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怨恨心的一点心得体会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四月十一日】我是1998年得法的,也算是老学员了。摔摔打打的在修炼路上摔了很多跟头,有许多常人心是放淡了,但也有许多人心真的是根深蒂固的很难去除。比如怨恨心,自己也知道必须根除,但总是在这个问题上拖泥带水。

随着正法的标准越高、越严,这个问题也日益突出。许多同修在这个关节上出了问题,我自己也因此而出现两次较大的病业。

我们那个学法点,有一位三件事做的很精進、且進京上过访的同修,曾在狱中遭受过恶警的严重迫害,也许当初他心里确实怨恨那恶警。出狱后,随着时间的流逝、淡忘,他没有注重把这颗心去除。一次,学法时,他说他在梦里把那恶警用毒药给毒死了。当时,我们听了只是附和着说不对,并没有太在意。不久这位同修突然被病业夺去了肉身,教训是深刻的。

修炼很容易流于表面,并被自己所迷惑,觉得自己很精進,每天很努力的念经书。比如自己在甲这件事上把怨恨心放下了;在乙这件事上又出现了怨恨心,自己又放下;在丁这件事上又产生了怨恨,自己又放下了,还觉得自己很精進、很努力,感觉还不错。可就是没想到为什么这怨恨心不灭、不断根,怎么没完没了呢?

我现在问我自己:可不可以在任何情况下,对任何人、事、物都可以不产生怨恨心呢?

想一想,根本的问题还是要信师信法,在法上提高,从根子上完全改变人的观念,从本质上改变自己。

产生怨恨心通常有几种普遍现象:一个是别人伤害了自己的利益,自己的名、利、情或肉身受到了侵犯;一个是别人有悖于自我的观念,或阻止我的某种行为,或对自己不认同的人、事物,如对恶警、恶人、恶党的怨恨。

《转法轮》每天都读都背,学法时心态确实很好,可是为什么一回到现实生活中,又我行我素,又是常人的状态呢?谁要说我不信师不信法,我都不服气。师父讲的法理再也明白不过了,别人伤害了自己,都是业力轮报,自己也明白这个道理。可自己为什么还会有怨恨心,不能完完全全放下呢?

仔细分析一下,自己还是没有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对师父讲的法还只是停留在感性认识上,自己并没有真正溶于法中。师父的法理在那,自己也认同,可是失德损德,业力的轮报,自己看不到;别人伤害了自己,这可是现实摸得着、看得到的,心里憋着难受,不自觉就跟着感觉走了常人的理、常人的思维,须得按常人的理才解气,心里才好受。把师父的法暂时搁那放着,自己还有一种侥幸心理,认为暂时没按着师父的要求做,也没看到什么严重后果,以后再说吧!有时行为上按着师父的要求做了,但心里还是没放下,愤愤不平,还是有怨气。

千百年来,我们的主元神不断的被常人的各种观念、七情六欲层层裹住,主意识被绑架了。我们学法就是强大主意识,清洗常人的思想观念、思想业力,达到返本归真。当遇到矛盾时都是好事,正是清除后天观念意识的好机会。

如果我们不断的以大法来指导自己的思想行为,在矛盾中就会挣脱层层业力的束缚。因我们这个肉身也是三界内的物质构成的。当魔难来时,肉身会产生刺激反应,好象是只有按着常人的理行事了,我们这个肉身才能从痛苦中解脱出来。因为人总是很注重自己心里的感受,甚至超过理智,以自己心里的感受来处理事物;而当我们要按照大法的法理来解决矛盾时,反而心里会觉得很痛苦。

其实是我们思想中有一个由常人的思想观念和业力组成的假我,它一直支配着我们的肉身造业。现在你要它死了,它挣脱着不干,它会产生怨恨这个负的能量,它拽着你跟它走,它一定要主宰这个身体。如果主元神迷糊了,忘了师父的法,妥协、投降了,它就主宰了这个身体,另外空间负的生命也会给它输送能量。这时候,人还以为是自己。其实这个时候,我们主意识一定要清楚,不管它怎样表现,让这个身体憋得怎样难受、怨恨,识破它,那不是自己,发正念清除它,让它快点死!我就是要按照师父讲的法去做。当我们完全放下这个执著心时,会感到无比轻松美妙,心里亮堂,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一次,一同修当众羞辱我,说刺激我的话,当时心里确实憋得难受,脑子尽胡思乱想,但我理智上知道应该按法的要求做。心里想着师父的法,把这件事当作好事,向内找,一会儿这个关就过去了。

我们在常人中修炼,泡在常人这个七情六欲反理的大染缸中,要改变常人的观念确实很难。毕竟学法的时间是有限的,大部分泡在常人中,所以经常是学法时心态很好,可是一接触常人,又被常人的观念支配了。这就要求我们不断强化训练,加深自己思想中的印象,把法和实际生活联系起来。

