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知返 柳暗花明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五月六日】我今年五十六岁,家在豫东某市,是“七二零”以前得法的一名学员。大法遭无端打压以后,因多种执著迷了方向,放弃了修炼,原来的多种疾病都回来了。后来,在同修的劝说下,从新学法炼功,很快又是无病一身轻,心性升华,家庭环境也变好了,家人也得了福报。

一、离开大法 病痛缠身

我是一九九六年走入修炼的,当时看过《法轮功》以及《转法轮》两本书,知道了大法是教人修真向善,做个更好的人。我被大法的法理所吸引,就自己去了附近炼功点,成了一名大法弟子。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大法遭到残酷迫害,没有了集体学法、炼功的环境,我自己在家学法炼功,不精進,对法理认识不深,执着常人的名、利、情,渐渐的脱离了大法,把自己混同于常人。

随之,身体出现了很多病痛:严重的类风湿,两只手说肿就肿,肿起来火烧火燎的疼,手指不能弯曲,不能干活儿;两只手腕像是空了似的疼痛无力,不能提一点重物,甚至洗脸的时候,连个小毛巾都拧不动;两腿膝盖也经常疼,有时疼的不能打弯,下楼梯都费劲;还有头疼,有一点凉风,头就又紧又疼,有时大热天,还要戴上帽子捂着头,手套、护腕、护膝、帽子成了我的日常标配;还有常年咳嗽,只要吸進一点凉气就咳嗽,一到冬天更是咳嗽不止;还常年失眠,晚上睡不着觉,白天头昏脑胀。

我和那些常人一样,经常看医生,看了西医看中医,喝中药,做理疗,但是,都没什么效果。

二、从新修炼 身心愉悦

这样浑浑噩噩过了十来年。直到二零一七年,弟媳从外地回来,特意来劝我继续修炼。她跟我说:“时间不多了,再不修可能就没机会了。”我沉睡的心被唤醒,知道这是师尊在点化我,师尊不愿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派同修来帮我了。我为自己以前脱离大法而懊悔不已。就这样,我又从新走回了修炼。

从新修炼以后,通过学法,炼功,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身体轻松,内心充实,愉快,不知不觉的,以前的那些病痛全都不翼而飞了,我又回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状态,这种感觉真是好啊!正如师父所说的:“你的心性提高上来,你的身体就会发生一个大的变化;你的心性提高上来,你身体上的物质保证会出现变化。”[1]我和所有真修的大法弟子一样,真真切切体会到了这样的变化,体悟到大法的美好与殊胜。

三、善待别人证实大法

我个性强,争强好胜,在单位上班,为了个人利益和人家争来斗去,得理不让人,还觉着自己干得好,有能力。在放弃修炼那些年里,就是这样的状态。

从新修炼以后,通过学法向内找,我认识到这是自己没有善念,是邪党文化的斗争哲学在自己思想中长期积累形成的,是和真、善、忍相背离的。师父要我们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我应该按师父的要求做,这些自私自利的思想一定要彻底去掉。

只是讲真相是不够的,要从自己的一言一行上体现出大法弟子的风范,才能真正达到维护大法、证实大法的效果。以前,单位的同事们竞争上岗,竞争中的恩恩怨怨一直伴随着我。随着心性的提高,我认识到这些恩怨里隐藏着自己各种执着,有争斗心、显示心、妒嫉心、利欲心、虚荣心等等不好的心,这都是修炼人要去的心。认识到之后,这些恩怨就自然放下了,看的都是别人的长处,背地里不再品长论短,善待每个同事,与谁说话都祥和。同事背地里议论我变了,身体好了,胸怀宽了,修大法的人就是不一样。

现在我退休了,家里就是我修炼的好场所。过去,在家里我是说一不二,和丈夫说话语气强硬,经常指责埋怨他这不好,那不好,丈夫不干活儿,我说他懒,干活儿,我就挑他毛病,嫌他干的不好。

现在,我用大法“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去掉私心,改变观念,先他后我,以苦为乐,主动包揽了所有家务活,关心丈夫,一日三餐尽量按照他的口味,我自己则是有啥吃啥,不挑不拣,和他说话尽量语气平和,有事和他商量,听取他的意见。

家里各个房间角角落落我都打扫的干干净净,干净整洁,宽敞明亮。凡是来过我家的客人,都说我们家真干净。我的这些变化丈夫亲眼目睹,亲身感受,他对大法的认识越来越好,对我的修炼、讲真相救人越来越理解支持,不但退出了中共邪教组织,还在明慧网上发表《郑重声明》,声明自己以前对大法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废,要敬重师父,敬重大法。因端正了对大法的态度,丈夫也得到了师父的保护。

去年,丈夫的鼻子多次出血,一次比一次厉害。到秋天,连续出血几天,止不住。去医院好几趟,经两个医生检查,都说是血管瘤,需要手术,但我们这地方医院做不了(因丈夫做过心脏瓣膜手术,常年服用抗凝药,医生说抗凝药最多只能停用三天,而手术要求至少停七天),必须去省城以上的大医院。

丈夫当时心里很紧张。我安慰丈夫,让他别害怕,说师父能救他。让他给师父磕头,请师父帮他。我也跟师父请求,求师父救救我丈夫。

到了晚上,丈夫出血加重,我们又去了医院。值班的副主任医师给丈夫检查后说,按他的判断,不是血管瘤,是息肉,不用停抗凝药就能做。因为之前两个医生也都检查过,都很肯定说要停抗凝药,所以丈夫半信半疑,就没同意做,按压止血后,就回家了。

第二天还是出血。下午我下班到家,见丈夫坐在地上,面前垃圾桶里都是止血的纸巾。我赶快开车带他去医院,还是那位副主任值班。我当时就悟到:这是师父的安排呀,慈悲的师父安排副主任继续值班,救我丈夫。副主任再次检查后,满有把握的说:“不用住院,不用停抗凝药。”直接就给丈夫做了手术。术后观察了几十分钟,没事儿,就让我们回家了。从那以后,丈夫鼻子出血的毛病就好了。丈夫知道是师父帮了他,对师父更加敬重。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