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悲对待 境随心转

更新: 2020年04月0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四月七日】

一、去掉怕心 纯净自己

在遭受劳教迫害后,我不当着家人的面学法、炼功、发正念,后来我认识到不对,并改了,之后,来我家住的亲戚一下就少了,来的人少了,来的次数少了,呆的时间短了,对我的影响几乎没了。

母亲虽然没问过我那一年半被非法劳教的生活,也没有主动提起她自己那一年半的生活,也没有见我炼功说过什么,但就是挂念我,担心我讲真相再被迫害。所以在我有了手机后,如果她见不着我,就会打电话,关机或打不通,就会把家人都惊动了,甚至她会自己或家人专程来我家找,听到我的声音或见到我后,也没有一句埋怨。

一开始我埋怨、责备母亲大惊小怪,后来当作旧势力利用情对我干扰,从而阻止我讲真相救人,我的确从小心底深处装着孝敬,尤其老父亲过世早,根本就没有机会去尽孝,于是把多倍的孝心都给了母亲,遭受迫害归来,更是如此。

然而每次见到母亲,都能感觉到她浓浓的担心,与殷殷嘱托,但她从来没有阻止我或对法对师父有不敬,有时似乎觉得对母亲“不公”,一次师父的法映入我脑中,“有坏思想的人,想不正确的东西的时候,在你场的强烈作用下,也能改变他的思想,他可能当时不想坏事了。可能有人想骂人,突然间改变思想,不想骂了。只有正法修炼的能量场,才能起到这样一种作用。”[1]我悟到:是我的场不够正,我的场内有怕心,我自己有怕心,才使母亲有怕心、有担心;是我敬师敬法,所以母亲没有不敬,是我坚持听师父话讲真相,所以母亲没有想过阻止。

于是,我一方面精進学法,去怕心,另一方面去掉瞧不起母亲的心(如觉得她一天想着干活挣钱,想着自己的儿子等),第一次象给外人讲真相一样平心静气的与她讲大法的美好,师父为救人而来,共产党是什么,共产党为什么要迫害大法弟子,做三件事是弟子的责任,是师父的要求,同修注意安全都有哪些措施,我自己会怎样做。

后来感觉不到母亲的担心了。即使是二零一五年,我因起诉恶首被迫害,二零一七年,因讲真相被不明世人恶告遭遇迫害,母亲也只是心疼我,要求姊妹们想办法救我,她自己没有、也不允许家人说不好听的话。

二、自己放下观念与情,母亲开始走入修炼

我被劳教迫害之前,母亲只是偶尔生病,我遭劳教迫害期间,母亲得了大病,当时兄弟姊妹们都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但是我的念头很正,虽然当时在黑窝自己状态也不好,因此我回家后,看到母亲状态还不错,于是又自然的管起了母亲看病治病等(劳教迫害之前就是主要我管),可是六、七年间,母亲时好时坏,有时还加重,还添新病。

后来母亲来省城医院看过后,每周至少六、七百元药钱,每天每顿都吃药,吃的鼻泡眼肿的,妹妹们提醒我不要花了钱,贴了工,换得自己内疚,家人怨恨。我好难啊!

那天师父借孩子的嘴点化我,第二天就买了小播放器,装了大法音乐,给母亲送回去,老人家一味责怪我乱花钱,要求我拿走,一会儿,家里去了不少串门邻居,没法解释,没法教,打开机器,放着音乐,就走了。夜里母亲打电话,要求我拿走,我也只是答应。

第二天,母亲把我叫回去,原来是播的没电了,自动关机了,母亲不会用,但再也不提拿走的事了。因为插上,也不充电,没办法拿到卖家,又返厂修,隔了好长时间,才拿回来,中间母亲问过多次,每次我都开玩笑说:听您的话,退了。我这样说时,母亲的脸上都写满失落与无奈。

终于修好拿回来了,母亲象小孩子一样兴奋,主动学,那样细心、耐心、谦虚。母亲解释,自从我被(中共)迫害,她就天天睡不着觉,那病都是想我、担心我哭出来的。可是那天夜里,母亲睡着了,睡的很香,多少年来第一次啊!我终于理解母亲那失而复得,如获至宝的表情了。

以后我给母亲看真相视频,听交流广播,后来讲念九字真言,不是不孝敬不舍得花钱,而是医院没法比,老人家听明白了,开始天天念,还主动与我要护身符,再后来主动提出让我帮忙找《转法轮》,再以后主动停药了,不准买药了,主动发正念了,主动修心了,虽然她识字不多,对情、对活儿、对利益、对观念的执着等导致她看得很慢,但是我真的能感觉到母亲人的变化、心性的提高、说话的变化,越来越把自己当作一个修炼人来对待了。

