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正念正行”的一点认识

更新: 2020年05月0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五月二日】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一日晚上,我在炼动功时出现了一个状态,从中有了些体会。

那天晚上,我炼第二套功法头前抱轮时,脑海中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突然就出现了一些思维,这些想法就好象是从什么也没有的、空空的地方突然的、瞬间就出来了,好象是追寻不到根的那种。脑海中的思维隐约带有图片或是画面感,背景象是监狱或是什么邪恶的办公室之类的地方。我好象是半坐半躺的被绑在一个带有靠背的椅子上,旁边有两个人,是警察。我感觉到他们要迫害我,我就发正念,清理邪恶,并求师父保护我。我给他们讲真相,希望能挽救他们,让他们不要做出毁灭自己的傻事。当时感觉到有一种潜在的、自认为这样的做法很好、很精進、面对迫害就要这样做的那种感觉。但就在这种似有似无的所谓很好、很精進的想法刚出现的瞬间,我同时认识到不对,这个状态非常的不对!我是法轮大法的修炼者,我的路是师父安排的,这种迫害根本就不应该出现在大法弟子身上。

当时我还在头前抱轮,我立即发正念。我大脑中想:“师父好,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不是一般的人,我是法轮大法的修炼者,我的路是师父安排的。我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否定旧势力,不允许旧势力钻空子,不允许旧势力迫害我。迫害大法弟子这种事根本就不允许存在。我的一切,师父说了算!”

就在这时,突然感觉到强烈的象是触电、打冷战、起鸡皮疙瘩、浑身不自在等等几种混合在一起的、说不上来的难受的感觉,从腰部开始往头上走,然后整个上半身都是这种非常难受的感觉。紧接着的是双眼,感觉象是虫子一样的东西,从眼球的内部往外冲撞,咣、咣的撞,弄的眼睛又胀又疼,疼的象是用针尖在扎眼睛一样。但我感觉这是师父帮助我,这是好事。这种眼痛的感觉,一直持续到腹前抱轮结束。

第二天,我下楼去扔垃圾。我从四楼下到三楼,什么事也没有,但就在下到三楼时,我记不太清楚了,是左腿的外侧大腿根,还是左腿膝盖的左外侧突然疼痛,下楼梯出现微微的一瘸一拐的样子。因为昨天晚上抱轮时出现过那个状态,我瞬间知道,这又是不正确状态,立即发正念否定,然后挺直了身板,不把它当回事,就当没发生过似的。等到了二楼的时候,这个痛感就小了,下到一楼后,这种状态就彻底消失了。

所以我觉的大法弟子要正念正行,不是说难来了,大家在承受中请师父加持、喊师父保护、再发正念清理邪恶,我觉的不应该是在承受迫害中正念正行。这种事情或是这种不正确的状态根本就不应该存在,因为这不是消业、也不是过关,这是旧势力在钻空子,迫害大法弟子。当这种突然的事情发生时,如果大家不在法上正念认识,就会默认、去承受。如果在承受中去发正念,或是根本就认识不到这是旧势力的迫害,就还有可能会出现用人心去对待这个迫害,最后可能导致出现严重的病业状态而且是长期的、持续性的。

师父说:“你们的路啊,我想大家已经看到了,其实是很窄的。你稍微走偏一点,你就不符合大法弟子的标准。只有一条非常正的路我们能走,偏一点都不行。”[1]

我觉的“正念正行”不只是出现了情况以后在法上正念的对待,而是在情况还没出现之前就否定它,不允许一切不正的东西迫害大法弟子。咱们的路只有师父说了算,我们要信师信法。

我每天都学法,基本从孩子睡觉后,学到夜里十二点发正念。但是,学法的时候,有时会嘴在读,可是刚读过的上一句是什么,自己回想一下,却发现不知道。师父度的是主元神,主意识一定要清楚,所以我就把之前那部份法重读一遍。

以上是我个人的一点体会,如果有不对的地方,请同修们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