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公检法营救同修 大法弟子唱主角

更新: 2020年04月2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日】我们地区参与营救同修的同修忙不过来了,让我们学法小组分担一些。于是针对此事,疫情期间,我们除各自在学法在做救人的事情外,整体也在配合做事。

经过律师们多次为大法弟子辩护,看公义论坛上的营救同修的文章,我们学到了很多,基本知道了该怎么为同修辩护。所有法轮功被迫害案无外乎就是一个罪名“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公义论坛做了非常专业到位的指导。

在请律师的问题上,我们真的依赖律师的话,邪党打压律师就很厉害,找律师也相对难一些,也要花很多钱。而且一旦请了律师,亲属或大法弟子就插不上手了,公、检、法人员会说“找律师去”,背地里又给律师施压,律师被打、被抓、被吊销执照的都有。

其实,有条件的亲友都可为当事人辩护,一般可有两个辩护人。如果两个都是亲友,也可请一个律师,另一个由亲友辩护,还可以两个都请律师。在一个同修被绑架案中,一个同修对另一个同修说,如果我能去,我都愿意作为朋友去为同修辩护。没想到过了不久,那个被抓同修的姐姐说,她去了检察院,检察院的工作人员告诉她:亲友可以为当事人辩护。我们明白了,是师父通过他的嘴告诉我们的,作为朋友是可以为当事人辩护的。

这也需要我们去争取权益,影响公、检、法的人员,不然有的公检法人员会认为规定不让亲友辩护,或因怕心而抵触。例如,当我们为营救一同修找派出所,承办警察就说:让当事人的亲属来。我们跟所长说,亲友可以为亲人代理吗?所长说不能吧。我们说,你去了解了解,我们也去找找。事实上,已有这样做的了,给他举了例子。因为我们平和的带有请教的语气,他也挺客气,问我姓什么?称我某姐。

我跟所长说,国家新闻出版署50号令和公通字[2000] 39号文件宣布《转法轮》等书籍解禁,合法出版、拥有,不能作为有罪证据;法轮功不是邪教,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和公安部认定的邪教中没有法轮功,为了继续抓人,所以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就发文(司法解释中第15条)由上级公安机关自己认定证据。两高的司法解释,是两高踢皮球、弃权,把皮球踢给了公安。打官司就是打证据,检察院一次退侦、两次退侦、有的三次。没有证据,又不想放人,就造假,有个大法弟子当庭控告警方提供的80%都是假的证据。所长当即说:不,退三次,我们就不交了,不再补充了。我说,下次再去给他送文件(因先前送的,他说没收到)。

遇见另外一副所长接待,我想换了一个所长是让我讲真相,多救一个人,他听我说文件想证明的内容,就警觉起来,问我:你叫什么名?我发了一念:我就是救你来的,他口气一下就缓和下来了。转给所长的文件,他全收下了。

另外两同修为另一被非法关押的同修找承办警察,讲明当事人是修真善忍的好人,你判了他,他也是无罪的,判无罪的人有罪,使无辜的人受到刑事的追究,打官司打的是证据,你们搜集的假证,你说谁有罪了呢?他连连说,我明白你们的意思。

师父无时无刻不在我们身边,看护着我们,看着我们修炼。我想起有一次,一个同修来找我办一件事,我说小弟能来就好了,她说通知不到。话音未落,有人敲门,门一开正是小弟,同修说一看到他,就知道是师父安排的。

疫情中,一个同修为在看守所的另一个同修看检方退侦没有,推电瓶车出门,推不动车,车象被刹住推不动,同修开头没悟到,还在推、动动停停,她就说,师父我去干正事,怎么走不了,这是不让我去?那就不去了,回家开门,一看见口罩,哦,原来是没戴口罩啊,马上戴上,出门骑车就畅通无阻了。因为那时不戴口罩,办不了事。师父为我们考虑的多细致,多周到啊,连忘记戴口罩都要提醒我们,可谓无微不至啊!有这样的师父,我们有什么理由不精進呢?

同修们把明慧网发表的文章《信自己还是信师父》《仁者之勇》下载下来,拿给没看到的同修交流,及《常念法轮大法好,为何能治愈瘟疫?》复印给同修和常人看,文章引经据典,谈古论今话瘟疫,透彻的讲明: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们的身体心生《黄帝内经》中所说的“正气”,即正气内存、邪不可干的内涵。发给常人亲朋好友,发在常人网上、微信上,也没有人对此说“不”的。

“怕心”没了或者说少了,现在有的当事人不请律师,亲友就上,于是出现了姐姐为妹妹辩护,妹妹愿为姐姐辩护,母亲为女儿辩护的局面。而且亲友在公、检、法各个环节都参与,主动权大多了。我主动去找另外那个准备为亲人辩护的亲属,告诉他,我们该怎么做,一起交流。正念强了,不用别人谁说,这位亲属就去找派出所、国保、检察院、法官,要求释放亲属,这是律师不方便做的。

现在律师为大法弟子辩护,亲友为当事人辩护,在公、检、法的各环节進行着。公、检、法人员有的躲着不见,是不合法的,他们有责任了解当事人有罪无罪的全部事实。如过分,因其不作为,可以请其回避,请求派敢于担当的公务员办事,伸张自己的权利。

中国国内没有法轮功辅导员、协调人,人人都是协调人,已形成习惯,如有个同修妹妹被抓進看守所,找了几个律师不适合,有的接了后,又退了,我们学法小组一个同修说:大法弟子唱主角,条件也成熟了,师父要的我们就做,无条件的配合你。她现在积极主动,救人、营救亲人,走到哪一步,该干什么,在公、检、法各环节提出合理的请求等。

至于营救同修中提交什么申请、请求,也是讲真相的过程。公义论坛等网上下载模板,不但自己家需要,也主动给需要的同修送去,互相交流怎么做,有的同修利用疫情中在家的时间,为当事人亲友上庭辩护,准备了“法律意见书”、辩护词,虽然还没有走到那一步,否定它不要往下走,但做好准备,已被非法判刑的,包括正在执行和已执行完出来的,仍可以写申诉状,不服判决,继续证实法,救更多的人,让更多的人明白真相,亲人自己联系同修参与意见,给予帮助,或亲友直接联系公、检、法主动去做。

疫情期间,助师正法的事也都是师父加持在做,只要我们有愿望,师父就给我们安排好了,我们不过动动手动动嘴。同时我们也看到自己没同化真善忍的不好的人心,修去不同程度的怕心、欢喜心、惰性等等各种执著心,我们知道不是口头上讲信师信法,而是主元神(主意识)、内心深处百分之百信师信法,加紧修炼,做好三件事,圆满随师还。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