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政要减薪抗疫 中共政权撒币维稳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四日】武汉肺炎在多国蔓延,使全球遭遇了经济寒冬。西方国家纷纷拿现钱给民众纾困,中共则是发放消费券推进捆绑消费,甚至强扣民众工资兑换消费券。

疫情肆虐,西方政府一方面放钱赈灾民众,另一方面高官大幅减薪,与民共度时艰。中共对百姓吝啬算计,但为保党,疫情期间却大幅提高军官工资,维稳方面大撒币,拿着百姓的血汗钱迫害百姓。


一、西方政府要员减薪抗疫

首先让我们来看看西方政要减薪情况。

新西兰:4月15日,新西兰政府新闻发布会上,新西兰总理Jacinda Ardern宣布,政府决定,包括总理,内阁及各部长,以及公共事务部门的各CEO均将在未来6个月内进行20%的减薪。

除了总理公布的减薪外,政府中的一些部门领导也自愿要求减薪。如公共卫生总干事Dr Ashley Bloomfield、国家事务委员会会长Peter Hughes,以及副长Helen Quilter也已经提出了20%减薪。最大反对党国家党领袖Simon Bridges已经向总理主动提出了减薪要求。

行动党党魁David Seymour4月初曾提案称应该让所有国会议员都减薪20%。他表示:“全国众多企业都在受到打击,突然没有收入,新西兰人也做得够多的了,只有国会议员们也展示出一致性才公平。”

新加坡:新加坡政府早在2月28日就已宣布,总统与高官减薪一个月,高级公务员减薪半个月,国会议员则减少一个月津贴。至于医护人员及其他部分前线人员则获发特别奖金。

副总理兼财政部长王瑞杰3月26日发表追加预算案声明,宣布部长和次长将增加减薪幅度,其中高级政治职务者如总统、部长、国会议长、副议长等,将减薪3个月。其他政府官员会按职级减薪半个月至3个月。

马来西亚:首相办公室3月26日宣布决定,内阁70名成员减薪两个月,并将这笔减薪款项捐给武汉肺炎抗疫基金。目前马国内阁有一名首相、32名部长和37名副部长,两个月的减薪总额为180万令吉。首相办公室发布文告指出,此举显示了政府帮助受疫情影响人民的决心。

印度:印度总理莫迪宣布自4月1日起,他和内阁部长及所有国会议员减薪30%,为期1年,所减得的薪资、津贴和退休金捐到印度基金(Fund of India),用作支持受新冠肺炎疫情重创后的印度经济复苏工作。原定印度的国会议员地方发展计划亦暂停两年,所省下的资金将用作政府抗疫工作。两项措施连同为抗疫及复苏工作筹得790亿卢比(约73.36亿元人民币)。

南非:南非总统拉马福萨4月9号向全国民众发表电视讲话说,政府非常清楚“封禁”给南非经济造成的打击,给民众生活带来的不便。他宣布政府高级别官员将减薪,以筹集资金用于应对疫情。“政府决定,接下来3个月,总统、副总统、部长和副部长的工资将扣除三分之一,这部分资金将用于抗击疫情。”

约旦:当地时间4月18日,约旦总理事务大臣萨米·达乌德表示,因新冠疫情影响,约旦政府将降低该国公务员和军人2020年度的薪资。他表示,此举顺应约旦民众的要求,将为政府节省3.6亿约旦第纳尔(约合36亿元人民币)的开支。


二、古代君臣修德禳灾

西方政府不仅从国库里拿钱救助疫情中的民众与企业,官员、公务员、军队还从自己的薪水中划出份额,帮助国家与民众应对艰难时刻。这一与民共济的普世价值理念,在中华民族传统社会也是很常见的。

