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怕被人说的心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五月二十一日】我是二零零三年得法的。在十七年的修炼道路上,能够平稳的走到今天,全凭师父的慈悲保护,我就把修去“怕被人说的心”的过程写出来,与同修交流。

我自己的性格是做事情考虑的比较周全,说话也不是那么太随便,自以为这样可以少留下被人说的话柄。但是事与愿违,这些年经常听到一些说我如何如何的信息传到我的耳朵里。可是我一直没太在意,还是按部就班的做着三件事。

直到有一个阶段,短时间内收到了三条被说的信息,其中,有当面说的,也有背后说的;有我熟悉的人说的,也有我不熟悉的人说的;有有影的事说的,也有无影的事说的,并且说这些话的人都是有影响力的同修,甚至有些言词还很尖锐。这真是:越怕人说,就越有人说。

同修们的话深深的刺痛了我那颗隐藏已久的怕被人说的心。当时我的心里就开始翻腾起来了,并且闹心还闹的很厉害,那真是翻江倒海,心里想:我也没做错什么,为什么要这样不负责的乱说,这不仅是不修口的问题,更重要的是对自己、对同修都不负责任嘛。

当自己心里承受到极限时,也会找到对法的理解相近的同修倾诉自己的委屈和遭遇的不公。同修们都与我在法上交流,说:在修炼的道路上,遇到的一切都不是偶然的,这其中一定有我要修的。我自己也通过多学法不断的找自己,并反复背诵师父《洪吟三》中的“少辩”和“谁是谁非”这两首诗词。

这样心里稍微平静了一些,心里想:一个人做错了事,被人说而不动心,算不了什么;而没做错事,被人说而不动心,才是境界。一个修炼人,不能只满足于没做错事,师父对大法弟子有更高的要求:“我们的目标是达到超出常人的层次,向更高层次迈進的。”[1]

今天通过此事,让我认清了怕被人说的这个执著心,它不是真我,真我“和宇宙是同一性质的,是善良的,是真、善、忍这种物质构成的。”[1]而怕被人说的假我,是后天形成的,为保护自我而产生,它的本质就是为私。我一定要修去它。

话是这么说,多少年来形成的执着要一下子去掉,它可不是那么容易。有时通过学法和与同修交流后,心里似乎又平静了许多,可过几天,又会从新翻出来。当面说我的同修的表情时刻显现在我的眼前;声音、语气时刻回响在我的耳边,像一把尖刀时刻刺痛着我的心,象一个阴影笼罩在我的身边而挥之不去。这样的状态持续了近一个月,期间三件事也在做,但效果可想而知,特别是救人的效果大打折扣。

师父看我悟性太差,这么长时间还不能提高上来,就進一步点化我。有一天,师父的法“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1]猛然间打入我的脑子里,顿时恍然大悟。

我心想:这不是师父安排这样的环境去我的执著心吗?我不但不悟,反而还纠结的不行,这是修炼吗?要是一个佛遇到有人说,又会怎样呢?这个怕被人说的心是修炼人所为吗?师父不是说让我们“修得执著无一漏”[2]吗?带着这么不好的心,能去天国世界吗?想到这里,我真是觉的愧对师父的慈悲苦度。为自己的悟性太差而羞愧的无地自容。这时我觉的这个怕被人说的心已经连根拔出,瞬间被宇宙大法熔化的没了踪影。

又过了几天,很短时间内,又听到了两条说我如何如何的信息,这时,我心如止水,没有一点不舒服的感觉,我知道自己已经在法中提高上来了。

说来也真是神奇,自那天起,我身心轻松,出现了这些年来的最佳修炼状态。特别是救人的效果得到了很大改善;救人的数量也大幅度的增加。進一步验证了:只有修好自己,才能救得了众生。

在此,感谢师父的巧妙安排,让我看到了怕被人说的这个执著心,并修去它。同时也感谢所有无私的帮助我的同修们。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迷中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