱接回绵阳的第一件事就是录像,继续施压。放回家才几天,张燕迫于压力,拖着虚胖的身体,不得不离开绵阳市,到父母的老家德阳市中江县租房住。

就在张燕刚从冤狱回来才十来天,张燕的父亲张述富也因为儿子张春宝、女儿张燕、儿媳明珠共计前后二十年的冤狱,把这位魁梧、善良的老人在恶党迫害高压下在绵阳市的出租房中也脑中风了,生活不能自理,儿子还在德阳监狱。张述富后来也搬到了中江县出租房便于妻子和张燕照顾、护理。不到一年,德阳市中江县的警察入户登记,张燕只好又到别处租房……

张燕和他们的父母亲长期处于流离失所中,父亲张述富 2015年10月30日离世,终年75岁。在中共邪党迫害中压力很大,但她坚持走到哪就把大法的美好带到哪,张燕共遭受一年非法劳教和五年冤狱,共非法拘禁2208天,于2020年2月11日含冤离世。

五、父亲张述富遭受的迫害

张述富老人,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大法,先后遭到四川省绵阳市汽车方向机厂、绵阳市“610”办公室、绵阳市防邪办、绵阳市看守所、涪城区国保大队、高新区公安分局、高新区公安局国保大队、高新区普明派出所、高新区综治办、德阳市中江县会棚镇国保大队、会棚派出所、绵阳市看守所、中江县看守所等机构非法的绑架、抄家、关押等迫害。

二零零零年七月,绵阳市汽车方向机厂在厂内办洗脑班,保卫科科长张蜀祥、家属委员会主任刘玉清、工作人员马友贵、汪厚清参与了对张述富老人的迫害,共五天。

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六日,单位保卫科科长张蜀祥将张述富老人骗到绵阳市高新区永兴镇法制教育学习班(地点在高新区公安分局)强制洗脑,高新区国保大队队长刘世杰、教导员汤华川组织,永兴镇法庭律师曾世财负责洗脑,单位党委书记周琼、保卫科科长张蜀祥参与迫害。非法拘禁十天。

二零零三年六月三十日,张述富老人在四川省德阳市中江县会棚乡赶集。被会棚国保大队及会棚派出所副所长陈康等四人绑架到会棚派出所。用手铐铐住,非法审讯,强逼张述富老人承认散发法轮功资料。当天晚上,中江县国保大队指导员毛行文、警察张跃君(女)把张述富老人从会棚绑架到中江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二十五天。在中江县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强行做奴工:剪内裤的线头,每天剪五条;编竹簸箕。

二零零三年七月二十四日,绵阳市高新区国保大队队长刘世杰、警察王勇、刘运麟(女)、高新区公安分局李副局长将张述富老人从中江转押到绵阳市看守所,非法关押24天。在绵阳市看守所强制做奴工:每天理弹簧、选麦冬、选麻芋头(中药材)。高新区国保大队警察王勇、谢朝辉非法审讯两次后无罪释放。

二零零六年十月十八日,张述富老人在单位绵阳市汽车方向机厂菜市场买菜。绵阳市高新区国保大队队长刘世杰、警察胡庆阳、高新区普明派出所王珣将他强行绑架到普明派出所。之后强行绑架到绵阳市看守所,张述富老人坚决不进看守所,又把他送到高新区国保大队队长刘世杰办公室,最后无罪释放。

二零零八年八月五日,绵阳市高新区国保大队队长刘世杰安排,国保大队警察唐小龙等八人将他绑架到高新区普明派出所,再非法拘禁在绵阳市科技宾馆,高新区国保大队警察胡庆阳、普明派出所赵教导员、高新区综治办邱主任对我们监视、逼写保证书,张述富老人遭到非法拘禁十天。

张述富老人共被绑架6次,非法共拘禁74天。张述富老人在经受一系列精神、经济的迫害下,压力很大,全家五口,儿子张春宝、女儿张燕、儿媳明珠都非法判刑分别关押在四川省德阳监狱、四川省女子监狱、成都女子监狱,张述富老人和妻子陈家柱老人每月都要赶公交车到三所监狱轮流去看望非法关押的一双儿女和媳妇,老俩口期间还被绑架、关押、监视、威胁施压。

2012年12月,张燕从监狱释放回绵阳没有回家直接就被国保警察先强行录像,要求必须定期报到等。张述富老人好不容易熬到女儿出冤狱,可610的施压丝毫没有放松,张燕从冤狱回家才几天后就不得不到父母亲的老家中江县租房住,张述富老人在张燕回来十来天就瘫痪了,当时儿子还被非法关押在四川省德阳监狱迫害,妻子陈家柱带着瘫痪的丈夫到老家中江县和女儿张燕一起租房住,照顾生活不能自理的张述富老人。

