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中两次大难 师父救了我的命

更新: 2020年03月2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三月二十八日】

(一)

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九日十点钟,我从公交车上下车时,左脚还没落地,突然冲过来一辆摩托车,把我从车上撞下来,甩了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我当时就失去了知觉。

可能司机也想凶多吉少,也没有去拉我。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还是那个摩托车司机说:“不管怎样,我先把你拉起来。”这话我听到了。他拉我时,我还是身不由己。

过一会,我清醒过来一看,哪也没坏,哪也没伤。我是摔趴在地上的,脸却没有一点伤,就是觉的腿麻木了,但没有疼痛感,我立刻明白是师父救了弟子!要是常人可能就鼻青脸肿,这时我就对司机和周围的人说:“没有事了,你们走吧,我是大法弟子,有师父保护,不会有事的。”

我正常的走回家了,但是第二天腿肿了。站着炼动功时,整个脚脖变成紫黑色,直到脚心,但没有疼痛感。可是炼静功时,腿痛的厉害,实在难受的厉害,实在难忍时,我就默念师父的法:“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

就这样,忍着疼痛,坚持了前三十分钟,后三十分钟就没有疼痛感了。接下来走路、上下楼都没有问题了,没有影响做三件事。

通过这件事,使我真正的感受到了师父的慈悲和大法的超常、神奇,我的命是师父延续下来的,弟子由衷的感恩师尊,感恩大法!

(二)

同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早晨醒来,发现右边身子失灵,完全失去平衡,走路东倒西歪,老伴发现后,马上给女儿们打电话。

这时我头脑清醒,知道女儿(未修炼法轮功)回家,会送我去医院的,我首先想到把师父的讲法带好。女儿到家见状,马上把我送去医院。经医生检查,说是脑血栓(假相),并说已经耽误了最佳治疗期。在医院里,头两天上厕所,还得女儿搀扶,第三天,我就能扶着床边慢慢走,接着我就可以自己上厕所,第五天,我要女儿陪我去外面大厕所。

最神奇的是,在医院的第三天晚上,我听完师父的讲法,在似睡非睡时,我的右胳膊很自然的抬起,举到头顶。一连三个晚上,都是同一时间就能很自然的抬起,我把这事告诉女儿,女儿说,第三晚她也看到了。可是一到白天,医生来检查时,叫我把手抬起来,我一点也动不了。

这不是师父说的假相吗?我悟到是师父在给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调整身体呢。因为我当时没有守住心性,把自己混同于常人了,真的是有怕心了。按照常人的说法,脑血栓这个毛病不死即残,会给家人带来灾难。现在知道了,这是旧势力在往下拽我。

我有师父在管,这就是大法弟子的与众不同,我的身体恢复的很快。第五天,女儿要我把右胳膊举起来,我就真的举起来了,女儿高兴的马上用手机拍下来。

我是星期六早晨去的医院,下一个星期六早晨,我就出院回家了。下车往家走时,走的很自然,根本不象医生所说的脑血栓的症状那样。

回家后,我就能做三件事了。打资料时,右手拿鼠标不好使,用左手,现在左手练熟练了。五套功法照常炼,刚回家后,炼功时,右手需要左手帮忙,炼静功、炼抱轮,要用带子把右手吊起来,现在好了,一切都正常了。

一年两次过关,在师父的呵护下,我既没撞坏,也没有栓倒,我知道师父在用这种形式考验弟子的心性,可惜我没有打满分。

师父说:“当然了,修炼中定好的每一关怎么走,每一难怎么过,每一颗心怎么去,我们一旦失去那个机会的时候,往往就很难再找回来。” [2]

师父一直要我们学法,学法,平日里法学不好,遇到关就过不去,所以我一定要用心学法,而不是走过场,遇到关和难时就能想起师父的法,就能在正法路上越走越好,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加拿大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