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中修 苦变甜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五月一日】我是修炼了二十二年的大法弟子。回想修炼前后,感慨万千。修炼前,多年积累下的对丈夫、婆婆的怨恨,使我活得很累、很苦,在情中苦苦挣扎。

一九九七年我和丈夫一起走入大法修炼。刚开始得法时,丈夫很精進,参加集体学法、炼功,而我是一个性格内向的人,一直躲在家里自己学。直到第二年的下半年,师父慈悲安排同修把学法小组安排在我家里,我才慢慢的跟上了整体。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氏一伙开始疯狂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同修们放下生死走上了天安门。一次学法我正陷入迷糊时,一个声音传到了我的耳边:“到北京去!”我立刻清醒了。与到过北京上访的老同修切磋,有了正念,知道自己应该走出去证实大法,告诉被中共欺骗的世人大法的真相。我与丈夫是搞水暖安装的,就利用这个便利条件,走家串户维修安装时证实大法的美好。

在这些年讲真相救度众生中,由于没有真正的按照法的要求去实修,遭恶党迫害,三次被非法抓捕拘留。深刻的向内找,才发现被迫害的根本原因,就是始终没抓住修炼的根本——向内找,修自己,对婆婆、丈夫的怨恨心、嫉妒心、争斗心这些人心长期不去才招来了迫害。

在家庭魔难中修炼

丈夫姐弟三人,在几个孩子中,婆婆最疼爱我丈夫,丈夫也特别孝顺,事事都顺着母亲,没有自己的主见,他常说:长辈错了也不是错。慢慢的婆婆把她的一些不好的观念、习惯等传染给了我丈夫。

结婚后,我俩的事婆婆什么都管,我活在婆婆与丈夫的夹缝中,活的很苦、很累,年纪轻轻就得了一身病,对婆婆和丈夫的怨恨也越来越深。

二零零七年,婆婆得了类风湿关节炎,生活不方便,丈夫与大姑姐商量,把婆婆接到我家来,两家轮流伺候。婆婆刚来时,我劝她学大法,她不信,一直使用药物来减轻病痛,吃了两年电视上打广告很火的抗骨片,不但没吃好还吃瘫痪了,胃、肠道都吃出了毛病,两个小时药劲一过,关节就疼的受不了。这时我又耐心的劝婆婆:赶快学大法吧,只有大法能使你解除痛苦。你看我一身病不都好了吗?这是你知道的。万般无奈,婆婆才捧起了大法书。刚刚接触大法,她马上就感到身体不象以前那么疼了,能承受得了了,婆婆高兴了,但就是不能按大法的要求修炼心性,天天求大法师父把她的病治好。有两次,同修在我家切磋,我没听到婆婆召唤要小便,等丈夫回来就骂我,丈夫和婆婆一起骂,丈夫还扬言再有同修来,就把同修赶出去。我心里很委屈,觉的我妈妈把我养大,我都没有这样伺候她,我天天给你接屎接尿,你们还这样对待我!全是人心,愤愤不平,极力为自己辩解。

可事情过去后就后悔,自己修的也太差劲了。师父说:“碰到问题就找自己。魔难也不会是偶然的,绝对是要去你什么心,然后叫你提高的。”[1]我找出了自己的争斗心、嫉妒心、怨恨心、不让人说的心等等。

还有一次,我正在厨房里做饭,听到婆婆在召唤,我告诉丈夫赶快去看看,丈夫拖了二十多分钟才过去,婆婆又开始大骂:有你们这样伺候病人的吗?你们在那房间干什么我都听得到,我叫你们就听不到,我不用你们伺候了,把我送回家,你天天这门串,那门钻(指我讲真相),你算什么好人?丈夫听到婆婆骂我,这次明显不是我的错,他一声不吭。夜里梦到:丈夫被气得嘴歪眼斜。我把这个梦告诉他,鼓励他比以前做的好,毕竟表面上忍住了。我也向内找,那些人心还很重,矛盾发生后,没有立即站在法上想问题,向内找没有形成习惯。由于丈夫对他母亲的情很重,很多救人方面的事情我俩不能达成一致,我和丈夫商量到他家的亲戚家讲真相,与婆婆关系好的他同意,不常往来的他就不让我去。婆婆也怪我,多年不走动的亲戚你都去?你再不要出去讲,在家好好伺候我就是在救人(婆婆怕我再被抓)。

