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闯魔窟

更新: 2020年03月23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三月二十三日】2017年,我与同修一起外出讲真相救人,被不明真相的世人举报。当两个身穿黑色特警制服的协警站在我们面前时,我还不相信这是真的,但本能的产生的第一念就是:“师父救我!”他俩不容分说把我们送到了当地派出所。这时我才意识到自己还有很强烈的怕心,因为我的心在剧烈的狂跳,说话的声音也在颤抖。

到了派出所,警察开始查包、做笔录。我不想配合他们,就是给他们讲真相,其中一个警察说:“共产(邪)党什么样?我们不清楚吗,还用你来说?”

还有一个小警察在他一人看我时对我说:“大姐,我知道现在的警察不好当,再过两个月我也辞职不干了,回家做生意去。”我告诉他:“现在的中共是黑白颠倒,把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信仰者关起来,真正干坏事的人却让他们逍遥法外,你说这是什么世道?现在老百姓都说:‘过去的土匪在深山,现在的土匪在公安’。中共让你们干坏事,将来做它的陪葬品。”小警察说:“我们心里都清楚,可又能把它(中共)怎样?本打算放你回家的,现在正值十九大召开,维稳处于高压态势,领导非要向上级请示,这不都开会去了。”到了深夜十一点多,他们还是把我关進了拘留所。

去了拘留所,因没有尿检,拘留所拒收。派出所的警察不甘心,硬是带回去补了个尿检,才强行把我送進拘留所。到了拘留所,因我拒穿他们的衣服,就被铐在老虎凳上。当我回到监室时,在似睡非睡中,我看到师父穿着袈裟从远方飘到了我的跟前,手里拿着一个大大的“田”字,中间的四个口字在不断的往起鼓,象是一种膨胀状态,最后师父把“田”字从中间掰开,右手的“日”字师父收回了,左手的“日”字示意要给我。这时我就醒了。我想:师父在点化我什么呢?在我当时的层次悟道:田字的四个口是指四个月,这次魔难是四个月,师父要替我承受一半,十九大是在十月十八日召开,四个月后是十月底。

十五天的拘留期一到,市国保大队就来人把我拉走,途中扬言要给我判刑。我想:“你们说了不算,师父说了算。”接着做体检,之后就把我关進了看守所。

在看守所的第二天,一个大姐(以后简称刘姐)来到我跟前,小声说:“你是法轮功吗?”我说:“是的。”她说:“你教我炼功吧。”眼前这个人如此渴望得法,我真为她感到高兴!师父说:“实际上就是,都铺垫好了,就差你用正念去把这件事情做了,就没那个正念。”[1]

我为自己因怕心而障碍了我的正念感到羞愧。原来,刘姐是个经济案,她是一年前被关進来的,是之前大法学员对她的照顾使她知道了法轮大法好,还学会了几首《洪吟》。之后,这批大法学员被送進监狱遭受迫害,刘姐就再没接触到大法学员,但她每天坚持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经常背诵会背的几首《洪吟》。没多久她的天目就开了,她不知是怎么回事,就想找大法学员问一问。我的到来,让她自豪的称:“我也能成为大法师父的弟子了!”我教会她五套功法,她每天在值班的时候炼前四套功法,我把会背的《洪吟》、《洪吟二》写在她的笔记本里。

可是好景不长,监室的号长发现了我俩的关系后,当众训斥我俩,不让我俩坐在一起,还说要把我调离这个监室。警察也来训斥刘姐,不让她在值班时做任何动作,不让她跟我说话,并让我写悔过书。我想:我做的是好事,悔什么过呀!往哪悔呀!我坚决不写,副所长也来威胁我:“你不写是不是?到时候你别后悔!”甩袖而去。

即使这样,同监室的其他室友也会在晚上叠被子的时候跑过来问我有关法轮功的事,她们当中的很多人都在心里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特别是一个盗窃犯,之前曾因偷盗判刑十一年,这次又面临着判刑,她的人生中充满了阴暗,她告诉我她现在也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希望得到师父的保护。

一个月后,我是否会签逮捕证?大家都在猜测着。第三十六天的下午四点,一个警察走到门口叫着我的名字,随后说:“释放!”整个监室一下沸腾起来,大家欢呼雀跃!刘姐一下把我抱了起来。我带着几个人的三退名单走出监室时,号长也随之走了出来,让我在隔壁的浴室换衣服,看到她羡慕而又祈求的眼神,我告诉她:“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得福报的。”她赞许的点了点头,微笑着目送我走出看守所的第一道大门。

走出看守所,我以为可以回家了,没想到邪恶又把我送進了洗脑班。洗脑班是个单人间,里面放着三张单人床,两个包夹我的人是社区的书记或主任,她们轮番的做我的思想工作,还嘲笑我说:“你享受的是领导级的待遇,你看都是领导在陪你。”我一直不停的发正念,清除操控她们背后的邪恶因素。半个月后,她们看说服不了我,就全部撤回自己的岗位上班去了。

换了两个退休人员看着我。期间她们不让我离开这个房间半步,门是反锁的。在里面打不开门,三餐由她们送進来。两个社区人员又搬来电视让我看诬蔑大法的录像,我坐在床边高密度发正念,让放光碟的电视坏掉,真是“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2],那两人在开机播放时,电视不出图像了,她俩纳闷的说:“奇怪,搬之前还开过电视,是好的呀!怎么到这就不出图像了。”其中一个包夹看我闭目端坐在床边,说了一句:“她是不是在发功?”那两个被无神论毒害的人似信非信的看了我一眼,就走了。从此再没人动过这个电视。

十九大临近召开,她们逼我说:“你不写保证书,就别想吃饭。”为此,我每天只有两顿饭,十天后她们见我不为所动,一天只给吃一顿饭了。这时看管洗脑班的负责人不干了(人已明真相),他对我说:“她们不给你吃,我给你吃!”又过了十天,十一月一日早晨一个社区人员進我房间说:“悄悄的收拾东西,送你回家。”就这样,结束了邪恶对我四个月的非法关押。

溶于法中的生命,感受着师父的佛恩浩荡,每时每刻都能感受到师父无量慈悲的保护,唯有精進实修报师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