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害后所悟到的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四月三十日】二零一九年五月三十一日,我利用下班回家的时间到村庄讲真相发资料,被恶人举报,被绑架到附近的派出所。

当时,三、四个警察将我的胳膊拽住反扣,其中一人还用力的将我的胳膊再往上别一下,那一瞬间,感觉自己被像一个罪犯一样对待,面子心、仇恨心、报复心一下子上来,对绑架我的警察大吼大叫起来:“你们这么多人对付我一个弱女子,你们不怕遭报应吗?”绑架我的警察说:“你一点也不弱。”我听了一惊,心想:对呀,我有师父啊,我怎么会弱呢?

接下来的强制采血、按手印、按掌印,我竭力的抵抗,但是隐约感觉已经陷入了一种常人式的争斗当中,正念出不来。之后,两个穿便衣的人过来要对我進行审讯,其中一人面相很冷硬,我心里隐隐的产生了一种怕,怕他们行恶迫害我。当时的我虽然声调很高,但是内心正念是不足的。

我又开始给他们讲真相,内心急切的盼望通过告诉他们现在遭报的那些官员的下场来警醒他们,让他们停止迫害,放了我。那个表情冷硬的便衣说:“你说的我都知道。”他们没等我说完就去吃饭了,留下两个小警察看着我。

他们吃完饭,还是那个便衣上前来边给我解手铐边说:“送你回家。”我说:“不用,我自己回去就行。”结果他将我解开手铐的一只手反扭到背后将我背铐起来,我被他们扭送到医院体检,之后送至本地拘留所,被非法关押七天。

我知道在整个过程中我的话中缺少慈悲,一味的告诉他们坏人遭报的下场,怕迫害的心很重,却没有真正的为他的心,讲出来的话带有自己的目地。师父说:“真正的善,是修炼者在修炼过程中、在善修的过程中,已经修成的真善。面对众生时,因为你有还未修好的人的一面,所以你不可能使修好的神的部份完全表现出来。必须时你就得理智的、清醒的象个修炼人,让自己的责任、让自己的正念来主导,然后你真正的善才能展现出来,这就是修炼人和神的不同。”[1]“其实慈悲是巨大的能量,是正神的能量。越慈悲这个能量越大,什么不好的东西都能解体掉。”[1]“善的最大表现就是慈悲,他是巨大的能量体现。他能够使一切不正确的都解体。”[1]对照师父的法,我真的很惭愧,修炼这么多年,一遇到问题还是用人的办法去争斗,而没有按照法在不同层次上对修炼人的要求用善去解决问题。

事后,我静下来仔细想想,在这次迫害发生之前,其实师父就在梦中点化过我,让我看到了一幕:我去乡村讲真相,被村里人举报,有人要来抓我,我转身就跑,接着就醒了。我知道自己即使有漏也不允许旧势力利用他们来迫害,我会在法中归正自己,不需要旧势力用他们的那一套来考验大法弟子。但是这一段时间感觉学法没有什么提高,三件事按部就班的在做,但是做的很苦很累,好像在完成任务。在这种状态下的做事已经脱离了法,没有法的力量。自己也感觉心里不稳,但是表面还在维护着修炼人的形像,其实是那个后天形成的虚伪的假我在起作用。

更关键的是修了这么多年,气恨、恶的因素竟然能这么轻易的能在我思想里、行为上起作用,我感到很吃惊。平日我在常人中很少和人发生争执,更别提肢体上的冲突。自己觉的自己是常人中有涵养的那种人。而当面对被操控的警察强行绑架我时,尤其是肢体上发生冲突时,那种受侮辱、受屈辱的感觉让我觉的难堪,面子心驱使我以牙还牙,完全忘了修炼人的心性标准。“但是修炼人在常人中受到屈辱、受到羞辱的时候,也不一定比这差。人与人之间心性中的摩擦,我说不亚于这东西,有过之而无不及,也是相当难的。”[2]

这些年证实法中,虽然坚持着每天做着三件事,但是总结自己的言行、所思所想,与法对我的要求相差太远,实修不够,个人修炼和正法修炼的关系没有摆好。其实师父早就开示:“作为修炼的人,你们既然知道自己现在在社会中所做的这一切,甚至于包括你的个人生活,都在修炼范围之内,那大家就更应该严肃的对待你们身边所发生的一切,更严肃的对待你们这种没有形式的这种形式的修炼”[3]。而我始终处于一种做事和修炼分离的状态,个人生活中我行我素。身体上一直处于被不正确状态干扰,学法不入心。半夜十二点的正念一直没有重视起来,被困魔干扰的颠三倒四。

不在法上修,做再多的事都是常人在做大法的事,而不是修炼人的状态,长此下去,就会出现假我为完成任务做事的状态,真我已经被埋没的很深了。

我悟到分清哪个是真我,哪个是假我是非常重要的,能分清的同时就已经在解体邪恶的迫害了。同时发正念清除那个由后天的观念,自私、恶、狠、斗构成的假我。解体为私为我的旧宇宙的盘、机制;针对身体上的不正确状态,有针对性的对照师父的讲法:“我们就讲最普遍的,人哪儿长瘤啦,哪儿发炎了,哪儿骨质增生了等等,在另外的空间就是那地方卧着一个灵体,在一个很深的空间中有一个灵体。”[2]发正念清除身体各个空间中由怕心、思想业、色欲心、求安逸心、怨恨心、妒嫉心形成的阴性物质场和灵体。梦中我看见在一个阴森的水洞里,一个王八模样的东西跑了,一个浑身毛茸茸的东西也跑了,我被从洞底救上来。我知道是那个被埋没的真我复苏了。

正法修炼走到最后了,很多问题真的需要反思:阻碍我修炼提高的是否是自身的许多顽固的观念?许多观念是否还被假我维护着不想去掉?每天从学法中悟到了吗?做事是用人念在做还是神念在做?求安逸心上来了,是否顺着其去了,而不是反其道而行之,用本性的一面来正法?如果长期没有按照修炼人的更高标准来要求对照自己,本性的一面将越来越弱,真我会被埋没。

个人修炼体悟,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曼哈顿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