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关中记住自己是修炼人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三月二十一日】一九九七年我接触到法轮大法,觉的太好了,就开始学,我并不是为治病走入大法修炼的。但在修炼中我牢记师父说的:“真修的人没有病”[1]。

修炼前,我有扁桃体炎,年年得打点滴。修炼不久,它就犯了,扁桃体肿得吃不下饭、水都喝不了,家人劝我去医院,我知道这是在消业,不是病,不去医院。整整两天之后,从舌头下出来几块象药的东西,之后就好了。这种情况以后又出现两次,比前一次还重,我没有理它,一直到现在没有再犯过,这一关过去了。

二零一三年,我被绑架诬判,二零一四年到二零一六年在哈尔滨女子监狱被迫害得下肢麻木,冷热不知,一度只能用脚后跟走路,脚趾痛的不行,风大一些我就站不住了。出监狱的时候,下肢麻木不说,下肢小腿上还有四、五块不规则黑色皮肤,脚踩到哪里也不知道,上楼拖鞋穿不住,一步一掉。但我没拿它当成病。回家第二天,找到同修请到书,从新开始修炼。出狱五天就开始工作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的腿有知觉了,知道冷热了,这一关又过去了。

二零一八年,我的左侧股骨头,刚开始是走路痛,打坐不痛,后来是打坐痛走路不痛,臀部象有什么东西硌着一样,一个小时都坐不下来了,55分钟,到50分钟,时间越来越短,我想,这样不行啊,我这不是顺着邪恶了吗?!不行,疼的不行的时候我也不把腿拿下来,大概一个月左右吧,完全好了,又过去一关。

被非法关在监狱的时候,我小量流血,一直流了三、四年,从一四年开始,到一八年年底好了。而这中间,姐姐看到了,把她吓坏了,因为我妈妈就是长期流血,做了子宫切除。所以姐姐隔几天就让我去医院,而且全家都动员起来了,我压力蛮大的。但我就坚信修炼的人没有病,不用去医院,这个关过了四年才过去。

这些事是我修炼过程中过病业关,不管来的多凶猛,我就靠信师信法走到了今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法轮大法义解》〈为长春法轮大法辅导员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