儒家文化经典,如《周礼》、《孟子》、《春秋繁露》中都认为瘟疫流行的终极因素是人君“政教失所”、“王政之失”所造成的,从而引发了上天对统治者的警告与惩罚,如若君臣拒不悔过,将会导致更大的天惩。因此,古代君王遇天灾,都会下诏罪己,检讨自己过往败德以匡正。如汉文帝,就是古代第一位以国家公文形式发布“罪己诏”的君王。唐太宗、康熙等史载有德行的千古一帝逢灾异,首先要做的事就是向苍天忏悔己过。

就算是口碑不太好的帝王,如汉恒帝,面对民间水旱、病疫,也都会发出“政乱在予”的悔过之语,认为灾祸是上天给他的“遣告”。古代人君深查己过不是停留在口号上的,而是依据《周礼》来规范自己,比如“衣素服”、“不杀牲”、“乘素车(无装饰的车)”、“悬乐(禁听乐音)”,皇上还会令百官减俸以谢罪承责。

为了救治,朝廷会派重臣、太医去疫区救治,免费发放药品,承担亡民丧葬费用。灾后开仓赈粮、免徭役税赋,甚至大赦天下。这一切行为都是着眼于安民抚民,以民为本,施仁政。官员也多体现出德行仁心。

如《水浒传》开篇楔子里就写道:“嘉祐三年春间,天下瘟疫盛行……开封府主包待制,亲将惠民和济局方。自出俸资,合药救治万民。”

明朝嘉靖国子监博士李贽,曾记载了一位荆州属官李中溪的事迹,当地官员不能合理照料工程劳役者,以致纤夫疫死无数。李中溪亲自到药材市场买药材,熬煮参芪药水,救活了很多染疫者。后来,李中溪主持筑堤障江工程,曾受恩惠的役者纷纷出力。

李贽认为,李中溪所花费的药费不过四五百金,却救活了数以万计的疫病者,这样是因为李中溪仁心所致,感动了天地。


三、疫情期间中共政权撒币维稳

自诩为人民“大救星”的西来幽灵中共,自武汉肺炎疫情爆发以来,对内暴力式维稳防疫,民生举步维艰之际,不但不广施救济,还大笔经费用于维稳,导致民不聊生,民怨载道。

1)“五毛”涨资变“七毛”
台湾《自由时报》报道,中国“五毛”网军传出调薪消息,自4月8日起,评论每则文章可领0.7元人民币,4月9日每篇可拿0.8元人民币,调幅约14.4%。而海外社交媒体推特、脸书近期流出中国五毛网军薪资单上,4月8日当天网络水军成员每“赞”1篇文章,可获得0.7元人民币,到了4月9日价位竟调0.8元人民币。据网络爆料人透露,仅一天时间就上调0.1元,是因为前一天调价不到位,水军热情不高。

而推特上也流出五毛网军翻拍的微信讯息,内容显示“接上级部门通知,要求各单位,所有人对该微博进行点赞”,要求将中共央视1条“美国小哥实拍疫情严重的纽约”视频冲上微博热搜榜。

中共文宣系统、政法委系统、教育系统、团中央系统等各大系统各自雇佣的“五毛”多如牛毛,总体数字不得而知,有媒体披露,单团中央系统下属高校就有所谓“青年网络文明志愿者”一千多万。

“五毛”的职责主要是通过网络点赞或灌水、跟评在网络空间制造中共所需要的政治正确氛围,完成党的欺骗宣传,阻挡真相传播,引导控制民众舆情,制造虚假民意。说白了,五毛就是中共的网络红卫兵、舆论痞子。

2)603亿的公共卫生和防控补助费
据中共财政部网站透露,财政部与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今年拨发了人民币603亿元经费,来加强基层疫情防控工作。其中99.5亿元为增补防控补助资金。

