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板厂氛围从竞争变祥和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五月十日】我曾是一名女教师,五十五岁。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我身心受益,我身边的众生也都沐浴在佛恩浩荡之中,倍感幸福。

一、支持大法的老板

一九九九年江泽民发动了对上亿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轮功修炼者的残酷迫害。二零零一年,因我不放弃自己的信仰,我校五名教师同修被一票否决竞聘教师资格,得不到任何说法,被赶出了学校大门。

没有了生活来源,生活陷入了困境。我和一个同修来到了一个私人板厂刘老板家打工,工作是补大板。这是我和另一位同修失去教师工作后找到的第一份工作。我俩大学毕业后就当教师,现在到板厂干重体力活,需要克服很多的困难,也经历了很多心性上的考验。

这个工作是个计件的活,也是个良心活。老板买来树,用机器扒成长二米六、宽一米三的大板,板子上有不同大小的洞,工人用机台下来的小碎板把大板的洞补好,但补洞板得自己去捡,很费时、费力。大板的洞越大、越多,需要的补洞板越大、越多,也更费时费力,挣钱就慢。有的工人看老板不在,就把不好的大板割成小块,变成补洞板了,这样既节省补板时间,又不用捡补洞板,也能多挣钱。有时板子卖出去反馈回来,有的人小洞没补或有的洞补得不严,所以老板需要用一个质检员来检查和监督干活的质量和数量。

我和同修不管有没有人监督,都严格按照师父的法要求自己。师父教导我们:“你老是慈悲的,与人为善的,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所以你炼功要按高标准、更高标准来要求自己。”[1]

对照师父的法,我和同修把厂家的利益放在第一位,细心检查自己所补的板,不落下小洞,也不毁掉不好补的板子,碎板子尽量补成好板。老板看到大法弟子工作兢兢业业,有时把从外面捡回来的碎板子直接送到我们两个大法弟子面前说:“大法弟子心眼好,把这些碎板给补上吧,要是她们就给祸害了。”每次遇到这种情况,我俩都毫无怨言的按照老板的要求把活干好。

老板渐渐的知道了大法好,也支持大法,帮助大法弟子:

1、多开的工资

一天下班后,和我一起打工的同修带着当天板厂老板发的工资来找我,说回家一算,发现老板发的工资错了,多了九十元。说我们大法弟子是修“真、善、忍”的,得做到真,并委托我把多发的钱给老板送回去。没想到当我到老板家说明情况时,老板当时就说没发错,因为同修活干得好,多付出很多,帮老板减少了很多负担。还坚持让我把钱给同修拿回去。

2、老板的风湿病好了

一次,老板收了一个人偷来的树,受牵连被关進了拘留所。在拘留所里,睡在潮湿的水泥地上,她自己有风湿病,担心会腰腿疼。当时拘留所里有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告诉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逢凶化吉。老板念了之后,不但哪也不疼了,风湿病竟然也好了。看到老板从拘留所回来和我们大家说的时候的高兴劲儿,在场的工人也为老板高兴,也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3、老板的信任

有一段时间,板厂的活不多,用不了那么多人,老板知道大法弟子干活认真负责,兢兢业业,就把剩下的活让我和另一个大法弟子来干,没有安排检查质量的人,让我俩自己干,自己计数,自己包装,自己记账,完工的时候,老板按照我们自己计的账目给算的工资。老板真的知道法轮大法是在教人修心向善,知道大法弟子都是好人。

4、避免了一次迫害

我和同修在刘老板家的板厂干了四年以后,又到了当地孙老板家的板厂打工。派出所的人就到刘老板家去找我们,想要对我们进行迫害。派出所的人给我家的一个邻居小李打电话,让他通知我们。小李接到电话后,马上给孙老板的侄子小孙打电话,不巧小孙去了外地,小孙马上给在孙老板家干活的妻子小荣打了电话,小荣气喘吁吁地跑到我们工作的车间,让我们停下手里的活马上离开。过了一会儿,我家的另一个邻居小丽也骑着自行车慌慌张张的来送信儿,让我们躲避一下。原来,刘老板给小李打电话的时候,小丽也在小李家,她担心电话打不通,怕耽误了时间,就骑着自行车匆忙赶来通知我们离开,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去。一场迫害就这样避免了。

