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骑着自行车的九旬老人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五月十日】我出生于一九三零年,今年整整九十周岁了,用眼下时髦的话说,我是个“三零后”。

我于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得法前,百病缠身,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女儿把装老衣服都准备下了。可我命不该绝,就在此时,我得法了。经过二十多年的修炼,我不但身板硬朗,头发多一半是黑的,每天骑着自行车,穿行在县城的大街小巷,寻找有缘得闻真相的人。邻居们都说:“法轮功好不好,看看老学(我小儿子)他娘就知道了,这老太太,跟吃了人参果一样,越活越年轻。”

下面,就讲讲我的故事。

一、得法

在我六十五岁那年,我的身体就彻底垮了,不但腰疼、腿疼,还得了严重的心脏病。医生叮嘱我儿女:“千万别给你妈翻身,她一点都不能动,她身边不能离人了。你们要有个思想准备……”儿女们偷偷的落泪。

因为我娘家姥姥、妈妈,还有姐姐,都是五、六十岁时就去世了。医生的话等于是给我判了死刑。女儿悄悄的把我的装老衣裳都准备好了。也许冥冥中我有神佛保护吧,慢慢的我又活过来了,就是身体很虚弱,眼睛也看不清东西了。

一九九六年的春天,小儿子给我拿回来一本书《转法轮》,告诉我:“现在很多人都在炼法轮功,听说祛病效果很好,你也和他们炼炼试试。”我虽然不知道法轮功是什么,但听了名字,心里就舒服。

我没上过学,只上了几天扫盲班,认不了几个字,就让老伴给我念《转法轮》,我越听越爱听,句句说到我心里。

我开始找炼功点学功。如果知道哪里放师父的教功录像或讲法录像,不管多远我都会去。渐渐的,我身上有劲了,也就是个把月吧,我的身体就全好了,天天乐乐呵呵的,什么活都能干了。

被医院判了死刑的我,炼了法轮功,现在九十岁了,身板硬硬朗朗的,还在院子里种了一块菜地,我纫针都不用戴眼镜了。没上过学的我,现在大法的四十多部经书,我都能通读了,还能看明慧期刊。

二、两次车祸 安然无恙

一九九六年秋天,一天我骑车去办事,一个小伙子骑摩托车把我给撞倒了。小伙子吓坏了,赶紧把我扶起来。我想起师父让我们做好人,不给人家找麻烦,就赶紧说:“我没事!”可是,再想骑车,却骑不了了。小伙子要送我上医院,我不去,小伙子便把我送回了家。到了家门口,我没让小伙子進门。一来我不想让老伴知道了为我担心;再者怕儿女们知道了责怪小伙子,就让他走了。

回到家,我为了不让老伴看出来,我该干什么还干什么,晚上照常去了炼功点。我被摩托车撞时,正好让邻居老太太看见了。傍晚,见我从她家门前过,就问:“你不是被摩托车撞了吗?”我说:“没事,不咋地!”就听她在我身后向周围的人大声说:“你们也赶紧炼法轮功吧,你看她,让摩托车撞了,都百咋不咋(方言:没事)。”

第二天,那个撞了我的小伙子领着家人来看我。儿子知道事情的经过后,对小伙子说:“算你小子有福,撞了我妈这样的大好人,不讹你。也亏我妈炼了法轮功,不然还不让你小子给撞坏了!”大伙都笑了。

还有一次,是快过年了,家家都在忙着扫房。我去买扫房的东西,骑着车子,一拐弯,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忽然听到人声嘈杂,嚷着:“上医院吧!”我赶紧睁开眼睛,原来我又被摩托车撞了。女婿的同事看见了,认出是我,赶紧给女婿打电话。女儿、女婿、儿子全来了。我挣扎着说:“没事,不用去医院。”儿女们不干,和肇事者一起把我送進了医院。

经检查,我头上有一个馒头大的包,腰部有瘀血,医生怀疑还有内伤,要求住院观察。我坚决不同意住院。儿女们没办法,只好拿了一大堆药回家。回到家,我坚持学法炼功。我儿女们都见证过大法的神奇,也不逼我吃药。第二天,那个包就消下去了,自始至终我并不怎么疼,我知道是师父在保护着我。

三、七天闯过生死关

自打我修炼大法以后,二十多年来,身体棒棒的,没病就不用吃药了,倒也消过几次病业,而且还吐过三块黑血块子。按常人的遗传学,我姥姥、妈妈、姐姐都是得癌症去世的,我明白,我修炼了法轮大法,我身上的病灶是师父给我清理出来的,发生在我身上的一切不是病。我不但不胆小,还增加了我信师信法的信心。

特别在我八十岁的那年,有几天我不想吃东西,开始几天还能吃片西瓜、喝一点水,后来连水都喝不了,看见西瓜就恶心,尿的都是血尿。我独居(老伴前几年去世了),怕儿女们担心,也觉的自己是修炼人,这不是病,就没告诉他们。

