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修向内找 婆媳五年的矛盾化解了

更新: 2020年04月2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三日】二零一二年,我喜得一个孙子。孙子长得很可爱,特别招人喜欢,无论家里亲戚还是不相识的人,谁看见了,都喜欢他。

一、婆媳矛盾激化

我搬到儿子家,帮忙照顾孙子,慢慢的,我对孙子产生了深厚的感情,难舍难分。和儿子、儿媳一起住的时间长了,矛盾就慢慢出来了。儿媳象变了个人似的,整天拉着脸,三天两头找茬,要赶我出去。

有一次,我给孙子买了一份理财保险,因为有十五天的考虑期,所以我就想算一算,这个保险是否合适,待确定是否合适后,再把保单给儿子他们。儿媳以为保费是儿子出的,我霸占着保单不给她,就三天两头的骂,有时还往外跑,不回家。

儿子工作忙,有时一、两个月才回来呆几天。儿子一回来,儿媳就跟儿子吵、闹、打。儿子跟我说:“妈,要不你搬出去吧。”我当时就想,儿子经常在外工作,儿媳妇也要上班啊,孙子谁管啊?我不帮你们,谁帮你们啊?你们怎么不考虑这个问题呢?

没想到,就在孙子两岁的时候,他们带着孙子搬出去住了,儿媳的工作也不要了。我对他们很是放心不下,特别是对孙子。他们不仅不让我看孙子,还把我的电话号码也屏蔽了。儿媳还常在朋友圈里骂我,甚至连我娘家、婆家亲戚都不理,拒绝所有关心他们的人,断绝了跟所有亲人的来往。

回想起来,和儿媳的关系,是我一开始就没打好基础。为办婚礼的事,两家心里都不太痛快。我没把自己当作修炼的人,把自己混同于常人了,导致难越攒越大,小难变成大难,最后很难解开了。这次,我是含泪忍下了。因为不希望别人知道,要面子,也怕伤害孙子,所以只好委屈的忍着。

过了一年,他们因为租房住,儿媳不上班,经济困难,还欠了债,租的房子又小,生活不下去了。儿子来找我要钱,并让我把房子过户给他们。我提出条件,要求节假日带孙子来看我们。我说:“我现在谁都放的下,唯独放不下孙子。”我还在执着亲情,还没醒悟。儿子答应了我的条件,可是房子过户给他们后,他们再也不理我了,把门锁也换了,而且拒绝接我的电话和短信。我找到儿子,问他:“为什么不讲诚信?”儿子说:“除非你答应不炼法轮功,以免影响我儿子。”当时我眼泪“哗”的流出来了,没想到他会说出这句话。我气愤的说:“我要法轮功,不要你们,谁也别想拿这个说事。”因为当时带着很强的争斗心、怨恨心,这种极端的做法既把他们推了出去,自己也没有得到提高,还认为自己对大法很坚定,其实是做事走极端,一点修炼人的慈悲心都没有。

我心里很难过,我是个做事很讲诚信的人,怎么会生出这么个没诚信的儿子来?我认为这都是儿媳做的,因为儿子经常不在家。我的怨恨心出来了,但是我不想跟儿媳吵架,怕影响孙子的身心健康。有人告诉我说:“你儿子和儿媳吵得很厉害,孙子吓得直哭。”我听完后很揪心。

为了他们能过好,不影响孙子的身心健康,从此,我不再联系他们。只是每年我主动把孙子的保费多给一点,转账给儿子。就这样,五年的时间,我断绝了和儿子儿媳的来往。

二、学法实修,最终改变了婆媳关系

通过大量学法,我开始学会向内找,查找为什么我总是过不好亲情关?总是被亲情拖下去,开始梳理和儿子、儿媳之间出现的问题。我不能给大法抹黑,我不能让常人认为修炼人的家庭关系这么糟糕。在和儿子、儿媳的矛盾上,我开始认真查找我的所言所行,哪里不在法上,是哪颗人心造成的,必须把这些人心找出来,去掉。

我认为,首先要转变人的观念,把自己当作一个真正的修炼人,知道了和他们发生矛盾,就是我的错。因为我是修炼人,就得用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不能用常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师父说:“大家想一想,你是个炼功人,是不是得用高标准要求你呀?不能用常人那个理来要求你了吧。你是个修炼人,你得到的不是高层次上的东西吗?那就得用高层次的理来要求你。你跟他一样去做,你不就跟他一样了?”[1] 明白了法理,我开始找我们之间产生矛盾的原因。发现,一开始我就把自己混同于常人,没有处理好和儿媳娘家的关系。对亲家做的一些出尔反尔的事情很反感,产生了争斗心、怨恨心。矛盾来了,没有想到自己是个修炼人。由于修炼不精進,就是没看到法的内涵,而是采取邪党文化那套针锋相对的斗争方式处理问题,也不兑现当初对他们的承诺,还强词夺理。

