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同修共同学法、闯心性关

更新: 2020年03月1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三月十九日】一位同修正在经历消业闯心性关,她自己不能自理两年多了。二零一九年十月下旬,我又一次来到这位同修家里,因种种原因,我已大半年没来了,这期间,同修又進过三次医院。

看到同修后,我说:同修,看到你,我很高兴,你的面目表情像个大法弟子的样子,很好看。同修对我诉说了半年来又去过三次医院,如何如何。我没被同修的话带动,静静的聆听后,在法上与同修交流了有关师父对病业的讲法。同修认识到自己的做法不符合法,下决心通过多学法,多炼功,能早一天自理。我说:行,师父一定会帮的,我们一起闯过这个心性大关。

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号,我第二次到了同修家,我们一起学习了师父《二零一九年纽约法会讲法》,我一句一句的读,同修很认真的听,状态好了很多。期间,同修上了两次厕所,因同修不能自己擦洗,我没有任何人心,帮同修擦洗,并把以前黏在身上的大便擦干净了,同修很感动。我说:没什么,这是应该的,我就希望你能快一点好起来,好走出去救人。同修说:我这次一定听师父的话,好好修自己,早一天去救人。

第三次到了同修家,同修对我说:我觉的你好长时间没来了。我说:到今天整十天。坐下来,同修述说了十几天自己家中发生的事情,都是常人中的事情,我心里有点不稳,真想不让同修继续说常人的这些是是非非,可同修就是不停下。我打断同修的话说:咱们学法吧。同修说:好吧。

读法的过程中,同修开始不盘腿,我提议让同修最好双盘听法,同修马上盘上腿,虽然只盘了十几分钟。可只听了半个小时,同修又借故讲常人中的是是非非,我反复重复的说:“咱们从修口开始,先做到不说话了好吗?”同修说:“好,等下一次来了就学法,不说话了,”可同修又一次说了一遍刚刚说过的话。当我再说:“不是不说了吗?怎么又说呢?”同修有点发急说:“你不能这样强人所难,我说好话也不好吗?”我说:“不是的。同样的话,你已经说了六遍了。”我一看时间到了,我说:“咱们今天没学完今天应该学的法,下一次咱们一定抓紧时间补上,再不能耽误我们学法的时间了。”同修答应得很好。我说:“我给你买了包湿巾,你大便后用它擦干净,不用经常换内裤了。”同修很感激。我说:“应该的,用吧,没了我再给你买。”

回家后,我静下心来向内找,今天是什么心能引起同修说起话来停不下呢?同修反复说常人的话,师父是不是用这种方式点化我,也存在爱说常人的话呢?这一找,还真的。我也存在爱说常人的话,特别是对自己感兴趣的话题,不是自己也经常说起来不停下吗?我怎么还能怨同修呢?找到执著后,我很开心,很感激师尊的慈悲安排,让我在看到同修执著的时候修自己。

第四次,我来到同修家后,我们马上发正念,发完正念后,开始学法。学完师父一讲法后,同修又不自觉的拉起了家常,我想:同修已经上一次说过,以后不再唠家常了,怎么又拉起来了呢?我开始提示同修,不能背后议论别人,这是党文化的表现。可是我越不想让同修说,同修说的越起劲,一说又是大半个小时过去了,我很不理解,为什么会这样?

这时,我对同修说:今天我们又没学完本来今天能学完的法,咱们长期下去,会影响我们学法的数量和质量的。咱能不能听师父的话,从修口开始修,咱俩都从修口开始,同修说:好的。同修又强调自己,感到说说事,心情好,没什么(客观上,同修平日没有别的同修接触她,很孤独)。唉!为什么?为什么走不出这不好的状态来呢?

回家后,我将今天发生的事情讲给丈夫听。丈夫听后说:还是你的问题,你能听就听,不能听就别去,你没有理由去改变别人,人的观念不同。她那么大年纪了,已经形成定式了,没那么好改的。

听了丈夫的话,向内找。同修为什么会在我跟前反反复复背后议论其他同修和常人的事呢?我是不是存在同样的问题呢?我反思自己,将跟同修们接触中交流中的事情回忆着,是啊!我不也存在背后议论人和事的问题吗?再说:我每次遇到不顺心的事,回家后,不也是毫不顾忌的跟丈夫述说吗?对,我找到了。就是自己存在背后议论人的问题,不修口,师父才让同修反复表演给我看的。真正的向内找,不是针对事情对错找根由的,是面对是非找出自己是否存在是非的问题,谁能在此事情中找到自己的执着,修好自己谁就是真修者。