正常国家政府,这些资金应该都用于有关疫情的医疗救助物资、运输、调度、服务及管理等方面。但是,中共是将维稳防控放在疫情防控之前的。疫情期间,中共派出大量警察、协警、社区工作人员、民兵大队,这些人员无论在街头巡逻,还是深入居民家中强行拉人隔离,都身着隔离服、全副疫情防控装备,医疗防护设备比一线医院等级还要高,我们无法得知这些经费到底是从公安维稳经费支出还是从公共卫生经费支出,或是本部门的办公经费支出,反正最后都是从国库支出,全国纳税人买单。

为所谓的防控疫情,中共派出全国450万网格员“筑牢疫情防控第一道防线”,实质上这些庞大的网格员队伍是来执行中共的社会综合治理任务的。阻止疫情真相传播是这些所谓网格员重点防控任务之一。全国所有警察、网格员、基层居委会等各类维稳人员的加班费、误餐费、市内交通费等等费用是一笔不菲的开支。中共2019年的维稳经费开支达1.3万亿元。因为疫情防控,今年决算资金可能会增加。

据公民记者李泽华披露,疫情期间,武汉殡仪馆因患者死亡尸体太多,忙不过来,招募搬尸工,开出的价格是搬第一具尸体为500元,搬第二具就是增加200元。武汉殡仪馆从3月23日到4月4日共13天,按每家殡仪馆每天发放500骨灰盒计算,8家共有死者5.2万人,假设只有一半尸体是高价搬运的,每具尸体按500元计算,光这笔为了掩盖死亡数字维稳性搬尸费就高达5.2万×500元=2600万元。而在中共向死者家属发放骨灰盒期间,如果明确表态按照中共维稳流程去做的死者家属,中共承诺给3000元封口费。

3)疫情期间,中共610仍在迫害法轮功
明慧网报道,武汉肺炎期间,从2020年1月21日至4月4日,有17名法轮功学员被中共迫害离世。1~3月疫情期间有70名法轮功学员被冤判,806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绑架。而山东省委办公厅2020年2月17日下发给省内各市的一份文件显示,中共仍把法轮功作为疫情期间迫害的首要目标之一。

中共如想实施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没有钱是办不了的。海外媒体曝光,北京房山区政法委内部文件显示,2018年是政法委基层指导科负责的“雪亮工程”重点建设项目专项转移支付资金,金额达1400万元。所谓“雪亮工程”是中共的视频监控系统“天网工程”在县市乡镇区域的延展,其中一项重要任务就是视频监控法轮功学员讲真相活动。

北京城区及郊区,疫情期间,中共主要是靠翻看监视视频来寻找法轮功学员作为迫害对象。然而善恶到头终有报。中共公安部副部长,前610副主任孙力军4月19日晚落马,中共纪委宣布对其实施审查。据海外知情人士透露,孙力军曾多次参与指挥中共活摘器官罪行。

4)军队加薪保党不倒
中共强调“枪杆子里出政权”,中共的军队说到底不是为了保国家,而是为了保党。近日,推特网友“liqun chen(陈立群)”4月18日发布消息说,军改后的陆军首次军官加薪昨天已经落实。

网友同时晒出中共军官涨资如下:下士5750元,中士7820元,上士10120元,四级军士长12420元;排职10360元;副连11270元,正连12190元;副营13340元,正营17020元;副团20700元,正团26070元;副师29440元,正师34270元。

2020年,中共给予广大城市建设者主力军农民工的保障工资,上海最低工资标准是2300元,北京为2200元,深圳、广州、杭州为2100元左右。这一标准,是中共军队中最低档下士的1/2不到,正师级的6.7%。

《纽约时报》发文评论:“新冠病毒暴发终结了中国近半个世纪惊人的经济增长”。大陆经济学家评论这是自改革开放以来最严重的一次经济衰退。同时,大疫仍未结束,中共政权却只顾把钱撒在加强暴力机构来控制人民。

值得庆幸的是,经过此次疫情危机,国际社会主流渐渐区分了中共与中国,纷纷把声讨的矛头对准了中共;在认清了中共邪恶本质的同时,洞悉中国人民也同样是这场疫情与中共的受害者。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