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晋职称去执著

更新: 2020年05月0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四月十七日】我今年三十九岁,十六岁时就和大法结缘了,那是一九九六年,我刚中考完,那是第一次看《转法轮》,一下子就翻到了“业力的转化”,觉的这本书怎么这么好啊,可是由于当时争斗心太强,加上“无神论”的阻碍,并没有深入去看。

十七岁时,我患了严重的皮肤病,非常影响高中阶段的学习,那时父母都得法了,建议我也看看《转法轮》,我看了大概两周的时间,非常严重的皮肤病,就完全好了。喜悦的心情无以言表,但因为长期住校,高考的压力很大,没有集体学法的环境,不会修心,也不会向内找,看了三个月后,就逐渐的放下来了,只是偶尔翻看一下。想着等高考完放假了,一定回家好好学法。

可是没想到,一九九九年七月九日高考完,准备好好学法时,邪党对大法铺天盖地的打压、污蔑、造谣开始了。父母和周围的人也在思考,我更是不知所措,逐渐脱离了大法。那个时候,觉的天地间一片黑暗,心中常常布满愁云,在人间虽有短暂的乐趣,可总觉的生命在混沌中漂泊,没有着落,充满苦闷。

二零零三年,母亲因修大法被恶人绑架、诬判,内心的痛苦更是难以表述,就麻木着生活了一天又一天。没有大法照亮的人生,是多么可怜,多么无奈啊。

到了二零零七年,我觉的自己脱离大法的这些年中,做了很多错事,如果再这样下去,我就没救了,人世间的繁华、名利情在诱惑着人,让人一步步走向毁灭,我想结束这无望的绝境,不想再这样下去了,我知道只有大法能拯救我脱离苦海。那时候,我下定了决心今生坚修大法,也知道自己当初得法时,是没有坚定的意志,没有真修的决心,而导致离开大法。

这年的寒假,我回到家,第一次把《转法轮》通读一遍,真的是醍醐灌顶般的感觉,内心的震动、感激、喜悦无法描述:慈悲的师父一直没有放弃我,也没有离开我,这一次,我一定握紧师父的手,跟随师父回家,不能掉队。

在真修的这十一年中,突破了家庭的关,突破了晨起炼功的关,修去自己的争斗心、妒嫉心、党文化,感觉到自己在一点点的升华。我把自己在近三年晋职称过程中修炼提高的过程写出来,向伟大的师父汇报,和同修交流。

二零零八年硕士研究生毕业后,在师父的安排下,我顺利進入省级三甲中医院工作,当时一起来到单位的同事私下问我:你来这儿找的谁?花了多少钱?我都愣了,心想这还需要找人花钱?后来才知道,一起来单位的十几个人中,要么研究生导师就是这个医院的,要么就是“找关系”進来的,至于花钱多少,各人不一,只有我一个人,没有找人没有花钱,面试完,就直接進入单位。在这个“混圈子”的时代,我简直就是唯一的例外,我知道这是师父的安排。

按照年限,我二零一五年就该晋升副主任医师了,因为指标太少,需要晋升的人太多,所以每年竞争都很激烈。我觉的自己作为修炼人,要看淡名利,能不能晋上职称,都无所谓,但内心深处觉的还是晋上了好一些,因为作为临床医生,职称也是对自己水平的肯定。

所以病人多的时候,就一心一意治病救人,缘份大的病人,就讲真相劝三退,病人少的时候,就读中医古籍,提高自己的中医水平,业余时间,坚持学法背法,没有在做课题、发文章上花费太多时间,没有自己主持的科研课题,发表的文章也是刚刚达标,科研和奖项是一个短板,晋职称不占优势,所以就没报名。

但是,一个了解真相的同事,对我这种态度感到不解,同学间也有些不理解,他们觉的我修炼的很“傻”。后来我悟到:我不参加晋升,会引起世人对大法的误解,会认为大法弟子的看淡名利不争不抢,是与世间格格不入,是不上進,是逃避现实。我应该堂堂正正去参评,什么时候评上了,就上,如果评不上,就一直报名,这也是符合常人社会状态,让世人对大法和大法弟子有一个正面认识。

