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使我闯过生死关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六日】我是河北农村的女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开始修炼大法,小学文化,今年七十一岁。

我四十一岁时丈夫就去世了,留下三个幼小的孩子,现在孩子(两个女儿也修炼、一个儿子)都没有和我一起生活,儿子在县城。因为我修炼后身体很好,一个人还种着七亩地。儿子早就说不让我种了,是我坚持要种的,因为我得证实大法,象我这个年龄的,不修炼的人,别说干活,整天让药围着,还得家人照顾。有时儿子来赶上我消业,就要我去医院,我告诉他说:我没事,医院治不了我的病,还要花你的钱,我现在承受点痛苦就把病根去掉了,做了坏事就得还,我有师父,你就放心吧。

前几天,也就是四月十一日晚,吃过晚饭,我突然感觉肚子有点不好受,拿起书来说背法,可是越来越难受,满肚子四肋撑胀的疼痛难忍。大约十点半左右时,想吐,我就赶快起来往猪圈跑,把晚上吃的全部都吐出来,吐没了还吐,我一打手电,看到红乎乎的好象血,特别难受。不吐了,回到床上,还是疼痛难忍。躺又躺不下,跪一下,趴一下,最难的时候,我知道自己是修炼的人,不能躺下,强忍着坐着发正念,好象呼吸喘气的力气都没了,立掌手抬不起来,我就发正念。到半夜后,忽然又想吐,急忙下床往便盆处跑,没等跑到,吐的盆里盆外都有,又苦又臭。白天一看,全是黑汤子,吐的半盆血汤子。那几天我嘴唇都是青黑色的。

不吐了还是肚子疼的受不了,发正念,立不住掌,还迷糊,可能是发烧了,象散了骨头架子一样,浑身无力。吐后还不能咳嗽,出气大了都不行,四肋都疼,一点力气也没有了,坐不住、躺不下,急的我跪着合十,求师父救救我。发正念,清除迫害我肉身的所有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黑手、烂鬼、共产邪灵,解体旧势力对我肉身的邪恶迫害和干扰,念发正念的口诀。心里想,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其它的安排我都不要,都不承认;就走师父安排的路,谁也动不了我!心里找自己哪做的不好?找到自己这段时间有时发正念迷糊,跟常人在一块,有时随波逐流,不修口。

到了三点左右,觉的疼的轻一点了,我就忍着疼痛打坐,坐了一小时,就是做不到位,直不起腰来。早上发完正念,自己做了点玉米粥,吃了一碗,时间不长就又想吐,又跑到猪圈旁边,全部吐出来,胃里没东西了还吐,吐的都是金黄色的,还挂着脓血。可是肚子不怎么疼了,就是胀的难受,出气咳嗽还得慢慢的,吃不了东西。

第二天中午大女儿过来了,说帮我发正念,我说:我得靠自己对法坚定的正念闯关。女儿说晚上过来和我作伴,帮我发正念。我告诉她,我不能依靠别人、我自己能行,我有正念、有师父,你放心吧,修炼的事不能靠别人,谁也替代不了我,我得修过去。你帮我发正念,你碰到了是你该做的,但是不要站在情上做事。

过关中,感觉有一种不好的物质抑制着我的大脑,叫我迷糊,发正念没劲,立掌手立不住,浑身疼,可是心里非常明白,就一直发正念求师父,能背过的法就背,迷糊也是趴着,跪着,在肚子底下垫个枕头,就这样持续了三天三夜。

第三天中午,女儿过来给我包饺子,我让她包小点,吃了五个,时间不大就又要吐,我就坐起来发正念,觉的手有点劲儿了,也不那么迷糊了,发着正念就不想吐了,发了十五分钟就停下来了,刚一停下立刻就又要吐,接着马上又盘腿接着发正念,又发了半小时,我跟邪恶说:你又来了,你再不走,我就把你灭成灰烬。就这样停下来后,好了,不吐了,肚里也不那么难受了,咳嗽出气也没事了,也能吃东西了,真是象师父说的:“一个大法弟子,如果你的正念非常强,力可劈山,一念就做了。”[1]

第四天我就完全恢复了,真是闯了个生死关。我深知我所承受的和师父为我承受的那是无法相比的。我想起师父在讲法中讲:“我告诉大家,这法轮极其珍贵,是不能用价值来衡量的。没有缘份的人你花多少多少亿也买不来;有缘份的人一分不要就得了。”[2]真是的,命是师父给的,多少钱能买了命呢? 再大的关难,只要修炼者有对法、对师父的坚信,正念正行,我们就会体会到“修在自己,功在师父”[3]。

我以前也经过几次大的病业关,都是靠信师信法过来的,闹过两次消业的难关,第一次左眼睛全部失明,一次是右脚骨骨折。一切的一切都是师父在为弟子承受。再次谢谢师父,谢谢师父!

我没有想写此文,因为自己做的不好,离师父要求的还差的太远,和做的好的同修们差距也很大。有同修鼓励我说:写出来证实大法,再一个是为了让同修们坚信师父,坚信大法。

有不在法上的地方,敬请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什么是大法弟子〉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法解 》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