上次回家,母亲好几次提到学法时,师父法像右脸上有小法轮在转,有时字上也有小法轮转,还说起前几天才经历的生死考验。那天,累了一天的她,坐着儿媳的电动车回家,突然间就感觉很不对了,出了一身大汗,浑身软的不行,赶快叫停后,到路边的庄稼地小解,都很吃力。出来后,脸白的吓死人,儿媳要找车送医院,她坚持说一念之差,坐着电动回家。儿子几次三番的去看她、陪她,要给她买药,都拒绝,实在没办法,拿出了以前买的速效救心丸搪塞。

她说,当时关键时候,没想到求师父,只知道念九字真言,搪塞不对,是不想让儿子们说难听话造业,是情,师父说弟子没有病,没有病,不用吃药、备药。母亲还向内挖了,当时脑中闪出的一句话背后,隐藏的怨恨心、利益心、儿女情等等。

母亲认识到自己的执着了,待到后来,一大家人见面时,家人一致认为是心梗的表现,母亲差点被人念主宰,闪念间,马上醒过来,坚持认为是一念之差所致,是还业,不是病,是法要求太高,自己没达到,不能有利益心、怨恨心、报复心等。

母亲现在好多认识与做法不是自己悟到的,而是听明慧广播正法交流得来的,也没有真正走出来讲真相,有时胆胆突突的,一被呛回来或搪塞了,就好长时间缩回去了,给家人想讲,又不敢,多是出于情,想让得好处的想法等等,究其根是多年邪灵不声不响灌输给的观念、习惯、处理问题方法、出发点等造成的,相信她進一步学法之后,会做到的。

细细想来,从前,我只是指责母亲看的慢,把修炼时间都用来干活了,很少与母亲一起集体学法,共同向内找,也不晓得让多听交流切磋来弥补识字少又见不到其他同修面的不足,以后我会注意的。听师父的话,放下情,改变观念,用心给家人讲清真相,并引导母亲走入修炼。

三、正念对待“忘性” 改变修炼状态

据说小时候我脑袋特别好,但抽过风之后,记忆力就明显下降了很多。周围有几个曾经抽过风的也是如此。随着时间的推移,有效的扬长避短,似乎也不怎么感觉到这个短板,尤其学大法后更是,即使在被劳教迫害一年半后,以前脑子里装的都还在,直接上课,都不丢架子,备课更是过一遍即可。那时确信自己稍作准备,就可得到职称,甚至还想准备考研,只因其它条件不具备及迫害搁浅了。

然而过去不到十年,近几年,感觉脑子空空的,看过听过,使劲想记住的内容、事情,都记不住,花大量的时间在准备、在寻找。二零一七年九月,被恶告引来迫害后更是,很长时间来,我很无奈,出现的状态是,该记的记不住,该忘的忘不掉,想的时候空白不动,需静的时候,学法、炼功、发正念、要睡觉的时候,陈芝麻烂谷子翻江倒海控制不住的想。

有一天,我想:就是常人也不到老的年龄、易忘的年龄,可我是大法弟子,我学的是性命双修的宇宙大法,不懂得真修时,师父都管我,现在懂得真修了,就是不返老还童,不象同修们年轻几十岁,也不该提前衰老啊!

师父讲了:“性命双修就是除了修炼心性外,同时又修命,也就是说,改变本体。在改变的过程当中,人的细胞逐渐的被高能量物质代替的时候,会减缓衰老。身体呈现出向年轻人方向退,逐渐的退,逐渐的转化,最后完全被高能量物质代替的时候,那么这个人的身体已经完全转化成另外一种物质身体了。那种身体就象我讲的走出五行了,不在五行中,他的身体就是一个不坏的身体了。”[1]

“至于说是不是有旧势力干扰?当自己在改变自身最表面身体的时候啊,是还有一部份你们自己要承受的,但是相对来讲都不大,对证实法不会有太大的影响。有很大的困难出现的时候一定是邪恶在干扰,一定要发正念清除它!今天大法弟子做的是证实法的事,是最神圣最伟大的事,如果你说我在做大法的事、在救度众生的关键时期出现什么事情,那一定是干扰。你自己要理智的去衡量。”[2]

师父已经改变了我们,师父也不会安排影响我们做三件事的因素,这记不住浪费我多少时间啊!一定是走到了师父不承认、我们也不承认的旧势力的安排或者陷阱里去了,得清除,得走出来。于是发正念时有意清除,状态不好时清除,有空就清除,就否定,虽然现在有所改善,还没有恢复到以前,但一定会远远超过以前,达到对于要记住的需要记住的,绝对过目不忘、听而不忘的。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