摆正了基点,二零一七年,我报名参加评选。结果量化考核评分排名中等略靠前,本来打算直接放弃第二轮评选的述职,那个同事一直鼓励我,并亲自带着我去找各个评委拉票。她说历年参评的人述职前都去找评委,把可能是评委的人都找一遍,和他们打招呼,有的人这个时候就给最有可能的评委(一般是院长或书记)送礼送钱,这样述职报告完,最终的排名会往前提,这是“潜规则”。送钱送礼,我知道不符合法,肯定不会做,找评委的事没有多想,就在同事的带领下,挨个打了招呼。结果落选了,也在意料之中。本来一年能晋上职称的人就很少,所以我也没什么心理波动,觉的自己也看淡名利了,这样的结果也无所谓。

二零一八年,我又报了名,量化评分排第六名。这次我悟到:找评委打招呼,既然是潜规则,说明并不是正常的程序,大法弟子不能走潜规则,应该堂堂正正的按正常程序走。所以我一个评委也没去找。述职报告完,结合两次打分,我总分排第十一名,一共十四人参加晋升职称评选,我肯定晋不上了,也就没有下文了。

表面看来是和二零一七年一样,因为我科研得分太少,加上没有和评委们打招呼,导致第二轮评选打分靠后,排名从第六名落到了第十一名。但这次心里很失落、很难过:突然感觉以前的付出似乎都归零了,都被否定了,像我这样不愿意在科研上花费时间,没有科研支撑的医生,难道以后别想晋上职称了?

再者我修大法,选择的是最正确的一条路,研读中医古籍,提高医疗水平,为病人负责,做好领导安排的那些别人都不想做的工作,这都是修炼,都很努力,为什么还晋不上?

再一想,这不是有目地了吗?难道自己的工作,自己选择的生活方式,都是为了晋职称吗?肯定不是,那是为了什么呢?为了证实法,走出一条最正的路。这条路,也是我修炼的路。我所处的环境,就是我修炼的道场,我所做的事,都是尽可能按照法在这一层次中的标准做的。

作为一个大法弟子,师父给你安排的道场就是这样的,自己还没有让身边的同事、接诊的每一个病人都明白真相,没有把这个场变成一个正的场、一个修炼之场,肯定是没有做好,肯定是不合格的,要想着怎么去做才能达到法的标准的要求,而晋上晋不上职称,对修炼人根本不重要。这样一想,一切都释然了。

二零一九年三月,我科室一个也要晋职称的同事,被评为“三八红旗手”,还获得了省级科研成果二等奖,我知道后,心里有隐隐的不开心。我静下心,仔细查找,这个不开心是什么?我为什么会不开心,是怀疑自己的工作方式有问题吗?是因为自己没得到,担心影响晋职称吗?是羡慕吗?是妒嫉吗?

在管病人的同时,搞科研,做课题,这是目前医疗界的大环境,也是晋升的最大资本,但耗费的精力太大,我如果一门心思在这条路上走下去,势必耽误学法修炼的时间,更没有精力做好三件事。可是如果没有这些,领导会认为你除了管病人,别的没什么本事,就会安排一些别人最不愿意做的、最繁琐的工作来做,这些工作往往需要付出很多精力,却对自己的业务提升、职称晋升都没有用,往往还被领导批评,同事埋怨,所以都没人愿意去做。

在科室的八年里,这些工作都让我一个人承担,也让我心里很苦恼。但是仔细想想,这也是修炼的过程啊,师父讲过“小和尚越吃苦越容易开功,那大和尚越享受越不容易开功,因为这有个业力转化问题”[1]。所以我做的是“烧火做饭的小和尚”所做的工作啊,那就安安心心做好它吧。所以我选择的工作方式是没有问题的,我走的路是最正的。

羡慕和担心晋职称更不可能,因为我已经看淡了这些名利,而且经历了两次晋职称,我觉的自己对职称已经完全看淡了。那我为什么不开心?感觉自己还是有妒嫉心,但这些年我在去妒嫉心上也下了很大功夫,为什么还妒嫉呢?

