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快乐的“临时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五月十四日】我是一九九四年两次参加过师父的传功传法班的老弟子。尽管在这二十多年的助师正法中经历了很多魔难,如今尽管已是六十多岁的人了,但我的身体越来越健康,没有白发,皮肤细嫩,红光满面,别人都以为我只有四十来岁。

我曾是当地的法轮功辅导站义务辅导员,去过省政府、北京证实大法,故自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二零零六年底,我受到了中共的种种迫害——非法传讯、监视居住、关洗脑班、判刑等,从黑窝出来时我已是近五十岁的人了。

快乐是从哪里来的

为了帮助我度过难关,原来单位的同事帮我找了一份工作,在一个政府机关做临时工。儿子不同意,说:“你原来是这个单位的上级领导,你却去那儿做临时工,工资还这么低,你不觉的丢面子我还觉的尴尬呢!”我对儿子说,我也是学法后想了许久才同意的。过去我特别爱面子,虚荣心也强,就是现在人们说的“高冷”,去原单位做临时工,也许对去我不好的人心有帮助,还能解决目前的经济困难。最大的好处是可以利用工作便利条件讲真相。开句玩笑说,就当自己是孙悟空,现在只不过是钻到铁扇公主的肚子里去玩一下而已。”儿子冷笑着说:“妈,你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还想到政府机关去‘搞事’啊!”我说:“法轮大法威力大,法轮大法照众生。你看着吧,会有奇迹的。”

刚到单位,领导只是安排我在办公室打打杂,就是复印点资料,端茶倒水,搬东搬西的。后来又安排我去打理图书室。由于单位刚换置办公场地,许多图书还没开箱,现在又要开箱,又要上架,这件事在单位算是重体力活了。我二话没说,就答应了。

在整理图书时发现有一些攻击大法的书,我心里就想:这些东西都是毒害众生的,谤佛谤法那还了得!存放这里会给这个单位带来灾难的,应该马上销毁才行。我就马上将这类东西清理出来,全部用碎纸机碎掉了。后来发现还有许多邪党文件式的图书,用天目看上去也是黑气滚滚的,由于这样的图书数目不小,要请示局长才能销毁。我急中生智就拿了几本长了虫子的“毒品”去见局长。我说,局长,有一批这样的图书都长虫子了,如果不及时清理的话,就会影响到其它好的图书,我的意见就是将这些都清理出来销毁掉,再从新整理编码。局长说,可以是可以,但从新编码工作量很大,又脏又累的,你能吃得消吗?我说:“没问题。”就这样我清理了上千册这样的邪党历史文件,又将剩下的图书从新编码上架,还将图书室打扫的干干净净的。这项工作得到局里领导和同事们的一致夸赞,说我能吃苦耐劳,又不计较名利。

师父说:“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个人解脱不是修炼的目地,救度众生才是你们来时的大愿与正法中历史赋予你们的责任和使命,因此大量的众生也就成了你们救度的对像。”[1]我悟到我现在的工作环境,就是师父“将计就计”安排我讲真相救人的环境,我应该做好一个大法弟子该做的一切。

后来单位领导了解到我有写作特长,就要我负责这个地区历史文化古迹的编研工作。由于工作的需要就要去市区的历史古迹、遗址察看、拍照。这些古迹、遗址现在大都已成为旅游点,游人很多。我想这不正是我讲真相救人的便利条件吗?是凡我外出工作时,我就带上一些真相不干胶、真相资料,还有护身符、福字挂饰等,完成工作后就在那里粘贴不干胶。一般我不直接坐公交车回家,走上二、三站路,去大街小巷派发真相资料,见到能搭上话的人就讲真相做“三退”,退完后再送上一个护身符或福字挂饰。

有时领导也会安排我去外地一些地方学习考察。说是考察,也趁机要去当地名胜古迹参观一番。我就会利用这个机会去讲真相救人。为携带方便,一般是带真相不干胶和真相信。去到旅游景点,让领导们走前面,我在后面拍风景,一边拍,一边找好地方张贴真相不干胶。

