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公检法的违法恶行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四月十四日】打开四月十一日的明慧网,映入眼帘的两则报导,从公安的恶行到检察院的违法,人们看到了中共背后的邪党魔性。

二零零一年二月一日,28岁的安徽省合肥市法轮功学员李梅被劳教所迫害致死,公安通知家属,骗说是跳楼“自杀”。当日家属探视尸体时,发现在“死亡”十多个小时后尸体还有馀温。李梅被火化时,大批公安守住火葬场不许任何人进入,各级政府向家属施压不准对外泄露“机密”。安徽省副省长、公安厅厅长、司法厅厅长、劳教局局长与“六一零办公室”的头目坐镇殡仪馆,均强调一定要火化。

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二日,四川西昌市检察院做出决定要释放法轮功学员罗明春和赵军,十二月二十三日该市公安局补充两人的释放证明到检察院。即使赵军早有载明“证据不足,予以释放”的证明书,罗明春和赵军两人却仍在二零二零年三月四日收到西昌市检察院的起诉书,其上的日期是二零二零年二月七日。

李梅明显被劳教所迫害致死,公安蓄意火化以掩盖罪行;检察院制造冤假错桉,罗明春和赵军无辜遭非法起诉;任何人听闻时,都能感到冤气冲天,久久难以平息。

李梅的不幸遭遇,不是少数个桉。湖北省襄樊市51岁的善良女教师刘伟珊,因修炼法轮功,二零零二年十月被非法判刑四年,在武汉市女子监狱备受摧残,被迫害致精神失常,二零零六年一月被秘密押回襄樊市航宇系统364医院所谓的“治疗”,被治成瘫痪,最后一道黑令,要把心脏还在跳动的她送进殡仪馆。幸而操作人员发现人还活着,拒绝火化。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八日,刘伟珊含冤离世。

四川西昌市检察院的蓄意构陷,也不是特例。二零二零年二月下旬,吉林市船营区法院法官李忠诚打电话给法轮功学员孙玉英家属,告知孙玉英被判三年刑期,让孙玉英到法院签不炼法轮功的“三书”(即保证书、悔过书、揭批书),签一书减一年;签两书减两年;三书都签就不判刑了。李忠诚威胁说要不签“三书”就判五至七年,罚款五万元,送吉林省以外监狱服刑。他还得意的说:“孙影君也是经我手判的。”孙影君是孙玉英的妹妹,被非法判刑三年零二个月,去年底被劫持到吉林省女子监狱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与江氏集团发动全面镇压法轮功,实行“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搞垮、名誉上搞臭”的灭绝政策,更施以“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残酷手段,至少有4千3百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难以计数的法轮功学员在劳教所与监狱中遭受惨绝人寰的各种酷刑折磨,甚至被活体摘取器官、遭贩售牟利并焚尸灭迹。

仅仅二零一九年,中共至少冤判了789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庭审851场,非法抓捕435人,构陷到检察院、法院1137人。吉林市船营区法院该案仅是其中一例,却已荒谬绝伦,其馀数百件“审判”品质之低落,可想而知。在中共迫害法轮功长达二十年之后的今天,它仍不遗馀力的对无辜民众加剧迫害。

在文明进步的社会中,依照法律来论断是非曲直。中共一贯以集权统治,法律不过是箝制言论与镇压民众的工具。江氏集团成立专责迫害法轮功的黑机关,即“六一零办公室”执行迫害政策,非法指挥全国公检法各级人员实施迫害。李忠诚胁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视法律条文于无物;西昌市检察院的出尔反尔与公然违法,都是蔑视法律、滥施权势,辱没了法律人的尊严与专业道德。

基于明哲保身或昧于现实利益,中共许多检察官与法官成了流氓犯罪集团的傀儡,昧着良心迫害法轮功,所谓审判变成了对宪法和法律的肆意践踏和亵渎。在法庭上,公检法人员拼凑出假证据、假证人,罗织“莫须有”的罪名,强行指定所谓的援助律师做有罪辩护,恐吓被迫害中的法轮功学员的家属,制造冤假错桉。

中共残酷迫害修炼佛法的法轮功学员,恶贯满盈。迫害无法撼动正信,烈火淬炼显出真金。法轮功学员走过了漫长的风雨岁月,“德不孤,必有邻”,已有越来越多的律师挺身而出,在法庭上公允正直的辩护声不绝。

去年有正义律师为299名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律师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每每震慑中共法庭,令在场的公检法人员哑口无言、难堪与嫉恨。在非法庭审中,公检法人员最初是强词夺理,最后都被律师辩驳得语无伦次、语塞尴尬。律师经常问公检法:”法轮功学员到底触犯了那一条法律,造成了什么社会危害?”相关人员皆无法回答。

随着法轮功学员锲而不舍的讲真相中,大量海内外民众已经觉醒,也有很多公检法人员明白真相后不愿再参与迫害,各地释放法轮功学员的案例越来越多。据不完全统计,二零一八年法轮功学员遭迫害中,有20个省、直辖市、自治区出现了117例被警察绑架构陷、检察院以证据不足而退卷的情况,退卷达156人次,另有八人被无罪释放。

古籍《太上感应篇》有云:“祸福无门,惟人自召;善恶之报,如影随形”。近年因迫害法轮功而遭恶报者频频发生,明慧网已公布了二万馀实名案例,其中包括中共中央与地方官员、公安科长、“六一零”头目与派出所所长等。这些斑斑可考的实例,如发聩警钟,正是上苍启示世人。神目如电,报应不爽,应验了“多行不义必自毙”古训,足堪炯戒。

公安、检察官与法官本职都是匡扶正义,那些猖狂行恶、犹自鸣得意之徒,如李忠诚之流者,最终都躲不过人间法律的究责与天理的终极惩治。鉴往知来,曾经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中共公检法人员,应该悬崖勒马、停止迫害,尽早退党、与红魔划清界线,在中共崩解离析之前,不再作恶,及早为自己的未来预留后路,才能赎罪自救。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