我仔细审查自己的内心,找到了我不开心的根源:我是担心没有这些外在的“光鲜”的荣誉,别人尤其是我研究生的同学、导师等等,他们会对我有看法,進一步对大法产生负面影响。这种担心看似冠冕堂皇,似乎为大法着想,实质上,根子上还是自己对名利的执著,只不过这颗心隐藏的很深,藏在“我得不到名利会影响世人对大法的看法”这一借口和掩饰之后,以“大法”为借口,本质是自己对名利有执著。

在晚上的背法中,把这一执著看清了,因为背法时,师父突然把一念打入我的脑中:修大法是人生中最最最重要的事情,是生命来在世间的根本目地和全部意义!我把人生中最宝贵的时间用来修大法,同时让世人明白真相,做一个为他的生命,我应该为此感到无上的幸福和荣耀,世人(包括我的亲朋好友、关心我的研究生导师)不会因为我没有得到世间的名利而对大法有误解,因为他们都有明白的一面。是我心中有执着,所以才担心世人的误解。

认清这颗人心之后,我觉的自己一下子轻松了,感到对名利的执著又去了一层,万分感恩伟大的师父,让我在修炼的路上又升华了一点。

转眼就到了二零一九年五月,第三次晋职称报名,今年报名时间只有三天,我到最后一天的中午才偶然得知,下班就截止报名了。这次的晋升,我感觉自己的心态非常好,能否报上都无所谓,但是既然决定够条件就参与,那就还试着去报名吧。所以得知快要截止的消息后,就快速進行,网报,准备材料,打印材料,递交材料,到了下班那一刻,刚刚好,报上名了,像赶车一样的搭上末班车。

五月二十一日,量化评分公示了,今年依然排名第六,但前面有一个不占指标,相当于排名第五,共十四人报名,也就是说,如果有五个指标的话,很有希望能晋上。五月二十三日下午述职。许多关心我的同事都说我去年名次从第六降到第十一,主要原因是没找评委,没和领导搞好关系,所以这次一定得去找找领导。还告诉我,谁谁已经准备请领导吃饭了,谁谁找某书记、某院长了,即使不找书记院长,也得和科室主任说说,请自己科室主任多多关照。

我想我的人生,包括宇宙中的一切都是师父在安排,修炼人怎么能请常人关照呢。我的心很平静,很坦然,因为我知道,结果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怎么去做,是否按照大法的标准来衡量,是否按照大法去做,因为我走过的路,将会是世人、后人的典范,我们留给世人和后人最正的路,所以遵照大法去做才是真正正确的。我笑了,对同事说,按照大法去做,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是我的终归是我的,不是我的,也不必强求,所以今年依然是谁也没打招呼。

五月二十三日,述职完毕,结果出来,最终排第八名,但前面有两个不占指标,所以相当于排第六。科主任打电话说:别人述职完都是名次往前提,你怎么年年往后排?意思也是暗指我没有找关系。我心里依然很平静,因为这一切我已经不看重了。

五月二十七日,人事科要求有希望晋升职称的人参加省里统一考试报名,考试是晋升路上重要的一关。如果考试不到一百八十分,那么无论排名多靠前,也晋不上,差一分也不行。这种情况很少,但偶尔也有。我问了一下,我可以参加考试,对参加晋职称的人来说,能参加考试也是莫大的幸运了,因为如果今年考试过关了,即使今年晋升不上,来年也是优先考虑的。

内心深处,不禁感慨万千,并涌起对师父无限的感恩:整个晋升职称,就是一个过程,过程中考验着我是否放下了名利之心,是否走的每一步都符合大法的标准,是否放下了依赖常人的心,是否坚定的信师信法。如果能达到标准的话,师父就赐予我们最最最好的安排,来作为你达标的回报,修大法真的是人世间最最最幸福的事情。师父用这个过程,安排了弟子需要去的执著,暴露着平时隐藏很深的人心,通过每一个步骤和环节,让弟子来审视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用法的标准来衡量它们,不符合法的立即归正,这就是修炼的过程。

七月二十一日考试完,我知道了排名第二的一个同事考试没及格,也就是说,我从第六名,又上到了第五名。如果今年和去年一样是五个指标,那么我就应该没有问题了。但是现在几个指标还没有定下来,没有最终的结果。

知道这件事的同事,莫不称赞大法的神奇,也看到了德行的重要,都说最终结果出来,让我请客吃饭。但是无论什么结果,我心中都是坦然平静的。请客吃饭也是可以的,目地是吃饭的时候,再向他们证实大法的美好,让她们明白真善忍的标准是唯一正确的标准。

以上是自己这一层次中悟到的,不符合法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