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第二女监滥用药物迫害法轮功学员

更新: 2020年05月0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五月四日】(明慧网通讯员云南报道)在人类历史上出现过纳粹“集中营”用犹太人做药物试验,用毒气杀死犹太人;日本关东军“七三一部队”在侵华战争中用中国人做药物试验和用毒气杀人的;前苏联共产党劳改营对关押者强行使用药物的。这些残酷的迫害也仅限于肉体上的摧残和销毁,而当今中共邪灵操控监狱恶警,对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强行使用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目的不但要从肉体上折磨销毁,更邪恶的是想通过使用破坏中枢神经药物,强迫让法轮功学员在失去理性时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不但销毁人的肉体,还要摧毁人的灵魂。

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对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进行严管期间,强行使用不明药物进行迫害,虽然目前不知道具体使用了什么药物,但根据使用后出现的药物副作用症状分析,所用药物实属“抗精神分裂药物”。这种行为既践踏了《国际人权宪章》和现行中国《宪法》,严重侵犯了天赋人权,又极大的摧残了法轮功学员的身心健康。

抗精神分裂药物通过阻断DA神经通路而达到治疗精神分裂的作用,但是抗精神分裂药物对于大脑的DA神经通路的阻断往往是不选择的,所以既能治疗神经疾病,同时又会产生药物的副作用。因此如果正常人使用,它就是一种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不仅神经可受损害,还会引起消化系统、内分泌系统、血液系统、心血管系统等多个系统受损伤,严重时可造成死亡。

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强行使用药物方法:一是让包夹(专门看守法轮功学员,多是五大三粗的暴力犯人)偷偷在法轮功学员的食物或水中投放;二是在狱警的指挥下由犯人从口中强行灌进;三是狱医强行做静脉或肌肉注射。

二零一零年,法轮功学员的家属向时任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长杨明山指出女二监的违法行为时,杨明山粗暴的回答说:“我们是按省610(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类似纳粹“盖世太保”组织)指示办事的,我作为监狱长有权制定监狱管理规定。在女二监《罪犯分级管理实施细则》第二章第六条第七款规定:法轮功人员不认罪伏法的实施严管”。

案例1、昆明市七十三岁的王莲芝在女二监被注射不明药物后突然“精神失常”去世

王莲芝,女,当年七十三岁,昆明市退休工人。二零零八年八月七日被劫持到女二监后,由于不“转化”就被直接关进禁闭室,王莲芝每天十六个小时被强迫端坐在光床板或小木凳上,不准动,不准闭眼,身体稍有移动,就会被“包夹”谩骂、殴打,不准洗脸、刷牙,不准卫生用水、洗澡,不得换洗衣服等等。经过三个多月折腾,十一月十日,儿子终于见到了母亲,此时王莲芝虽然憔悴,但精神状态正常。之后女二监对王莲芝施以不明药物后,出现“精神失常”,身体状况日渐恶化,整口牙齿松动脱落,持续剧烈头痛,最后几乎成了植物人。

'酷刑演示:注射不明药物'
酷刑演示:注射不明药物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七日,监狱突然通知其儿子去监狱,儿子看到母亲的情况说:“十几天前我母亲还好好的。”警方告之市精神病院鉴定得“精神分裂症”,并说:“你母亲不吃高血压的药就拌在饭里”,儿子怒责:“另外还拌有什么药?”狱方不敢回答。二零零九年一月七日,家人费尽周折,将体质非常虚弱、几乎成了植物人的王莲芝“保外就医”接回,送到昆明市第一人民医院抢救,期间老人一直处于昏睡状态,因救治无效含冤去世。

案例2、主治医师沈跃萍在女二监被“禁闭”3年、使用不明药物迫害致死

'沈跃萍迫害前后对比'
沈跃萍迫害前后对比

沈跃萍,女,四十九岁,玉溪市妇幼保健站主治医师。二零零四年十二月沈跃萍夫妇被绑架非法判刑五年。沈跃萍关押在女二监集训监区期间,因拒绝所谓的“转化”,被关了三年“禁闭”。整天面对狱警的轮番轰炸(强迫洗脑)、辱骂及喇叭放到最大音量的洗脑录音。每天十六个小时被强迫坐在光床板上,没有站立、行走的自由,不得洗澡、洗衣服,来例假也不允许用卫生巾,还随时被“包夹”打骂或用针扎、用手拧、掐,每天强逼她吃或者在食物中投放不明药物,身心遭到巨大的摧残,受尽了非人的折磨,致使沈跃萍咳嗽不止达八个多月,神志恍惚,最后导致昏迷,于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一日将她送进昆明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抢救。家人接到监狱“沈跃萍病危”的通知赶到医院时,沈跃萍的肺已穿孔,奄奄一息。在病情没有得到控制的情况下,监狱又强行将沈跃萍转到条件极差的监狱管理局医院。在家属强烈要求下,监狱才办理了“保外就医”手续,家人将她送到昆明市第三医院,终因抢救无效含冤离世。

