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电话平台讲真相 时时修炼心性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七日】我得法四年了。之前一直都是在大英博物馆景点讲真相,由于中共病毒在全球蔓延,英国同样开始禁足,于是,我参加了RCT平台打电话讲真相的项目。

师父说:“刚才我一上来就讲这个形势。看形势发展很快,而且邪党完结时会急转直下,非常的快。(众鼓掌)这个潮水呀,(师父做起潮手势)在起潮了、涌起来的时候,“哗”,时期长一些,起来了;落下去,(师父做落潮手势)“唰”,落的却很快。(师父笑、众鼓掌)不管那些个干坏事的人怎么想逃跑都来不及。”[1]“目前我把正法中的一切做完了,什么都是现成的,其它天体它们就照做了。但是哪,整个正法时间不会推移,该结束的时候就结束了。”[2]所以,我觉的现在是在有限的时间里多救人,救更多的人。

一开始打电话的时候,坐在电脑前,心里有点慌,稳定一下,先听同修打,缓和了一些,可等同修说:“Tina,你来打。”我这边身体就开始发冷,那种怕的物质就从后背一点点往上爬,还很厚,当时感到怕心真的是一种实实在在的物质。但是在同修的鼓励下,勇敢的打出第一个电话,接着第二个、第三个,慢慢就突破了。

在景点讲真相是对着人讲,可以看到对方的表情、反应,但打电话就看不见了,只有手机号码和声音,有时连声音也没有。那天想起师父的讲法:“地上的人给人起个名字,神都跟着叫?不会的。而且人的重名也很多。地上的人是编了号的,他们叫号。”[3]所以我看到这些号码,就像是这些众生的名字,在拨通之际,也发出正念加持这些号码,让对方一定要接听,听我讲真相。而且有时会从对方的声音和背景音,脑海里浮现他们的形像,这是五、六十岁的阿姨,可能刚吃完饭,又或者是三、四十岁的上班族……也会适当的根据他们的情况,调整讲真相的切入点和突破口。

跟同修的交流也很重要,有次听同修交流,讲电话的时候,不要像读稿子,就像平时讲话一样,这样就不会有距离感,我觉的挺受益,调整了一下自己讲真相的方式,感觉效果挺好的,拉近了和众生的距离,他们更容易接受我讲的真相了。

同时也在打电话过程中,不断的提高心性,有一次打电话,遇到一个老头,老是说一些反面的话,我就发现自己有争斗心,老想去纠正他,其实说那些话的不是真的他,而是被邪党洗脑蒙骗的假的他,也是被旧势力安排不想让他得救。其实是帮我修耐心、慈悲心,但是有时还是会把握不在,就是想把他压下去。

有几天,觉的自己打的已经熟练了,一天下来,能退六至十个,每天三点结束,就跑到先生同修面前汇报,今天退了八个,今天退了六个,这比在景点退的多,这就又起心了,然后反思自己,这个心不对,我在这个层次可以了,看着觉的自己挺好,但是我不能老在这一个层次上,细细找来,发现自己生出了欢喜心,显示心,自以为是的心,有求之心,还有争斗心。

找到执着心之后,去掉这些不好的心,就不求打电话的数量,也不求今天退了多少个,无求而自得的时候,那就不一样了。当把心放平了的时候,就是另一种状态了。而且我悟到当心性不到位,只是做事,而没有大法的力量在背后,是救不了人的,这跟常人打电话不一样的。

学法是摆在第一位的,最近又感觉到像刚得法的时候一样,白天发生的一些心性考验,晚上学法的时候师父就点出了解决方法,真的是感觉到师父时时刻刻在身边。

我是三天前开始向哈尔滨打电话,一上来,真的是傻住了,连自我介绍都没说完,就挂电话了。东北人性子急,态度粗鲁,没耐心。但我也是东北人啊,我知道在他们那个急躁、硬邦邦的外表下,他们的心不坏。 我之前把我朋友家人的电话列了个表,给同修打,结果是一百左右的人里面只退了一个,有的还骂人。可等我前一阵给他们讲真相,还是大部份退了,可见他们的本质不坏,他们的表象也是旧势力的迫害,阻挡他们得救。

再打了四通电话之后,我停了下来,想着我要怎么说,才能不被挂电话。师父的法出现在我的脑子里,师父说:“世上的人都是我的亲人。”[4]是啊,这些人太可怜了,被毒害的太深了。当慈悲心出来之后,再打一个,用平和的心态,不急不慢,退了一个党员。

师父说过:“所以你碰到了好事、坏事,只要你修了大法,都是好事,一定的。”[5]看来哈尔滨人是帮我提高来了,我就尽量做到不被他们的态度牵动,摸索着调整给他们打电话的切入点,他们急,我不能急,他们说话冲,我不能起争斗心,无论他们怎么样,尽量都不动心。语气要善,去除哈尔滨电话难打的负面思维,还要配合他们的急性子,把前面的介绍减短。再有,跟同修配合两个人一组,一个打电话,一个发正念,这样一直有正念的场,而且不影响救人的速度。

这样慢慢调整,虽然救人效果还不象打普通电话一样,但跟刚开始比较,接通率高了,听的时间也慢慢变长了。我悟到了在忍里面,包含了持之以恒,坚持不懈的法理 ,师父说:“如果你们能够坚持不懈做好该做的,各方面都会逐渐的解决。”[6]同时在这里也提醒同修,哈尔滨的一些人接到了我们不只一个电话,我们讲真相一定要理性。

以上就是个人现阶段的一点体会,如有不当之处,还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九年纽约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二十年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七》〈美西国际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6]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