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执著心 面部肿块消

更新: 2020年02月2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二月二十七日】

信师信法 金刚不动

二零零八年五月份的一天晚上下班回到家,下身奇痒,用热水洗,暂时缓解,过一会,又痛又痒。于是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或背《洪吟》、发正念,两个小时过去,疼痛奇痒没有减弱,忍已到极限。

十二点半过,上卫生间,疼痛让我失去知觉,昏过去。我醒来,发现自己坐在卫生间的地上,我一下爬起来,极大的恐惧包围着我,整个房间笼罩着恐惧的因素,给人的感觉是我马上要疯了,要窒息死了。我一边走向卧室,一边不停的念“学法、学法”。

回到卧室,我马上开始炼静功,还是恐惧得不行,我就一边炼功,并不停的念“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1]。就这样坚持三十多分钟,一切不正确的症状全部消失,接下来的炼功美妙无比。

后来我悟,是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想要我的命,但师父救了我的命,谢谢师父!因我被迫害时,在黑监狱里犯过大错误,所以在后来的修炼路上,定下一真念,信师信法,金刚不动,坚定的跟着师父走。

放下生死 否定迫害

时间大概是二零一四年下半年,一天下班回家,晚饭简单的吃了一点,七点就开始背法,不到半小时,牙开始疼,我就改成听法,以前牙疼,我听法,一会就不痛了,这次不行,听一会,疼得更厉害,我就在家里一边走一边背我能背的法,想到哪句,就反复的背。背师父的《洪吟》,想到哪首诗,就反复的背,同时也向内找,发正念,不停的这样做着。

疼痛没有减轻,直到凌晨两点钟过后,我半靠在床上,就在心里跟师父说:“师父啊!弟子在修炼这条路上,特别是在黑窝里(非法关押中),背叛过师父,造下天大的罪业,不是我真的想那样做啊!我知道错了,如果是要我的肉身死亡才能偿还这个罪业,只要是李洪志师父安排的,弟子坦然接受,无怨无悔,但是旧势力强加给我的邪恶安排,坚决不接受,也不要。”

我坦然闭上眼睛,什么也不想了,结果出现奇迹了,七个小时疼痛难熬的假相消失了,真如师父所讲:“如果你的正念非常强,力可劈山,一念就做了”[2]。我也终于睡着了。

找到执著心 面部肿块消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末,一个星期二下午,我正在上班,突然感到整个右耳发烫,手一摸,肿了,接着右脸也发烫肿了。

下班,我买了大口罩,晚上回家,我就学法,学完一讲,发半小时正念,又学一讲法,又开始炼静功,然后一直听师父讲法录音,打一会儿盹,早晨参加集体炼功,第二天照样上班。因为我在图书室上班,不想让学生看着害怕,上班时,戴上大口罩。

星期三左脸也肿了,晚上回家,继续学法,发正念,否定旧势力强加的迫害。向内找,第一个执着心是死要面子,好胜好强。星期四上午,整个脸、耳、眼全部肿了,没有轮廓,面目皆非。学生借书说,老师你的眼睛肿了,我笑着说,谢谢!没事。同事说,快去医院看看,我说没事,很快就好了。晚上到学法小组学法,同修说,都认不出是你了。

回家继续学法,发正念。找到第二个执着心是色心,求安逸心。早晨炼功,经常不炼动功。星期五,整个面部全部又肿又硬,用手按还有点痛。星期六下午集体学法,看到其中的一个老年同修,我一下子找到了对这位老年同修的怨、恨、气、指责。

我和她一起学法,她读我听,把她读错的字记在纸上,标上她认识的字的读音,共九讲,她一些字归正了,还有很多字没有改。和她一起学法时,带着怨,提醒她读错的字,慢慢的生出怨她的心,指责她学法不用心,掉字添字,自己心里愤愤不平。

当我意识到这一点,面部的肿硬马上减轻一半。我知道自己错了,马上归正,然后发正念清除这些人心、观念和滋养的邪恶。

星期天下午,脸部全部恢复正常。周一上班时,同事看到我说,真的好了,真是奇迹,因为全校老师都知道我是炼法轮功的。

师父说:“人自己的业力就得自己还,谁都不敢破坏这个理的”[3]。所以我们身体出现这些外部假相或其它不正确状态,都有我们要去的业力或应该修去的人心,只要我们坚信师父,正念很强,不动人心,师父说:“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3]。

若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什么是大法弟子〉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