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肺炎暴露中共制造的“网络暴徒”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五月二日】在中国大陆的网络上,对于武汉肺炎(中共病毒)的情况,每一个人发言都变得小心谨慎,凡是与“疫情取得阶段性胜利”不相符的,凡是对于国际社会追责稍有认同的,都可能随时会被扣上“卖国贼”、“授人以柄”的大帽子。

中共让他们的专家说武汉肺炎在四月份告一段落,但有良知的医学专家却说疫情会卷土重来。中共派三百名喉舌记者去武汉涂脂抹粉,然而透露真相的作家日记却成为人们关心的话题。中共病毒瘟疫还没有结束,秋后算帐就急勿勿上演,成千上万的“五毛”(美其名曰“网络评论员”),对于说真话的人给以辗压式的攻击。

中共制造的暴徒

文革中,几乎所有的人,哪怕是天真烂漫的小孩子,都会喊出诸如‘打倒’、‘油炸’、‘批倒’、‘批臭’、‘踩上一万只脚,叫他永世不得翻身’之类的口号。

来自‘文革’的语言暴力,它留下的潜伏的线索,多年后以这样荒谬的形式,在深深的伤口处爆发,释放妖魔。

中共制造的“网络暴徒”

网络暴徒俗称“五毛”、“五毛党”、“网络暴徒”。中共称他们为网络评论员、网评员、舆情员。五毛党指受中共雇佣,散发和复制来自中国政府的谎言和政治宣传,监视网民。“五毛”的称呼,用以讽刺网评员每发一文“能赚五毛钱”。“五毛”经常以普通网民的身份发表拥护中共的内容,围攻批评中共的网络声音,或采取其它网络传播策略,试图达到影响、控制和制造网络舆论的目的。

2018年以来,中共政法委进一步提出要建立正规的“政法网评大军”,认为“建好用好政法网宣铁军是打赢网络意识形态斗争的需要”、“建好用好政法网宣铁军是服务党和国家工作大局的需要”等。

据报道,2019年,香港“反送中”运动期间,推特和脸书禁封或删除了大量疑似具有中国官方背景、用于引导舆论的账号,其中推特声称处理了约20万个相关账号。

2020年4月5日,有媒体披露,中共又在组建网军。根据中共给31个省(市、区)以及中直机关、国家机关、中央企业、新疆兵团等8个机构团委下达的任务,中共拟在高校系统招募400万网络志愿者,在其它单位招623万网络志愿者。

在此之前,中共宣传部、政法委组织的五毛党,遍及宣传部门,政法委下辖的县公安局、检察院、法院、司法局相关工作人员组成的“专业队伍”,以及乡镇、网格员等相关工作人员组成的“地方队伍”。

这么多五毛还不够吗?不够。

在武汉肺炎感染全球的时候,中共宣传海外抗疫狼狈不堪、只有中国大陆最安全、国内免费治疗,笃信中共的小粉红从海外赶回中国大陆避疫,却一进国门就遭到非人待遇。他们上传的录像让真相传到海外,有些身居海外的小粉红开始清醒了,洗手不干了。

在全球追责中共的情况下,各省、县、市已有的庞大“五毛”队伍已经控制不了海外民众的思想和舆论了。

中共只能采取人海战术,海招,然后进行新的“五毛”培训,让其掌握“群众语言”、“官方语言”;在各媒体空间进行“正面宣传和舆论引导”。

在中国铁建网络宣传员的培训课上,主题为“如何操控意识” ,实际上就是“洗脑宣传”,具体方法是“以五感为规、以愉悦为酒、以恐惧为刀、以符号为旗”。

一份“网评员内部资料”显示,中共正发动网军制造耸人听闻的假新闻,抨击美国、台湾的防疫工作,煽动“病毒源自美国”等讯息,混淆民众视听,引导“利中风向”的舆论。从中共招募更大规模的五毛来看,中共对于全球追责,抵赖到底才是其真正的用意。

在中共一波又一波的网络轰炸中,中国大陆的民众真的认为美国疫情水深火热,而中国的武汉肺炎取得了相当的成果,却不知危险可能已经潜伏。

46年前的一幕

其实,早在“文革”期间,中共对于控制舆论、洗脑宣传就已经有了系统的运用。

据《广西文革机密档案资料》记载,1974年,南宁市举办文革“批林批孔骨干学习班”,广西自治区第一书记韦国清亲自出席,参加学习班的有各地、市的负责人和区直机关、军区领导人,以及地、市、县宣传部门的负责人。

在学习班上,有着明确的宣传要求:

1、新旧社会回忆对比;

2、对否定文革言行的回忆对比;

3、出版专门刊物,分三个阶段进行:第一阶段运用四史(家史、村史、厂史、个人成长史)的方法,挖出批判对象的“背叛”文革的历史;第二阶段,运用“三对比”的办法,给批判对象扣帽子、查动机、找事实;第三个阶段,批判《三字经》、《增广贤文》等书,从民众曾经广泛阅读过的传统文化书目入手,予以批判。