我劝丈夫,上辈子的恩怨与我们无关,我们是修炼人,所有的众生都是师父的亲人,也是大法弟子的亲人,咱们不能有分别心。由于丈夫对婆婆的情太重,阻碍了他做三件事。

修去对丈夫的情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婆婆突然间不吃我做的饭(以前总是在她姑娘面前夸我做的饭好吃,大姑姐很嫉妒我),说什么用仪器测试过有毒。一时间家里被婆婆搅得乱了套,丈夫也不能安心工作,一回家,听说婆婆没吃饭,就开始骂我,我也不知道怎样对待眼前突发的变故,一次次把饭送到她面前,她就是不吃。有一次,婆婆坐在床沿边,我劝她快吃饭吧,你岁数大了,不吃饭身体会受不了的。你儿子、孙子天天吃我做的饭,不都好好的吗?她告诉我 ,不用你担心,饿不饿我自己知道,你能看着我被毒死吗?说着说着,她的身子就往一边歪,我赶紧把她拽过来,她顺势倒在了床上,嘴里喊着我的腿啊,我的腿啊!她由于常年躺着,腿很难伸直。丈夫在外屋沙发上,听到婆婆的喊声冲过来,正看到婆婆往床上倒,不由分说 ,举起拳头就朝我打来,嘴里还骂着:“你好大胆,还敢打我妈!”我泪眼模糊的望着他,你相信我会打你妈吗?我的肋骨被他打的疼了半个月。

多年的怨恨、委屈、嫉妒、不平全都涌上来了,感觉自己要崩溃了。恨丈夫无情无义,不知感恩,这么多年辛辛苦苦替他伺候母亲,换来的是一顿打。我剜心透骨的痛。跪在师父法像前向师父诉苦:师父啊,在这人世间没有人在乎我,只有师父您在保护我。我躺在床上三天,不吃不喝,回忆从進他们家门,对我的歧视、不公,十年谷子八年糠都返上来了。连当年算命人说的话都返上来了:你是一个苦命人,你婆婆一家人,你怎么对他们好也没用,她反而说你傻,你做事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就行了。想到这些,真想离开这个家一走了之。

所想、所说、所做的完全是一个常人,甚至连常人还不如。早忘了自己是一个大法弟子。睡梦中,我与另一男人结婚,在台上大声宣讲:我是一个大法弟子如何如何,梦中一个男子叫宽子,叫我到他家去打工。我悟到师父点化我,有看不上丈夫的心,只是口头上说的好,实际所做的根本就不是大法弟子所为,只要我转变心态,宽容忍让,家里的每一个人都会高高兴兴的。我知道师父在为我着急。

同修们来了,和我在法上切磋。师父在法中讲:“那么发生矛盾的时候要各自向内找自己的原因,不管这件事情怨不怨你。记住我说的话:不管这件事情怨你还是不怨你,你都找自己,你会发现问题。如果这件事情绝对的与你没有关系,没有你应该去的心,那么这件事情就很少会发生在你身上。”[2]对照师父的法,我突然发现自己好像根本就没修,只是表面上在修,其实心里还抱着固有的观念不放,并没有从根本上改变自己,实修自己。师父说:“不修这颗心,谁都上不去。”[3]

我深刻的向内找:自己有看不上婆婆、丈夫的心,嫉妒丈夫总是听婆婆的,怨恨丈夫从来不为我着想。以前所做的表面上的付出,只是求得丈夫对我的认可,想让他说我好,求名的心也太强了,一旦矛盾发生时,这些隐藏的很深的人心全部暴露出来。为什么打我,丈夫对母亲的情太重……

我何尝不是这样,对丈夫很深的情,在家里什么也不让他担心,吃饭连筷子都给他放好了。追求常人的美好生活,总希望他听我的,不听就愤愤不平。在这强大的自我、党文化、色欲心的驱使下,变的越来越自私。

我放下这些人心,三天过去后,还和以前一样照顾这个家,从新做好。丈夫决定由他姐姐每天给婆婆送两顿饭,照顾婆婆。这天,我对丈夫说:妈出现这种情况,咱不能连累姐姐,是咱俩要过的关,一定要闯过去。丈夫也不理我。

一个月后,因为大姑姐的儿子要结婚,不能再来照顾婆婆。丈夫决定买饭给婆婆吃。我从法理上与丈夫切磋,告诉他,这是师父利用母亲去我俩对她的情呢,不要再买了,妈什么时候饿了,我们什么时候就喂她,你不按法的要求做,会把这魔难时间拖得很长。丈夫没好气的说:那不是你的妈,吃不吃你不在乎,我不能看着我妈挨饿。半个月后,丈夫到菜店买菜,把给婆婆在超市买的饭放在柜台边 ,让菜店的店员瞅着,没过五分钟十五元的饭被人拿走了。回家告诉我,我说师父点化你不要再买了,赶快放下亲情,再怎么孝顺也不能天天买饭给老人吃,这不是长久之计。这时我脑子里返出师父的法:“静观世人,为幻所迷。”[4]我放下心来,什么也不说了。

