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后出现的神奇事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四月六日】我是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老弟子,在师父的慈悲看护和点悟下,修炼中经历了一些大法创造的奇迹,写出来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交流。

一、摔扭了的脚三天好了

那是一九九五年的黄历十二月十八日晚饭后,我急于去炼功点炼功。由于天黑,不料踩到一块砖头上,把脚扭伤了,当时人就摔倒在地,右脚不会动了,右腿也不好使了,怎么用力也爬不起来,疼的我冒出一身汗。这时我想: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是有师父法身保护的,没有事的,得赶快起来,不要叫别人看到。

我正要用力起还没有起来时,突然楼西头走过来一个人,看不出是谁,直到走近才看出是我丈夫,他出差刚回来。一看是我半起半坐的很吃力的在往起爬,就赶快把我背回家,放到沙发上,一看我的右脚外边鼓起来一个大包,很高。他说: 你这脚骨头断了,骨头都蹦出来了,得赶快上医院。

当时我修炼大法已有三个月了,受益很多,知道法的威力,就坚定的对丈夫说:没有事,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很快就会好的。丈夫不高兴的说:要过年了,家里活又多,这个年怎么过?丈夫和孩子非要我去医院,又倒来白酒,拿来了去痛片,叫我擦酒,吃药。我坚定平和的说:我不去医院,不擦酒,也不吃药,我有师父管,很快就会好的。他们看我这样坚定也就不管了。

这一夜痛得我没睡着,我就学法、打坐,觉得有什么东西在脚上转,脚象烤火一样热。第二天,脚肿的鞋也穿不上,脚下一块青象根黄瓜大小,是黑青色的东西,脚背上面是紫色的瘀血。我心里明白这是师父在给我消业。右脚一着地就痛得钻心,也穿不上鞋。我就在家里学法炼功。第三天早晨我单腿蹦着去和面做过年吃的大枣饽饽。上午九点多钟,我的脚突然不痛了,肿还没消,瘀血也没散,两个孩子放寒假在家里,亲眼看到我走路正常了,一点不痛了,他们还不太相信就问:“好了?你走给我们看看?”我就在地上一二一、一二一的走给他们看,他俩眼见为实,高兴的抱着我说:“妈妈,大法太神奇了!”当天晚上我就去炼功点炼功了,随后肿也消了,瘀血也散了。厂里有个同事知道了惊叹不已,说她有一次扭了脚三个月还没好。看你三天就好了,这个大法太神了!

二、正念过生死关

一次,我在家里洗衣服,心里感觉不舒服,我坚持着洗完。可刚洗完,就一头栽到床上不能动了,眼睛也不敢睁了。过了十几分钟吧,电话铃响了,我艰难的爬起来接电话,刚拿起电话说了声“喂”,就晕倒了。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

当我醒过来时发现自己躺在水泥地上,后脑勺碰了个大疙瘩,头晕头痛得厉害还恶心、呕吐,裤子也尿湿了,出了一身冷汗。这时我丈夫回来了,原来是他挂的电话,他听到我只说了一个“喂”就没声音了,又听见“咕咚”一声,他心里觉得不对劲,可那时他正在开车送领导去办事,没办法回来。

他一回到家看到我这样,非要送我去医院不可。我坚决不去,信心十足的对他说:“我没事,你放心,下午就好了,我有师父在管。”我就听师父讲法,傍晚时分我就觉得好了,浑身轻飘飘的,脸色红晕,精力充沛,晚上照常去炼功点炼功。

我知道自己又过了一个生死关,真是“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1]。弟子又一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三、表弟诚心敬念九字真言 天赐贵子

还有一件更神奇的事情。我舅公家的表弟因先天性没有生育能力,结婚后一直没有孩子,媳妇跟他离婚了。有一个青年妇女结婚后也没孩子,经医院检查是女方先天性没有生育能力,她丈夫也跟她离婚了。后来经人介绍她与我表弟结合了并准备收养个孩子。

有一天,我带上真相资料和护身符去了他们家讲法轮功真相。他们都很认同大法,顺利的退出邪党的附属组织,并且把护身符马上戴在脖子上,高声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告诉他们遇到危难时念九字真言能逢凶化吉,遇难呈祥。

也就不到两年的时间,有一天表弟妹打电话高兴的告诉我说她有身孕了。我听到后也为他们高兴,是啊,简直太不可思议了,被医院诊断两个都没有生育能力的人,竟然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得到福报了。天赐贵子,他们生了个大胖小子。

四、顽固的丈夫转变了

我丈夫不修炼,对我修炼大法一直不支持。特别是江泽民和邪党相互利用从九九年“七·二零”发起对法轮功的疯狂迫害后,他被邪党谎言毒害,怕我去北京上访,把我家变成了家庭式监狱,对我灌食灌药,用铁链子锁。他被共产邪灵操控吓得要命,连法轮功三个字都不敢听,更不用说退邪党组织了。

师父的《向世间转轮》经文发表后,我们大法弟子都在给世人讲真相劝三退,救众生。我只要一说给丈夫退邪党组织,他就发火,他一发火,我就开始对他发正念,解体他背后操控他的邪恶因素,我知道这不是他真正的自己。我对他说:我用某某某化名帮你退出邪党组织已有半年了,你觉得怎么样,不挺好吗?师父说:“你在正念作用下,你身边的一切和你自身都会发生变化”[2]。师父告诉我们:“修炼人嘛,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3]我发现我还有对亲情的执著,就努力修去它。

直到有一天,我俩开车出去办事,在转弯处被警察扣了二百元钱,他气得直骂。我说:你不是说共产党好吗?他很气愤的说:我啥时候说共产党好了!我说你知道共产党不好,叫你退出邪团你不退,他说:你都给我退了有二十遍了。此时,我心里非常欣慰,为这个生命的选择而高兴。

二零一五年诉江大潮开始了,我把江泽民告上了最高法院和最高检察院,第二天就收到回执单了。作为大法弟子也得让世人知道诉江的事,叫那些明白真相的世人也要签名诉江。在外面对世人讲真相,我怕心很小,可是在家里对丈夫我就不敢提叫他签名诉江之事,我也知道他心地很善良,但就是不敢叫他签。师父看我有这个心,看他也是得救的生命,就安排了一个机缘。

一次,我俩去赶集,下车后,他叫我自己去买东西,他在停车的地方等着。一会儿,我拎着东西回来了,老远就看见一位白发老人在对他说什么,但丈夫老是推脱的样子。当还有五、六米远的时候,他看见我回来了,就对这位老人说:你看我家这位回来了,她和你一样都是法轮功(弟子)。说着转身就要上车,我问这是干啥的?他说:叫我签名告江泽民呢!我一听是同修叫他签名诉江,我急忙说:你签了没有?他说没签。这时,他已经上车了,叫我也快上车走。我赶快叫老同修把诉江本递上去叫他签,同时对丈夫说:签了名,对你有好处。他很顺从的在本子签上了名并按了手印。我说:你得谢谢大姐。丈夫忙说:谢谢大姐。整个过程都很顺利。在这里我非常感谢这位老同修大姐,赞叹大姐做的真好。

在修炼的这条路上,我还有许多人心与执著没去掉,离师父的要求还相差很远。今后我一定多学法,向内找,赶快归正自己,多救人,让师父为我们少一份操劳,多一份欣慰吧!最后让我们共同学习师父这段讲法:“大家把剩下的事做好,用你无悔的修炼过程走向未来。祝你们会有所悟、会有所成!”[4]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十年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经文:《致加拿大法会》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