一次我因讲真相被邪党拘留。回家后,丈夫就恶狠狠的要掐我的脖子,我不自觉的就咯咯笑。他马上就停住了。他骂我,我就乐。

许多时候,从法理上,我们真的是把许多生活中的矛盾看淡了。但看那个人的恶行恶语,简直不可理喻,特别是那些残酷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的恶人恶警,心理上实在太难以接受,怨气不打一处来。从法理中,我们也知道要慈悲对待一切,可是面对无理的伤害,面对那些恶警,这个慈悲心真的很难生出来。

人的骨子里都有嫉恶如仇的观念,喜欢顺境;不喜欢魔难,不喜欢不符合自己观念的人和事,不喜欢伤害自己的人。那些伤害我们的人就是我们幸福的敌人,加上恶党长期灌输的斗争哲学,更加强人的怨恨的思维。有时一遇到矛盾,根本不经过理智思考,怨恨的物质马上灌满了大脑,气的分不清东南西北,恶念马上涌進思维中来,情绪激动,不在法上,也想不起法来。满眼都是对方的不是,当我们强调把注意力放到对方的错误、恶行、恶语时,其实也是一种很强的执著。我们的心、思维、情绪都被对方的魔性控制了,等于我们就和那个魔性处于一个层次当中,完完全全降到常人的层次了。

师尊告诉我们:“大法弟子对待任何事情都应该正面对待,不要看人家不好的一面,总要看人家好的一面。”“所以在任何情况下,别被常人行为带动,别被常人心带动,也别被世上的情带动。多看人家好处,少看人家不好处。”[1]作为大法弟子,我们懂得高层次的法理,当恶人行恶时,我们不把注意力放到对方的错误、恶行上,我们把注意力放到自己的心上向内找,时刻谨慎盯着自己的心别被对方的恶行所带动,不计较,视而不见对方的恶行、恶语,用慈悲心来看待这个问题。

把恶人、恶警对大法、大法弟子的行恶当作是他们的不幸与苦难。确实,他们是在无知中毁灭自己,如果他们明白真相绝不会这样做的,那不是他真正的本性,是业力、邪恶在操控他这个身体在行恶,真正的他被绑架了。他曾经是一个多么伟大的神、神圣无比,为了得法来到人世,都迷在这里作恶——我们发自内心的真正的同情、可怜这个生命,清除他背后的邪恶,讲真相救度他们。

作为大法弟子,我们千万不要被众生的恶行恶语所带动,陷在其中,当我们对别人的错误有不满的情绪时,就已经开始产生了嫉恶、怨恨的因素却不自知,不知不觉自己也滑了下去,自己的心也变坏了。此时,我们更应向内找,惭愧自己的修行不够,未能抑制对方的魔性,为这个生命真正的处境担忧,我们只能劝善,不可以去鄙视怨恨这样的生命。不管对方是怎样的一个人,我们都自始至终发自内心敬重他的真正的生命,不看他恶的一面,真正的为他着想。

大法弟子是有能量的,当我们对众生有不满、怨恨的情绪时,会产生强大的思想业力,会更加加强他们的魔性,促使对方更加行恶,同时也会使他们遭受很大的魔难。我有一次和婆婆产生矛盾,心里不满婆婆的刁难。梦境中我看到自己爬到很高、很美的境界中,突然,攀登的藤断了,我掉了下来。第二天,婆婆砍肉时,一刀砍到自己的左手上,伤势很恐怖。我吓坏了,知道自己给婆婆带来了魔难,心里很是后悔。

师尊讲:“你老是慈悲的,与人为善的,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所以你炼功要按高标准、更高标准来要求自己。”[2]师父这段话我不知背了多少遍,却从来没有用心去修,反映自己的严重问题,就是把背书当作了精進,没有实修,走了形式。

现在我才悟到,我是大法弟子,我延续更新的生命,是大法给予的,应该是无私无我,完完全全为了别人的生命。在面对任何人、任何情况下,首先第一念就是要想别人,怎样为别人好,即使是面对无理的伤害,自己一定要加强、固定这种思维习惯,去除第一念维护自我的常人思维,这样怨恨的毒瘤在我的空间就没有了生长的土壤。

我发现自己产生怨恨心的更深一层次的原因就是把自己摆高了,越抬高自己,怨恨心越深,越容易产生怨恨心。师尊把我从地狱中捞起,不知帮我承担了多少罪业,在人世中所承受的这点魔难,不管是病业还是人给我制造的痛苦,与我造下的罪业相比之下是微不足道的。若不是师尊赐我修炼的机缘,我不知毁灭了多少次了。若我真正明白、承认这一点,知罪!不管面对多大的魔难,我还有修炼的机缘,我还在修炼中。有师在,有法在,那只有一颗感恩的心。“佛恩化天地” [3]。我延续的生命,所面对的一切都是师尊的怜慈和恩赐,都可用来修炼,怎么能去怨恨、走魔道呢?

作为一个完全在法上、真正谦卑的大法弟子,他会把自己摆得最低、最底,如同水性能包容万物,却总向低处流。这是我现在还没达到,但渐渐必须要达到的。

以上是我的几点修炼体会,因层次有限,若有不在法上的,敬请同修原谅指正!

谢谢师父的慈悲苦度!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洪吟二》〈师徒恩〉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