现在,刘老板一家人、孙老板一家人和我的邻居们都看透了中共邪党的邪恶,选择了三退保平安,沐浴在佛恩浩荡之中。

二、支持大法的工人

在刘老板家板厂打工时,因为收到的树木质量不同,板子晾晒的干湿程度不同,每垛板的好坏有很大差异,直接影响到挣钱的多少,所以能抢到哪垛板子有很大的竞争。遇到好板子,如果快速把手里的活干完,就能把好板抢到手,遇到不好的板子想办法拖延时间,也能把不好的板子躲过去。每当遇到这种情况,竞争的场面是很激烈的。我和同修都按大法的法理要求自己守住心性,为他人着想,不与人争辩和争抢。因为师父教导我们:“你们今后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别人,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2]。

时间长了,在一起打工的人看到我们祥和的心态和举动,也主动向我们了解大法,了解我们的工作的心态。我俩就说师父要求我们工作要对得起老板的工资,讲大法要求弟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告诉她们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逢凶化吉,遇难呈祥。

小娜晚上走夜路害怕,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不害怕了;小芳是十几岁的孩子,她从小受继母虐待,现在恐惧的心理消除了。从此,板厂的大板房里,有了欢乐的气氛,十来个人一起干活的厂房里,每天叽叽喳喳说笑不停。有时候,她们边干活边唱起了给师父拜年的大法弟子的歌曲。中午休息的时候,有的人也学着大法弟子的样子把腿盘起来感受感受,有时候大家经常到我家聚一聚,观看大法真相光盘,再后来她们都做了三退,有两个人拜读了大法书。

三、一生中从没见过这样的场面

我家有一口压力井,一直用了很多年。可是在我失去教师工作以后,我所在地区地下水位普遍下降,压力井再也上不来水了,周围的人家都重新打深水井。我向一个同修的丈夫姚哥了解打井的事宜及相关的费用。当姚哥知道了我被迫害失去工作,没有经济来源,又一个人带着孩子,生活陷入困境时,就给我一个建议,说请人打井的费用是不能少的,只有打一个用手摇的辘轳井能把费用降到最低,说做辘辘的铁他家有,找人做完他来给安上,三十元钱就能下来。我当时没有听明白,以为买铁和手工加一起是三十元。

打井的那天,来了四个同修和两个同修家属于哥和张哥来帮忙,打井的师傅还带来几个力工,打井的师傅要求,如果不供饭就给五十元饭钱,几个同修背地里商量说人太多了,吃顿饭得买菜花钱,而我太困难了,没有钱,就不供饭了,给打井人五十元钱去外面吃,其余帮工的人都回自己家吃。商量完通知我坚决不许做饭,都说好了都回家吃。过了一会儿,另一个同修(于哥的妻子)来了,从家里带来了肉、蛋还有青菜,是专门来给大伙做饭来的。井打好了,饭桌上,大家还在讨论后续的事情,但他们知道我要打辘轳井的时候,大家一算账,说辘轳井铁和工钱都算上也要二百多元钱。

这时我才明白,原来姚哥说的是他家的铁不要钱,只是拿到铁匠那里做成辘辘工钱要三十元,还得同修的家属免费给安装。这时在场帮工的一个同修说:“不做辘辘了,我出钱买水泵。”一个同修家属张哥说:“我买水管和电线。”另一个同修家属于哥说:“我做井盖子。”坐在桌上一起吃饭的打井师傅说:“我的五十元饭钱也不要了,活了这么多年了,从来没有看到这样的场面,炼法轮功的人太和气了,法轮大法太好了。”

这口靠着大法弟子凝聚力打成的井打完了。第二天,当我从板厂打工回来后发现,打井扒开的墙砌好了,院子里一条条笔直的垄打好了,不知是什么种子,都浇水种好了,活却不知道是谁干的,过后才知道是另外两个男同修干的。

沐浴在大法的佛光之中,幸福的回忆总也说不完。大法的浩荡洪恩,同化大法的神奇与殊胜更不是人间之语可以表达。修炼的人也不能体会师父慈悲之万一,真心希望人们赶快了解真相,切勿错过这万古得救的机缘。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无漏〉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