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母亲的离世向内找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五月四日】我是一名新学员。修炼大法之前,因为丈夫有外遇,我离家出走,去了青岛。那时是出于报复他的心:你不是找小三吗,那我也能找,要不心里就不平衡,就出不了这口气!就这样随着社会道德下滑,我也跟着滑了下来——我和丈夫办了离婚手续。

不过我还是万分幸运的——二零一五年秋我喜得大法了。

我是通过弟弟得法的。虽然得法很晚,我还是很容易就走進大法来了,可能师父就是让我在这个时候得法吧。之前弟弟也给我讲过大法真相,我告诉弟弟说:“我不反对法轮功。”弟弟要给我一本《转法轮》让我看看。我说:“看看就看看。”没当成个什么大事。

可我一看就看進去了,还挺吸引我的。当我看到“过去道家讲师父找徒弟,不是徒弟找师父”[1]这句话时,我这眼泪就流了下来,哭了好长时间,哭的一塌糊涂,却不知道我为啥哭?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书读完了,对法理并不明白,就知道这书挺好,让我做个好人。我对自己说:“你已不是一个好人了,从现在开始你要按真、善、忍做个真正的好人。”

我就这样走進了大法修炼。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就太难了。母亲早就炼功了,她没有文化,也学法,可带修不修的,特别是对利益看得比命都重要,还有点势利眼,她的处事方式我就看不惯。她跟三个儿媳都不合,跟大儿媳好几年都不来往。我说:“你都修炼了,你应该对谁都好啊,怎么还不如一个不修炼的人呢?” 她冲我发火,说:“你知道什么?我家的事不用你管!”她就不搭理我了,我也不理她,即使跟她说话我也没有好态度,跟她顶嘴,每天如此。因为法理不清,不知道这是母亲在给我提高心性呢,我不但不感谢她,反而还怨恨她,我那时根本不懂也不会向内找,错过很多很多提高心性的机会。

有一天母亲说牙疼,疼的直叫,父亲非让她去医院,母亲就去医院做各项检查。做了各种检查后,医生说什么“好象是肝癌”,母亲就住院了。第二天我去医院看母亲,我说:“今晚咱就出院吧,这不是你住的地方,咱们有师父在管,你要相信师父,咱们回家学法、炼功。”我这一说母亲好像开窍了,说:“出院。”我们打车回家了。

回家第二天早上,父亲非要让母亲再去检查,母亲又同意了。我不同意去,父亲就对我破口大骂。唉,那就去吧。到总院,找个专家看片子,一看就告诉父亲和弟弟说是肝癌,说:“回家吧,没有治疗价值了。”这时我也到了医院,弟弟说是肝癌晚期,我听到这消息,大脑反应出的是:“这都是假的,不是真的。”

师父说,“作为修炼的人哪,那个心会被这样考验的。在这个时候那可真是在考验你,你到底是用修炼人去看待,还是用常人心去想。你用人心去想,那你就上医院吧,你就看病去吧。可是哪,作为一个修炼不是那么精進的,或者是新学员,那这又另外看了。”[2]。

到家之后,我就给母亲播放听师父的讲法录音。到第二天上午,我和弟弟出去讲真相,中午我们回来一看,母亲像丢了魂似的趴在桌子上。我问她:“你怎么了?”母亲说她的头好像有很重的东西在压着。于是我和弟弟又叫来了一个同修,我们三人帮助母亲发正念,那天当地所有的大法弟子都知道了母亲的情况,都在家帮助她发正念。

母亲也和我们一起坐着发正念。母亲的天目是开着的,能看见她自己的空间场。第一次发了半个小时后母亲说,她的空间场黑压压的一片漆黑,我们又赶紧发第二次正念,恳请师父加持。发完后母亲说她的空间场有一半已经清亮了。我们接着又发第三次正念。快到半个小时的时候,母亲说:“行了,不用发了,空间场锃亮锃亮的了。”母亲说我们发正念的时候,在她空间场跑出去两个穿黑衣服的人,一个高个,一个矮个,还挺顽固的,大个子的对小个的说:“快跑吧,再不跑就没命了!”

我们知道这是师父帮助我们把企图迫害母亲的邪恶因素清理出去了,空间场清理干净了,母亲也精神起来了。

父亲一看母亲一下子全变了,很精神了,马上说:“这大法也太神奇了!”我们说:“感谢大法师父吧,是师父救了母亲。”我父亲和母亲马上给师父下跪,磕头。父亲对着师父的法像说:“师父,您好!是您救了我老伴一命,谢谢您!过去我说过大法不好的话,请师父您原谅。”

母亲说从现在开始她要好好修炼。父亲这时也在主动证实法,见着熟人就说我老伴得了肝癌,是炼法轮功炼好的。

但是我们还不能放松,接着又发了两、三天正念,其实我知道母亲的执著心和各种不好的心一大堆,她都没去,没实修。白天下午发正念,晚上和弟弟就跟母亲交流。我一下想起来了母亲有装老衣服,就对母亲说:“您这个肝癌假相,就是你做的那个装老衣服招来的。”弟弟问母亲:“你做装老衣服干什么?”母亲说等她死了好穿上,她还说她怕冷,她做的都是棉的。这时弟弟说:“行了,找到根了。明天把装老衣服扔了。”母亲说好,就扔了吧。第二天早上我就把装老衣服扔進垃圾桶。

从这开始我每天下午和母亲一起学法、交流,母亲精神头越来越足了。我们每天上午出去讲真相,中午一進门母亲就很快把饭做好了。吃完饭发完中午正念,我就和母亲学法、交流。可是时间长了,我对母亲又放松了,又恢复了原样,学法各学各的。这时我发现我的自私、怨恨、看不上她的心又起来,我就赶紧用法归正自己,发正念清除这些不好的心,不要这些不好的心。其实母亲有很多闪光点,我都看不到,这就是我的自私。

可是在去年正月十六日,我的大弟弟去世了,这对母亲的打击很大。母亲想儿子哭,这时你跟她交流也没用了,她也不听了,她甚至说:“我就这样了,你们不用管我!”刚刚过了半年多,也就是去年七月五日母亲突然离世。

母亲的离世与我这颗隐藏的私心有着直接的责任。由于我的自私,总是用自己对法的理解去衡量和要求母亲,没有向内找自己,没有为她着想,只想自己在正法中别被落下,也怕母亲陷在情中不能自拔,就生硬的对待她,反而让她有抵触情绪。

母亲离世后向内找自己,挖出了我这颗隐藏很深的私心。在正法最后时刻,我一定多学法,归正自己,去掉各种执著,修成无私无我、为他的正觉,勇猛精進,完成自己的历史使命,不辜负师父对我的期望和要求。

感谢师父的慈悲救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九年纽约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