由此看来,修炼真的太简单了,可二十多年来,我被旧观念捆绑着,主意识不清,经常犯糊涂,每当发生矛盾时,只会用人的理解决问题,有时尽管用的是自认为是大法的理,但还是没跑出人的理去解决问题。所以,对于同修之间的矛盾,时有发生。我下决心从修自己开始,不再强调改变同修,同修本来是由师父管的,不用我操心,我只要修好自己,同修一定会好起来的,此刻:我豁然开朗,天清体透了。

第五次,我变了,同修也变了。我们开始学法,我用了一个半小时读完了师父《二零一八年华盛顿DC讲法》后,我和同修开始交流。同修说了她这一个周中从修口开始,不随便说不该说的话了。她说,我不多说话了,我儿子、女儿、儿媳都好了,儿子也不找话刺激我了。儿媳也变好了,做饭先问问我吃什么。我都说:你做什么,我就吃什么,一切都是师父在管我了。同修还说:我晚上睡不着觉,我就起来听法,发正念。有时整晚上没睡觉,白天也不困,我照样听法。这真是心性提高了,什么都好了。

我说:对啊,上一次,我表现的也不对,跟你交流时,我表现出了急躁心,最后还生出了看不上你的人心,回家我发正念铲除这些心,下决心好好跟你一起学法,相信你一定会闯过这一关的。同修说:我一定好好的学法,提高自己。我说:对啊!为了你世界的众生能够真正得救,你也一定要坚持修好自己。

第六次,同修变了,家里的人也变了。同修不能自理已经两年多了,与家人的关系一直不和谐。儿子脾气不好,经常对修炼的妈妈大发脾气,同修有时守不住心性,导致和儿子发生争吵。所以,家庭多少年来一直充满火药味。

可这次,我到同修家学法,同修的变化让我大吃一惊。同修对我说:一切都变了,我做到修口了。一个星期,我不说不该说的话了,儿子、儿媳、女儿都对我很客气了。从那以后,老同修更加严格要求自己,时时处处找自己,不管谁说她什么不好听的话,她都能忍受得住。儿子每天给老同修换洗床上用品,将老同修的床整理的干干净净的,还经常给老同修买好吃的。儿媳现在说话也温顺了,女儿也能经常来问候妈妈了,还经常带来好吃的。老同修的家人都变了。

这次老同修彻底醒悟了,她体会到:只要修好自己,师父就帮助,修炼太严肃了,修好自己太重要了。

这次,我和同修一起学习了师父的讲法:“修炼就是向内找,对与不对都找自己,修就是修去人的心。”[1]“发生任何矛盾,心里头觉的不舒服的时候,你就要找自己的原因,保证原因就出在你这里。”[2]

第七次,由于同修的变化,我们学法的状态好了很多。可我们在学法交流时,同修对我突然提到,她想让她妹妹给她买油饼吃,还说她给了儿子钱,让儿子买了一百元钱的羊肉做给她吃,什么什么的,说了好多样她爱吃的东西。我说:咱炼功人不能因为吃的,生出执着心来。等下一次我来学法时,我给你买吧,你先别张扬此事。

回到家里,我学法向内找,同修今天为什么会提这么多个问题,是不是我也存在贪吃的问题啊!这一找,还真是。因为从小我就生活在衣食比较优越的家庭中,对于食物特挑剔,爱吃这个,不爱吃那个。修炼后,尽管有所变化,但也不是从根本上发生了改观,对吃的还是时有挑剔。今天同修的表现,这不就是表现给我看吗?怎么办?我不能从修同修开始,我得从修自己开始。

想到此,我就该给同修买什么就买什么,但不让自己出现贪吃的心,比如给同修买粽子,我只留下一个,我和丈夫分着吃了;给同修买面片,我一点都没留。可事情的出现,不刺激到心灵不好使。有一次,我打着给同修买一点草莓吃,就多买了一些,因刚下来,很贵,市场上二十多元一斤,这时丈夫就表现出了很不乐意,并且说:我不爱吃,你自己吃吧!此时,我马上就想到是自己的贪吃的心出来了。我就发正念消除贪吃的人心,后来丈夫也好了,也吃草莓了。事情就算过去了。

我给同修送去一盒草莓,同修先让我给师父敬上,等我们学完法后,我把草莓拿给同修,同修吃得那么开心,我看在眼里,向内找,就是自己贪吃的心又出来了,这次,我必须要修掉它,不要它。这也说明:修炼确实是严肃的,比任何常人中的事都严肃,不能随心所欲的对待。

第八次,那天已经是腊月十六了,我们学完法后,進行了一次长时间的交流,总结了这一段时间我们修炼中的不足,我们各自都向内找自己,同修也找到了很多人心,我俩共同发正念铲除这些人心。

最后,我对同修说:过几天,外地的孩子们就要回家过年,我可能没有时间同你一起学法了,你可要精進啊!同修说:放心,我一定会听师父的话,好好修自己,闯过这个大心性关的。我说:我相信,你一定会的。明年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新加坡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