有一天晚上,婆婆说想吃包子,丈夫去买,买回来她又不想吃了,又想吃米饭,端给她,她又不吃了,来来回回好几次,最后想吃粑粑,已接近九点,丈夫赶快顶着风雪去买,买回来,她又不吃了,折腾到半夜,丈夫被他母亲搞得疲惫不堪。躺在床上一声长叹,唉,我没办法了,吃不吃由她。接着,头疼的抬不起来了。婆婆不用我管她,怕我下毒。

被逼无奈,丈夫只好按我说的去做,放下心,婆婆什么时候想吃,什么时候就喂她。修炼的路走正了,婆婆慢慢的也吃我做的饭了。正如师父所说:“正法传 万魔拦 度众生 观念转 败物灭 光明显”[5]。我俩的观念转变了,婆婆背后的邪恶也解体了。

师父帮我把怨恨的根拿掉了

婆婆在去年十一月份去世,在送婆婆走时,子女给老人磕头,我告诉丈夫,咱们按法的要求做,不要磕头,咱们用佛家的礼仪对待,而丈夫碍于他姐姐,还是给婆婆磕了头。晚上,在大姑姐家,大姑姐恶狠狠的对我说:我太恨你了,你不让我兄弟磕头,你和我侄儿不磕都行,就我大兄不磕不行,因为他是我家的老大。我当时嘴上虽然没说什么,但心里也有些不自在。我把师父讲的法理,解释给大姑姐和姐夫听,最后他们都不说什么了。

回家后,心里那个不服气的念头返上来了,怨丈夫看着他姐姐对我那样,一声不吭,你也明白法理,哪怕在他姐姐面前说句公道话,他姐姐也不敢对我那样。我事事为他分担,他却看着他姐欺负我。这样的男人有什么用?从那天起,我与他很少有话说,在法上也说不到一起,渐渐的我俩谁也不理谁。我每天早上自己起来炼功也不喊他,还用师父的法为自己开脱:“没有人强迫你、逼着你修的,修不修是你个人的问题,也就是说,你要走哪条路,你想要什么,你想得什么,谁也不会干涉你,只能劝善。”[3]我一直在拽着丈夫,我也该放下这个心了。有一天,儿子告诉我,他做了一个梦:梦中看到我用大被蒙着头,病的很重,在外屋有一个大姨,象同修又不象同修,在悠闲的看着山水画。你病得那么重,她却不管你,真想把她赶出去。

听了儿子的话,我什么也没说。心里明白我和自己的人心较上劲了。就在当天,我家楼梯角有一块用过的窗纱网,开始觉的奇怪,哪来的?马上明白了,是师父点化我修炼中有漏,还有没消去的业力。我悟到和丈夫打冷战是不符合法的标准,同修也劝我,不能落下他。我知道师父在为我着急呢。我满眼含泪,站在师父的法像前发誓:师父啊,弟子错了,原谅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吧,我一定放下自我,消除与丈夫的间隔,不做旧势力高兴的事,不许旧势力干扰丈夫修炼,他虽然不精進,只要在法中,他心性会慢慢的提高上去。

师父看我有悔改的心,就给我创造条件。当天晚上,他本来五点下班,七点半才回家。我问他怎么这么晚才回来,也不打电话告诉我一声,你心里还有这个家吗?他说到他姐那里修理自来水管,以后有事晚了,我会告诉你的。

一个多月的间隔消除了,我和他又象以前一样,每天早上一起炼功、学法。第三天,我在睡午觉时,一阵热流通遍全身,好多不好的物质,一下排出去了。过了一会,全身又“刷”的一下,不好的物质又被排出去了。我顿时感到天清体透,太美妙了!感恩的泪水夺眶而出。谢谢师父帮我消掉了生生世世的罪业。我对丈夫的情、怨恨心全没了。师父在法中说:“你的心性提高上来,你的身体就会发生一个大的变化;你的心性提高上来,你身体上的物质保证会出现变化。”[3]

心性提高了,我以前胸口憋气的现象不见了。丈夫由于我的改变,他的倔脾气也改了很多。家里一片祥和的气氛。

回想这些年走过的路,每一关每一难都离不开师父的慈悲保护,所遇到的魔难,都是自己的业力所致。修大法,改变了我这个苦命人的生命道路,感恩师父的慈悲救度,把我改变成身心健康的有福之人,还赐我“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这宇宙中最荣耀的称号。佛恩浩荡,弟子无以回报,只有学好法,实修自己,做好三件事,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加拿大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欧洲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境界〉
[5]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新生〉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