消业第七天是个星期天,一大早,小儿子有事到我院里,见我还没起来(儿子知道我平时早起来炼功了),觉的纳闷,于是便進屋看我,一眼看到外屋便盆里尿的血,就惊叫起来。我赶紧迎出去,他一见我的样子,就更着急了:“妈,你走路都打晃了,怎么也不说一声?这次怎么着也得去医院检查检查。”没等我说话,他就给他哥哥打了电话。大儿子一会儿就来了,知道情况马上说:“星期一就去市医院。”说完就急着安排去了(因为大孙子是市医院的医生)。

我有点不知所措,这才想起来求师父。我来到师父的法像前:“师父啊,我知道我这不是病,可是儿子们不修炼,要送我上医院,到了医院,我也没法和医生解释啊,说了他也不懂啊。我不想去医院。师父您帮帮我吧。”

过了不大一会儿,大儿子又回来了,对我说:“明天小丽(大孙子媳妇)的同学要到市里考试,想在她家住一天。要不咱星期二再去,你还抗得住吧?”我说:“没事,抗得住!”我心里偷着乐,师父在帮我呢,到不了星期二,我肯定就好了。就这样一想,顿时感到身体轻松了许多,我知道师父把不好的东西给拿掉了,我想吃东西了。

等到星期二一大早,儿子们来接我去医院时,我已经什么事都没有了。看着眼前面带微笑、身体利利索索的母亲,大儿子愣了会儿,问:“妈,你好了?”我笑着点点头。小儿子高兴的说:“谁不炼,我妈也得炼,不让炼可不行!”

四、向内找 提高心性

去年八月十五,外孙女给我买来了很多好吃的。中午,小儿媳叫我过去吃饭,我就拿了很多东西来到后院。可听我说东西是外孙女拿来的,小儿媳就不高兴了。我也没想她为什么不高兴,就张罗着把拿来的西瓜让重孙子们吃。小儿媳却不让,说:“别吃她买的,她眼里从来就没她小舅。”我愣了一下,也没说什么,吃了几个饺子就回前院了。回到屋里,我心里有些不痛快。我这图个啥呀?好心好意给你们送好吃的,却惹了一肚子气。可儿媳平时很孝顺,从没这样对待过我。

师父告诉我们有矛盾向内找,也许是我哪做的不好。我和小儿子住前后院,外孙女经常来看我,却很少到她小舅舅家看她小舅和舅妈。小儿媳这是挑理了。都怪我粗心大意,考虑不周。等外孙女再来,我得教教她这些礼节。再者,我这九十岁的人了,孩子们都很孝敬我,很少让我生气。今天小儿媳这是帮我提高心性呢,这是好事,很难得呢……正想着呢,儿媳進院了,手里捧着烙饼卷着鱼,象什么事儿都没发生一样,進屋就说:“妈,刚烙的饼、炖的鱼,你快吃吧。”唉,刚才还是阴云密布,转眼就晴天了。还是修炼好啊!我一向内找,她马上就变了。

五、枯木开花 香溢四方

通过二十多年的修炼,我不但身板硬朗,头发多一半是黑的,每天骑着自行车,穿行在县城的大街小巷,寻找有缘得救的人。邻居们都说:“法轮功好不好,看看老学(我小儿子)他娘就知道了,这老太太,跟吃了人参果一样,越活越年轻。”

其实,这一切都要感谢师父啊!我常跟孩子们说:“我的命是师父给延长来的,延长了干啥?是让我救人的,师父救我,我救世人,这是我的使命。”所以孩子们明白这个理,对我所做的一切都很支持。

有一天,大儿子和我讲起他们战友在一起吃饭时,他的战友们对他说:“大娘的身板真硬朗,天天骑着车子,在街上帮人做三退,把我们的‘党’都给退了,还说给我们保平安呢。”儿子和他们说:“我妈自炼了法轮功,二十多年了,没吃过一粒药,更别说住医院了,我们这些做儿女的忒省心。所以我妈说什么我都信。”

接着儿子问我:“妈,你是不是到人家单位找人家做三退呀?怎么这么多人都给退了?”我认真的告诉儿子:“我可没到人家单位去,你的那些战友啊、同学呀,都是大法师父给我安排的有缘人,有的时候我不认识他们,他们却认识我,离老远就主动的和我打招呼,你说,我能不给他们退了吗?特别是你的那些战友,大多都在公检法工作,更得让他们了解真相,保平安了。”儿子笑眯眯的听着,直点头。

因为我在县城住的时间长了,原来那些县长、书记、局长的大都认识我,所以也都是我的有缘人。有的自己退了,还把我引荐给别人,帮他们做三退,说:“他当过县长,快给他退了去。”并且还帮着我说:“你快退了吧,我早退了,就是这老太太帮我退的。”

二十多年来,风里雨里的,我也没算过我到底劝退了多少人。反正一天不出去,心里就不踏实。有时出去半天也没人三退,吃完饭我就再出去会儿,肯定就能遇到有缘人。

有一天,天下着小雨,我没在意,推着车子走出不远,雨就变大了,我找了个地方避雨。这时看到一个中年男子从我跟前过,我就叫住他:“快过来避避雨。”他过来了,我一问,他是个党员,我就和他讲真相,最后帮他做了三退。这时,雨小点了,他走时一再感谢我,我说:“谢谢大法师父吧,是大法师父叫我出来救人的。”他说:“谢谢大法师父。大娘,这雨一半会儿停不了,你也快回家吧。”我骑车刚進家门,瓢泼大雨便从天而降,我大声说:“谢谢师父的保护!”

