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闯过生死魔难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五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在我修炼的历程中,我经历许许多多身体上的大小魔难,去年我又闯过了一次生死大关。

二零一九年七月的一个晚上,我到一小区去发真相资料。发完后,我就感觉身体不适,从楼上下来后,气喘的厉害,并开始咳嗽,一口一口的吐血。我立即发正念,解体旧势力的干扰与迫害。我停留了片刻,心里念着正法口诀,请师父加持,我回到家。

上楼后,我直奔卫生间,一声咳嗽伴随着血从口中一涌而出,开始是一口一口的吐,咳嗽一声,吐一口,越吐越急,后来鼻子、嘴一起往外涌,那真是来势凶猛,由不得我半点喘息。当时我也没有害怕,也没有病的概念,修炼人没有病。师父说:“无论碰到了什么样的具体事情,我告诉过你们,那都是好事,因为你修炼了才出现的。无论你认为再大的魔难,再大的痛苦,都是好事,因为你修炼了才出现的。魔难中能消去业力,魔难中能去掉人心,魔难中能够使你提高上来。”[1]我说:是师父安排的我承认,不是大法师父安排的,我坚决不承认,我就是信师信法。

我还是吐个不停,大约吐了十多分钟,我已上气不接下气,身体承受到了极限。心想快停止吧,就这样我慢慢的停止了吐血。回到房间开始炼静功,在炼功的过程中,我的脑中一直回响着一句话:净化身体、净化身体,净化身体。我就想是师父帮我净化身体呢,把这些污血、不好的坏东西全部都倒出。

第二天早上炼功,炼到第五套功法时,刚打完手印,突然一声急促的咳嗽伴随着一口血从嘴里一涌而出,容不得我起身,我顺手在地上抓起一塑料袋又开始吐血,紫黑色的血伴着血块从鼻子、嘴一起往外涌,我还在打着坐,但心里非常坚定,我想都是好事儿,我有师父管,什么都不怕。

吐了大约十五、六分钟,停止了。我也轻松了许多。我把塑料袋扎起来,整个一个大肉球。这时,我发现一直困扰我多年使我皮肤长期痒痒的那些个大小红疙瘩、红点、红圈全部消退,奇怪,昨天还满身都是奇痒不行,一夜之间不翼而飞,连一点痕迹都没有。

更神奇的是,我下身一直出血,虽然不多,可每天都有,已有七、八年了,也都消退了,没有了。

师父说:“旧势力利用了里边不同的时间,在不同的空间的时间它干了它要干的事。其实师父也是反过来利用它干的这一切成就着大法弟子”[2]。师父将计就计巧妙的利用了旧势力的安排,给我净化了身体,把我往高层次上推,师父为我们承受的太多太多,感恩师父的慈悲救度。

可是旧势力并没有放过我,转天我又开始吐血,这次吐的不是污血了,是鲜红的血。我立即大声说:我不承认这种迫害,即使我有人心没修去,我都会在大法中归正,谁也不配迫害我,我有师父管。我要曝光你,解体你。

下午,我到了学法小组,刚要和同修说,一声咳嗽一口血涌上来,开始用卫生纸接着,弄的衣服上都是,同修便拿了一个塑料袋接着,我说,你们不要管我,快发正念,邪恶怕曝光。同修们都围着我,别的学法小组的同修知道的也来我们小组,大家整体配合,解体旧势力的迫害。同时,同修们也帮我向内找。经过两天连续发正念,我彻底的停止了吐血。

近一个星期的吐血,使我表面身体伤害很大,本来就不胖的我一下子体重又减了十多斤。我就感觉自己前胸和后背象两片纸一样贴在一起,中间只有一根棍儿撑着摇摇晃晃。

可是邪恶并没有罢休,还在继续迫害我,我产生了不好的状态,不想吃东西,嘴里苦涩苦涩的,什么东西到我嘴里都是苦的,不管在哪,都闻到一股血腥味,让我恶心,不想吃饭,我就强迫自己吃饭,不叫我吃,我就吃,每顿饭吃多少还吃多少。

