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法轮功学员刘品彤遭受的酷刑

更新时间: 2020年05月19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省东港市法轮功学员刘品彤,女,45岁左右,二零一二年三月三日,刘品彤给世人讲法轮大法好的真相,被绑架,当年八月十日,被丹东振兴区法院非法判刑八年,现已回家。
在辽宁省沈阳女子监狱十二监区,警察指使包夹犯人强制让法轮功学员“认罪”,强制法轮功学员写放弃信仰的所谓“五书”,采取的卑鄙手段之一,就是不给法轮功学员卫生纸用,有的学员长达半年没有用卫生纸。对女性来月经,也不让用卫生纸和卫生巾,平时大小便都不给卫生纸。她们还说:“小便完甩干,大便用水洗。”但是瓶子、盆都不给,怎么用水洗?十二监区就是用这种卑鄙的手段强制法轮功学员“转化”、“认罪”。

十二监区不仅在生活日用品上限制法轮功学员,而且用体罚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罚站、罚坐小板凳。刘品彤也同样遭罚站,双腿和脚都是肿的。后来刘品彤被折磨的脱肛、便血,又改被罚坐小板凳。

酷刑折磨 非法判刑

二零一二年三月三日,刘品彤给世人讲法轮大法好的真相,被丹东合作区公安分局及下属前阳边防派出所警察绑架。当晚,刘品彤被非法关押在前阳边防派出所。次日上午刘品彤被拉到丹东合作区公安分局,丹东国保支队杜国军与合作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张涛一伙人殴打刘品彤,三月四日下午她被送到丹东市看守所。

后刘品彤又被看守所恶警强迫干超负荷劳役,被罚站、剥夺睡眠、身体被捆绑在床上多日,还有其它酷刑折磨等,被迫害致肛门出血不止。

二零一二年八月十日,刘品彤被丹东振兴区法院非法判刑八年。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一日,在刘品彤身体极其虚弱的情况下,被劫持到辽宁省沈阳女子监狱,一度被迫害致生命危急。

沈阳女子监狱“矫治大队”的迫害

刘品彤入监后,监狱恶警使用各种手段酷刑“转化”她,其中包括对她长时间罚站、罚整日坐带刺儿的小凳、不让洗漱、不让上厕所,不让睡觉、人格侮辱等等,强迫她放弃修炼法轮大法。

刘品彤入狱的第二天,被带到监狱办公室,一个戴眼镜的女警问:“为什么炼法轮功?认不认罪?”刘品彤回答:“我没有罪。”女警狠狠的说:“那你就等着吧!”当天下午两点,刘品彤被送到女监的“矫治大队”。

“矫治大队”的主管科长叫郭晓瑞,教导员叫张磊,三个分队长分别是李晗、马一丁、谢琳,还有十个犯人包夹:李晓芳、徐迎梅、李晶春、孙罗艳、郭淑梅、刘伟、李秀兰。这些狱警和包夹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都很残忍。

狱警郭晓瑞、张磊指使刑事犯李晓芳、徐迎梅折磨刘品彤,她们让刘品彤长时间的定位站着,在寒冷的冬天,站在冰凉的水泥地上。刘品彤来了月经,两个犯人故意不让她上厕所,李晓芳说:就让你他妈的顺着裤子流。还不让刘品彤洗漱、不让她上厕所、不让她睡觉、不许刘品彤与任何人说话……十二月十四日晚八、九点钟,在非人的折磨下,刘品彤被迫害的主意识恍惚,违心的抄写了恶警的罪恶的“五书”。这种精神上的迫害,给刘品彤造成了深深的心灵伤害。

二零一三年一月十六日,辽宁省监狱管理局人员到监狱检查,刘品彤被带到监狱教育楼的三楼,即所谓的“教育科”接受“验收”。刘品彤向检查人员揭露了自己遭受的残酷迫害。显然不能通过“验收”。狱警李晗很生气,把刘品彤带回矫治大队,把刘品彤关到监舍里。把原来的包夹换掉,换了犯人孙罗艳、李晶春继续折磨刘品彤。

孙罗艳、李晶春逼刘品彤整天坐在一个小塑料凳上,凳子上有针状的突起。两个犯人强迫刘品彤必须腰板挺直的坐在小凳上,两腿并拢,双手放在两腿上,一动不动的坐着。从早晨五点一直坐到晚上十点,有时更晚。同时,逼迫刘品彤看伪造的诬蔑法轮功的录像片,强行给她洗脑。

中共体罚示意图:长时间罚坐
中共体罚示意图:长时间罚坐

同年一月三十日,狱警又换了刑事犯人刘伟、郭淑梅来折磨刘品彤。二人软硬兼施,逼迫刘品彤放弃对法轮大法“真、善、忍”的信仰,刘品彤仍不“转化”。一月十七日开始,狱警李晗每天亲自到监舍来“转化”刘品彤,狠狠的说:“你一天不转化,我就每天都来;你八年不转化,我就陪你八年!”威胁刘品彤,扬言要把刘品彤的儿子也给抓起来。

二月二十日,刘品彤在精神与肉体的双重残酷迫害下,违心的顺从了邪恶的“转化”。接着,狱警张磊又逼迫刘品彤每天都得写一份所谓的“思想汇报”,以这种方式对刘品彤进行更残酷的精神折磨。