案例3、昆明市海口工人张如芬被食物中投放药物后七窍流血

张如芬,女,五十多岁,昆明市海口工人。被迫吃了拌有不明药物的饭,结果七窍流血。狱警看到她没有死,竟说:“你命真大,没有死掉。”后张如芬被“保外就医”回家。

案例4、文山县王春兰被强行注射不明药物后精神恍惚记忆力减退

王春兰,女,当年三十多岁,文山县法轮功学员。关押在女二监期间由于不配合狱警的要求“转化”,被狱警王丽唆使其他犯人把她按倒在地,强行注射不明药物,使她高烧不退,烦躁不安,精神恍惚,记忆力减退,至今她的记忆力仍然没有恢复。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案例5、昆明总工会退休干部王岚吃伴有药物饭后精神萎靡、神情呆滞

王岚,女,五十多岁,昆明市总工会退休干部。二零零五年七月被绑架判刑四4年,关押在女二监集训监区期间,三次被关禁闭室,长期坐小凳子,集训监区专管队长杨欢、副队长郑频还指使牢头刘跃新、纳惠仙、马淑芳、罗忠红、唐忠梅、杨树兰等人将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多次放入王岚的饮食中后,致使王岚出现精神萎靡、神情呆滞,使原本精明的王岚犹如一个六、七十岁的老太婆。

案例6、退休护士张磊被三次“禁闭”、长期“坐小凳子”被“吊铐”、注射不明药物、八次殴打致“半身不遂”“精神障碍”

张磊,原新疆建设兵团护士,二零零八年五月三十一日到云南丽江县看望儿子时被绑架,非法判刑五年,儿子被判刑两年。张磊被劫持到云南女二监九监区,因坚持信仰,八次被狱警指使的犯人殴打,三次被“吊铐”,三次关“禁闭”、长期“坐小凳子”、被强行注射不明药物,身心受到严重摧残,后 导致“半身不遂”、“精神障碍”被监狱送回原籍。

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一日,集训监区狱警谢玲带来狱医要给张磊测血压,被张磊拒绝。谢叫了雷素芬等很多犯人,冲上去把张磊打倒在地,给张磊注射了不知药名的针水。注射后张磊一直要想解小便,接着就开始出现头晕、心慌,手、脚不由自主的发抖,自己根本控制不住。由于心慌、头晕的厉害,爬不起来,张磊只好躺在冰冷的地上。后来张磊多次被殴打、强行使用不明药物,导致张磊“半身不遂”、“精神障碍”被监狱送回原籍。

案例七、个旧市万乔英被绑成“大十字”强行注射不明药物导致精神失常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万乔英,女,六十岁左右,个旧鸡街冶炼厂工人。二零零六年被关押在女二监时被四个“包夹”看守,不准炼功,长期被罚站、关“禁闭”,关押在被称作“黑洞”的小号里,她曾被绑成“大字形”强行注射不明药剂,狱警还在饭中加入不明药物,让人用勺子撬开万乔英的牙齿强行灌药,致使万乔英出现极度衰弱,失去记忆。监狱害怕承担责任,赶快通知家人接回“保外就医”被接回家的万乔英,身体极度虚弱,走路无力,直不起腰,两眼发直,脚手僵硬,直挺挺的睡着或站着,时而清醒,时而不清醒,行为举止反常。

'酷刑示意图:野蛮灌不明药物'
酷刑示意图:野蛮灌不明药物

案例八、关禁闭室长达一年多,方世梅遭迫害致生命垂危

方世梅,女,四十五岁,文山州烟草公司职工。二零零三年被绑架,遭非法判刑五年,关押在第二女子监狱集训监区期间,因拒绝写三书:《认罪书》、《悔过书》、《保证书》被四次关禁闭,长达一年多时间,在禁闭室,每天罚坐十六个小时,不准与任何人接触、讲话,不准吃饱饭,不准洗脸、刷牙,不准卫生用水,不准洗澡和换洗衣服,来例假不准换卫生纸,几个月不让换洗有血迹、污渍的内裤,每天只准上三次厕所,头发结成“饼”,双下肢浮肿,不让换洗导致全身腥臭,包夹受不了把鼻子捂上。每天还被强迫听诽谤大法的录音,声音开到最大,以进行肉体和精神的双重折磨。到了炎热高温的夏季,又强迫她整天顶着烈日暴晒在水泥地上跑步、走正步,从早上七点到晚上六点每天十多个小时的来回奔跑、走正步,不让休息片刻。

尤其对方世梅长期使用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迫害,使方世梅神志不清,变得痴呆木讷,身心受到极大摧残极度衰弱,生命垂危,监狱为推卸责任,给她办了“保外就医”。

以上仅仅是揭露的部份案例,但是足以证明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超于人性的罪恶,俗话说:“三尺头上有神灵”,“人在做,天在看”。那些对法轮功学员犯下罪恶的人员们,如不赶快醒悟,诚心忏悔、补过,等待你们的将是永远无法偿还的报应!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