邪恶因素变着花样把我往死里整,还不让我睡觉,只要头一贴枕头,就让我咳嗽,喘不上气,我只好依在床头靠在被子上坐着。有一次,我不知什么时候倒在床上睡着了,一声咳嗽把我震醒,我感觉头很痛,我想坐起来,可是全身动不了。

这时在我的头部出现一个人头,是一个男人的头,看不清面孔,它打给我的信息是:叫你睡,叫你睡过去。我说:你说了不算,我是大法弟子,我有师父管。这个人头消失了。

我拼命的挣扎,想起来,还是动不了,那一刻我真的感到了死亡的气息,生命的脆弱、无奈,心里好苦好苦哇。这时,我想起了师父,想起朝夕相伴的同修,想起了我们并肩救度众生的岁岁月月,我的泪水象泉水一般不断的流,不断的流,这时师父的法一下子出现在我脑中:“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3]。我不停的背着师父的这段法,一遍一遍,一遍一遍,越背头脑越清醒。这时,我感到身体发热,能动了,我就坐了起来,开始发正念。我想我不能就这样被旧势力拖走我的肉身,我还有使命没有完成,我要助师正法,直至圆满。

邪恶因素变着花招整我,它们不让我学法,看书一片模糊,让我剧烈头痛,发正念炼功头脑不清醒。不让我睡觉,一躺下就咳嗽、喘不上气来,我几乎是整夜整夜坐着,身体靠在被子上眯着。它们想用这种办法消磨我的意志,把我拖垮。我不断的发正念,彻底解体这种无休止的迫害,坚信师父坚信大法,走师父安排的正法修炼路。“天性豪气洪 消磨也不去 意如金刚志 一统大法理”[4]。我不断的背着师父的这段法,使我的正念越来越强,终于解体了邪恶因素的迫害。

为什么邪恶因素能无休止的迫害我,肯定我在修炼上有大漏,被邪恶钻了空子。我静下心来向内找,师父说:“了却人心恶自败”[5]。我从新审视了我的修炼过程,许许多多的人心全暴露出来了,妒嫉心、争斗心、怨恨心、色欲心、怕心、疑心等,人心太多了,我找到了我最大的执著是怨恨心,这颗心已经相当强烈了,对家人,对同修,特别是对不修炼的丈夫,我说话强势,高八度。

家里的大大小小的事都是我一个人做,他吃现成的还挑毛病,我抱怨他不关心我,不理解我,自私自利,小心眼儿,总是看他不顺眼,还把他当作旧势力安排来干扰我修炼的魔。时间长了就产生了一种怨恨心理,这颗心越积越深,最后到了谁也不能碰谁的地步。

我也知道修炼人的家庭出现了矛盾,还是修炼人自己有问题了,我也想改变自己向内找,我和同修交流,同修说我没善心,没有把家人当作被救度的众生来对待,我想这样下去也不行,我试着和他沟通,可是一看他那张脸阴沉沉的,没说两句,就和他吵起来,他还说:你对别人都那么好,对我就象敌人一样,这哪象一家人。我知道自己不对了,可我表面还是不认错、嘴硬,觉的那样做没面子。

其实我们每个大法弟子修炼的路都是师父安排的,丈夫今生能和我成为一家人是多么大的缘份啊,他是来同化大法的生命,是来帮助我修炼,帮助我提高的。二十年的中共迫害中,我们大法弟子不修炼的家人都顶着邪党的压力,不知为我们承受了多少痛苦和魔难。他们也是神国世界下来的高级生命,冒着天胆,抛弃神的光环,一头扎入黑浪滚滚的茫茫人海中,为的是能得到大法的救度从返天乡。我怎能把帮助我的人当作魔呢?!

想到此,我已泪流满面了。师父啊:是我错了,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一直盼望我救度的众生,我一定要改变自己,向内找,修去怨恨心和各种人心,做一个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

感恩师父的 慈悲点悟,感谢同修无私的帮助。我能从生死魔难中走过来,就这坚定的一念,——信师、信法。

以上是我修炼的一点体会,写出来向师尊汇报,与同修交流。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二年美国首都国际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正念正行〉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法正一切〉
[5]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别哀〉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