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被迫害中向内找提高

更新: 2020年04月1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四月十四日】我们知道修炼中没有偶然的事情,我把被绑架也看成是一次提高的机会,我对国保警察无怨无恨,想到他们无知的参与迫害大法弟子,他们才是真正的受害者,他们很可怜,很可怜。我要用大法修出的善,对他们讲真相,救他们。

去年四月一天晚八点多钟,我在家中被多个警察非法抄家、绑架关押到看守所。在看守所的第二天,感觉干扰很大,以前背得很熟的法也背不完整,正念也发不好,心静不下来向内找。第二天睡午觉就被色魔干扰,醒来后小腹很难受,这时我才开始高密度的发正念清理自己空间场的色魔烂鬼和迫害我一切邪恶因素。这样正念也起来了,能背的法也想起来了,也悟到要正念正行,不能在这黑窝里求安逸,我就把别人睡觉的时间用来发正念,其余时间用来背法。

邪恶就操控牢头指使值夜班的犯人干扰我,不让我睡觉,说我鼾声影响她休息。当时我没有守住心性,不高兴的说:“白天我值班让你们睡觉,晚上你们还不让我睡觉,那就各值各的班。”刚说完就知道自己错了,牢头发火我也就不说话了。第二天牢头找我的茬,我也不和她争,她又把我调到靠厕所那边睡,我也没说什么,我就静静的发正念,向内找,找到了自己遇事不冷静的急躁心,愤愤不平的争斗心,怨恨心,妒嫉心,还有自己求安逸的私心。修炼人要替别人着想,不能影响别人休息,我要用大法的标准来要求自己。

师父说:“修炼是最好的休息。”[1]从那天起,我就整天不睡觉,发正念、炼功,静心的向内找,找到了这次被迫害的原因:自己的显示心,自以为是,听不進同修的建议,不注意手机安全被监听,导致这次被迫害。找到这些后,我在心里对师父说:“弟子没有做好,我会在法中归正自己,请师父加持弟子的正念,在这个过程中我要按照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用善心,智慧、理智的面对那些警察,救他们。”

被提审时讲真相

警察问:那些大法书是哪里买的?我微笑着答道:九九年以前全国各地都能买到。问:不干胶是哪里来的?答:是同修给的。问:是谁给的?答:队长这个我不会告诉你的,因为今天你们就是以我炼法轮功这个名把我关在这里的,我没有犯罪事实。还把我和艾滋病人关在一起,我就被整到这么惨的地步了,还能出卖我的同修被抓来遭这个罪吗?做人要讲良心对不对。

警察问:你的电脑、打印机,是谁给买的、谁教你的?我答:这些都是我的私人物品,是自己买的、自己学的。按照新闻出版署总署令,法轮功书籍被解禁,我拥有法轮功书籍和法轮功资料是合法的。

队长说:你利用×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我又笑了,说:队长,你到我家你已看到了我家的实际情况,我家在装修房子,我丈夫需要我照顾,家里的一切都需要我去做。我一个家庭妇女,文化又不高,手里又没有公权力,我有什么能力去破坏哪一条法律不能实施。只有有公权力的人,才能破坏法律不能实施,比如江泽民他就用他手中的权力,利用共产党这个组织的公检法司、党员、团员、少先队员,破坏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六条公民有信仰自由的权利这条法律的实施。我知道,这是你们的工作,我很尊敬你们,我和你们没有个人恩怨,这是一场政治运动,政治运动就有结束的一天。文革结束的时候,就有很多警察拉到云南秘密枪决的,告诉家属说是因公殉职。队长说:不可能哦。我说:是真的,有据可查。法轮功一定有昭雪的那一天。请你们高抬贵手,放我回家,不要再参与了。

队长叫我在笔录上签字,我写上:按照新闻出版总署令,九十九条和一百条明文规定,法轮功书籍被解禁,官方网站有据可查所以我拥有法轮功书籍和法轮功资料是合法的,我们在一起学法也是合法的。

被同修说出后无怨无悔

后来有一天,一起被绑架的同修,被非法提审后对我说:她把我说出来了,很内疚,很后悔。我对同修说:“没事,我们有师父管,多发正念解体迫害。”刚说完师父的法就打到我脑子里,“坚修大法心不动 提高层次是根本 考验面前见真性 功成圆满佛道神”[2]。我加大力度发正念,有师在有法在,不是我的谁给加都加不上。

第二天国保警察又非法提审我,问我:同修的真相币是不是我给她的?我说:“这是你们的办案手法。你们诱供她,问她这真相币是不是我给的,只要你说出来是谁给你的,就可以放你回家,她不就顺势说是我给的了。”当时那个警察就笑了。

我说:“警官,我和你们没有个人恩怨,我很尊敬你们,但是你们连我的家人都骗了,你们当着我的面告诉我丈夫和儿子说:只要我说清楚我的东西的来源就可以争取早一点回家,现在你们明显的就是在凑我的材料,我说不是我给的,你们又不相信,我不回答你们又说我不配合,然后把我的材料往检察院送,往法院送,到时我家人找到你们,你们又告诉家人,说我不配合你们,让家人也恨我,你们把责任推给检察院和法院。我修炼法轮功二十一年了,身心受益,在社会上、在家庭中都要按照真善忍的标准来要求自己,做好人,做个更好的人,都不行,你们把我关起来迫害我。”

警察马上说:“大姐不是我们迫害你喔。”我马上说:“对不起你们,这话我说错了,不是你们迫害我,是江泽民煽动起这场迫害,绑架了公检法司的人员参与迫害,你们也是这场被迫害的人,只是被迫害的形式不一样。”

后来他们叫我在笔录上签字,我看回答写的是:沉默不语。我就在后面写上:不是我给的,不是我做的。警察看后就说:不是,你就说不是,你不说我们就只能写沉默不语。

在师父慈悲保护和我地同修们的整体配合正念加持下,二十六天迫害被解体,我回家了。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首届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见真性〉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