2014年在老家租房住期间,被610指使社保局扣发了一年的退休金,直到2015年8月张述富老人刑事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后,社保局才补发。全家人又要租房,又要护理老人,就靠陈家柱和张述富老人微薄的退休金维持生活和房租。张述富老人一家在2014年底又到绵阳市租房住,还不知道租房住的社区、小区门卫在对他们家秘密监视。直到张述富老人离世后,才听其中一个参与监视的人员说。张述富老人于2015年10月30日在迫害中含冤离世。

六、母亲与哥哥遭受的迫害

母亲陈家柱今年72岁,从绵阳市高新区方向机厂退休,一九九八年六月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前数种疾病缠身,更年期综合症、妇科病(血崩)、月经痛、头昏、贫血、全身无力、风湿痛、眼底充血、视力弱、心律不齐。修炼三个月后月经正常,各种疼痛消失,眼睛视力有所恢复,十几年来身体状况良好,身心健康。在张述富老人被迫害中离世后,陈家柱老人的视力几乎看不清了。

二零零零年十月,陈家柱去北京上访,希望说明法轮功真相,在绵阳驻京办被非法关押四天,被送回绵阳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五天,共计十九天。陈家柱第二次去北京上访,又被送到驻京办非法关押四天,被送回绵阳看守所非法关押三十天,共计非法关押三十四天,两次进京上访,被绵阳警察勒索一万两千元。

二零零一年三月,陈家柱被绑架到高新区永兴镇洗脑班(办在镇政府里)非法关押二十天。

二零零八年一月,高新区国保大队警察骚扰抄家,强行带到社区治安室审问一天。二零零八年八月,中共以保“奥运稳定”为名,高新区国保警察把陈家柱绑架到绵阳西山科技宾馆非法关押十天。

陈家柱十二年来共计被非法关押五次,共一百一十九天。

哥哥张春宝,生于1972年,原绵阳市汽车方向机厂职工,后因为法轮功多次上访,被多次非法关押,后非法劳教一年,解除公职。二零零五年四月二十八日晚,张春宝携妻子明珠与其他几名法轮功学员去北川县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当地警察绑架,北川县国保大队队长蒲建国为首的恶警对张春宝等刑讯逼供,张春宝被扇耳光,用穿皮鞋的脚踢,致使他被打得脸、脚肿胀,头晕。

张春宝被非法判刑八年,在德阳监狱监狱遭受迫害。二零零七年初开始对法轮功学员实行手段血腥凶残的强行转化,对全部法轮功学员定为“一级严管”,给监区下“转化指标”,在服刑人员中挑那些在社会上最坏的杀人、强奸、带有黑社会性质的,作为夹控人员。由两个夹控人员夹控一个法轮功学员,给夹控人员每人每月加0.5分,相当于三至四个工作日的分,负责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警察(由“610”管理布置),交给他们的任务中,对于不按规定“转化”的,可以采取任何手段。白天奴役时,法轮功学员同其他服刑人员一起干,除了吃饭,一有时间,其他服刑人员可以休息,法轮功学员就被罚站、头顶墙、不许休息、甚至被拳打脚踢,有的夜里两三点了都不准休息、手段卑鄙下流,恶人还不许其他服刑人员观看。

张春宝被王进这个坏人经常变换手段的折磨,经常深夜了还不准休息、双脚 浮肿,走路都困难;张春宝不转化,经常被打、用胶把钳夹乳头,用点燃的烟烧阴部,关禁闭,绵阳市610还专门带着因承受不住四川龙泉驿女子监狱的软硬兼施的迫害而邪悟的明珠到四川德阳监狱来以夫妻情来转化张春宝,610看着明珠说张春宝不转化就马上离婚,张春宝不妥协,因为他也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活着走出监狱,就离婚了。

张燕全家四人只因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好人,就遭到一系列的精神、身体、经济等迫害。张燕被勒索罚款8517元人民币,父母先后被勒索罚款20363.80元人民币,全家罚款总额28880.80元人民币。张燕和哥哥张春宝都被开除工作,十几年来生活无着落。全家人长期被跟踪、监视、骚扰,被迫过着流离失所的生活。张燕外婆也修炼法轮功,被中共不法人员长期去骚扰、威胁等,老人因惊吓过度不幸离世。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