因为清理了这么多的“毒物”,又可以利用工作环境讲真相救人,心里就感到特别的开心,每天都乐呵呵的,时不时还哼着大法弟子创作的歌曲。有一次局长见到我说:“你怎么这么快乐?有时我心里特别烦恼,可只要见到你,受你的影响心情也就好了。就在我们这里干下去吧,有什么困难我们想办法帮你。”

后来遇到原机关的一位老领导也是这么说我:“你一个女流之辈,又是孤儿寡母,遇到这么多的魔难,还这么乐观豁达。我们大男人都不能跟你比啊!我就想问问你,你的快乐是从哪里来的?”我说:“是从修炼大法中来的呀!修大法是要把名利情看淡看轻,最后都要放下的。人世间的名呀利呀,生带不来,死带不去,都是过眼云烟。把人世间这些东西看透后,又有大法指引我提高思想境界,当然就非常的快乐啦!”

每次奇遇都是安排

修炼的路上没有偶然的事发生,一切奇遇都不是巧合,我遇到的所有人也许都是师父安排他们来听真相,来得法的。这二十多年中,通过我讲真相得救、得法的人不少,其中有各界政要,军人、专业技术人员、更多的是普通百姓。其中有三次奇遇。

第一次是遇到我原来单位的领导。当时她是市政府机关一位副厅级干部。不巧她突然间患了严重的眼疾,痛不欲生,治了很长时间也没好转。她打听到了我的现状,因机关的人都在传,说我做了“临时工”反而更快乐、健康,还年轻了呢。她好奇的找到我,说了她的情况,问我有没有帮她解决痛苦的办法。

我听后很高兴,心想,这不是师父安排她来得法的吗?我对她说,你找我算是找对了人,只要你做“三退”,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大法师父就会帮你康复的。我还强调说,“你最好跟我一起修炼,将来你的命运一定会更好。”她说,现在她在官场,害怕啊!我问:“那你害怕病痛吗?害怕死吗?怕有用吗?今天的人每天都在造业,怎么能没有灾祸呢?相信我好了,现在只有大法在救人,只有大法师父能救人。”她说:“我就信你了,听你的。但你要给我保密才行。”我就送了师父的《转法轮》和一些真相资料给她,经常约她见面,教她炼功。不久,她的眼疾和其它一些毛病都好了。后来她还要我去她家给她年迈的母亲讲真相,做“三退”。她不但身体好了,很快官位还得到了升迁。

第二次是遇到一批我过世的丈夫生前部队的同事。大约有二十来人,他们约定每月聚会一次。这些人当中只有一、两位是我见过的,其他一概不认识。他们打听到我从监狱出来了,召集人就约我去参加他们的聚会。每次我都会准备一些真相资料带去,给他们讲真相。

刚开始他们都劝我说,“我们都知道大法好,你修炼身体好,显得很年轻,但目前形势不好,你自己偷偷在家炼就行了,不要再去冒险了,我们都替你担心。”我不断的跟他们讲:你们都是有缘的善良之人,都是师父要救度的人。如果我只顾自己得好而不顾别人得好,那不是太自私了吗?我并没有要求你们同我一样去“冒险”,只是要你们退出那个邪恶的党、团、队,认同“真、善、忍”大法,就可得到神的护佑,将来遇到大灾大难能保平安。

通过多次的讲真相,他们都做了“三退”。而且其中有几位有缘人还时不时的主动约我见面,要真相资料看。

第三次奇遇是遇到了一位出版社的高级编辑。因为我写的编研材料单位领导看了以后觉的很好,想投资将我写的书从原定的“内部发行”提高一个档次,联系出版社公开出版。我就联系到了一个省出版社。当我去出版社那天就巧遇一位高级编辑来接待我。

这位编辑看到我写的初稿后,夸赞主题新颖、文笔也不错,就很感兴趣,说她要亲自来编辑这本书,将这本书作为他们出版社今年要推向市场的优秀图书来设计。由于业务方面的事宜,她常常与我约谈,有时还请我吃饭。后来她告知我,她患了严重的抑郁症。失眠,厌食,情绪低落,乱发脾气。早些日子莫名其妙的同出版社的社长吵了一架,搞的社长很难堪。社长很生气的说,要么把我调出这个单位,要么解聘我高级编辑,降职去做后勤。

