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动与被动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四月十二日】有一次一个恶警“提审”我,没有一会他就拿起一根木棍,打我的踝骨,这是一种很狡猾的手法,很痛但不留伤疤。这时我说,“你这样做违反规定”,我只知道刑讯逼供肯定不行,具体条例我还讲不清楚。他放下木棍悻悻地对他同伙说,“他还怪厉害的”,从那以后几次交锋,再也没敢动过我一指头。

有一次绝食,狱医灌食时,我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我承受不住了”,不知为什么,本来我的手被铐在背后,突然能伸到前面把管子拔了出来,没过一会,释放通知就送来了,我一看日期,原来一个多星期前就开好了,他们就是在观察我,如果我继续被动承受灌食,他们就继续迫害,看迫害進行不下去了,马上就放人。

有一次公安恶警去黑窝“提审”我,按规定“提审”由劳教所方出一人陪同,公安警察咄咄逼人,我一直苦苦抵挡说没有,对方更加狂妄。我心里有一丝犹豫闪过,但是又想,我承认了什么,不是使另一个学员又受到更多迫害吗,这时有句话没经过我的思维脱口而出,“你这是诱供!”对方就象被扎破了的气球,一下子蔫了,然后劳教所狱警让我回去了。我那一次非常兴奋,从人这面看,邪恶在迫害,似乎没有办法躲开,劳教所这个狱警也很邪恶,但是在法律的规定中,他们互相监督。

在劳教所有一种所谓“晚讲评”。有一天我突然悟到,法是从宏观到微观贯穿一切的,那么就一定能制约一切。我就跟另一个同修一起“沉默”,这种沉默不是不说话,是一种非常主动的制约,在头脑中定住。那个犹大说两句就说不下去了,他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

在大陆生活、经历过迫害的人,都知道邪恶的说辞,什么为了亲人、为了社会、为了单位等等,对方会用一切人间的东西,让你难以解脱、屈服。经受过迫害的同修都深有体会。在这方面,我们是似乎在被动承受,但是反过来看,现在人世间的一切都是为正法造就的,包括法律、道德、亲情等等,那么这一切在正法中不都得为我们正用善用吗?他们是不是在造业,是不是将来坐牢,孩子会受牵连?警察在骚扰我的时候,我想,我们才是正常生活,他们才是扰乱正常的社会治安和生活秩序,给我们单位添麻烦,然后我就打电话找他,“你得保证不给我们单位添麻烦,你得保证以后没有问题”,打了两次,他把电话挂了,再也不接电话了,也不来找我了。

我个人认为从被动到主动是一个很大的進步,当你被动的时候,它们气势汹汹,但当你意识到,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它们败坏了的观念和手段,有什么资格强加给我们呢?!不但没资格强加给我们,我们还要消灭这些败物,当你一旦变为主动的时候,它们就四散奔逃了。

一点感受与体会,终于写出来了,语句不够通顺,不妥之处,请指正。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