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体检后的反思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五月二十三日】那年我从邪党的黑监狱出来不久,家里人组团出国旅游,让我参加。按照旅行社的要求,年岁大的人需要到医院做一个体检。在家人的催促下,我就到医院老年科做了体检。医生一测,说我的血压是170/110mmHg,由于血压高,医生不但不给开体检证明,还要我住院观察,还说因为经过她诊断过的,她要对我负责任。

我说:我是修炼法轮功的,我没有任何高血压的症状,我没有病。最后在我的要求下,医生给我开了体检证明,但特别将我的血压记录在其中,在病历本中做了我不做任何治疗的详细说明。当时我也没有什么想法。

回到家里我就想:血压怎么会高呢?这样的体检报告怎么跟旅行社讲?他们知道了又会怎么说呢?体检证明交不交?由于思想翻来覆去的想,我的头开始发晕、发胀,还出现头重脚轻、心律不齐的症状。虽然也想:我是修炼人,这只是个假相。但是,我自己就是搞医的,由于人的观念,心里还是放不下自身出现的这些“高血压症状”,于是就开始做什么事都非常小心,怕有什么闪失。就这样折腾了几天,直到把心彻底放下后,一切症状又消失了。我和家人一起去旅游,直到回来,旅行社也没有问过体检的事。

这件事过后,我从心性上找到了自己存在的问题。

我是修炼多年的老学员了,按理说这个法理应该清楚了,不应该再出现当时那些想法,为什么还会那样呢?

我们是在常人中修炼,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观念要一下子把它全部去掉也不容易,它会在你的整个修炼过程中反映出来,就看你遇到问题后,用什么心态去面对。如果你把自己当作一个炼功人,用正念去对待,不承认它,那它就什么都不是。如果你用人的观念去对待,感受它、看重它,那么它就会来干扰你,直到你把心彻底放下时,结果发现什么都不是。这也就是“相由心生”[1]。

师父说:“我们作为一个真正的炼功人,应该在很高层次上看问题,不能用常人的观点去看问题。你认为是有病的时候,那可能说不定就导致有病了。因为你一认为它有病的时候,你的心性就跟常人一般高了。炼功和真正修炼的,特别是这种状态,它不会导致有病的。大家知道真正得病的,是七分精神三分病。”[2]

二零一二年,我被绑架后,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看守所按上边要求带我去体检,到医院一检查,血压230/120mmHg。把带我去医院的警察吓住了,再复查血压,还是特高。他们怕我出什么事,连手铐也不给我戴了,还不时的问我:头昏不昏?有没有哪儿不舒服?我说:“没事,头不昏,没有什么不舒服。我是炼功人,不会有什么事。”

处在这邪恶的环境中,那时心里想的是如何背好法、证实法;如何给警察讲真相;向被羁押的人讲真相。所以当时正念很强,对体检出来的高血压根本没有去想过,那这高血压在我这儿也就什么也不是了。那时狱医、警察怎么想,怎么做,那是他们的事,我只管做自己该做的。

这次体检结果,血压没有被非法关押时那么高,为什么会出现头晕、发胀、头重脚轻、心律不齐这些症状呢?是我把它看重了,起了人心。当我把自己当作炼功人,彻底放下“我患高血压”这个心时,那又什么都不是了。有了人心,就得去这个心,就得吃点苦、遭点罪。心性提高上来了,这些假相也随之消失了。

从中我看到了修炼的严肃性:随时都要把自己当作修炼人,遇到问题就能用正念去对待,遇到的难也就不是难,就是不承认它,否定它。我们在面对任何魔难时,首先从自己的心性上找一找原因,按照法的要求去做。只要做对了,师父都会帮我们,“修在自己,功在师父。”[2]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