她说,“现在我都急得要跳楼啦!”我说,如果你信任我的话,我可以帮你。于是就给她讲真相,首先要她做“三退”。她说她是民主党派,对中共那一套极左的东西很反感。但年轻时入过团、队。我说,那也得退啊,因为你发过誓。她就同意退了。我还告诉她要经常诚心的念九字真言“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对于她抑郁症的康复一定有益处。她也答应了。后来的约谈中,我送给她一本《转法轮》和一些真相资料。我让她有时间就看看大法师父的这本经书,这是你真正能解脱痛苦的最好法宝。她点点头接受了。我还建议她去社长那里诚心道歉,请他谅解。

过不久,她兴高采烈的请我吃饭,说有好消息告诉我。她说,我送给她的经书《转法轮》她认真的看了,这真是一本奇书啊!她读着读着,抑郁症不知不觉真的就好了!现在能吃能睡,心情特好。而且社长也原谅了她,还大会小会的表扬她敬业,业务水平高。她还告诉我,我写的书社长也同意了她的建议,被列为该社今年的优秀图书推向市场公开发行。

见证大法救人的神迹

二十多年来,我在修炼心性上,在讲真相救人上感悟良多,也见证了大法和师父慈悲救人的神奇故事。选择几例写出来以证实大法师父的浩荡佛恩。

我们单位有一位专业摄影师,也同我一样是技术合同工。局里安排他帮我完成编研材料的一部份插图方面的工作。我发现有段时间他愁容不展,就问他:“你最近怎么啦?”他说,他和妻子准备生二胎,后来他妻子怀上了,在怀胎七个月时检查出小孩患有严重的脑积水,辗转去了几个医院,医生都建议引产拿掉孩子,说生下来就需要医治,要花费昂贵的医疗费不说,还不一定能够治愈,还可能成为痴呆儿或弱智儿,给家庭带来痛苦。现在他们整个家族都为这件事情发愁。

我对他说:“你不要着急,慢慢听我说。你知道我是修炼法轮功的,大法是高德大法,是救人的,非常神奇的。李洪志师父的慈悲是博大的,救人是我们大法弟子的责任。在我们大法弟子中,患绝症的大有人在,但后来因为真修大法都神奇的痊愈了。你这个孩子,我坚信大法师父会救他的,但你们全家必须按照我所说的去做:一是全家退出邪恶的党、团、队组织;二是要清理家中的环境,将家中一些乱七八糟的假气功书和从庙里请回来的假经书和一些假神牌位都清理干净。清理完了之后,在家中张贴我给你的一张真相福字和挂历等,这样家中就充满善良与吉祥;三是建议他们夫妻俩每天抽时间读《转法轮》,听《普度》、《济世》等大法音乐。常人都讲究胎教,让未出世的孩子听法,是最好的胎教。

听我说完,他全都答应了,而且他们家的人,包括他母亲、岳母等为了救这个孩子都答应积极配合。

一个月过后他妻子去医院检查,小孩脑积水症状消失,医生们都感到很惊奇,还建议他们去医学院作特例追踪调研。他们怕麻烦没答应。后来足月生了一个大胖小子,全家人高兴的了不得。现在小孩都上小学了,健康又聪明。他们全家人都很感谢大法师父和大法的慈悲救度,都说这个小孩的命是法轮功师父给的。现在,他们全家都走入了大法修炼。

我在这个单位做“临时”工近八年,经历过三位局长。刚去单位的时候,那位局长已近退休。突然他发现脖子上长了一个瘤子,越长越大,去医院检查、化验说是淋巴癌,急得不得了。我就去他办公室讲真相。他说,他一直身体不太好,1999年前单位同事给他介绍过法轮功,他也看过《转法轮》,也知道大法好,只是自己放不下名利,后来又因为大法遭迫害,心里害怕,没有走入修炼。现在得了绝症也不枉然。我说,看来你还是有缘人哪。俗话说“亡羊补牢,为时未晚”。你现在按照我说的去做,就有希望。我就建议他做“三退”,常念“九字真言”,他都答应了。