一天,一个跑出租车的人,大概六、七十岁的模样,追上我和我说:“大姐,我总看你们的书(明慧期刊),特别是你给我的那本《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看完后,我觉的我也应该做个好人,所以从那以后,我不再和乘客争价钱。有人坐车钱不够,我说我学人家法轮功,今天不要你钱了。结果把人送到家,人家一分不少的把钱给了我。”我告诉他:“你这样做,肯定有福报。”

当然,这些年也遇到过很多不明真相的人,一开始不要资料,有的嘴里还说三道四的。一天,在学校门口,很多家长等着接孩子。我给一个中年男子真相资料,他不要,还说:“你月月拿着退休金,还反党。”我边走边说:“我没反党,是江泽民说共产党一定要战胜法轮功。那法轮功是佛法,共产党和佛法作对,老天爷还不灭了它呀?”谁知,我一提江泽民,人们就你一言我一语的说开了,这个说:“江泽民不是个好东西,出卖国土给俄罗斯。”那个说:“他什么都不会,就会搞小老婆。”还有的说:“他搞腐败治国,养了一大堆贪官。”人们说着,我就开始发资料,人人都接,还有三、四个人做了三退。最后剩下一份资料了,我递给刚才那个人,他也要了,只是没做三退。

有一回,在县医院门口,一个跑三轮车的中年人,他不但不要资料,还把我的资料扔了一地。我也没生气,蹲下身一张一张的捡起来。旁边一个老汉不干了,说他:“你这人也是,你不看拉倒,你给人家扔了干什么?人家都那么大岁数了,容易吗?”那人自觉理亏,也就不说啥,躲一边去了。以后我照常到医院门口发资料,遇到那个三轮车司机,我不记恨他,还给他资料。他被我感动了,为上次的行为向我道歉,并主动做了三退。

六、疫中救人步未停

今年过年,突然传来了疫情的消息。我们县也封城、封路、封小区。孩子们心中不免有些紧张。小儿媳对我说:“妈,最近你可别出去了,也别叫你们的人来了,咱大人不怕,孩子们还小,可得注意。”我没说什么。

回到前院,我一下明白了,去年夏天我为什么非得要安装天然气炉了。原来这是师父安排好的,如果我不安装天然气炉,冬天就得到楼上去住,前年冬天儿女们说什么也不让我自己生炉子取暖。我拗不过他们,只好到楼上住了一冬。去年我安装天然气炉时,女儿不让,要我和她去住楼房。我不干,坚持要安。小儿子明白我的心思,就对他姐姐说:“妈愿意安就安吧,天然气炉子很方便,妈能玩儿的转。今年我也不到楼上去住了,后院也安一个,和妈作伴。”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现在小区都封了,要想随便出入很难,还是平房出入方便。既然一切都在师父的掌控之中,我还怕什么呢?所以我就挑孩子们睡觉、儿媳脱不开身的时候,出去转一遭。大街上没什么人,我就贴粘帖。后来就在家学法,一天学三讲,可心里总是不踏实。我想:“不行,我还得出去。”我不想偷偷摸摸的了,就到后院和小儿媳说:“我想出去锻炼锻炼身体,总在家呆着可不行,你们要胆小,就别到前院来了,我也不过来吃饭了。”小儿媳看我说的挺坚决,就说:“给你口罩,你别走远了。”来到大街上,人很少,只有几个卖菜的。我就跟卖菜的讲,也能劝退几个。

一天,我转到一小区门口,见一穿戴整齐的男子,戴个口罩一个劲的朝我看,我想这是个有缘人,就推着车子走向他。他见我过去就说:“我认识你。这么多年了,你都没见老。”我说:“炼法轮功炼的呗。”他说:“我本来不信,可看你黑头发多,白头发少,我不信也不行。”我说:“你是个党员吧?”他说:“看来你还真不认识我了,我是个党员。”我说:“退了吧,保个平安。再给你份资料,你就更明白了。”他说:“别人跟我说我不信,你说的我信,退了吧。”我从心里感谢师父,把有缘人带到大法弟子身边。其实这一切都是师父在做啊。

疫情期间同修们没地方学法,就来我家学。小儿子对他儿媳妇说:“你可别说什么,咱妈现在可不是一般的人了,她有能量了,你要说了错话,你会难受的。”所以知道同修们天天来,小儿媳什么都不说了。

大儿媳说:“妈,以前我不相信法轮功,可是通过您的修炼,我不信也不行。今后您就吃好、喝好、炼好,其它的,您什么都不用管。”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