由于自己认为一贯正确的邪党文化的做法,给儿媳造成了很大的精神压力,所以从一开始,儿媳就怕见我,怕接触我,做事小心翼翼。儿媳总说:“妈,您特别强势。”儿媳的提醒我从没放在心上,对儿媳说话常带有责备、命令、看不上的口气,满脑子邪党文化却不自知。总认为他们懂的东西太少了,社会这么复杂,他们都不知道怎样保护自己。我总是说:“你们什么都不懂,我是为你们好,我这么付出,都是为你们好。”对他们总是放心不下。所以,什么事我都是大包大揽的,包括我自己的家。

我还发现自己那种说一不二、那种强势、把自己的观点强加于人的做法是自私、自我的旧势力的理,是邪党文化。而自我很强的人往往是很难有善心的,也很难能理解别人、站在对方的角度想问题,而且还喜欢显示自己。这种旧势力的理就是要以我为中心,要自己说了算,喜欢别人服从自己,占有欲很强。从人的表现形式上就是放不下这个情、那个情。

师父说:“整个人类社会的一切,全是出自于这个情。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1]我开始转变观念,站在对方的角度看问题。对照法理,找出自己的执着心,排斥它。当然要彻底放下,却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比如:我嘴上说放下他们,平时还可以做到,可是每到过年,所有的亲戚们聚在一起、唯独缺儿子一家的时候,心里总有点不是滋味。每年转保费给他们的时候,总要关心的问一句:“你们是否挺好?”可每次得到的都是很不耐烦的一句:“你别管了。”就挂断了电话。刚开始,我心里不是很舒服,总提醒自己,这是在过关,一定不生气,不动心,不被他的言行带动,我一定要过好这一关,以后不再管他们的事了。

又要过年了,自己认为没有了争斗心、怨恨心、面子心等,对他们不太执着了,他们怎么做,我也不放在心上,心想:我已经放得差不多了,他们应该会来过年吧?事与愿违,他们还是没回来,和以前一样,连个电话都没有。我又想:是不是我上辈子欠他们的,他们来讨债,就是讨债我也该还清了。

我進一步深挖,发现我的这些执着心只是从表面去掉了,根本就没从根子上去掉,所以效果不好。而且我发现,还有最根本的最根子上的东西没有找到。

随着学法的不断深入,我明白了,我们修的是一思一念,带着任何一颗人心都修不上去的,而我这个亲情没有彻底放下,时不时的还会翻出来。我这么努力。为什么就改变不了他们呢?还是我没有做到真正实修,骨子里还固守着自己的东西——情。

由于长期带着人心修,旧势力就会钻空子,就会强加迫害。旧势力操控儿子儿媳干扰我修炼,想利用亲情使我修不成。我一方面大量的学法,不断的排斥各种人心,自我、强势的心、争斗心、显示心、怨恨心等,在法上归正自己。另一方面我开始发正念,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清除儿子儿媳背后干扰他们听真相、破坏我们婆媳关系的邪恶生命、邪恶因素。

又一个中国年到了,有人告诉我说儿媳腿摔的骨折了,我听后心里生出了慈悲,心想:儿媳自己带孩子没人帮忙,又没工作,这次不知花了多少钱,是不是又借钱了?既然她来到我家,和我结了缘,不管是恶缘还是其它缘,我一定要变成善缘,一定要帮她度过难关。

突然想起我订的车到了,约好明天交钱提车,这辆车排了4个月的队,指标也将到期了。但马上想到车不重要,人重要,还是把钱给他们吧。于是,我拿起电话打给儿子问:“她的腿怎么样了?花了多少钱?借钱了吗?我把买车的钱给你们吧。”儿子说:“就是骨折,不用,没花多少钱,走的医保,你买你的车吧。”我要求去看他们,他们拒绝了。我也没动心,就转了一万元钱给他们买营养品。随着大量的学法,我把时间、精力都放在了师父要求的三件事上,完全把这个情放下了。

五年了,没见过儿媳和孙子一面。就在去年夏天,儿子突然带着儿媳、孙子来看我们,儿媳低着头躲在儿子后面不好意思進门,我很热情的把她拉進来,让她坐下,就象从来都没有发生过那些不愉快的事一样。儿媳很郑重、很惭愧的流着眼泪给我们老俩口赔礼道歉,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做,还在外面骂你们,这不是我的本意,请你们原谅我,我以后一定会做好的……”又对儿子说:“对不起,不让你看爸爸、妈妈,让你痛苦了好几年……”

我知道,是我修炼不精進,她被旧势力操控了,我发正念清除了她背后操控她的邪恶生命和因素,同时向内找,在法上归正了自己,她就清醒了。本来她就是来帮助我修炼的,帮助我提高的,我应该感谢他们。我说:“都是我的错,我没有站在你的角度上看问题,我说话的态度太强硬,让你接受不了。事情过去就过去了,不要放在心上,以后咱们好好相处,有困难尽管提出来,我会尽力帮助你们的。咱们能成为一家人,这是多大的缘份啊!咱们一定要珍惜。”

一段长达五年的婆媳矛盾,就这样通过我学法实修、向内找而化解了,我的心性在实修中提高了上来,感谢师父的慈悲苦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