由于他的妻子退休前是医务人员,坚持要他去医院做切除手术。我说,不管你做不做手术,都要常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这样才能帮你度过劫难!他虽做了手术,却没做化疗,坚信我讲的常念“九字真言”,还常看我送去的真相资料。不久他就康复了。我们都知道,淋巴癌的死亡率是极高的,他能很快的康复,就是得到了大法师父的慈悲救度。

还有一件是最近发生的事情,特别神奇:我弟弟、弟媳都是从事教育工作的,放寒假本来要来我家过年,已买好了12月20日的高铁票。后来他说,武汉的堂弟突然电话报丧,说他80多岁的老母亲在12月16日去世了,通知亲戚们18日去吊丧。因此他改签了21号的票。我在电话中劝他不要去,说武汉已经发现有瘟疫,已闹得沸沸扬扬的。他不听,说亲戚们商量好了,都派代表去,况且他和堂弟关系很好,不去不仗义,坚持要去。

我没阻拦住他。21号上午,他打电话说,他们已经在开往我市的高铁上。他觉的不对劲,喉咙痛、咳嗽、有点发烧,现在他决定中途下车,返程回家去做治疗。我马上告诉他,我早就同你讲过,遇到危难要诚念“九字真言”,能保平安啊。他说,“这次太大意了,以为自己身体还好,有侥幸心理,到武汉也没想起要念九字真言。这次我信了:不听姐姐言,吃亏在眼前。从现在开始,我会一直念,一直念到痊愈。”

他回到家里后,武汉已宣布封城,他住的城市也接着封城。他在当地传染病院隔离治疗,弟媳也被强制隔离在家。每天有社区医护人员上门量体温。没几天,他来电话说,他退烧了,症状也消失了,医生说,症状疑似肺炎,但核酸检验显示为阴性。没几天他又告诉我,他完全康复了,医生说,有些肺炎是核酸试剂都检查不出来的,因此,他康复后,要在医院隔离半个月。回家后,还要在家隔离半个月。

现在我弟弟已出院回到家中,家中一切安好。他打电话说很感谢我对他的关怀。我说:“你应该感谢大法师父才对,因为你早就退出了邪恶组织,一直也支持姐姐修炼,善待大法天赐幸福平安嘛!”

无尽的感恩

师父说:“修大法也是有福份的,但是修炼起来会有魔难,这一点是肯定的。”[2]

我修炼法轮大法二十多年,无论在身体上的消业承受,还是心性上的魔炼过关,最神奇的是彻底否定旧势力的迫害方面,多次的有惊无险,由于有师父的看护,我都幸运的从血与火的历炼中走了过来。现在,我不但身体越来越好,显得很年轻,智慧也日渐增高,天目也开了。在经济上也否定邪恶的迫害,有了一份稳定的收入。

我在这个单位作“临时工”近八年,在我满五十五岁时,单位花了十几万帮我补交了社保资金,办了企业高管退休手续。我自己也去市民政局申请了关于军烈属的各种困难抚恤和补贴,加在一起也相当于一个公务员副处级别的退休待遇。我想,是凡得法者就是这个宇宙中的幸运儿,我也就是因为实修大法,师尊在看护着我。

大法弟子随师正法二十多年,讲真相救人也做了二十多年,使得无量众生得以觉醒、拯救。在今天“瘟疫”肆虐的危急时刻,我以我的修炼故事再一次告诉未醒的人们:在这场“瘟疫”面前,要彻底识破中共邪党以及它们鼓吹的“共产主义”、“无神论”、“进化论”的欺世谎言,看清中共邪党毁灭人类的险恶目地,回归到信神敬神、修养心性、提高道德的人类正途上来。摒弃邪恶,退出邪恶的党、团、队,诚心认可“真善忍”大法,才是走出这场“瘟疫”大劫的唯一的光明大道。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法会讲法》〈纽约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