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法、学法 纯净救人 糖尿病症状消失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二日】糖尿病也叫“富贵病”,对医学界来说是很难根治的病症,对于多数患者来说只能维持,在饮食方面调养。我不信那一套,我没吃药,没打针,也不忌口,也没借鉴哪位高人的秘方。

二零一九年五月,正是春耕播种季节,各家都抢种保墒,因为儿子、儿媳妇长期在外地打工,丈夫在几年前病故,我和孙子在家生活。

我家有四亩地,春种秋收都是我一个人负责,要是往年,这点农活对我来说根本不是问题,三五天就搞定了。可今年有点犯愁,因为就在这几天,身体出现了一种状态——没劲、口渴、眼睛看东西不清楚。护送孩子上下学还可以,四亩地播种实在有点困难,我也只能咬牙坚持。

姐姐看到我这种状态关心地对我说:“到医院看看去,检查检查,别耽误了”。我说:“修炼人没有病,不上医院,过几天就好了。”姐姐看我坚持,也就没往深说。

我每天坚持学法炼功,否认旧势力的安排,相信师父一定管我,不正确状态一定能改变。可是修炼一段时间,没有多大变化,心中的想法没得到解决。口渴状态也没好,一天能喝八斤水,身体明显消瘦三、四十斤,看东西朦朦胧胧的,学法时也总口渴难耐。虽然没把它当回事,口渴就喝水,该干什么还干什么,但是我心里还是放不下,向内找,不知啥地方有问题。朋友看到我瘦成这样,关心的告诉我注意点饮食生活,别吃淀粉多的、含糖量高的,吃高粱米饭等等。我觉的她们说的还是向外找,承认是病,我不认可他们的说法。

我后来悟到:以前有一段时间,对丈夫的情很重,总是停留在悲哀的状态中,不能醒悟,在怨天尤人的情绪中不能自拔。学法不用心、走形式,思想状态根本不在法上,救人的事就更不用提了,由于长时间不在法上,肯定被旧势力钻了空子,造成病业状态,没有及时否定旧势力的安排,给大法抹黑,太惭愧了。

师父说:“作为学员,你不按照师父的要求做,一定不是个简单的事情。旧势力对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安排了一套它们的东西,如果大法弟子不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就一定是在按照旧势力的安排在做。旧势力实质上就是针对正法中大法弟子能否走出来、又时时伴随你们的巨关巨难。”[1]

造成迫害我的根本原因就是我的懈怠及对修炼的不严肃,给法造成负面影响,我愧对师父慈悲苦度,愧对自己千万年的轮回等待。

我决心多学法,因为师父讲道:“在恶毒的破坏性检验中所有会出现的问题,事先我都在讲法中讲给了你们。没有真正实修的,走过来是很困难。现在大家也更清楚了我为什么经常叫你们多看书了吧!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2]

后来我下地干活总是带着小收音机,边干活边听法,有时好像就在师父面前。有时一天能听几讲法,这样日复一日,时间长了,我的大脑就被师父的法理充实,我心里一个个的小问号不知不觉的飘到九霄云外,无影无踪。不正确症状减轻许多,别人嘱咐我这个,嘱咐我那个的 “关心”,想都想不起来了,我根本就不按常人那种套路出牌,什么甜的、酸的,啥也无所谓,有啥就吃啥。

日复一日,都是白天听师父讲法,晚上学《转法轮》,大脑中、细胞中、思维中都是师父的声音,有人说我单纯,思想简单,我能理解,也没有把他们说的往心里去,就是一遍一遍循环往复的学法、听法。我生活的轨迹是,早晚炼功学法,接送孩子上下学,然后就是下地干活、听法,每逢集市就到市场讲真相劝三退救人。四亩地打五千斤玉米,都是自己干。我还到别人家打工,玉米秸两天捆完。天天干活不感觉累。同修说我瘦,我觉的很正常,那是因为我以前太胖了。

二零一九年年底,我与同修配合讲真相,劝三退三、四百人,同修劝不退的我有几次都给劝退了,我的眼睛看着他们讲,与他们心灵沟通,我告诉他们:我真心为你好,真心希望你有一个美好的未来,每个人我都是真心对待他们。我怕心很少,心里想着就是救他。

我的身体能从不正确状态归正,是大法的威力,是师父的慈悲再一次造就了我。我的成功秘诀是:学法、听法、再学法、再听法,循环往复。大脑中充满法后,救人、救人,还是救人,单纯、简单。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清醒》
[2] 李洪志师父经文:《排除干扰》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