在1974年一年之中,广西省会南宁市,参与“文革”舆情引导的理论队伍,达到1.8万余人,业余理论学习小组发展到2600多个,人数达到了74537人,编写文章2764篇,批林批孔故事2244则,向群众作报告两千多场,听众达24.9万余人。

连七、八岁的小学生也上台讲演批判孔子,一个小学就有73人的小故事员。“运动之深入、广泛是空前的,可谓家喻户晓。”

谎言与暴力总是站在一起。广西文革中到底死了多少人?据文革研究学者晏乐斌的文章说,广西文革死亡总数大约为14万,其中“有名有姓有地址的非正常死亡人数是8.97万”,失踪2万余人,无名无姓的死者3万多人。“而据当年韦国清和他的朋友、时任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何岚凯私下谈话时说,广西文革中死了15万人。”

身为广西自治区党委第一书记、广西军区第一政委的韦国清,在文革中始终不倒,象征着他所代表的国家机器——军队、警察(在文革中被军管)、民兵——在造反运动中从没有被摧毁。

“政治不倒翁”韦国清1976年被调出广西,1989年去世时,中共用“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盖棺定论、收买后人。

从文革舆论学习班,到指挥军队参与文革屠杀,韦国清一手抓笔杆子,一手抓枪杆子,制造的无一不是反人类、穷凶极恶的灭绝罪行,然而却在中共的遮罩下,不用承担丝毫的罪责。

另一场文革已经持续了二十年

由于中共对武汉肺炎疫情的隐瞒与欺骗,令全世界深受其害,延误了应对的时机。面对国际社会广泛的追责,中共根本无意承担任何责任,而是寻找任何机会“脱罪”、“卸责”。

与此同时,另一场已经持续了二十余年的“文革”式迫害,却至今在中国大陆每日每时发生着,而众多的百姓却仍被中共蒙蔽,不明真相。

从一九九九年开始的迫害法轮功,中共江泽民政府耗费了相当于国民生产总值四分之一的财力,予以迫害打压。

而在文宣、舆论上,中共投入了难以想象的财力、物力、人力。

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开始,中共头目江泽民亲自拨款、亲自指挥,发动对于法轮功的抹黑与栽赃,大会小会,从政治局到各单位、学校、工厂、乡村,人人“表态”,个个“揭批”,昏天黑地,一副“文革”再现的态势。

1、传媒业与全部国家宣传机器

中国有2000家报纸、8000家杂志、1500家电台、电视台、千余家网站,中共镇压法轮功以后,这些媒体铺天盖地的造谣。比如《人民日报》在镇压头一个月中就出了347篇诋毁法轮功的文章,每天就有10多篇。

中央电视台仅2002年4月25日至 2003年底,“焦点访谈”,“新闻节目”等栏目,就制作了332个诬陷诽谤法轮功的节目。仅“中国反XX协会”就编辑了30多部反法轮功影视片,每部花费都在百万元,全国各省市地区举办各种反法轮功的大型展览,还印制散发了各种展板、书籍,光盘,小册子,招贴品等,这些加起来又是数量惊人。

2: 教育界、知识界变成了战场

教育部长陈至立强制要求高校开发网络封堵技术,资助各类反法轮功研究,校园内外举办各类诋毁活动等。如2001年2月6日一天内,全国100个大中城市的近千个社区的800万青少年,当天共张贴宣传画50多万幅,发放宣传资料1000多万份,举行集会200多场,当天的材料费用150多万。

从2001年起,四川省每年拨给省社科院100万元用于诋毁法轮功的所谓研究。江还命令各地成立“反XX协会”,“中国反XX协会”搞了展览活动近千场次,报告会、座谈会千余场,编辑影视作品30余部。2004年后,还通过中国驻外使馆在海内外大搞反法轮功图片展,花费巨大。

3、海外宣传的巨资投入

以投资控股、大陆商业利益、购买媒体广告、提供免费节目等为诱饵,对中文和西文媒体加以控制和渗透。2001年据美国詹姆斯通基金会调查,“美国主要四种中文报纸:《世界日报》、《星岛日报》、《明报》和《侨报》,都受着中国大陆直接或间接的控制。”要买通这些媒体,中共花费了天文数字。从2000年到2004年,转播中央电视台CCTV-4和CCTV-9的卫星,从8颗急增到37颗,连中共内部官员对此也有大量争议。

从四十多年的文革,到二十余前持续至今的迫害法轮功,以及武汉肺炎欺骗世界,中共“假、恶、斗”的党文化,为祸世人,到今天,正在一步步原形毕露,无处隐藏。对于中共大墙外的正常世界而言,他们已经认识中共邪恶的真面目,而在大墙之内,却还有众多的民众无法了解真相。

在九评编辑部出版的《九评共产党》中写道:“当中国人民全都在心灵上否定共产党的歪理邪说,主动清理党文化,清理共产邪教对自己观念上和生活上方方面面的影响时,共产党的意识形态就面临崩溃。共产党就会在人民的自救中解体。”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