沈阳女子监狱一监区的迫害

辽宁省沈阳女子监狱一监区十小队是集中“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地方,狱警队长是舒平。刚被非法关押到十小队的法轮功学员如果不认罪,便遭到殴打、体罚、虐待。

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二日,刘品彤被转到监狱的第一监区六分队,监区长张晓兵与监区科长、分队长合谋,安排多名犯人轮番夹控迫害刘品彤,禁止刘品彤与其他法轮功学员说话,一个眼神都不行。狱警不许她给家人、孩子打电话。姐姐、孩子去看望刘品彤,刘品彤两边各有一个狱警队长站在旁边监视、监听。

二零一四年九月,刘品彤的姐姐去监狱接见,看到刘品彤瘦的已经脱了相,身体极度虚弱。接见时,两个警察在她身体两边站着监听。刘品彤告诉姐姐:“你这是最后一次见我了,以后你不用来了。”刘品彤姐姐没明白妹妹说话的意思。十月十一日前后,她姐姐再去接见,狱警谎说刘品彤不愿吃饭,自己不能走动了,以此为由,拒绝接见。

被迫害命危 监狱仍不放人

二零一四年十月十四日,刘品彤被送进辽宁沈阳739(部队)医院(辽宁女子监狱定点医院)。十月十六日,辽宁女监打电话叫刘品彤的姐姐去监狱,刘品彤姐姐被狱警叫到医院看望刘品彤。狱警欺骗刘品彤的姐姐,谎说刘品彤不配合治疗,所以才将她绑在床上,是为了让她快点好。刘品彤姐姐信以为真,就默认了。

酷刑演示:铐在床上
酷刑演示:铐在床上

狱警将刘品彤的四肢用绳子马蹄口固定绑在床上,两手和两脚被绳子勒的肿了。警察要刘品彤姐姐帮助刘品彤换衣服,但不许她们姐妹说话,刘品彤姐姐心痛万分。她看到妹妹已经瘦得皮包骨头了,四肢象四根木棒摆在床上一样,说话一点气力都没有。

十月十七日,辽宁女监一监区恶警在勒索四千元钱以后,答应给刘品彤保外就医,要刘品彤姐姐再向监狱交三千元保外就医鉴定费。刘品彤姐姐经济很困难,丈夫意外车祸受伤很重,正在本市医院住院,家里经济十分紧张,连这四千元钱都是筹借的。刘品彤姐姐告诉他们,家里再拿不出这么多钱了,跟警察商量将刘品彤保外就医,放回家去治,已交的四千元,三千元作为鉴定费,剩下一千元作医药费,当即被狱警拒绝。

次日,狱警以刘品彤拒绝写保外就医申请、拒绝签字为由,拒绝给刘品彤保外就医。刘品彤姐姐急问:“不是答应保外就医的吗?怎么又变了呢?人都那样了,还不给保外就医,人要死在这里,你们能负起这个责任吗?”狱警回答:“送刘品彤到医院来治病,我们做了全程监控录像,而且医院已查出她肾脏坏了,她现在死了,就是得病死的,属正常死亡,监狱有死亡名额,我们没有责任。”

十月二十日,刘品彤正好住院一个星期。狱警见刘品彤的姐姐不再给钱,就说:“刘品彤的病已经好了,各项指标检查都正常,准备出院回监区。”狱警将刘品彤拉回监区以后,将家人给刘品彤存的买东西补养身体的四千元钱强行掠夺了,并停止家人两个月的接见。

直到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下旬,监狱打电话给刘品彤的姐姐,叫去监狱接见刘品彤。刘品彤被带到接见室,姐姐看到刘品彤整个人瘦得已经没有了人相,身体已经瘦成皮包骨头了,没有力气,看上去人快要不行了!刘品彤很艰难的对姐姐讲述了上述她被恶警残酷迫害的事实。

继续被沈阳女子监狱一监区迫害

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六日早晨七点半刘品彤在一监区六小队被犯人贺芳殴打。当时的狱警副科长曲小青(现任内勤)和六小队队长张路利用犯人贺芳(已出监)包夹刘品彤,劝刘品彤干活,没达到目的,贺芳就对刘品彤大打出手,地点在一监区旧厂房二楼更衣室。打了十多分钟,用凳子砸刘品彤,致使刘品彤头部起大包,头痛、头晕多日,到医院检查身体时,还不让说是被打的。

按照监狱规定,打人要受惩罚的,并且不能马上减刑,当时不能“报减”,可是一监区没对贺芳做任何处罚,仍然给贺芳减刑。后来贺芳在出监前告诉别人是曲小青指使她打刘品彤的。不仅如此,让犯人写情况说明时,几乎所有人都不敢说看见贺芳打人,怕报复,有个叫刘洋(现在1~7小队)的犯人刚开始实话实说,写了她亲眼看见刘品彤被犯人贺芳殴打的全过程,事后迫于狱警压力,不得不改口说没看见。

刘品彤一直被包夹严加看管,没有一点自由。她多次绝食反迫害,被折磨的骨瘦如柴,到医院检查出肾衰竭。她多次被非法搜出经文,有一次被送小号,就是因为恶人举报她与外小队传经文,原监区长张晓兵下令突击搜号,在刘品彤住处非法搜出经文,关小号十五天,刘品彤绝食十五天。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